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八章 纽约之行(五)

旧念 独真 3044 2017-05-05 15:23:38

  事实证明沈郁北的判断没有错,作为演技逐渐下降,生意也逐渐下滑的女人,海瑟尔必须找到新出路,所以到最后海瑟尔还是签了约。

签完约之后海瑟尔看了顾稚好几秒,看到顾稚头皮发麻。顾稚觉得自己最近几个月都不能忘记海瑟尔的眼神,嫉妒中带着憎恨,但是还有些欣赏。

顾稚记得沈郁北说签完约之后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她心里既期待又不喜,总之复杂极了。

“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沈郁北看到顾稚在发呆,便提醒她。

沈郁北开车的时候不喜欢说话,所以顾稚一向喜欢在他开车的时候看书,毕竟从GTH到沈郁北的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沈郁北不说话不代表他开车很专心。一直以来顾稚都没有发觉沈郁北在开车时会用余光看着她,无论是看书时的安静侧颜,还是劳累时的睡姿,他都看在眼里。顾稚一直以为是她艳丽的外表吸引了他的主义,其实这只是在重逢时沈郁北所关注的点,但是后来,顾稚的不矫揉造作,普通平凡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他。站在金字塔顶端久了,对普通生活的渴望便越发膨胀,所以当顾稚如此随和的面对他时,他就这样上钩了。

回到家之后,顾稚应沈郁北的要求换上了一条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的顾稚瞬间从性感小秘书跨变到清纯小师妹。沈郁北也是第一次看到顾稚这样的打扮,“很漂亮。”顾稚脸红了一下。

顾稚想起曾经她好像就是这样被沈郁北嫌弃过,说她很难看,结果后面她就换了风格。然后现在被夸了,很惊悚啊,顾稚这样想。

顾稚糊里糊涂的跟着沈郁北走到他家附近的湖边,两人坐在湖边草坪上,享受夕阳下山的美丽风景。

“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美景了。”顾稚伸了伸懒腰,在柏林的生活节奏虽然不算快,但是也基本没有时间在大自然中放松自己,因为有时间的话,她基本都用在借烟消愁上了。

沈郁北眯着眼,任由微风抚摸着自己,他也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我好像从5年前开始,就没有休过假。”

顾稚本来伸着懒腰,听到5年这个敏感的数字,马上停了下来。

“顾稚,我们认识8年了,算得上青梅竹马了吧。”沈郁北用着调侃的语气对顾稚说。

是啊,8年了,原来他们之间没有结果的8年就像一瞬间一般,飞快流逝。顾稚笑了笑说:“沈郁北,你还记得8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特别记得当时你那嫌弃的眼神,可是偏偏你能让我一见钟情。”

沈郁北听到有些动容,但是是顾稚第一次真正的敞开心扉跟他说他们之间的事情,所以他没有打断。

“一见钟情之后我就缠了你3年,不长不短,3年。我有时候在想,我终究得不到回应,不如就这样放弃吧,可是我做不到。”顾稚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我累了,但是我的心没有累,我依旧觉得我还有精力去爱,但是我想我不会再那么卑微的爱了。”不会再那么卑微地祈求沈郁北一分的关心,不会再卑微地希望沈郁北的心能有她的一丝身影。

沈郁北紧紧地抱住了顾稚,的确,以前自己就是个混蛋,不喜欢但不说明,不爱却不拒绝,但是现在他改变了。

“顾稚,听我说好吗?”沈郁北温柔的抚摸着顾稚的头,“你也许不会相信对你无意的沈郁北在你不想卑微爱着他的时候喜欢上了你,但是这是事实,我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喜欢上了你,顾稚。”

顾稚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她挣扎了8年的情感终于有了结果。

“顾稚,我得承认是你8年后的改变吸引了我,明明第一眼的时候你表现得就像你年龄一般成熟魅惑,可是细细观察却发现,你的内心依旧是20岁时那样的天真浪漫。男人这辈子最想要的女人,就是如你这般。小固执,我喜欢你。”

8年的过往从这一刻开始有了最本质的区别,这8年,一直是顾稚爱着沈郁北,现在,顾稚的爱有了回应,沈郁北开始喜欢她了。

顾稚真的很开心,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况,虽然沈郁北这几天对她不一样了,但她就是不敢往这个方向想。

顾稚记得之前在“梅子时节”时沈郁北说的:“如果你想,可以来沈氏,到我身边来”,当时顾稚是欣喜的,可是之后她发觉沈郁北在跟她调情,她伤心大过欣喜,她爱着的人只想和她有着情人关系,这样听起来真是讽刺。

现在顾稚觉得沈郁北跟她表白这件事听起来也很讽刺,“沈郁北,你真的喜欢我吗?不是调情,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喜欢?”顾稚明明是在询问,可是语气却是笃定沈郁北在说谎。

沈郁北也不着急,冷静的对顾稚说:“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沈郁北看着顾稚的眼睛,认真得让人着迷。

顾稚突然离开沈郁北的怀抱,站了起来。“沈郁北,我很爱你,这个事实我们都清楚,但是我没有勇气接受你的喜欢。”

沈郁北听到后有一瞬间是心痛的,但是很快他便调整好心情。“顾稚,你有勇气接受的,对吗?”

沈郁北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是他还是有信心顾稚不会拒绝他。试问有谁会拒绝自己暗恋了8年的人的表白。

可是顾稚并没有回答沈郁北,只是默默地擦着眼泪。

顾稚的确不能拒绝沈郁北,但是她更清楚自己接受不了事实。8年的暗恋能有结果,要是落在别人身上,那他一定会开心到疯掉。但是顾稚没有,她突然发现自己是贪心的,贪心到她自己都唾弃自己。

“郁北,你爱我吗?”顾稚盯着沈郁北的双眼,眼里有期待,有希望。

沈郁北被顾稚的问题震惊了,在他看来,他能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很难了,但是现在顾稚问的问题更难。爱是如何的,是顾稚8年如一日的暗恋,是母亲结婚前久久不能放下的过往,但却不是他简单的喜欢。喜欢从来不用负责,而沈郁北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能对一段感情投入同时负责。他喜欢顾稚,但是也仅仅是喜欢。沈郁北一直以来没有真的谈过恋爱,是因为他不懂爱是什么。他懂得对情人持有喜欢的心情,对未来妻子负责,但是他不知道怎样将两者结合。

这就是沈郁北的悲哀,他什么都能够拥有,但是却不知道也不会爱。

“郁北,别人很容易将喜欢转换成爱,但我知道,你很难这样做。”顾稚苦笑,“你要是知道怎么做,现在的我怎么都逃不开你布下的情网,但是我还是逃了,我不想你将我看成你曾经那些情人一般,是你不喜欢就可以拿钱打发掉的女人,我要的是你的爱。”顾稚收拾好自己,准备离开。

“顾稚,你想要的我现在无法给你。”沈郁北也站了起来,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开口。

“我知道我很贪心,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贪心,但是,”顾稚停了下来,转头面向沈郁北,“我不要你的喜欢,如果你不爱我,我宁愿继续我的苦恋,至少我以后不会受伤。”

顾稚害怕受伤,所以她心里无论多么开心,她都不会随意接受沈郁北的喜欢。

“顾稚,这是你第二次拒绝我了。”沈郁北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暗了下来。

沈郁北没有想过这种结果,明明顾稚那么爱他,可是还是拒绝了他。

“只要你不爱我,我们之间就不能开始,无论你怎么想我,我就是要你的爱。”顾稚的眼神异常坚定。

顾稚承认自己很作,但是她就是要作到沈郁北爱她。

沈郁北看到顾稚的样子,原本差劲的心情忽然变好,“顾稚,我想学会怎么去爱你。”

不会爱,不知道怎么爱,那就学,学到会为止。

“郁北,我爱你,所以希望你爱我。”顾稚说完之后扭头就走,不管沈郁北,独自一人走回去。

沈郁北什么也没说,只是陷入了沉思。

其实顾稚差一点就想说“我们在一起吧”,但是她忍住了。

一步一步,她就是要诱沈郁北走进她编制了8年的情网。也许所以人都以为她真的爱沈郁北爱到没有自我,但是她经过5年的成长,顾稚早就懂得怎么让沈郁北爱上自己,并且从此难以逃脱。初见时的害羞和不经意的妩媚,在“梅子时节”时的楚楚可怜,纽约之行中睡醒时的懵懂,全是刻意为之。但是她最真实的情感也全都暴露在沈郁北面前,无论她怎么算计,沈郁北都是她最爱的男人;而她的算计,也全是因为她想得到沈郁北最浓烈的爱。

顾稚眼中哪有什么伤心或是惊讶,她的眼中充满了笑意,沈郁北明显是认真的,认真的想要学会爱她,真是好的开始啊。

顾稚想起沈郁北曾经说过,她有三次机会,所以下一次,她对沈郁北,势在必得。

独真

咳咳,好吧,其实顾稚就是个小魔鬼,真的,算计沈郁北绝对是蓄谋已久。啦啦啦,大家看的时候要收藏哦,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