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九章 各自回国

旧念 独真 3018 2017-05-07 14:57:23

  顾稚提前回国了。

沈郁北想起昨天晚上顾稚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他就应该想到她会提前离开。但是当时的沈郁北早就陷入了苦思,回到家也未曾发觉家里少了一个人,直到他饿了。

沈郁北此次可谓是败得一塌糊涂,人没有得到,还让她逃走了。坐在空无一人的餐桌上,沈郁北依旧优雅地吃着早餐,他让助理给他定了两张今天中午的票,但是另外一张明显不起作用。

“总裁,尚总说明天下午设计部将会完成全新的海外版设计,届时希望您能提供意见。”“那明天晚上我要看到最新的设计报告,同时让尚成华给我好好监督这次的修改,不要整天想着泡妞。”陈小助理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尚总喜欢泡妞又不是他能阻止的。

“还有,想办法把顾稚调到总部。”沈郁北想到W离他还是太远了,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好好打算。

陈小助理又是无语,果然,上司的心思你别猜。

沈郁北吃完早餐后,习惯性看了一眼旁边,但是却发现,旁边没有坐着顾稚,突然心情就不好了。

昨天晚上的谈话还是震惊了沈郁北。顾稚说只要他的爱,其他什么都不要,真是麻烦。爱是什么滋味,沈郁北不知,所以顾稚找了一个大难题给他。沈郁北想到就头痛,这事是难解决,但是他想,他能做到,不为了顾稚8年的爱,只为了他想尝试爱顾稚。

顾稚昨天晚上对沈郁北说完那番话之后就离开了纽约。她怕见面尴尬,怕这个月的所有努力都白费,所以顾稚连忙把行李收拾好,连夜离开。

无论顾稚这一个月多有想法,她依旧逃不开装满了对沈郁北的爱有着期待的牢笼。害怕是本能,因为这一段暗恋真的太久了,久到融入了顾稚的血液里,成为了习惯。

“好像怎样都是输。”顾稚在机场看着人来人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依依不舍却又坚持的笑容,可是自己怎么都笑不出来。

当她意识到自己卑微到连尘埃都不如的时候,她有什么资格去赢。

顾稚蹲在地上,她此刻卸下所有伪装,一个人孤独地倚着行李箱,不自觉地发抖。

爱得太过卑微,最后自己遍体鳞伤,却还是孤独一人。

顾稚已经满身伤痕,8年以来的伤痕都留在了顾稚的心上。但是她放不下,她固执到无可救药。她看不见其他人的优秀,她只知道沈郁北有多优秀;她无法对其他男人有想法,她只对沈郁北一个人有想法。盲目且固执,这就是顾稚8年来对自己的评价。

顾稚想念她的烟了,在柏林的5年,她无数次脆弱的瞬间都是烟在拯救她。顾稚不敢碰毒,因为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如此堕落,要是连自己都不爱护,沈郁北凭什么会爱上一文不值的自己。

其实,吸烟又何尝不是顾稚的堕落。

顾稚提着行李走向吸烟区,边走边拿出自己许久未抽的女士香烟。在别人看来,顾稚就像是优雅的公主堕入凡尘,但是顾稚从来就不是王子心中心心相念的公主,她更像是求而不得的巫女。

沈致连刚刚抵达纽约烟瘾便又犯了,最近因为研究的事情烦躁极了,所以天天吸烟,到最后他都讨厌自己身上浓浓的烟味了。

沈致连是A大最年轻的教授,同时还是一名数学研究学家。此次来纽约是因为他的研究遇到了瓶颈,需要找以前的导师探讨一下。

来到吸烟区的他找了个角落,安静的吐着烟雾。他在众多烟雾中闻到了一股女士香烟的清新,他朝香烟飘来的源头望去,看到的是穿着一袭白色连衣长裙的妩媚女子。

她站在另一个角落,左手放在行李箱上,右手熟稔地拿着烟,长发掩住了她的半脸,但是沈致连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女人眼中无尽的冰冷,他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着他从未看过的绝望。

沈致连就这样观察着,直到手中的烟已烧到尽头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他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失神过,他遇到自己喜欢的数学家时也从未如此专注的看着人家。沈致连觉得自己越活越过去了,连一个女人都能让他看那么久。

顾稚吸完烟之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随后看了看时间,发现她差不多可以登机了,然后她便整理好自己,准备离开。但是她发现,有人在看着她。

顾稚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她知道自己长得不差,所以偶尔会有人被她的皮相所惑,看了那么几眼,但是现在这个人可不止看了几眼,他一直在看着她。

顾稚本来觉得不必理会,但是她实在受不了了,所以她抬起头面向男人投来目光处,满眼厌恶。

沈致连此时看清了对方,那张小脸散发着生人勿看的信息,明明眼里充满了厌恶,脸上却还是挂着微笑。这个女人真是有趣极了,沈致连想。

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在那里见过呢,这张脸既熟悉又陌生。沈致连认真的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女人的身影,他觉得自己一定没有记错。然后,他还真的找到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5年前被堂哥悔婚的顾稚啊。

顾稚看到沈致连的脸时,她马上就认出了这个看了自己许久的男人就是沈郁北的堂弟沈致连。她记得5年前沈致连来参加过订婚宴,并且和自己说过几句话,当时顾稚觉得沈致连绝对是个披着绅士外皮的大灰狼,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好感。现在再见到,倒是多了几分学者的模样。

沈致连微笑地走到顾稚面前,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了。”

顾稚没有半分想要和他说话的欲望,无论这个男人表现的有多绅士,她还是忘不了这个男人在她被悔婚的时候无声的对她说的那一句,“嫁给我,如何”,嘴里明明说着如此动听的话,脸上却是嘲讽。

“顾稚,你一定要这样不跟我说话吗?”沈致连突然有些头疼了,他有招惹顾稚这个女人吗?为什么她的态度这么冷淡啊。

顾稚实在是对沈致连喜欢不来,所以她立马拉着行李箱离开。

沈致连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顾稚,他将顾稚拦下,把她的行李抢走。

“沈致连,你拦着我干嘛?”顾稚的脾气都快要被沈致连激发出来,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为什么不理我呢?”沈致连一副“你欺负我”的表情,好像做错事的顾稚,活脱脱的一幅小媳妇的模样。

顾稚觉得沈致连没救了,听说这个家伙是个著名的数学研究学家,难道研究学家不是严肃禁欲的吗,怎么到了沈致连这里就跟只二哈一样。

“我为什么要理你。”顾稚面无表情地抢回了行李。沈致连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毕竟我们差点就是一家人了,见面打声招呼不过分吧。”

顾稚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想揍一个人,而面前的沈致连绝对是欠揍的典范。顾稚没有管他,她得马上过安检了,不然时间可能来不及了。

“我现在有事情需要马上处理,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叙旧,所以你可以让一下,我要走了。”顾稚看着沈致连,眼里写满了“你不让开就死定了”。沈致连觉得有趣极了,5年前这个女人就只会哭,还哭得难看极了,现在竟然变了。

沈致连自然让开了,顾稚立马狂奔过去安检,留下沈致连一个人深思。

沈郁北回到A市之后立马开始处理积压了好几天的文件,果然他还是不能随便给自己休假,休假的后果只有他自己知道。

“总裁,顾小姐请了两天假,说是家中母亲的身体不好,她父亲又临时出差了,所以希望能回去照顾家人。”沈郁北听到这里,手中的笔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

“老夫人今天去看了顾夫人,但是顾夫人好像没有见,然后老夫人便和顾小姐聊了会儿天。”沈郁北看似没有把助理的话放在心上,但是他的内心自然有自己的计较。

“顾稚调到总部的事如何?”沈郁北问到。

小助理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但是他还是实话实说,“总裁,尚总那边不想放人,他说顾稚连一个月都没有做满,就这样调到沈氏,其他人会有微词,所以希望顾稚做到有点小成绩之后再谈。”陈助理战战兢兢地说完了。

沈郁北何尝不知道这是以权谋私,但是他很想很想顾稚能够在他身边工作,他想每天看着她,想要和她一起上下班,当然,他最希望的就是顾稚在他的眼皮底下,不要让任何有非分之想的男人靠近她。

沈郁北发现自己对顾稚有了占有欲,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心里容不下顾稚身边有其他男人的陪伴。沈郁北在想,喜欢会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吗?可他同时也困惑着,爱一个人时到底是如何的,是不是像他现在这样,庸人自扰。

独真

咳咳,真正的男二终于出现了,这个集傲娇和腹黑于一身的男二是不是萌萌哒,像男主那样禁欲霸道只对女主体贴的高富帅还是留给女主就好啦,我们就一起享受男二教授宝宝偶尔的贴心吧,微笑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