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34.愤怒与疯狂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014 2017-05-25 10:33:44

  “嘭……”

在大家都在安静上课的时候却传出了这样不太和谐的声音,等何子衿回头,却看见林浣溪和秦莺语都起来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而地上全是花瓶摔碎的碎片玻璃,和点点黑色的花瓣与已经不再娇艳的花朵。

何子衿一下握紧了手中的笔,冷冷地斜眼看着林浣溪,林浣溪在一旁双手环抱,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何子衿的眼神。

“咳……好啦好啦,同学们没事,莺语,把地上清扫一下,清理好了就上课。”

老师敲了敲讲桌,秦莺语看了看何子衿,然后还是点点头,去卫生角拿来扫把把点点已经破碎的花瓣都倒进了垃圾桶,而随之一起破碎的,还有何子衿那依赖的点点温情。何子衿转过头没有再看着座位上趴着的林浣溪而是继续听着课,而内心里积攒的愤怒却已一点点燃烧了起来。

刚一下课何子衿便来到了秦莺语的座位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更里一侧的林浣溪,浣溪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何子衿冷声道:“为什么?不喜欢也不用直接摔掉吧?还是真的和熙之说的一样,作为姐姐的你不喜欢的就一点都不屑于珍惜?”

听到何子衿说道熙之,林浣溪抬头看了看何子衿,眼里似乎夹杂着一丝悲愤与无奈,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头,而一旁坐着的秦莺语似乎也看不过去了,对何子衿教训道:“你干嘛?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

“你闭嘴!”

何子衿的食指轻轻地按着秦莺语桌子的一角,虽然并不大声却格外阴冷的声音让她一下顿了顿,秦莺语还想和何子衿争论着什么却被浣溪拉住了,林浣溪对莺语摇摇头,看着何子衿。

“是,是我不好,不小心打碎了你送的礼物,对不起……”

“对不起……不小心?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林浣溪,是你告诉过自己,永远都不要说对不起,我们,说好永远都不需要说对不起的,而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悲伤,愤怒,难过,懊恼,什么都无法形容了何子衿此刻难受的心情。

“浣溪啊………何子衿,你不要搞不清楚状况就乱打击人行吗?”

秦莺语看了看浣溪,又立马对何子衿嚷道。

“嘭……”

也许是情绪的不稳定,何子衿无法抑制的戾气流露了出来,虽然只有两根手指撑着莺语桌子的一角,她的桌子还是翻倒在了地上,书本洒落了一地,而不管是秦莺语还是林浣溪,也被此刻的何子衿吓得不轻。

秦莺语蹲下来清理着自己的书本,抬着头埋怨地与何子衿对视着。

“你干嘛?真的是没教养!”

对于秦莺语而言,她永远弄不太清楚自己的处境有多糟,就像是往何子衿的怒火中增加了最后一根柴火,看着秦莺语,一瞬间何子衿似乎又变回那个渴望鲜血、嗜好杀戮的吸血鬼,何子衿轻轻往前踏了一步,而莺语也终于忍受不了与何子衿对视着的恐惧一下跌坐在了地上,傻傻地看着何子衿。

“别……子衿,你这个样子让我好害怕!”

温柔的声音,熟悉的拥抱,浣溪从背后一侧搂住了何子衿,胸前项链在接近何子衿的时候也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冰冷,这让何子衿一下就恢复了理智,何子衿的动作停了下来,可停不下来的是那正在枯萎的花朵,微微深吸了一口气再轻吐而出,何子衿显得平静了许多。

“放开我,我没事!”

轻声说了这句话让浣溪顿了顿,何子衿转身与林浣溪擦肩而过,却看到了宋玉站在她身后不远的位置,何子衿讥讽地笑了笑看着他,走过宋玉身边时,轻声在他耳边说道:

“你想阻止我啊?你敢吗?”

宋玉的脸色白了白,何子衿便不以为意地回到座位上坐着。的确,宋玉起身站在刚才的位置,除了想阻止何子衿伤害浣溪之外,没别的原因了。何子衿趴在桌上,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疲惫,身心疲惫……

还有一种深深的伤痛感折磨着何子衿的身体,那便是所谓平等契约带来的伤害,林浣溪,到底还有什么不能告诉自己的呢?既然如此,何子衿还是感觉到,两人之间似乎隐藏莫名的秘密让这场冷战愈演愈烈。

宋玉也一下回到位置上坐在了何子衿的前面,过了一会,他轻轻后靠撞了撞何子衿的桌子:“何子衿,我有事想跟你说。”

何子衿什么也没说,现在的自己真的没心情去跟一个自己讨厌的人说话,而宋玉见何子衿没有反应,过了一会还是继续说道:“子衿,你……还是离开浣溪吧,和她分手吧,你这样一定会伤害到她的,这样对你们两个都好……”

何子衿抬头看着宋玉的背影,而现在他的每一句话却像一把尖锐刺刀一寸一寸的捅进何子衿的身体,就像要榨干自己身体的每一滴鲜血。

“你再敢说一遍我会杀了你的……”

此刻何子衿的声音显得如此鲁莽无礼。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明明有那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去解释清楚,所有人都想着让自己放弃,何子衿不想,真的不想,为什么一定还要这样逼自己?这些人都该……

“你还是离开……”

“嘭……”

愤怒的感觉似乎让何子衿的每一个细胞都疯狂充斥起来,何子衿从宋玉的身后,扼住他的脖颈,将宋玉的脸直接撞在了他身前的桌面上,将他硬生生从自己的座位撞倒了身前延排课桌拖到了讲台桌上。

“咚……”

何子衿将宋玉的头猛烈地撞向了讲台桌一侧,沉重的讲桌晃了晃,终究还是倒了下去。宋玉被何子衿扼着无力地横躺在地上,剧烈的撞击和突如其来的窒息让宋玉疼痛不已,头晕目眩,他的手抓着何子衿的手臂,但是那力量就像灌了铅的枷锁,挣脱不开,宋玉依旧试图正面与何子衿对视着,而与他相望的只是何子衿那冰冷还略带着几分煞气的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