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二十五章 季老家主的想法

旧念 独真 2781 2017-05-26 23:50:46

  顾稚怎么可能那么快睡着,她从来没有和除了爸爸之外的男人睡在一起,而现在她旁边的还是她爱着的人。顾稚此时此刻只能用兴奋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对,她兴奋到感受不到雷电击打空气的声音,她耳中只有沈郁北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沈郁北发现怀里的小野猫似乎没有想睡的意愿,不然怎么会动来动去,扰得他越来越精神。

“顾稚,你再动来动去不睡觉,我就惩罚你。”顾稚听着不解,抬起头用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沈郁北不由心动,将自己的唇贴紧顾稚的樱桃小嘴。

顾稚被这突然的吻吓到了,想要张嘴询问,却让沈郁北有机可乘,品尝她嘴中独有的榛子香味。沈郁北真想问问顾稚平时明明没见过她吃榛子味的食物,但是身上的任何地方似乎都沾满了淡淡的榛子香,另他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沈郁北像是捧着珍宝般吻着顾稚,那双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那双眼里只有顾稚沉浸于此的面孔,两人就像没有亲吻过的小孩,竭尽全力寻找乐趣与温暖。

顾稚觉得自己要被沈郁北吻到窒息了,那样温柔却又充满侵略性的吻,她好像很爱,爱到想要进一步,但是他们都把握着尺度,怎么可以现在就打破这种局面,他们不是爱情傻子,他们有不成熟但又成熟的想法,没有名分的滚床单,那叫约、炮。

两人冷静下来之后互相抱着对方,却又相视一笑,好像刚刚没有发生什么一样。“顾稚,你就这样让我占便宜还不肯给我名分吗?”沈郁北开着玩笑,顾稚听到了里面的委屈,笑了笑回答:“想要名分不是要看你怎么做吗?”

“如果有一天,我说了那一句你最渴望听到的话,你一定要记得,名分这种东西不能欠着不给。”顾稚听着沈郁北那傲娇的语气,笑着点了点头。

顾稚最渴望的不就是那一句“我爱你”,也许沈郁北可以现在就说出来,然后加紧攻势拿下顾稚,但是沈郁北不会这样欺骗顾稚的感情,他也不愿意这样对待顾稚,现在的沈郁北,觉得世间最美好的事物都应该降临在顾稚身上,所以那些欺骗,那些苦楚,都不应该发生在顾稚身上。沈郁北是从心里想着要宠着顾稚,可以想象,未来他一定是个宠妻狂魔。

漫漫长夜,因为互相拥眠而变得短暂,至少顾稚是这样觉得的。早上起床的时候看着沈郁北的盛世美颜,心里有了说不清楚的感动。顾稚轻轻地抚摸着他脸上的胡茬,有些扎人,但是又停不下来,她好喜欢这种感觉。

顾稚不停的抚摸着沈郁北的脸,不愿将手放下,但她没有注意到沈郁北已经醒过来了,他就这样看着顾稚的手在他脸上来回移动,眼睛里满是宠溺和放纵,直到顾稚发现沈郁北睁开眼睛看着她。

“怎么醒了不阻止我,你是喜欢女人摸你的脸吗?”沈郁北挑了挑眉说:“我喜欢你这样对我,你喜欢怎么摸就怎么摸,你想摸其他地方也可以。”顾稚本来觉得沈郁北真的是特别纵容她,但是当沈郁北将她的手放在某个硬邦邦的地方的时候,她就知道沈郁北的想法不是那么简单,“流氓。”顾稚对沈郁北的评价就是这样,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反而是坐起身来准备洗漱。

“顾稚,要跟我一起洗澡吗?”沈郁北站在浴室门口,正逢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他身上,顾稚不由想到一个人,他就是诸神之首宙斯,她觉得沈郁北就是她心里的宙斯,无人能够取代。

不过,这位“宙斯先生”似乎不太正经啊,然后顾稚便将沈郁北睡过的枕头扔到他面前,沈郁北很轻松就躲过了,他耸了耸肩,走进浴室,留下顾稚一个人独自害羞。

两个人都洗漱完之后便去吃早餐,沈郁北在季家很随意,但是顾稚不同,她毕竟和季家还是有些不熟。

两人坐在季老家主的对面,不见季家其他人的踪影。许是看到顾稚的疑惑,季老家主便主动提到,“他们一般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吃早餐,也就郁北会和我这个老头子一起吃早餐。”

顾稚听到这里,才知道沈郁北和季老关系是真的很好。时间太晚就让沈郁北在季家休息,那个房间有着他独特的味道,连他的衣服摆满了衣柜,可见沈郁北到底有多经常过来了。

不过,她很奇怪的是,沈郁北和季家怎么会这么好,他们没有任何亲缘关系,沈郁北也经常在生意上打压季家的产业,两家不结仇就好了,还能这样交好,特别是季老的态度,就像沈郁北是他的孙子一样。

顾稚心存这样的疑问,但是脸上没有显现出来,只是安静的吃着饭,听着季老和沈郁北讨论一些商业规划,还有夏家的事情。

“最近夏岚很嚣张,您让季淯荷小心点,夏岚的侄子已经开始进入A市权力中心了,这对季家可不是什么好事。”沈郁北提醒季老,而对面的季老似乎火气很大,“还不是你父亲,竟然支持夏岚,我季家有多少人在政坛里面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打破这种状况只会让他们认为你们沈家已经和季家有隔阂了,以后沈氏会比现在难做,你让沈才世想清楚。我季家会落后,你们沈家不会好多少。”

沈郁北自然知道父亲的做法欠妥,但是打破A市的政治局面,其实是对沈家有益处的,一旦打破,沈家也可以将靠近权力中心的沈家子弟送进那个吃人的地方,这样沈家也能分一杯羹。季爷爷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在误导他,不过,沈郁北也只能假装虚心听教,不然让季爷爷知道自己的心思,他在季家可就没有这么舒服的待遇了。

“夏家这样插手,淯荷会看着解决这件事,你让你父亲停止这种做法,不然你之后的那几个政府单子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季老家主只顾着威胁,却忘了现在A市不是他的天下,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政治家,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人,现在季淯荷才是A市的第一把手,而季淯荷和沈郁北简直可以用“狐朋狗友”来形容彼此,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利益至上,而不是季老那一套凭喜好解决事情。

“当然,季爷爷不必这么担心,我自然会告诉父亲问题的重要性。”沈郁北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心里可不是这般,如果眼前这个能够进军政坛的机会都不懂得把握,他就不是沈郁北了。

季老自以为沈郁北会听他的话,于是笑得脸上皱纹更加明显。顾稚听到了一些比较敏感的词汇,但是她也只能好奇不能插进他们的谈话中。

早餐过后,顾稚随沈郁北离开了季家。坐在车里的沈郁北很是沉默,好像刚刚和季老家主侃侃其谈的沈郁北没有存在过一样,现在的他就像沉睡的狮子,等待最合适的时机爆发。

顾稚通过刚刚听到的信息,她知道季家的政坛地位已经开始下降,夏家和沈家都在瓜分季家人下台之后留下的职位。虽然季老一直在强调夏家才是罪魁祸首,但是她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上明显写着沈家也是如此不厚道。古往今来,弱肉强食就是这个社会定律,季老想靠着和沈郁北的关系让沈家退出这一次竞争,是不是太天真了。

“季爷爷越活越糊涂了。”季老家主年轻的时候就是靠着拼命打压其他家族的人来让季家在A市站稳脚跟,他做过的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知道要用几天才能数完。现在只不过是最普通的“抢地盘”都让这个老人感受到了威胁,看来季爷爷真的老了。

“他的糊涂不会影响你的想法,不是吗?”顾稚知道沈郁北内心早已有了计较。沈郁北看着顾稚,看来小野猫和自己的想法一样,他很开心,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能够与自己的想法相通,是惊喜又无比快乐的。

“顾稚,有你真好。”“你这么说让我有点受惊啊。”顾稚开着玩笑,倒是让沈郁北笑出了声。

顾稚看着沈郁北那张令人怦然心动的脸,内心想着,有你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