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十八章 五年前的回忆(三)

旧念 独真 3095 2017-05-16 20:44:39

  “沈郁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顾稚!”吴子橙看着顾稚呆滞地站在那里,心里不免对沈郁北生了埋怨。

顾稚此刻整个人都快晕倒了,但是她不能,她有自己的尊严,所以当所有人看向她的时候,她笑着面对,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笑得很难看。

“该说的我都说了,很抱歉让大家白来一趟,之后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沈郁北礼貌的笑了笑,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满身是汗了。不管经历了多少犹豫,沈郁北都没有觉得后悔,他只是有些心疼,心疼顾稚。他看着站在那里的顾稚,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

“沈郁北,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宝贝女儿吗!”顾长青不忍自己的女儿遭受这样的侮辱,他愤怒地指着沈郁北,满脸的不可置信。

“顾叔,我很抱歉。”沈郁北走向顾长青,伸出了右手将顾长青原本要倒下的身体扶住了。“顾叔,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希望您能够注意自己的身体。”

此时的顾长青还真的不能把沈郁北怎么样,但是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沈家,他们沈家对顾家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在商场上还回去。

顾稚看着沈郁北脱下了外套,也,脱下了戴在中指的戒指。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不自量力做的美梦。顾稚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好像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沈郁北不要她了。

沈郁北此时大步走向门口,他已经做完了所有的事情,虽然他得到了很多,但是他的心更冷了,像冰块一样,没有了温度。他把留在心里的顾稚扔掉了,他把这3年让他温暖的顾稚留在了记忆里面,再也不想拿出来,也没必要再想起那三年了。

顾稚看着沈郁北离开,想要追上去。沈致连看着那可怜兮兮的顾稚,便在她面前不远,无声说到:“沈郁北不要你了,不如嫁给我。”明明嘴里说着如此甜蜜的话语,脸上却是讥讽。顾稚明白这是沈致连在嘲笑她,嘲笑她的失败。

顾稚此刻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向着沈郁北离开的方向追去。吴子橙本来想要阻止顾稚,但奈何顾稚真的是固执的8头牛都拉不回来,所有也只能生生闷气,任由顾稚离去。

顾长青看到这幅场景,又是心疼又是埋怨,看来他们家的宝贝一时半伙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顾稚跑出去后看到沈郁北在悠闲地走着,好像身无旁物,一身轻松。顾稚想,他应该是因为甩掉了自己这个跟屁虫而感到高兴。

“沈郁北,你站住!”顾稚大喊,她穿着8公分的水晶鞋跑向沈郁北。

沈郁北回头看了看那个正在向他奔跑的顾稚,他停了下来。眼前的顾稚越来越清晰,从远到近,顾稚离他越来越近。

“沈郁北,我只想知道,为什么?”顾稚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向他要让自己死心的理由。她看着沈郁北,他明明还是那个在顾家提出联姻时说愿意的沈郁北,可是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也许是自己的固执错了,沈郁北怎么会愿意和她在一起呢。顾稚苦笑,可是她是多么希望沈郁北是有苦衷的。

沈郁北看着哭得像只丑小鸭一样的顾稚,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来曾经自己就是这样陪着眼前的人逛街,吃饭。怎么会没有感情呢,两个人几乎是朝夕相处,每天都会有着不一样的回忆。可是沈郁北明白,顾稚在他心里还没有他父亲承诺的死物重要,心疼一会儿就会不疼了,所以没关系,等他解释完之后,他和顾稚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也会慢慢淡忘那个很幼稚,总是吵着要吃大龙虾的女孩。

“顾稚,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你,在我看来,你最多是个幼稚的妹妹。我不想和你解释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不会成为我的妻子。”沈郁北看着她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又流了下来。“顾稚,我喜欢的女人,不是你这种整天只会黏人的小孩,我希望我的女人是性感成熟的。”

“沈郁北,如果我说,我会变成你想要的那样,你会不会喜欢我?”顾稚明知沈郁北已经拒绝得很明显了,可是还是很脸皮的问了问。沈,郁北似乎没了回答的兴致,转身准备离开。

此时顾稚上前抱住了沈郁北的腰,紧紧地抱住不让他离开。顾稚想着,好像这三年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这个叫沈郁北的男人难道就没有心吗?她不信。

沈郁北已经没有耐心再和顾稚说下去了,他很烦躁,莫名的烦躁。“我说过我喜欢的什么样子的女人了,所以你可以放开我让我走了。”顾稚也知道自己这样很贱,可是她就是忍不住这样做了。顾稚最后还是乖乖把手松开,任由那个曾经喜欢,不,是爱了三年的沈郁北离开了自己。

顾稚终于还是坚持不住的倒了下去。倒下去之前,她还在看着远离的沈郁北,郁北,原来我在你心里从来没有位置。

回忆结束了,沈才世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都是伤感。

“我没有后悔自己在5年前做的决定,但是我一直不理解原本堪称完美的联姻却被父亲一口否定。”沈郁北在回忆中醒来,回到了他原本的心情。

沈才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再次问到这个问题,这种陈年旧事沈郁北不应该这样揪着不放,难道......

“郁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顾稚?”沈郁北没想到他父亲会这么直接的问这种问题,但他还是回答了:“对,我喜欢顾稚,未来我还会爱顾稚,我想和她走完这一生。”

沈郁北突然想到自己如果在顾稚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她应该会得寸进尺,可是他就是想她得寸进尺。

“我不想说原因,但是你必须知道你不能再和顾稚纠缠下去了,这是我的意思,自然也就是家族的意思。”沈才世觉得沈郁北顽固不灵,同样沈郁北也觉得父亲不可理喻,没有确切的理由就反对自己和顾稚在一起。

“父亲,我记得你在家族所剩的东西不多了,出来仅有的20 %的沈氏股份,你还有什么,沈家不是一向谁拥有的越多,谁的权力越大吗。现在你没有权力反对沈家家主做出的决定,所以我想,这件事就算了。”沈郁北第一次用自己独特的身份去压他父亲,他知道这个方法最有效果。

沈才世要被自己的儿子气到吐血了,他没想到沈郁北这样做,他反驳道:“你的东西难道不是我给你的吗!”沈郁北不以为意,他起身对着沈才世说:“我知道,但是它们已经不属于你了,说起来,这是你用我的婚姻换来的结果,我想,曾经的我会为它放弃我可能的幸福,但是现在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每一个人在每一个年龄段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沈郁北在29岁的时候心系事业,但是在他什么都有的时候,他便会想要一个家。这几年沈郁北拼命的工作,将自己的两个小公司打造成全国企业20强,而沈氏也因为沈郁北的努力走进了世界第15强。

他什么都有了,可是内心的空洞无法填补。他寻找着自己能够看上眼并喜欢的女人,他不排斥母亲给他安排的相亲,他在这五年没有想起过顾稚,只是一个人喝酒的时候会觉得孤单,可是又不知道自己缺了什么。

直到他重新看到顾稚,他内心那一块才开始有了充实感。

“父亲,这件事我不想再和你谈下去了。我先走了。”沈才世面对这样的儿子觉得束手无策,可是他除了看着他离开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沈才世想起许多年前的往事,这辈子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在不知道真相之前让他们相遇,订婚。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覆水难收。

沈才世顿时像是老了20岁一般,没有该有的精气神。他瘫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动静。

沈郁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和母亲告别。看到自家孩子这样,博静文就知道丈夫和儿子没有谈拢。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想法。父母老了,有时候难免会想岔,你要理解你爸做了那么多年的总裁,指手画脚惯了。”沈郁北知道自己的母亲很疼自己,无论自己做什么事,她都会理解。

“我知道,父亲如果做的不过分,我不会怎样。”“这样最好啦,我听说你让小尚那个孩子替你和夏岚吃饭,是对夏家有什么意见吗?”说来博静文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儿子这几年都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但是在和夏家交流这个方面好像不太礼貌。

“我会处理这件事,您不要担心,还有,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所以妈,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博静文听到这里时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既然这样,那么夏家那边我会解决。”

沈郁北知道母亲说到一定会尽力去做,现在夏家应该不是阻碍了,那么只剩下他和顾稚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了。现在想想,学习怎么爱人好像不是那么困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