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第9章 心系情郎志四方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青裙赏赏 2915 2017-04-06 13:55:24

  “宁爱卿之女果真如爱卿一般豪爽!”元文帝说完,大臣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公主若是愿意,可以随时来宁府,公主若有不便,只管差人来找我。”宁静说话豪爽又不失孩子气,惹笑了在座的所有人。

  “月华,这几天你出行自由,便同宁家小姐一起在京城的多玩几天,以后能不能常出去玩,就要问朔儿了!”元文帝说完豪放大笑,底下大臣也笑了起来。

  晋阳眉眼温和看着萧衍朔温柔一笑。

  宁静看了一眼皇甫黎夏也笑出了声,就连晴兰晴竹两人都笑了,好嘛,皇上说这话干嘛,这下尴尬了吧!

  墨黛真看了一眼萧衍朔:“爷应该是不会让出门的!”

  说完就连墨黛真自己也笑了,两边徒清徒宁听了跟着笑出了声,后座绿萝衫女子笑着看向自家哥哥,萧衍朔倒是没出什么声,看了一眼站在上桌毫无表情变化的皇甫黎夏。

  “有什么可脸红的!”皇甫黎夏和宁静在宫里慢悠悠散着步正走在出宫的路上。

  席散后,宁静非要与她一起去皇上安排的宅院,说是要趁热打铁增进感情,不然下次没了热度感情就散了。刚刚宁静说在皇上说完那句话后她都不知道脸红害臊,跟个没事人一样。

  “一个姑娘家,说到嫁人总归是害羞的,还被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宁静停下脚步,看着她。

  “你的洒脱哪去了?可别让我小看了你啊。”皇甫黎夏眉开眼笑,看了一眼宁静,继续向前走。

  “那刚才皇上说以后让不让出门要看睿王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你那时候分明是很入神的!”宁静一副别想骗我的表情。

  皇甫黎夏看了她一眼,笑了出来:“我当时倒是想得挺认真的,我在想睿王要是真不让我出门那我就是偷偷翻墙我也得出去啊!”这句话逗乐了宁静,身后晴竹晴兰以及宁静的侍女红娟也都笑了出来。

  这人不按套路出牌。

  刚送了墨黛真回府,正打算向她告别的萧衍朔又好巧不巧再次听到了她的话。

  一旁徒宁轻笑:“爷,这月华公主脑袋里不知道装了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说话太有趣了!”说完看到自家爷黑着个脸,憋住了笑。

  萧衍朔今天是真的长见识了,这位公主说话真不像一般人,他倒是也想知道她脑袋里是什么异于常人的东西,能让她说出那些话。

  “梅开寒冬不恋春,此情应是只寄君。没想到公主你居然会这样说。”宁静轻笑:“这首舞曲,的确是首相思曲。”

  “你跳得婉转动人,的确有些相思凄切之意,但愈到后面你表现的愈加豪放洒脱,似乎想极力表现的并非是怀舞公主与齐公的爱情,而是怀舞公主后半生沙场为伴,誓死护国的大志。依着你的舞我倒是临时想了两句。”皇甫黎夏玩笑道。

  “快说说!”宁静大为好奇,同时也期待着皇甫黎夏对她的评价。

  “梅开寒冬不恋春,此情应是只寄君。寒风万里荆缠裙,舜华引路终见兄。宁小姐应该也听过怀舞公主与齐公的故事。当年旬国怀舞公主随使者出使闵国,与大自己八岁的闵国齐相之子齐潇禾相恋,只是后来两国矛盾不断,旬国国主欲与赵国联姻同抗闵国,好在旬闵两国关系缓和,和亲之事便罢。

  怀舞公主至情至性,舍弃一切去闵国寻齐公,一路走得甚是辛苦,遇到贼匪被抢去了钱财,护卫丫鬟四逃,怀舞公主始终未曾放弃,一路或是乞讨,或是做工,用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到了闵国,但是天不悯人,怀舞公主却进不了齐相府见不到齐公。齐公也是个重情之人,早在两国交好后便去了旬国寻找怀舞公主,知公主早已去了闵国后四处派人寻找,是以齐公并不在闵国。怀舞公主便在二人初次在闵国相见的地方一直等着,正直盛夏木槿花开的繁茂,二人终得以相见,成就了一段姻缘,怀舞公主便写下了这首诗。

  可是好景不长,闵国早就有吞并旬国之意,怀舞公主与齐公成亲第三年,闵国国主便发兵攻打旬国,怀舞公主性情刚烈,心念旬国百姓亦然回到旬国,亲上战场,守卫旬国山河国土黎民百姓。齐公不愿与旬国为敌,与怀舞公主刀枪相见,但也不愿与怀舞公主一营,刀刃闵国士兵,随放下一切归隐山林,却不想被闵国皇上猜忌暗杀,而怀舞公主也身献战场。怀舞公主一生爱地轰轰烈烈,死时也撼天震地,为情为爱,为国为民。

  梅开寒冬不恋春,此情应是只寄君。寒风万里荆缠裙,舜华引路终见兄。爱得轰轰烈烈,此为天下女子所求。你的舞有不甘,不甘于怀舞公主与齐公的爱如此悲切,但更多的却是赞扬,触动于怀舞公主不输男儿的凛然大义。怎奈身在乱世中,心系情郎志四方。虽毫无毫无韵味可言,但这两句,只为怀舞公主,为她的追求,她的信仰。”

  女子的声音温和平静,宁静却心上一颤,“心系情郎志四方”,她一个女子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后来战火纷飞,宁静终于明白她当时“志四方”的豪言。

  她们一众女儿,身披战甲,刀枪剑戟,丝毫不比男儿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