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第22章 萧衍朔我给你放放血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青裙赏赏 1064 2017-04-07 17:38:13

  萧衍朔臂上已是血染一片,他怎么也想不到,二王爷今晚便有了动作,太子出巡前让他千万小心贤王,他想一贯宅心仁厚的贤王不会做出这等事。

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笑,宅心仁厚是一回事,权欲面前谋略杀伐是另一回事,他又何尝不是!

不及多想,另一批弓箭手已上来,他本中了贤王下的毒,右臂又中了毒箭,对方轮番攻击,他快招架不住了。三名护卫紧护着他,萧衍朔靠向一边的榕树,徒清一惊,忙去扶他:“小爷,你再支撑一下,房叔他们一会就到。”

萧衍朔屏气运功,一口血吐出:“贤王想活捉我不会置我于死地会,不然也不必用毒封我内力,现下最要紧的是皇宫,皇宫若能熬过今晚,明天谁胜谁负还不一定,我被捉去倒是也妨。

你现在回去,让房叔不必赶过来直接带人去右相府,贤王造反,右相是关键,太子被禁在临州,若此时贤王有右相的支持,告知天下圣旨上写的是他贤王的名字,他就能名正言顺登上皇位了,不然他只会落得个弑父杀兄之名。贤王此刻必是带人去了右相府,如果右相不协他,他必会杀之以除后患,你拿着令牌,去调暗卫,并让母亲进宫让皇上调禁军相助。”

徒清听的心惊胆战,只因萧衍朔要调出私下培养的暗卫,怕是事态严峻!

徒清离开半盏茶的时间后,顺文带着人终于赶到了。

“你带人找出皇长孙将他救出来,从后门撤退,我从东面进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皇甫黎夏说完便带着太子府的人从东面进去了。

“小爷,你怎么样?”顺文这边已经来到萧衍朔身边,萧衍抓住顺文的胳膊焦急说道:“你怎么过来了?母后呢?”

“小爷不必担心,娘娘已经进宫了。”顺文的话落,萧衍朔放下心来便昏了过去。

“一群恶疯了的狗看到一块肉原来是这样,今天倒是让我长了不少见识。”清幽的声音飘下来,屋梁上站着一个人,夜里昏暗,人又站在树影下,看不清是谁。

身材微胖,身穿盔甲的男子怒意横天,大声说道:“是人是鬼,待我将你拿下看你还如何在这装神弄鬼。”男子话刚说完,一支飞镖掠过,钉在了他身后的树上,男子脸颊流出了血。

“杀了他!”

贤王的人主攻东面袭来的侍卫,顺文带人从后院撤退,带来的侍卫本就不多,现在已不到十人。

出小院后,顺文说:“右拐有条河,渡河过去东行是一座山,你们护送皇长孙上山,上了山一直向东走,走小路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进城,现在城外多是贤王的人,走大路太危险。”

皇甫黎夏已带人赶来汇合,将萧衍朔一身血迹且昏迷过去,她走进给他把脉:“水深怎么样?”

若是水太深,她无法保证萧衍朔的情况。

“只能试一试了。”

“这边有船,先坐船。”

“不行,坐船太容易被发现了!”顺文立刻说道。

“这样不被发现也难!”皇甫黎夏看了看地面上一路的血迹:“他们马上就会追上来,划船能省点力气就省一点!快点上船。”

“你们四个保护皇长孙和这位小公子渡河,剩下的跟着我从南边走,小公子麻烦你了,万事小心。”顺文说完便推动小船,然后带人将追来的人拦住,双方打了起来。

小船到岸时,贤王的人已经开始渡河欲追过来,留下四名侍卫拖住贤王的人,皇甫黎夏带着萧衍朔上了山。

“萧衍朔你也太重了,我都背不动你了。”

“你都十八的人了,好意思让我一个十三岁的小女生背着你逃命吗?再不醒来我就将你扔在这里喂狼了啊!”

“萧衍朔你别睡过去啊,我还想睡觉呢,我比你还累!”

走了一段距离,皇甫黎夏看见前面有座小庙,萧衍朔昏迷不醒,她只好先将他带到庙里查看一下他的情况。

号脉时发现他的脉象较之刚才愈加不稳,皇甫黎夏大惊之下一把撕开他右臂的衣服,里面已是一片黑紫,伤口处有黑血溢出。

“你的好叔叔可真照顾你啊,被箭射中却不让你流血,毒血回流,好伤及五脏。”说着,拿出筒靴里的刀在他伤口下方一寸处又划了一道口,萧衍朔一声闷哼。

“给你放放血。”说完撕下衣服包住伤口,“好好躺着我去找点草药。”

天渐渐变黑,山中找药实在不易,找了两三种化瘀的草药,皇甫黎夏立刻赶回来。

拆开包住的伤口,她面色凝重:“萧衍朔,记得以后重金感谢我啊。”说完,附身帮他吸出胳膊上的毒,嘴里嚼了一味药,然后吐掉,又嚼了一口,敷到他的伤口处。

让他平躺在地上好,用内力从刚刚她划开的伤口处逼出血,却发现他的左手包扎的地方也开始大量出血。

“你倒是聪明,早就发现不对劲,在左手划了道口子。”却也不停手帮他敷药然后包住了左手。

“刚从师父那里学的通心移接术,萧衍朔,这下我两能不能活就看我们的运气了。”说完拆开他左手处的包扎,将血从他左手的伤口处逼出,大量的血从他的左手流出,服下一枚近乎透明的丹药,将另一粒塞到萧衍朔嘴里,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他说话:“这丹药会将我全部的内力聚到一起,运到你身上,你可别因为受不了姐姐我这么恩惠死过去了啊!”

运功停止后,她吃力的将他的伤口包扎好:“萧衍朔你以后可得好好感谢我,一刻钟后你要再不醒了,我就把你扔这我自己走了。”

皇甫黎夏守在萧衍朔旁边,时间慢慢流逝,可昏迷的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萧衍朔,你醒醒,你这样子是什么意思,我用我血救了你,你故意装死是不是,老娘拼死救你,你要死也别死在我面前,前面有个粪坑,你若想死,死那里去,别在这碍了我的眼。”

“萧衍朔,你还装是不是,真想拿个照相机拍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好好羞辱你一番,让他们看看你这样子,哪还有平日盛气凌人的模样。”

“照相机?那是什么?”萧衍朔虚弱的声音传来,因为身体的原因声音低哑。

皇甫黎夏立刻附身靠过来,替他号脉。

“简单来说就是画下你现在的模样然后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你现在的样子。”

“你敢!”萧衍朔努力想睁开眼睛,却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我不敢?你若再不醒,明天满大街都是你这邋遢的样子。看来血液没起太大的冲突,刚在师父那学的这招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我还没找小白鼠呢,你就自告奋勇的跳出来了。”说着将一粒药丸塞到他嘴里:“放心,不是毒药。”

“你是谁,怎么老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你智商问题,怪谁。”皇甫黎夏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她自己也没多少力气了。

萧衍朔张张嘴,说不出一句,他已精疲力竭了。

皇甫黎夏拿起身边的草药,捏了几滴汁滴进萧衍朔嘴里:“你醒了没力气好好躺着,我再去找点草药和水,你家管家很快就带人回来了。”

皇甫黎夏摘药的时候看见山下点点星火,看来是贤王的人找来了,采了几株立刻向寺庙走去。

庙前停着辆马车,庙里有声音传来。

“小姐,这人怎么留了这么多血。”一位穿着棕衣的女人说,脸上带着惧色,四十多岁的样子。

被称作小姐的女子十几岁的模样,眉眼清秀透亮,毫不畏惧的过去搭在他的手腕处给萧衍朔号脉:“他好像中毒了,脉象不是很稳,要赶快医治。”

旁边一直沉默的四十来岁的男子说:“小姐,这位,这位是皇长孙。”

皇甫黎夏眼神暗冽,手中的飞镖早已准备好。

“皇长孙?怎么可能会是皇长孙呢?”那位女婢满脸惊讶。

“之前老爷大寿,皇长孙曾和太子一起来过相府,我有幸见过一面,不会错,这人绝对是皇长孙。”

“既然如此,小姐赶快救他啊。”侍女立刻上前。

“不管是与不是,都要救他。”

“小姐我扶皇长孙上马车,奶妈你将地上的几株草药带上,他受伤在此处昏倒,我怕刺客就在附近很快就追来了,我们先回府。”被称作李叔的说完就蹲下去扶他,那位小姐过去帮忙。

“是相爷府的人?萧衍朔刚才派人去相爷府,看来两家早有联系,现在让他们带萧衍朔回去,对他的伤势也有好处。”皇甫黎夏收了手中的飞刀,马车已经驶离,山下的火光越来越近,她得赶快离开这里。

身体越来越虚弱,走路也开始不稳了,身后火光渐进。

“这边有人,快追!”贤王的人已追了上来,刚才马车从东驶过去,她只能从北走,然后绕回去。

耳边嗖嗖的声音传来,是箭!在一颗树后藏好,来人大约有七八个,应该是先行渡河的那几个。

备好飞刀射出去,中了一人,可是她早已体力不支,对面的乱箭也划到了她的左鬓,伸手轻轻一碰,擦到一点血:“还好收的快,不然我就真光荣了。”

黑夜里的小树林,没有月光,行进更加困难,却也帮助了她躲藏。藏在树上成功绕开了贤王的人,她必须要赶回京城了。

走了一段路,听见远处传来声音,躲起来等来人走近才发现是客栈老板。

“赵全叔。”

赵全听到声音立刻走过来:“晴小姐你受伤了?”

“我不碍事,你们怎么到山上来了?”

“京中传来消息皇长孙在城外遇刺,店里小儿说见你神色慌张出城了,我怕你有事,所以顺着小路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碰到你了。”

“我还真是幸运,不多说了,赵全叔你快带我进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