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二十七章 冤家路窄

旧念 独真 3017 2017-05-28 21:54:15

  顾稚看着眼前的爸爸,那双眼睛里面满满是愤怒和无奈。顾长青知道女儿和沈郁北那个家伙联系紧密,但是他没想到,他们俩这么暧昧。

“沈总,顾家和沈家似乎没有什么合作产业,不知道你找小女有何贵干?”顾长青拿着顾稚的电话打给沈郁北,后面两个字说的特别重,好像要吃了沈郁北一样。

沈郁北没想到顾叔会怎么问他。由于这几年都没有和顾家怎么亲密接触,也就母亲和顾家的关系好一点,他和父亲基本没有见过顾叔了,最多也就一些顾家必须参加的晚会可以看到他。

沈郁北现在才后悔自己这5年为什么不和顾家搞好关系,至少也得让顾叔对他的印象好一些,不像现在,顾叔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他还没抱得美人归呢。

不过,沈郁北还是很温和甚至是恳求的说:“顾叔,我现在在追求顾稚,希望您能给我这个机会。”顾长青何尝不知道这小子在追他女儿,但是他已经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过那么重的情伤,怎么忍心让她再受一次,即使沈郁北是真心的,可是他不能放过一丝顾稚被伤害的可能性。

“你记不记得5年前你是怎么对待我女儿的,她傻,但是我不傻,你一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曾经被你抛弃的女人,5年来你身边都是充满了其他女人的影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真心?不用再说了,总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和顾稚有什么交集,她会离开W,离开你的视线。”顾长青说完之后便挂了,而且是半点让沈郁北狡辩的时间都不留。

此时的沈郁北可谓是风中凌乱,十分委屈。他知道自己这几年做的不好,但是那时候他还喜欢上顾稚,怎么可能为了一个顾稚而当5年的和尚。

沈郁北面对着桌上的策划书,文件,内心有些无力。他在休息室里拿出自己最喜欢的XO,慢慢的品着酒,似乎有了些心里有了什么计划一样。

在沈郁北思考着的时候,沈致连打来了电话。

“哥,我想,有一件事情你一定会感兴趣,我想和你见个面,就现在。”沈郁北本来不想理他,但是当沈致连口中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时,他便知道这一面必须要见。“你来我办公室,我等你。”沈郁北迅速挂掉电话,他对这个堂弟实在没有多大感觉,没必要继续寒暄。

沈致连到来的时候,沈郁北正好处理好了刚刚喝酒时留下未做的工作。沈致连看着堂哥运筹帷幄的样子,倒是有些嫉妒了,不过,他还是有分寸的。

“夏奕萱刚刚找到我,和我讨论了一些有关谁是我未来嫂子的问题,我就奇怪了,我的未来嫂子不就是她吗?没想到她和我说,顾稚得到了你的喜欢,她的沈家家主未婚妻名头保不住了。”沈郁北可没时间听沈致连讲故事,所以他打断了沈致连的讲话,“直接说正事,其他的我不想听。”

沈致连最不喜欢沈郁北那副唯我独尊的模样,所以他便不开口。而沈郁北则是没有掉进沈致连弱智的陷阱里面,所以他们就这样安静了好几分钟。

“好了好了,真是败给你了,夏奕萱挑拨我们的关系,让我抢家产。”还有抢女人,沈致连在内心说到,他才不会告诉沈郁北夏奕萱到底讲了什么,他又不是圣母,没必要和曾经的竞争对手说真心话。而且,他也蛮想把顾稚抢到手的。

“她没有挑拨,我们不就是你争我抢的关系吗。”沈致连就知道堂哥会这样说,他是曾经抢过继承人的位置,不过现在他比较有兴趣的是抢堂哥的女人。

“我猜,她对我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一定是没有准确掌握信息,不过,她不会蠢到只有挑拨我们关系这么简单,一定还有后手。”沈致连认真想了想,夏奕萱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她有可能采取比较龌蹉的方法稳固自己沈家家主未婚妻的称号。

“现在除了沈家和夏家,没有人知道夏奕萱是你的联姻对象,所以你除了要注意夏奕萱有什么动静之外,还有看好顾稚,要是她知道了,你们可就没戏了。”虽然嘴里是这样说,但是沈致连心里却是想着你们分开就最好了。

沈郁北何尝不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影响他和顾稚的关系,庆幸的是他父亲还没有和夏家真真正正的达成联姻共识,所以没有对外宣布。沈郁北有些郁闷了,明明他手里握着绝对的权力,可是却还是斗不过父亲,到底是为什么?

“沈致连,我一直不敢确定我父亲是不是真的把所有权力都交到我手里,因为我总觉得我虽然是家主,可是却没有真正裁断过家族事务,都是父亲一手解决。”沈致连听到这里便知道事情真的不对劲了,他一直以为家族的事都是沈郁北一手操办的,结果是老家主管。“不对劲,大伯不是家主了,手里怎么还有家族的人。”

沈家一直以来都信奉家主拥有绝对权力这种说法,所以沈家除了家主之外,用家族的人都会报给家主听,而沈才世,怎么可能能够在沈郁北解决家族问题之前就搞定了?

沈家曾经努力培养的沈致连可不是傻子,沈郁北因为大伯是他的父亲,所以没有特别多的感受,他作为整个家族最外层的人员,都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是认沈才世做家主,而沈郁北也就是在外人面前和家族年轻人面前表现家主身份更多,家族里的老人,除了认同沈郁北的赚钱能力,其他都不屑一顾。

“堂哥,大伯越权了,你必须重新将你手中的权力收回来。”沈郁北不用沈致连提醒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的婚姻大事如果掌握在家族老人的手里,他做这个家主有什么用。况且,他是真心想要和顾稚在一起,不能让权力摧毁了他唯一的真心。

沈致连看着堂哥深思熟虑的样子,便知道这件小事难不倒他,不过,这段时间他一定没有时间陪顾稚了,看来,他有机会接近顾稚了。

两兄弟各有各的想法,彼此不说,却又心照不宣。看来,以前虽是敌人,但有血缘的加身,敌人也能统一战线。

事实证明,在沈郁北忙着的时候,顾稚一个人真是无聊透了,橙子因为怕家里人催婚而跑去旅游了,就剩下她一个不知道该找谁聊天。

顾稚坐在“时光机”果汁店,靠窗看着人来人往。在她聚精会神的时候,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隔着玻璃窗和她打招呼。

“顾稚,又见面了。”沈致连本来是想着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店,去那里约个会,结果他经过这家名字很奇特的店时发现顾稚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此时的顾稚很温和,好像她身上没有了那种惊艳的感觉,反而让人感到安定,他记得之前在机场见到她的时候很妖艳,现在这样,是沈郁北改变了她吗?

顾稚是真的被他吓到了,怎么沈致连这么神出鬼没。沈致连立马抛下了之前约好的对象,走进这家店后坐在顾稚对面。“自从在机场那里见过面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你了,今天还能遇见,真是缘分。”

顾稚听到缘分这个词立马起了鸡皮疙瘩,这个词能随便讲吗!什么叫缘分,她看是她出门没看黄历才会遇到他吧。

“我们两个有什么好讲的吗?我记得我们不熟。”顾稚才不想看到眼前这个家伙,明明不是很熟,还要在她面前装两个人很好的样子。

“喂,怎么说我们也认识5年了,不要这么不给我面子啦。”沈致连狡辩到。顾稚一听这个年份,呵呵一笑,5年前眼前这个家伙在嘲讽她而不是安慰她,就冲这一点,她才不要和他熟,不过,内心怎么想脸上可不会这么表现出来,毕竟他是沈郁北的堂弟,肯定还是要给点面子。

“认识了5年的你,今天是出来泡妞吗?”顾稚真的很给面子了。沈致连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有些心虚,对哦,他又放了人家鸽子,不过,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值得他放另一个人鸽子。

“出来泡你啊,你不知道?”顾稚听到这个答案,就觉得沈致连这个家伙是在开玩笑。“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要注意,我不是你的后宫佳丽,玩笑不能随便开。”顾稚就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了。

沈致连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中毒了,他前几天遇到的夏奕萱和今天遇到的顾稚都那么直白的和他说话,这样真的好吗?

这边沈致连还在想着是不是自己做人什么的太失败了,顾稚那边便来了不速之客,沈致连看到这位不速之客的时候也震惊了,怎么什么事都凑在一起了,还是他想谁谁就会出现,真是奇怪。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碰到你们,真巧。”夏奕萱笑了笑,不请自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