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29.平等契约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110 2017-05-25 10:21:14

  “子衿,到时候我去给这个珠子配条项链天天带在身上好了,你这个大男孩子心思一点都不细腻的,你觉得呢?”

何子衿对她笑了笑点点头,一下牵起浣溪手,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如果不想到教导主任那里去报到就该回去上课。”

“你怎么不早说?”

突然发现时间已经很晚的浣溪一下比何子衿还紧张,变成了她在前牵着子衿去教室,可是不管怎么样何子衿也愿意与眼前的女孩不离不弃……

两人刚到教室坐下,秦莺语就马上转过身来,气呼呼地对浣溪说道:“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下了课就只知道跟着你小情人跑了,”

浣溪无奈地摸摸秦莺语的头,赔笑了一下,而林浣溪身边的林熙之却转头过来对何子衿笑了笑,何子衿突然一下呆住了,并不是因为林熙之漂亮又或者有些貌似浣溪,而是一种让何子衿也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奇怪。

何子衿疑惑地看了看林浣溪,她也看了一下子衿,看到何子衿的反应浣溪也没说什么就安静地坐了下来。

“叮……”

上课铃声的响起让教室里一下安静起来,何子衿坐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能感觉浣溪和熙之两人在一起的态度实在不像一对姐妹,从背后两人的身影看去,甚至还有一丝小小不协调……

“叮……”

感觉似乎没有多久,下课的铃声响起,老师刚走,林浣溪正准备转身过来找何子衿,而她身旁的林熙之却先转身过来看着何子衿。

“你就是浣溪姐姐的男朋友吗?好漂亮啊,不对不对,男孩子应该说好帅气对吧?”

她看了看林浣溪笑了笑,浣溪又看了看她,撅了撅嘴,似乎不太开心地小声道。

“哪有……”

“浣溪,刚刚陪着你的大情人出去了,现在我肚子饿了,陪我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

秦莺语也感到气氛比较尴尬,起来便想拉着浣溪出去。

林浣溪虽然很不愿意但也被秦莺语半拉半从地推了出去,她回头看着何子衿,何子衿也一直目送着林浣溪出去。熙之在何子衿桌子上敲了敲,看着何子衿微笑着,不知道为什么,何子衿感觉眼前的小女孩有种很深沉的感觉,难道聪明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子衿同学,我叫林熙之,是浣溪的妹妹,还希望小姐夫好好照顾了……”

何子衿对她无奈地笑笑,用手摸摸自己的鼻子,却正好看到熙之前桌的宋玉慢慢起身准备出去,不知道为什么,何子衿总对宋玉有点芥蒂,看了一眼宋玉,何子衿又转眼看着林熙之,她依然在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

“你都不想问问我你不在的这些月姐姐过得怎么样吗?”

林熙之调皮地对何子衿笑了笑,稍微呆滞了一会,何子衿点了点头,虽然面前这个小女孩好像人畜无害的样子却给了他一丝少有的压抑感,他却说不出为何甚至难以去表达这种感觉。

“嗯?那你姐姐这些天过得怎么样呢?”

何子衿还是非常友善地配合着林熙之,因为对于自己深爱的人他也想多一点关心。

“哎,姐姐又漂亮又温柔,还有你这么关心疼爱她的男朋友,前些天天气冷的时候还有宋玉哥哥帮她搓手暖手,哪像我都觉得我像个小屁孩似的没人疼没人爱的。”

听了熙之的话何子衿的眉头不禁一沉:宋玉,宋玉?心里默默地想着这个名字,虽然熙之只是随口提提,却像催化剂一般膨胀了何子衿内心的那颗种子……

浣溪,你到底怎么想的?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会在乎吗?又或者自己不知道就可以当做无所谓了吗?何子衿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自然对熙之笑了笑。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嘛!”

林熙之假装生气地轻轻打了何子衿一下,好似暧昧的调情一幕却刚好映入一起结伴回来的浣溪和莺语还有宋玉的眼中,三人也尴尬了一瞬,继而视若无睹有说有笑地走进教室,看着林浣溪和宋玉两人亲密的关系何子衿的嫉妒与愤怒也不由得上升起来,她不仅是对自己这么好,也许对每一个人都可以如此。

林浣溪在何子衿前面的位置慢慢坐下来,却发现何子衿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反倒是林熙之对她笑了笑,在何子衿看来,就算林熙之的话不能全信好了,但是现在这样多少都会有一点芥蒂了。

就好像何子衿不能理解浣溪为什么能如此不排斥别的男生,林浣溪也无法理解何子衿此刻为何突然不再搭理自己,这样尴尬的气氛一直维持到了放学,何子衿实在不想去责问浣溪,也害怕她会转头告诉自己,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值得生气吗?害怕不能理解自己对她的在乎,会怪罪自己对她的关心太过沉重让她感到厌烦。

在放学的路上,何子衿才发现,原本三人的小路上又多出了两人,一个是浣溪的妹妹熙之,但是为什么宋玉也会在一起,心情不太好的何子衿一个人闷头走在了最前面。

林浣溪早就感觉到何子衿今天的不对劲,悄悄地跟在何子衿身后,轻声说道:“子衿,怎么了?你今天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都不怎么跟我讲话了。”

何子衿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很冷漠地说道:“没事,我很好,谢谢……”

就像一下回到了最初见面的时候,何子衿语气冰冷着,浣溪突然一下沉默了下来,许久才说道:“是因为熙之对你说了什么吗?还是因为宋玉同学?”

何子衿看了看林浣溪,又冷眼瞟过了一眼宋玉并没有再说什么,林浣溪又解释道:“宋玉同学他家离你家很近的,所以才跟我们一起走的。”

何子衿显得有些恼羞成怒地低声吼道:“你觉得只是这样吗?跟我们一起?还是为了跟你一起?别搞笑好吗?”

说出那句话的那一瞬间,何子衿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平等感情契约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就像那颗一直跳动缓慢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着,然后以更猛烈的姿态收缩了一下。那么一刻,何子衿的一切动作都停止了,在自己迈开的脚步再度踏上地面的那一秒,时间还在照常运作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