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十四章 约会进行时

旧念 独真 3043 2017-05-12 21:24:22

  顾稚听到“夏奕萱”三个字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不过在夏奕萱离开的时候她倒是想起来,夏奕萱是夏岚的女儿。

不过顾稚也只是知道这个而已,所以没有深究。

橙子终于想起她陪着顾稚逛街了,刚刚因为太困而睡在发廊的豪华沙发上,醒来之后懵懵懂懂。现在没了之前的困意,可以好好的看看顾稚经历了多个小时的“折磨”之后变成什么样子了。

眼前一头长卷发,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还是以前的顾稚吗?脸上明明是顾稚独有的温婉招牌笑容,可是现在看起来更像是邪魅一笑。曾经被长裙遮掩住的长腿此时暴露在众人面前,这个样子的顾稚绝对是各位直男的心头好啊。

“啊啊啊,好想扑倒你啊,怎么办,好心动。”吴子橙分分钟向顾稚抛出爱心,整个人都粉红起来了。

顾稚害羞地低下头,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原来她可以妩媚到骨子里。而这,沈郁北早就在重逢时发现了,明明她处处表现出一个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样子,但是那种从里透出来的妖媚还是被沈郁北发现了。即使沈郁北阅美女无数,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对他曾经不屑一顾的顾稚动了恻隐之心。

顾稚从橙子手里拿起那只斩男色口红,对着镜子仔细涂着。果然,经过口红的点缀,顾稚变得更为耀眼。“好看吗?”顾稚将两颊的发丝挽至耳后,不好意思的问到。

吴子橙自然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顾稚挽着橙子的手,两人一同走出理发店,然后继续购物。

橙子在晚饭时间快到的时候便和顾稚分开了。而顾稚在接到沈郁北的电话之后也安安分分的在原地等他。

顾稚心里很明白这次的约会她看得有多重。改变自己原来的形象,突出自己的优点,她好像没有干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果然,爱情使人疯狂。”顾稚失笑,她自己就是这句话的诠释者。一个人,用一生,爱一个人,疯狂至极,却甘之如饴。

沈郁北很早就下班了,准确来说是难得提前下班了。前台的员工看到自家总裁走过时感觉世界都颠倒了,在她看来,总裁是一个很注重时间观念的人,提前下班不是他的作风啊。

沈郁北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违反自身定律的事情,他先是回家一趟,约会自然需要约会的装扮。

镜子中的沈郁北看起来清爽帅气,浅蓝色的衬衫配上米色长裤,脚下的休闲鞋也是同一色系。明明不太合适的搭配却能被沈郁北穿出了年轻的味道。

沈郁北点了一支烟,他将左手揣入口袋,右手拿着烟,嘴里吞吐着烟雾,那副天生的颓废感由此散发出来。沈郁北打电话了解到顾稚的位置后将烟掐灭,拿起车钥匙便出门了。

沈郁北在路上的时候想了一些事情,比如他这次怎么会突然又约顾稚,本来他决定等到误会的事情过去的时候再约,可是他似乎忍不住想见她,如果沈郁北告诉他那些狐朋狗友,他沈郁北想一个女人想到骨子里了,他们一定会狠狠地嘲笑他。是啊,那个曾经在花丛中走过却是片叶不沾身的沈郁北今天会做出这么可笑的事情,订了全A市最顶尖的包厢,只因为顾稚年少时说过她喜欢那里的大龙虾,他还做了一些他自己都知道有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沈郁北就是不想回头。

和顾稚相处的一个多月以来,他对其它女人失了兴趣。沈郁北也有欲望,可是每一次他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而他对着顾稚的时候,对她的渴望随之而来。沈郁北总觉得他是对顾稚有性趣而已,直到纽约之行才让他明白自己喜欢上了这个令人心疼的顾稚。如果要问现在的他对顾稚是什么感觉,他回答不上,他只是跟着他的心去做。

等沈郁北到达广场时,他并没有看到顾稚。想起他跟顾稚说的要她在广场等他,他的眼里便闪过无奈,顾稚没有听进他说的话吗?

“真是让人不省心。”虽然沈郁北的嘴里是这样说的,但还是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

顾稚看到沈郁北的跑车时,突然想要捉弄一下他,所以她便藏了起来。难得顾稚有这么小孩子的想法,所以她立马就实行了。

她看着沈郁北下了车,因为没有看到自己而无奈地拿出手机。顾稚决定还是换一种方式捉弄他,所以她便悄悄走到沈郁北身后,想要吓吓他,但是从小学防身术的沈郁北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沈郁北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等到顾稚离他最近的时候他便转身。

顾稚被这么突然的情况吓到后退,可是脚下的高跟鞋实在太高,所以顾稚没有站稳,身体向后倒。

沈郁北看着顾稚摇摆不定的身体,立马伸手将顾稚抱住了。

沈郁北的一双有着如手模一般好看大手紧紧地抱住顾稚的腰,而顾稚也因为惊吓抬起了头,那一瞬间他们的眼神里面有着对方的影子。顾稚将手放在了沈郁北的脖子上,那双美眸仔细地欣赏着沈郁北那一副担心的模样。

沈郁北这个姿势将顾稚的眼里的小得意看得一清二楚,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觉得不适,反倒觉得顾稚有点可爱。

沈郁北等顾稚站好后慢慢地将双手拿开。顾稚发现沈郁北拿开手的时候手指不经意的划过她腰部的敏感区域,顿时脸红。她瞪大了眼睛警告沈郁北不要随便乱动她的腰,明明眼里满是不爽,可是沈郁北却觉得顾稚在勾引他。

沈郁北不着痕迹地看着顾稚今天的装扮,黑色短裙被满是灯光的广场衬得有一丝神秘禁欲的韵味,脚下偏偏穿着象征着性感的暗红色细高跟,那双腿在黑夜里不安分地动着,看到这里,沈郁北的双眼染上了暗欲。他现在就想让那双腿缠在自己的腰间,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瞬而已。沈郁北注意到顾稚的妆容换了另一个系列,比以前多了一分说不清的味道。

顾稚久久没有等到沈郁北开口,便抬起头望向沈郁北,她清楚地看到沈郁北的眼里写着“满意”二字,顾稚沉浸在沈郁北那双带有宠溺的眼睛里,她终于还是体会到了沈郁北的宠。

不过顾稚觉得两个人站在一起不说话实在有点尴尬,便问沈郁北他们去哪里吃饭。

沈郁北不说话,眼里写满了你猜。顾稚才不要猜这么无聊的事情,嘟着嘴翻了个白眼。

“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喜欢Trikako的大龙虾?”顾稚怎么会不记得,想当初她拼命缠着沈郁北带她去吃大龙虾,可是沈郁北死活不愿意,最后还是出动了沈夫人才和沈郁北吃上了她心心相念的大龙虾。

“所以你要带我回味Trikako的大龙虾?我好久没有吃过龙虾了,在柏林的时候总想着为什么那里没有Trikako的店面,现在回来A市那么久了,我却不记得他了。”顾稚是真的没有想到大龙虾。

沈郁北听到这里不免失笑了,他还以为顾稚会记得大龙虾,没想到她丝毫没有想起过“Trikako”。

“所以这一次你可重温那个熟悉的味道了,说实话,也就你觉得Trikako的龙虾一绝,我却丝毫不觉得它到底有多好吃。”顾稚心里想,你怎么会记得你第一次给我送饭送的就是Trikako的大龙虾,所以那里的大龙虾就成了她内心最特殊的一道菜肴。

沈郁北眼看顾稚没有提到什么误会的事,觉得顾稚应该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顾稚没有放在心上就不代表他可以随意让这件事过去。

沈郁北牵起顾稚的右手,轻轻地在上面印上一吻,“我对那天的事感到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顾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惊吓到了,捂住了嘴。

沈郁北就这样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无辜。顾稚本来就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什么,现在沈郁北这样公然求原谅,心里总还是有些感动。男人对小事细心是最能打动女人的心,而顾稚本就为他跳动的心脏更是越发加速。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吧。”沈郁北点了点头,拉起顾稚的手向自己的车走去,而顾稚只是娇羞的低着头,随沈郁北“处置”。

沈郁北看着顾稚准备系安全带,便倾身帮顾稚系安全带。顾稚就这样被沈郁北压在身下,她清晰的感受到了沈郁北的呼吸,以及若隐若现的沐浴乳的香味,沈郁北没有那些公子哥的习性,喜欢古龙香水又或是其他,他的身上永远是很清新的薄荷味。而自从知道沈郁北不喜欢香水之后,顾稚也将自己的那些香水扔在角落里了。

“郁北,安全带还没系好吗?”顾稚感觉到沈郁北迟迟没有离开的身体,弱弱地问了一句。

顾稚的安全带早就系好了,只是他突然喜欢上了离顾稚近一点的感觉。“好了,我们出发吧。”沈郁北发动引擎,向着Trikako方向行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