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健身房的妖精们

16陌生

健身房的妖精们 清凌仙子 1252 2017-05-05 10:13:48

  小敏今年二十岁,确切的说,再过一个月小敏才二十岁。

  满脸胶原蛋白五官精致的小敏,十三岁那年连初中都没上就从农村出来打工,没日没夜的辛劳,不但要自己能养活自己,还想着多挣些钱寄回家里帮大哥分担。刚开始在小饭馆每天从早晨六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上厕所和坐下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每天早起小腿肚都水肿。从那时开始,她只能接受、适应、习惯水肿。后来到茶馆做保洁,稍微轻松一点儿,她仍不敢怠慢,能站着绝不坐下。再到美容院当学徒,一日三餐的时间由不得自己,全由顾客的预约时间来决定,有顾客一早过来,她没吃早饭就要开始,午饭的当口,又来一位熟客,她喝口水就继续。由于她相貌柔美,手法娴熟,态度谦逊,熟客都指定她来做,经常挨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吃上一口。很快升值为店长,她除了继续维系熟客,还要培训新美容师,每周还要带着店员外出拓展新客户。她哥哥穷帅带着她到大众健身房,不过是穷帅为了借机约会英子,而小敏是当作拓展美容院新客户的一种方式,她睡觉的时间都快没有了哪有时间健身呢。

  每天醒来,她都要揉一揉水肿的小腿肚,想着收入渐渐增多,可以分担哥哥的负担,心里很是高兴。这股子高兴劲在上周一她醒来突然浑身瘫软的时候消散了,等她被抬上急救车才知道水肿是肾炎的前兆。

  “肾炎就是发炎而已。”在急救车上她安慰自己,“就是进急诊室打瓶点滴消炎。”她静静闭着眼平躺着,心里却为影响当天上午预约的熟客而内疚,但当她想到输液消炎后就可以赶回美容院继续工作,心情稍微平复。

  和她设想的不同,她没进急诊室,而是直接进了ICU。急性肾炎,引发肾衰竭,插管透析,疼痛难耐,但她咬牙想到的却是可能今天不能去美容院了。

  医院通知了她在北京的唯一亲人,穷帅。

  此时,穷帅刚刚为赶项目而熬完通宵准备睡上一会儿,他几乎没听清电话那边诉说的病情,只听到小敏病情严重。他到了医院才明白,“严重”超过了他的想象,妹妹双肾衰竭,需要换肾。

  他以为,自己年轻,出差加班熬夜,一路打拼过来,从没考虑过身体,妹妹更年轻,做美容师又能累到哪去。当小敏的同事告诉他,她有多拼,他才明白这个从来都不抱怨总是微笑的小妹妹是为了分担他的负担才超负荷工作导致如此,深感自责。

  做为小敏最亲的大哥,他几乎没有考虑就同意为妹妹换肾,可是他的肾不匹配,医院没有合适的肾源。

  很少吸烟的穷帅,一根接着一根吸着烟,呛得咳嗽,还在吸,就在这个时候,英子打来电话,他冰冷的问,“英子?这么晚有急事找我吗?”

  “没急事就不能找你啊?这话我可不爱听。”英子对着手机嘟起了嘴。

  “我在忙,没事挂了。”穷帅挂断电话,继续大口吸烟。

  在英子得知小敏住院的当天,大杨回来了。

  英子和大杨相视而坐,英子脑子里浮现是当年在介绍人的牵引下和大杨第一次见面时,他俩也是这样面对面坐着,他满脸的腼腆憨厚,现在他还是那样,只是他的目光里含着歉意。

  “北京这边有一个项目,我就申请了回来工作。”大杨先开口。

  “哦,那边的科研结束了吗?”英子清楚他热爱的那个科研项目不可能结束,那是一个长期的科研项目。

  “嗯……不提那个,那个科研课题了。”不善表达的大杨吭哧了几下,才继续说,“以前咱俩之间出现过什么问题,责任都在我,是我一直出差,忽视了你,才会这样。”

  英子一惊,避开他的目光,低下头暗想,“他说的‘才会这样?’是哪样?现在这般生疏我有责任吗?对,我没责任,他长期出差做不到夫妻的陪伴,我从没有变心,但他对我有猜疑。”

  要放在她工作的勾心斗角各个都有靠山的机关单位,偶尔有同事和她促膝恳谈说,“责任都在我”,那意思就是“大部分责任都不在我,而是你,我不过是帮你分担,你要感谢我。”但单纯的大杨这么说,确实是他心里所想。

  英子心大,不想为此磨磨唧唧,痛快地说,“好,打今儿起翻篇儿,开始咱俩的新生活。”

  大杨起身开了瓶红酒,“我们喝一杯,开始新生活。”

  “好。”英子挤出一个微笑,嘴角挂着的小梨涡是僵的。

  当晚,他俩并没有小别胜新婚的激情,一软一干,各自侧身睡去。没一会儿,英子听到大杨悠长的鼾声,但她睡不着。翻过身,借着窗帘缝里蹭进来的柔弱月光,她端详着熟睡的大杨,生疏,又熟悉。

  门当户对却无波无澜的婚姻,钱不缺,房不小,工作体面,为人慷慨,身材魁梧,大杨在外人眼里可以说是零缺点新好男人,可是,她总觉得他俩之间缺少了那么一点点不可描述的东西。

  “是因为他一直出差,不能陪伴我吗?那现在好了,他彻底回来了,俩人每天一块出门上班,朝九晚五,也许他会加班,但可以天天在一起,周末一块逛街出游……可是,大杨好静,不喜欢逛街和旅游,周末宁愿在家喝茶看书,不过他会勉强陪伴她,可那又何必呢,既然不情愿就不要勉强……”她想着,还是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

  “那是孩子吗?”她问自己,“是不是就是缺个孩子?他特别喜欢小孩。嗯,有了孩子就都正常了,我俩都会很爱这个孩子,共同陪伴孩子成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过几天我俩一块去医院再查查,一定要尽快怀孕。”想着想着英子慢慢睡去。

  第二天,英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事侃哥。

  侃哥只呵呵干笑了两声。

  英子说,“我把你当亲哥才和你说,你冷笑啥意思。”

  “妹妹,我拿你当亲妹妹才用冷笑直截了当的表达了我的想法,哥告诉你,你俩缺的不是孩子,是很微妙的那种东西。”侃哥少有的一本正经。

  “那是什么?”英子表情天真。

  “你看看我和你嫂子,门当户对,钱车房,工作,社会地位,缺哪样?而且,她貌美如花我英俊潇洒,没孩子,各自有自己的圈子,找自己的乐子,互相理解不干涉,我俩之间缺少什么?肯定不是孩子。你冰雪聪明,这还用哥哥我再继续往下说吗?”

  “嗯,不用了。”英子似乎明白了,是那个不可言喻的东西——爱情。

  猛然,她想到了穷帅。而爱情,是必不可少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