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十九章 恐怖片之夜

旧念 独真 3072 2017-05-17 21:43:08

  顾稚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些快递,她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也清楚没有人会寄包裹给她。她一开始是拒收的,但是她没有想到,那个神秘的人竟然每天都寄快递给她,到最后顾稚已经很烦躁,她生气地接过快递,准备拆封。

顾稚打开包裹的时候觉得这个恶作剧实在是太搞笑了,“我想不通,这个年代还有人想到送诅咒娃娃诅咒别人的。”那个娃娃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并且满满的都是血。如果顾稚还是以前的顾稚,也许她会哭,会害怕,但是,她在柏林那几年无聊的时候最喜欢这些诡文化了,什么招魂娃娃她哪样没碰过,结果现在有人想要用这么低级的招数吓唬她。

这件事很奇怪,她最近除了天天处理尚成华交代的工作以及策划书的初步形成,好像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搞不明白,像我这种性格这么棒的人怎么会有人想害我。”

顾稚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在她收了这个快递之后,后面几天都没有诅咒娃娃到她手里了。顾稚更加肯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

恶作剧并没有影响到顾稚的心情,反而激起了她蠢蠢欲动想要看恐怖片的心理。“我记得我从柏林带回了《招魂》两部的片子,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得找个人陪我一起看。”顾稚突然的兴奋让屋子里的恐怖气氛减少了许多,如果那个恶作剧的人知道顾稚的反应应该会吐血。

“不知道橙子有没有空,不行,她那个家伙害怕,哎,好像没有人了。”顾稚拿着电话不知道打给谁,她在A市好像只有一个朋友,真是不适应啊。“在柏林的时候还有KK和LaLa两个家伙陪我看恐怖片,现在发现橙子那个家伙不喜欢这个东西,好气哦。”顾稚一个人也不知道是生自己的气还是生恐怖片的气,她拿起那个娃娃就往垃圾桶一扔,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暗自不爽。

“哎,脾气见长了,好饿啊。”顾稚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个下午的综艺节目,知道看到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6才想到自己连午饭都没吃,如果再不吃晚饭她会饿死的。

“friendscomeandgo......”正当顾稚想要煮饭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我是顾稚。”“我知道。”那边低声地笑了笑,顾稚刚刚没有看来电显示,现在发现原来是沈郁北给她打电话。

“顾稚大美女,可以赏脸陪我吃个饭吗?”顾稚被沈郁北的那句“顾稚大美女”逗笑了,如果她没有淘米的话也许她会答应,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好像得拒绝他了。

“如果你在5分钟前打给我的话我一定会赏脸。”沈郁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白自己被拒绝了,虽然心情有些不太好了,但是他还是尊重她。

“那我们可以下次再约。”顾稚本来想着要挂电话了,但是沈郁北好像没有想结束通话的欲望,所以她又稍微等了几秒。

“顾稚。”顾稚本来点了点头,但是她后知后觉发现沈郁北根本看不到,所以说了声嗯。

顾稚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对面的声音,本想开口,但是接下来沈郁北的话让她愣在那里。

“我想你。”这是顾稚这8年来听到的最动听的情话。之前的“我喜欢你”最多是意料之中的惊喜。而“我想你”才是顾稚想都想不到的惊喜。

沈郁北说完之后发现顾稚没了动静,想到顾稚现在应该很开心,自己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弯起。“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吃饭了。”沈郁北刚想挂电话,就听到对面说了句:“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顾稚挂了电话之后才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她竟然邀请沈郁北晚上上她家吃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像不太好吧。

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所以她也只能开始做饭了。做什么呢?好像好久没有吃过牛肉了,那就做个水煮牛肉,还有翡翠玉汤,再加个狮子头就好了,反正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顾稚决定好菜单之后便着手煮菜了。说实话顾稚已经吃了好几天的泡面了,要不是今天周六,公司仁慈不加班,指不定她还在公司奋斗呢。

顾稚刚做好狮子头的时候就听到了门铃响了,她将菜端到饭桌上后去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束百合花。

“知道你喜欢百合,所以刚刚路过花店的时候买了一束。”沈郁北将花交给顾稚之后便自行进门。

顾稚很喜欢沈郁北突如其来的小浪漫,在她看来,这些小浪漫可都是沈郁北给她的独特回忆。所以她把花瓶里的花换成了沈郁北送的百合,即便那束花斯今天早上才买回来的。

沈郁北很满意顾稚的动作,当然也很满意顾稚的做菜手艺,他忍不住的偷偷吃了一口牛肉。顾稚看到了沈郁北的小动作,不小心笑出了声,原来沈郁北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沈郁北听到了顾稚的笑声后才发觉到自己做了一件多蠢的事,不过他依旧冷静的坐在饭桌面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郁北,你是不是饿了?”顾稚坐在沈郁北的对面,笑眯眯地看着沈郁北有些窘迫的样子问到。

沈郁北才不会理顾稚那副满脸写着“你好可爱”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红了。顾稚看到这个样子的沈郁北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只是招呼沈郁北赶紧吃饭了。

顾稚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看看对面的沈郁北,看着他吃着自己做的饭,每一口都让她觉得幸福极了。她总共给沈郁北做过两次饭,上一次是感动,这一次是幸福。一顿家常饭让两个本就不疏远的人更加靠近了,顾稚第一次觉得他们很像一对平常的夫妻,丈夫吃着妻子做的饭,妻子感到十分满足。虽然自己的想法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她相信终有一天他们的关系回事如此。

吃完饭之后顾稚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招待沈郁北了,现在是晚上8点半,好像还很早啊。顾稚想了想,要不让沈郁北陪她看恐怖片好了。想到这里,顾稚决定就这样做好了。

“沈郁北,”顾稚叫了叫客厅的沈郁北,“我们看片吧,反正时间还早。”沈郁北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

“你想看什么?”沈郁北跟顾稚走进她家里独有的放映室,想着顾稚应该会看一些爱情片,但是当沈郁北看到顾稚手里的《招魂》时,他觉得自己不能用常人的思维解读顾稚。

“沈郁北,我好久没看过恐怖片了,所以你能陪我看吗?”顾稚眨着她的大眼睛,期待着沈郁北的答案。

沈郁北觉得自己真的是自虐,恐怖片这种东西虽然假,但是很影响心情。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就因为顾稚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沈郁北从来没有想过顾稚是个胆子极其大的女人,明明那些场景真的是可怕到极点,可是顾稚脸上就只有兴奋的表情,没有其他。

虽然沈郁北觉得这个环境下不太适宜想些别的,但是他忍不住想要看着顾稚,看着她是怎么看恐怖片看笑的。

“沈郁北,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娃娃好丑啊,我看第一部的时候就觉得好难看,结果第二部还是这样。”沈郁北此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人家那不是丑好吗,那是阴森,那是诡异。不过沈郁北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发现顾稚这个家伙又陷进剧情里面去了。

沈郁北不得不承认顾稚真的可爱极了,明明一副我是女神的感觉,可偏偏喜欢看恐怖片,他记得他周围的女生好像都很讨厌恐怖片,只有顾稚这个女人那么特别。不过,特别点好,他就是喜欢她的特别。

“啊......”沈郁北还在想着顾稚的可爱之处时,突然听到顾稚叫了一声。“怎么了?顾稚”沈郁北着急的询问顾稚,但是顾稚却只是一个劲的躲在他身后,不肯出声。

过了很久,顾稚才缓缓回应到:“我刚刚看到那个娃娃,对我笑,还一边笑一边流血泪,我突然就害怕了。”其实有哪个女生看恐怖片的时候不会怕,只是顾稚稍微大胆了点。

“怕就躲在我身后。”沈郁北将顾稚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安抚着顾稚。

顾稚就这样将头埋在沈郁北的胸口,她觉得很安全,很温暖。好像沈郁北就是在保护她一样,想起今天中午的那个恐吓娃娃,想着沈郁北在这里,她好像更不怕了。“郁北,我觉得你真好。”

沈郁北不说话,依旧拍着顾稚的背,直到整部影片放完。

顾稚觉得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提出看恐怖片,但是最后还是被吓到了。“其实我平时看恐怖片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我知道。”顾稚听到沈郁北的回答,突然觉得自己这是欲盖弥彰啊。

“好了,现在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你要记得早点睡。”顾稚点了点头,保证自己绝对会听话。

沈郁北刚准备出门的时候,顾稚家里的所有灯突然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