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51.毕业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408 2017-05-27 16:20:53

  “为什么,你不愿意亲自来,那些你不肯言说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现在的我,连你的想法我都接触不到,我真的感觉到,我就要失去你了,回头看看我行吗?”

“浣溪,相信我……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浣溪扬起头凝视着何子衿,轻声说道:“为什么明明我们离得这么近,却好像隔着一条银河?明明说好的…不会背对着我…独自一人走下去的!”

浣溪轻轻垫起脚尖,吻着他,这是两人第一次,相视而吻,双方都想从对方的眼眸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也显得如此冷漠……过了会,浣溪又低下头,似乎平静了很多。

“嗯……子衿,直到最后,我觉得我还是没能了解你,这是为什么……”

突然温柔的语气却让何子衿有点撕心裂肺的感觉,他从那低着头被那清秀的刘海遮遮掩掩的双眼中感受到的,并不是如同话语一般的温柔,那是挣扎到匮乏的绝望,子衿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一丝丝的气力就像被慢慢剥离了一般,他无力地垂下了双手,就连想要去拥抱浣溪的勇气也没有了,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地相对而立,因为是舍不得!即便擦去眼角的泪水,却带不走心中那丝痛楚的感觉。

“咳咳……”

似乎这样的僵持总是会显得短暂而又漫长,班主任一进来便看到班上最显眼站着的两人。

“浣溪同学,要不还是先在座位上坐下来吧,有什么事想找子衿同学讨论的,等会我宣布毕业成绩了再说吧,你们的时间还很多……”

何子衿微微抬头,毕业,又是那两个让自己心烦意乱的字眼,没想到曾经期盼了如此之久的事物最终来临的时候却让人如此厌恶和畏惧。他看了看自己身前的林浣溪,却还是那副模样,嘴角上带着毫无表情的弧度,如此让人心灰意冷的微笑。

“嗯……”

平淡地回答,然后漠然转身离开。谁又能想到,那一转身,何子衿却再也没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她了……

毕业后的几天,父亲为何子衿置办的房子也被人收购了,又因为一直没办法再联系到林浣溪,何子衿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依稀还记得上一次的到来,这里面住着对何子衿而言相比浣溪一般重要的人。

漫步走到家门前,大门开了一条缝隙,并没有关门,如同知道今天何子衿会到来一样。等何子衿推门走进,立刻就嗅到了一股香味,何子衿微微笑了笑,走向厨房,何诗秋正系着可爱的围裙在悠然自得地煲汤,似乎还没发现何子衿已站到了身后。何诗秋扭头看着何子衿,冲他甜美地笑了笑:“子衿,来了啊,我正想着你差不多放假应该快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啊!是不是想姐姐了?”

何子衿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自己始终都不明白,在姐姐面前,实在无法做出一副冰冷淡然的样子,而更像一只温顺的绵羊一般。

“姐,要我帮你吗?”

姐姐转过头去,摇了摇头。

“不要呢,这是我为弟弟煲的汤,每一步都要亲自完成才能有心意,被弟弟知道了是什么的话就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何子衿转身,摆摆手:“好了好了,那我去餐厅等你……”

等何子衿刚在餐桌旁坐下,大门微微响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餐桌旁,悠然坐下,若无其事。

“父亲……”

何子衿轻声喊道,奇怪的是父亲竟然给出了反应,何楚辞微翘嘴角,只是一会,又恢复了平静的状态。

“只有发现自己的本质,品尝到了那与凡人格格不入的孤独,你就会明白了,什么才是对你重要的,又是什么,才是你拥有的一切。”

父亲说完,姐姐也端着茶杯从厨房出来,可是杯里盛着的却是那猩红的液体,没有太浓的血腥味,父亲拿起杯子如同品茶一般慢慢尝了一口,轻吸一口气,看了看何子衿。

“这不是真的血液,只是普通的人造血浆而已,会让你的褪皮变得轻松一些。”

何子衿移过视线,刚好与姐姐对视着,子衿轻轻摇头,推开茶杯。

“不用了,我喝些茶水就好了。”

说着便拿着何诗秋杯子里的清茶喝了一口,何诗秋对何子衿笑了笑,看了看父亲,也没再说什么了,父亲微微叹口气。

“现在应该是脱皮很严重的环节了,最近你还是不要出门了,脱皮的时候皮肤会格外脆弱,在新皮肤没有完全新生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触碰阳光了。”

何子衿对父亲点点头,话语不再多,气氛也显得一如既往地沉闷。之后的几天,蜕皮一直延伸到了脖子,即便是炎热的夏日,依然得穿着长袖衫包裹着全身才能遮挡住脱皮的皮肤。

“为什么,浣溪,你还没有找我呢?”

从学校出来之后,浣溪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短信也没有回复,但是却出于自身的情况也他没办法再去找浣溪。一接触到太阳,还未褪尽的皮肤便会枯为灰烬,迅速裸露的皮肤立即会被阳光刺得彤红,那种疼痛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失去了知觉。用不了多久,还未完全成型的皮肤也会被阳光灼蚀掉,在努力回想起上次去找浣溪的时候,何子衿不得不放下了这般念想。

一同站在窗边渴望出门的却还有另一个人,浣溪正静静地看着窗外,自从父亲把她从学校接回来,便没有再让她出门,自己与何子衿的事情也被父亲知晓得一清二楚,曾无数次欺骗自己,何子衿是正常的人类,向往着甜蜜的爱情,当谎言被拆穿,一切的一切显得这般的脆弱不堪。

但是浣溪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正确面对自己的爱情,身份的分歧并不应该阻止了爱情的方向。

“爸爸……”

因为一上午家里都很安静,一直以来把自己锁在房间的浣溪渐渐也让家里人习惯了,她轻声喊了一下,家里还是寂静一片无人应答。浣溪偷偷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走到父亲的房间,回家之后,她的手机就一直被父亲关机藏了起来。

女儿总是能猜到父亲的心思,自知时间不多的浣溪,也只有匆匆忙忙地给何子衿发出了一条短信。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掌粗暴地抢走了浣溪手中的手机,浣溪并没有回头,她不知道父亲这般无形的囚禁要到何时,自己努力抗争地不被打倒,又能坚持到何时。

“浣溪,即便你现在再怎么讨厌爸爸,爸爸也不会同意的,唯独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浣溪的父亲却也是一位显得非常英气逼人的男子,深邃眼眸中表露出的深深无奈和那倔强不肯屈服的背影也为这场意外的闹剧落下了帷幕。

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之中,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日子了。习惯于如此沉寂如如此纯粹的黑暗,让人陶醉,却也让人害怕。静静地躺在床上,伸出手掌却也什么都看不见,何子衿自己也感觉到,褪皮得越厉害,自身的机能也下降得也更加明显,现在自己的视力恐怕与正常人类无异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