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第26章 被怀疑

卿临天下妖孽王妃不好惹 青裙赏赏 1768 2017-04-08 14:35:29

  红娟瞧见正朝她们走来的皇甫黎夏,激动地跑过去哭着说道:“公主,可找到你了,都快吓死奴婢了。”

  另一边,宁静追回了荷包,和晴兰在黎轩楼门口等着。

  “晴兰说在这等着,你一定会找来,果然还是晴兰了解你啊!”宁静看到走过来的皇甫黎夏激动的跑了过去。

  “小姐……”红娟又哭了一次。

  其实从红袖坊出来的时候,三人就感觉到有人跟踪,路上趁着宁静主仆二人在路边买东西的空档皇甫黎夏轻声说道:“一会若发生什么事情,晴兰你跟宁小姐一队,晴竹你带着红娟,后面跟的应该是太子的人,他的目的是想让我落单,我便看看他想干什么,一会想办法通知晴霜跟着我。”

  可是没想到宁静带他们来到了黎轩楼,正好随了她的意。

  临走的时候她画了一个箭头朝着茶杯正前方,意思是让晴霜亲自跟着她,晴霜一直关注着她们,看她走之前在桌子上画了几笔,就立马下来收拾桌子,自然发现了暗号。

  所以当小偷偷走宁静荷包的时候晴兰跟着去了,在路上晴竹故意拖住红娟,让皇甫黎夏落单,晴霜则一直暗地里跟着她。

  如她的计划,也如萧衍灏的计划,萧衍灏行动了。

  睿王府。

  “太子那边会不会在是与公主密谋着什么?”徒清问。

  “莫不是公主是太子那边的?今天月华公主分明是发现了太子那边有人跟着才故意跟宁家小姐分开了。特意安排跟太子独处,必定有什么事情。”房叔凝眉。

  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靠近睿王府的人他们都不得不怀疑,一不留神就是全府上下几百人的性命,他们必须谨慎小心。

  况且这位公主,一点都不简单!

  “也可能是想看看太子要说什么才故意这样安排!”徒宁开口,只是下一刻,更加严肃起来:“若真是这样,那这位公主的心思是真的不简单!”

  “北夏那边有关于太子的消息吗?”萧衍朔眼眸深邃似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暂且没有!不知为何每次北夏那边的消息总是很难探听。”房叔说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虑。

  “九黎阁!”萧衍朔看着桌上的茶杯,良久说出一句。

  “爷是说九黎阁在北夏?”徒清跟众人介是惊讶。

  “北夏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太子与九黎阁有关?”房叔心中大为惊讶。

  “太子刺杀不成,月华公主已至京城,刺杀之事不可行,现在无非是想通过月华公主来联合北夏,他若是真与九黎阁有关,就不会行暗杀之事,更不会如此急着想要通过月华公主达到与北夏建立联系的目的。”

  “爷,那天宴会上,太子看月华公主的眼神......”徒清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犹豫的,只是那天在宴会上他几次发现萧衍灏看月华公主的眼神过于寻常。

  萧衍朔一笑,似是开玩笑:“公主确有倾城之貌,徒清不也多看了公主两眼吗?”

  “徒清不敢!”徒清一时惶恐。

  萧衍朔倒是一笑,似是真是在开玩笑:“月华公主才貌出众,太子注意到她也无可厚非。”

  楼阁红烛好相随,风吹红烛,晴竹走过去关上窗。

  “今日之事,睿王一定会想到我是故意安排你们离开的,刺杀一事之后,太子态度的改变也会让他对我生出猜疑,加之今日我独自与太子会面只会让他更加顾忌我,这几日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可多生事端。”在墙边倒立着的皇甫黎夏说完微微叹气。

  “睿王会不会认为公主是太子那边的?”晴竹替她铺好床被、

  “也不无可能,我今日特意安排与太子相见本就引人怀疑,睿王怀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取得睿王的信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我身份特殊。”放下脚站好,走过去拿起毛巾擦了擦汗。

  “只愿睿王能早点看到!”一旁摆弄花卉的晴兰看向皇甫黎夏:“这样公主也就能轻松点。”

  “公主你明知睿王会怀疑为何还要支开我们去见太子呢?”

  “太子无非是想通过我得到北夏那边的支持,今日我不支开你们,他也会自己动手,我去见他也是想让他觉得北夏态度不明,并非是睿王一营,这样他派去北夏的人也能少些动作。”

  “还是公主思虑周到。”晴兰轻笑。

  “附属三国,也就北夏风平浪静,当然是谁都想打主意了,我只希望这场夺嫡之争不会让北夏受到牵连。”

  “公主,若我们如今所行之事完成了,公主打算干什么?”晴竹眼中带着期待,忍不住问:“九黎阁还有一大堆人等着公主呢!”

  “那你们帮我经营九黎阁,我出去游山玩水好了。

  遇到喜欢的人呢,就嫁了,然后和他一起游山玩水,你们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也把你们嫁出去。前几年跟着我吃苦,后半辈子总是要好好享享福的。”

  她语气似是在开玩笑般轻快,她也的确是这样打算的。这几年,这些人跟着她,从没享过懒人福。

  晴兰晴竹听了她的话倒害羞了:“公主你怎么老是嫁人嫁人的,还总挂嘴边。”

  看着两人微红的脸,她也笑了,不管怎么说,女孩听到嫁人二字总是会害羞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