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青裙赏赏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6上架
  • 606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总叙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青裙赏赏 1928 2017-04-06 09:05:54

  几十年的南征北战,东吴大陆终于摆脱了战火纷争恢复了安宁,战争的发起者同时也是这场战乱最大的受益人轩辕皇统一了南部赤木、北部皇甫以及西部,轩辕皇登基,定国号为夏,国都金陵。

夏朝北部,乃邬氏一族与女羌族统领的复商国,而西部边塞,则是大漠公冶一族统治的火燕朝,三朝互为邻里,三足鼎立。

夏朝附属国南夏国国主赤木氏和北夏国国主皇甫氏均为异姓王,当年先祖平定南北时,为缓和局势,收复人心,封赤木与皇甫两贵族分别为两地首领,定国号分别为南夏和北夏,轩辕先祖又封其弟西夏驸马为西夏王,三国均隶属夏朝附属国。

数百年后,边疆各王异军突起,且西有火燕北有复商,加之周边小国辽羡、呼普及南姜的威胁,夏朝内忧外患,局势空前紧张。

这是北夏国自崇明王登基以来第二次举行如此隆重的仪式,第一次是月华公主的满月宴,而这次是为月华公主的婚嫁。

十八年前那件事至今被人们津津乐道。北地本是干旱地区,两年未下雨,河水几近干涸,焦金流石。

腊月二十一黎明时,东方突现大片红霞,皇宫上方橘红一片,顷刻间乌云漫天,空中一道红光乍现,却是下起了鹅毛大雪。

王宫传出喜讯,惠屏王后生下一女。

北夏全国都洋溢着久旱逢甘霖的喜悦,一时之间北夏流言四起,其中以北江的传言最甚,有几位农户说,那天他们曾看到江面映着橘红,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江面逐渐通透最后变成蓝色,最后连夕阳也一同变成了蓝色。

北夏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月华公主乃神女转世。

数天前一道圣旨突然而至,竟是先祖承明皇五年前亲拟的圣旨,要如今已年满十八的北夏公主皇甫黎夏嫁与睿王萧衍朔为妻。萧衍朔,皇上的长子,最受宠的亲王,太子的劲敌!皇上百年之后,谁是天下的王,万事难测!如今北夏公主嫁与睿王,形式越加微妙。

今天,月华公主将随使者一起前往金陵。

王宫外百姓齐齐跪在街上,从宫门一直延伸到城墙下,银顶紫色云锦的三架马车缓缓驱动,皇甫黎夏揭开轿帘,看着街上的百姓,眼眸微敛,抿嘴,放下了帘子。

出了北夏,此后的局势会如何发展一切都是未知。

北夏国主崇明王和惠屛王后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一行,王后掩住内心的不舍,握着的手轻颤着。王上握住她的手,朝她一笑,语重心长道:“总归是黎儿自己选择的路,之后该怎么走,就看她了,只希望睿王能善待她。”

看着行军,惠屛王后落下一行清泪落下。黎儿,保重!

俊朗的青衣人身侧站着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二人脚下青峰郁郁,中年人笑道:“总归是按照他计划的进行了。”

旁边青衫人含笑点头。

“此后危险重重,你我二人还得多帮衬着,十年前她困在梦境中那样的事是不能再发生了,好在你及时发现,将她救了出来,不然她怕是要一生都困在梦境中了。”谈及此事,中年人面色变得沉重,眉宇间染上一股凌厉之气。

二人皆面色沉重,青衣人说道:“造梦之人你可有了眉目?”

“要阻止他二人的我只能想到胤辰了,天尊天后还不至于如此不择手段!”

“以胤辰之力还造不出连我都能困住的梦。”

中年人神色骤变:“这十日你失踪是因为在疗伤?”

青衣男人点点头:“那梦境强大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那时胤辰掉入了瑶池,我怕……”

中年人顿时脸色苍白,紧张不已:“我去看看胤辰公主的情况。”

皇甫黎夏看着手中的玉佩想起七岁那年遇到的那个身着青衣手持蒲扇的人,那人看她的时候神色淡然,但并无不敬,她却产生了一种熟悉感,在那个奇怪的梦中,她也见过那人。

他轻轻扇着手中的蒲扇:“我不能插手人间之事,但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你所有的前程都需要你自己去谋划,但公主若要习武,我倒是有个好建议。”

“哪里?”

“鸣云山。如今在东吴大陆,习询的修为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鸣云山武功绝学不少,必定会帮到你。”

她轻笑:“先生,你当真觉得我一个小女孩能改变如今这天下的局势?”

是了,那时她才七岁。

“公主,你七岁生辰刚过,便因意外昏迷了四个月,期间你做了与这里完全不相符的梦,短短四个月,你便梦到四年的事,公主,这件事你从未对他人说过,你还不信我?”青衫人面容平静,但那双毫无情义的眼睛看得她心颤。

“你在想我为何会知道?”他轻笑:“公主,那不过是个梦罢了,但你确实不一样了,你如今的心智和那梦中女孩的年龄相仿,金陵一行,你面对的是算计,是绝境,因为那梦你比其他人更早长大,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那人说完就走了,没再向她解释,没再给她提问的机会。

坐在轿子里随着北夏和亲的队伍踏上了征途,她想若那时,她没有听那人的话,没有去鸣云山,是不是就不会遇到承明皇,不会遇到师父,是不是就不用嫁去金陵嫁给萧衍,是不是就能平凡的过一生?

后来她身处战场,披上战甲寸土必争,在杀伐与决断中,她也想过如果当初她没有去鸣云山,他们还会身处如今这般境地吗?那个满腹经纶看似温润如压实则足智多谋的人还会不会成为她爱不得恨不得的人?

可是当北夏女子唱着风卷残云,沙尘飞起多眷恋时,她知道哪怕她没有去鸣云山,她还是会遇见那个惊才绝艳之人,那个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安排好了他们此生的命格。

她逃不掉,他不会逃。

青裙赏赏

新手写文,请大家多多指教^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