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三章 第一次拒绝

旧念 独真 3029 2017-04-27 00:02:26

  我不想调情,我只想和你谈恋爱--顾稚

沈郁北在调情,顾稚敢肯定。一个男人用诱人的语气说出让人无限遐想的话,如果不是想告白,就是想和你调情。很明显,沈郁北不是前一种。

“沈先生,我不认为这种话可以随便用来开玩笑。”顾稚很严肃。她爱了8年的男人在跟她调情,不是谈恋爱,这对顾稚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沈郁北似笑非笑,的确,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和顾稚谈恋爱。他已经34岁了,他不是20岁的毛头小子,可以牵着女朋友花前月下;不是刚接手沈氏时和顾稚订婚的沈郁北。在他眼里,只有情人和妻子之分,没有所谓的女朋友。

“我想,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沈郁北浅浅地抿了一口梅子酒,“你有三次机会,这是第一次。”沈郁北温柔地抬起顾稚的下巴,一字一句,就像是诱惑夏娃的苹果,让人欲罢不能。

“我有什么地方吸引你,让你对前未婚妻说出这种话。”顾稚现在完全清醒,她很庆幸现在的她能够冷静的去思考,而不是脑袋发热的答应他。

沈郁北此刻无话,顾稚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说不定真的头脑发热,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个暧昧的地方。

“成熟,性感,偶尔的害羞,都是男人致命的毒药,还有,”沈郁北在顾稚离开座位后立马在背后抱住了她,忽轻忽重的语气缠绕在顾稚耳边,醇厚的嗓音摩擦着耳垂。

顾稚在等,等这个男人未说完的话。可是沈郁北似乎知道顾稚的急切,他在等待时机,就像猎豹一样,伺机咬住猎物的脖子,一招致命。

“还有什么,我还有什么。”

“你爱我,爱的无法自拔。”顾稚听到这句话时,泪如雨下。原来,他仗着自己爱他,就可以这样伤害她。

沈郁北放开了顾稚,走到她面前,心疼的看着她,却任由顾稚流泪。“真让人心疼。”沈郁北说完之后,慢慢低下头,浅浅一吻。

顾稚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到家的,她只记得,最后她推开了沈郁北,狼狈离开。

5年前,沈郁北玩弄了她的订婚典礼,5年后,他玩弄了她的感情。原来沈郁北早就知道自己深深爱着他,却不推开,不,5年前可以算是。顾稚冷笑,原来她一直爱着这样一个冷血的男人。

可是,她戒不掉,从他的那一吻开始,顾稚就知道,沈郁北是他这辈子都戒不掉的毒,直到死的那天都戒不掉。她,甚至更爱他,爱他这种狠心却夹杂着蜜糖的玩弄。顾稚,固执,从来都是同一个意思。

沈郁北看着顾稚推来他后迅速逃离的模样,内心毫无波澜,始终都是他的猎物,有什么好紧张的。

沈郁北叫了一瓶红酒,这个时候,红酒最适合不过了。

“刚刚的小美女是你气走的吧,果然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成昂斯,也就是私房菜馆的老板摇了摇头,不赞同沈郁北的做法。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就这样放过一个极品,真是无趣。”成昂斯将红酒倒入杯中,示意沈郁北干杯。

“有些人,值得你折腾意一时。”而有些人,值得自己折腾一辈子,但沈郁北没有遇到,他只遇到了能够让他付之一时的人--顾稚。顾稚具备他心中理想的情人条件,但不能成为妻子。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成昂斯不以为意,有谁不想遇到能让自己活过来的人,可是心死了,真的再难活过来。

沈郁北不说话,只是想着,顾稚,拒绝了自己一次。

第二天顾稚去上班时,周围的人都在问她是不是昨晚熬夜了,整个人完全没有精神,黑眼圈连遮瑕霜都遮不住。顾稚内心是拒绝的,就为了沈郁北,她失眠了,整个晚上想的不是他的狠心,而是他的那一吻。打住打住,顾稚命令自己不用再想了,要放下,放下,知道吗!顾稚内心暗示着自己,可是没有用。这辈子真倒霉,爱上了这样的沈郁北。

“顾稚,你在,发春吗?”尚成华在顾稚眼前晃了晃手,此时顾稚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办公室不工作,只顾着脸红。

“尚总,不好意思。”顾稚立马恢复敬业精神,开始认真工作。

“说实话,你真的不是在想猛男?你告诉我,我不会跟他们说的,相信我。”顾稚听到这里,一脸你是弱智吗的眼神看着尚成华,直到他不好意思的回去处理事务。

说实话,顾稚觉得,像沈郁北腹黑又心狠的人,他的手下不应该也是同一类型的吗,为什么她觉得她的顶头上司是个逗比。

“此次我们新开发的网游幻世进军美国时遭遇了滑铁卢,同时,海瑟尔小姐拒绝为我们代言,理由是,我们的产品过于,过于低端。”当尚成华说完后,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的确,W创世是新公司,还没有十分成熟的发展路线,除了背后有强大的沈氏支持着,W进军美国没有任何优势。

“海瑟尔小姐一直以来是美国网友心里的网游女神,只要拿下她,我们的情况会好很多。”顾稚开会之前就认真的研究过海瑟尔这个人,美国著名演员,以及GTH游戏公司的创始人,她还创造了自家公司开发的游戏--血族其中一项纪录,那就是连续三个月全服排名第一。这个事件曝光后,美国大多网民心里都视她为女神。

“不错,是这个道理,顾稚,后天和我一起去美国,要一举拿下这个女人。”尚成华示意散会,顾稚收拾好后回到办公室,看来,要开始忙碌了。

“妈,我这个星期要去出差,不用太想我哦。”“去去去,我只想你爸。”顾稚觉得她真的是多余的,有哪家的孩子会被这样嫌弃。

“瞎说什么大实话,女儿还是单身,你就不要这样刺激她了。我看着都心疼了。”顾稚觉得他爸爸补刀补得很及时啊。

“你们再这样,我就不要来看你们了。”顾稚故意刺激刺激父母,但是他们丝毫没有被刺激到啊。

“你走了5年,你好意思讲出来吗。哼,你这个笨蛋,我怎么会生一个那么蠢得女儿。”顾稚妈妈一副你是笨蛋的脸看着顾稚。

顾稚觉得她要被她爸妈打败了,这都能扯出来。

“宝贝,你和沈家那个家伙还有联系吗,有的话赶紧给我断了,免得我心疼。”顾稚爸爸一手削着苹果,一边说着,顾稚总感觉他爸爸想削了沈郁北。

“知道啦,我不小了,我知道怎么处理,不要那么担心我。”顾稚抱着爸爸,安慰着他。

“哎,沈郁北不适合你,从你开始喜欢他,到现在,我都不觉得你们能有多般配。”顾稚妈妈无奈的揉了揉眼睛。

顾稚自然知道这个事实,可是,她就是逃脱不了沈郁北这三个字。

离开医院后,顾稚来到了她曾经最喜欢的甜品店,点了一杯果汁。

这家店开了那么多年,还是一样的味道,特别是招牌柠檬汁,酸中带苦,却又在最后十分甜腻。顾稚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她一直觉得这杯果汁,就是她和沈郁北的未来。

曾经这样想,现在依旧。这就是顾稚,一个虽然已经成长,却改变不了固执毛病的顾稚。

沈郁北看到了靠窗的顾稚。一切都是缘分,他只是突发奇想想要去超市买些东西,但没想到遇到了顾稚,真的是,好巧。

顾稚此时也看到了沈郁北,187的身高格外亮眼,高富帅的典型人物。路边已经有小迷妹想上前打招呼什么的,但奈何沈郁北就是冷气机,生人勿近。

说起来,他们好像有3天没有见面,没有联系了,好像有些想念。顾稚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贱,想着不该想的人,爱着不该爱的人,可是,依旧情不自禁。

“你怎么在这?”沈郁北走进了店里,坐在顾稚对面,听着她的询问。

“碰巧而已。”沈郁北点了一杯和顾稚一样的果汁,然后顾稚又情不自禁的想歪了。

“那天晚上,抱歉让你困扰了。”沈郁北没有喝果汁,只是“深情”地看着顾稚。

顾稚突然不懂,一个3天前说着伤人的话的人是怎么变得那么快的,这是面具,还是真心?顾稚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像现在说什么都不太适合。

“对了,这次是我和你一起去美国,你要准备好。”准备好面对他。

顾稚听到这里,突然被果汁呛到了。她刚刚没有听错吧,她要和沈郁北一同出差。“那尚总呢?”顾稚小声问到。

“他留下来监督改进游戏,不用和我们一起去。对了,这一次去见海瑟尔不用那么紧张,我和她算熟识。”沈郁北看着顾稚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小脸,直到顾稚脸又红了。

“我,不紧张,我们一定可以拿下海瑟尔的。”其实我只是紧张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差而已,顾稚心里想。

她有预感,这次出差绝对不简单。

独真

麻烦大家支持下啦,爱你们,亲你们几口。相信我。这绝不是什么虐恋情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