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49.她的身份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273 2017-05-25 16:38:03

  恐怕只要自己妄动,结果都不会好到哪去,何子衿四处张望的,希望能看到什么,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有,唯独光牢的温度似乎在慢慢增加,又一次,何子衿感觉到了在烈阳下痛苦挣扎的滋味,甚至于还要更加痛苦。渐渐地何子衿已经无法呼吸,即便是抬头再四处张望也办不到了,来自皮肤强烈的刺痛让他感觉到异常辛苦,远非阳光照射的痛苦所能比。

不一会儿,何子衿已经只有躺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光牢却在这个时候慢慢缩小了,越来越近的时候,白光甚至已经模糊了自己眼前的视线,何子衿的脑海中不由还是想到了浣溪。

“还没能等到你……对不起了……”

何子衿喃喃地说完,光牢慢慢逼近,已经将他的发际烫的“嗞嗞”作响,却突然一下顿了顿,化为点点白光消失了。突然能接触到空气的何子衿忍不住贪婪地吮吸着,他慢慢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还是转身慢慢离开了这个危险而诡异的地方,因为身体多少有点不适应,何子衿并没有行动多快。

但是,何子衿感觉自己的脑海一片混乱,如果刚刚的那种情况,明显是人类的驱魔士才会的,熟知吸血鬼的人类都会痛恨他们,而这个神秘人并没有选择让吸血鬼的他消失反而是一种很过分的警告,应该也是一个受像父亲那种制衡着的人。

可是,为什么?……

如果秦莺语告诉自己的没错,那么,一定是自己找错地方了,何子衿如此这般地自我欺骗着,甚至骗过了自己以为这就是事实。等何子衿到了学校,也已经很晚了,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平日最早的何子衿竟然会最后一个到来。但是在进了教室后,何子衿还是看到了林浣溪投过来关心的目光,他冲浣溪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座位林浣溪便马上跑到了他身边坐下来。

“你没事吧,我早上很早就去等你了,可是你不在,你真的去找我了吗?……”

浣溪的眼神充满了关心,却还有紧张,何子衿看着她闪动的眼神,实在无法开口。突然浣溪迎面而来沾上了何子衿的唇,何子衿一下瞪大了眼睛,浣溪一直是一位很含蓄的女生,所以在学校两人一直都很低调,而林浣溪这般主动大胆,这好像……从未有过。

温热的感觉却也慢慢抚平了何子衿那颗悸动的心。

“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浣溪紧接着紧紧的抱住何子衿,小声地对他倾诉着,何子衿点点头,充满柔情地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孩,不管怎么样,只要有浣溪还在就好了,自己放下了顾虑,放下了骄傲,放下了尊严,只因为自己放不下眼前的她……

爱情总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只有寂寞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在浣溪久而久之的练习中,同学们的毕业季也似乎快接近了尾声,很长一段时间,何子衿和浣溪一直都相处得很融洽,她依旧每天早上会去接子衿,但是何子衿却没有再提过任何去她家的要求了。

那丝丝回忆也被尘封在秋天的落叶中腐朽着,而谁又能知道,没有一种快乐不危险,没有一种安全不乏味,众人期待的校庆终于还是到来,而这却成为了一切噩梦的开始。

……

“好了吗?浣溪?你都在里面快一个个小时了!”

在学校女生更衣室外面,何子衿已经在外面等了浣溪换衣服近大半个小时了,而在半个小时之前,浣溪只是哄着何子衿让他一起陪自己来换表演穿的服装,恐怕不是头顶上那个一直晃悠的摄像头,何子衿真想进去看看浣溪到底在干什么。

“好了好了……真是的,这个衣服不好穿啦!”

“咔”的一声,更衣室的门被拉开了,浣溪从里面踏步走了出来。

而何子衿却不由得盯着浣溪咽了咽口水,虽然浣溪平时总是是一副很随意自然的装扮,但是依然美得惊人,而打扮以后,华贵的礼服搭配着烫卷的巧克力色披肩长发,柔美的身姿配上圣洁的纯白高跟鞋就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一般,简直就是美艳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程度了。

浣溪似乎很满意何子衿的反应,慢慢走过来,敲了敲子衿的脑袋,说道:“瞧你的傻样!走啦,校庆快开始了,到时候我表演完你一定要第一个冲上去送花噢!”

何子衿对她坏坏地笑了笑,浣溪一下撅着嘴角,又抱怨道:“如果当初不是为了你,我才不想参加这样的活动呢,敢放我鸽子你就死定了!!!”

何子衿重重地对浣溪点点头:“好啦,明白了明白了,快走吧!”

何子衿刚准备拉着浣溪赶去校庆会场,浑身突然一阵颤栗,一整疼痛让何子衿腿脚一软单膝跪了下来,浣溪也紧张地蹲下来抓着何子衿的手满脸关心地问道:“子衿,你怎么了?”

何子衿低着头,一会,突然抬起头给了林浣溪一个大大的微笑,吓得林浣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嘿,就是想吓吓你啦,我突然想起来,说好要送花的我都把花忘在教室了呢,你先去会场吧,不然会迟到的,我回趟教室”

浣溪皱着眉噘着嘴对何子衿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对着仰头看着自己的何子衿抿了抿嘴:“那好吧,你一定要来噢”

何子衿站起身来,目送着林浣溪离开,确认她离开后,何子衿突然一下紧抱着自己的肩膀,面色痛苦,甚至于无力的跪下,单手撑着地面勉强支持着身体,何子衿用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领扣和袖口,里面露出的皮肤却十分可怖,一道道裂纹细密而狰狞,在衣服和空气中还挥发着白色的死皮粉尘。

一道道开裂的肌肤已经褪到手臂,布满了胸口,这样下去,稍微再有扩散基本是穿着衣服也无法遮盖。不知道为什么,在和李兰舟比赛那次再加上去那个奇怪的光牢中待过以后,何子衿的身上先是出现了红点,接着扩散,如同人类的皮肤病一般,但是吸血鬼是不会生病的。之后泛红的地方开始慢慢褪皮,但是那之前的皮肤会慢慢裂开、枯竭,然后褪下,而这样的过程也是慢慢扩散的,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那样本能的反应都差点没能在浣溪面前掩饰住。

何子衿缓缓站起身来,脱掉上衣,走进旁边的洗手间,用水不停擦拭自己的肌肤,试图让灼热得快要绽裂的皮肤好受些。身后,有人轻身收捡起了何子衿的衣服。何子衿稍微停止了一下急促的动作轻轻叹口气:“父亲,你有事找我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