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二十九章 办公室的甜蜜

旧念 独真 2917 2017-05-30 22:34:53

  “小顾,你怎么在这里?”李慧芳看着眼前的顾稚,似乎有些难以接受。她知道郁北有喜欢的人了,但是她不知道是小顾啊。

沈郁北没想到自家母上大人会突袭,他本来想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再和母亲说清楚,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好像不能以后再说了。“母亲,这是我女朋友,顾稚。”顾稚听到这个称呼还是蛮爽的,终于有一天可以成为沈郁北的女朋友,这不就是她所期望的吗。

“阿北,你说,小顾是你女朋友?”有没有搞错,这几年李慧芳从来没有想过顾稚以后会是她儿媳妇,特别是那件丢脸的事情发生后。但是现在看着小顾那娇羞的表情和他儿子满面春风的样子,她便知道,这事是真的了。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这家伙还藏着掖着。”沈郁北怎么会和她说,毕竟他还没追到顾稚,今天这样宣布,还是怕顾稚会不舒服。“沈姨,您知道我们不好意思,就别怪我们了。”顾稚松开沈郁北的手,走到李慧芳面前挽着她的手,亲切的撒着娇。

李慧芳这几年都没享受过顾稚的撒娇大法了,现在又能感受到这种感觉,自然就偏向顾稚。想当初顾稚刚出生那会儿,她便惦记着顾稚当她儿媳妇,几乎天天都去顾家串门。现在这最心仪的儿媳妇人选回来了,还和沈郁北甜甜蜜蜜,她肯定是开心的。

“您不是最喜欢顾稚吗?”“那还用说,既然你们俩在一起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啦,饭和菜的分量够你们吃了,我先回家了。”李慧芳怎么舍得打扰他们,她将手里提着的保温瓶放在桌面上,那双眼睛里满是欣喜,她拒绝了两人的挽留,小心地将门关上。

沈郁北看到自己妈妈可爱的动作,不由付之一笑,而在一旁的顾稚自然也与他相视一笑。“我都不知道沈姨这么可爱。”“我也没见过她这幅样子。”沈郁北抱住顾稚的肩膀,让她坐下来好好吃饭。

不过,顾稚可不会忘了刚刚的事情,“你说,我是你女朋友,我同意了吗?”沈郁北自知逃不过这个问题,只好乖乖回答:“你现在没同意,以后总该同意了吧。”“我有说以后一定会同意吗?”顾稚就是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沈郁北嘴角弯了弯,然后向前倾。

顾稚本来喋喋不休的嘴立马被沈郁北封住了,她先是睁大了眼睛,然后又无可奈何却又满是开心的闭上眼睛享受这个吻。

沈郁北将顾稚紧紧抱在怀里,这个原本只是想封住顾稚嘴的吻变了味道,他开始霸道起来。这个吻,让顾稚感受到了沈郁北的占有欲,还有来自身体的愉悦。顾稚不掩盖自己对沈郁北的渴望,她想要更多。

她的双手描绘着沈郁北腰部的曲线,时不时在他的左胸上画着圈圈,沈郁北怎么能够逃脱顾稚刻意的引诱,他的呼吸开始加快,连亲吻的力度都比之前重了很多。沈郁北拍了拍顾稚的屁股,可是没想到她竟呻吟出声。此刻顾稚的声音无疑是沈郁北的春药,他不满的离开了顾稚的樱桃小嘴,“你再勾引我,我直接把你办了。”顾稚可不会轻易认输,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向沈郁北眨眼,眉间尽显媚色。

“我巴不得你现在把我办了,可是,你要考虑考虑我们的关系哦。”沈郁北听到这里就知道顾稚是自以为自己有关系这个挡箭牌,可是他沈郁北从来不是看重这一层关系的人,不继续下去,是因为顾稚值得他珍惜。

沈郁北停了下来,弄得顾稚以为自己的话真的生效了。“下次你就逃不掉了,好好等着吧。”沈郁北一身邪火无处发泄,只好回到休息室洗冷水澡。顾稚一个人在那里莫名其妙的看着沈郁北的背影,但还是不去打扰他,毕竟沈郁北说到做到。

顾稚看着眼前的保温瓶,觉得肚子饿到不行了,赶紧打开,发现里面有一碗汤,闻着味道怪怪的,不像普通的鸡汤或是骨头汤。顾稚好奇的看了看这碗汤的材料,发现里面有根很奇怪的东西,。顾稚转念一想,立马笑喷,沈姨这是担心沈郁北的肾吗?

沈郁北洗完澡出来就发现顾稚在那里拼命忍住不笑,他一时不知道原因,也跟着笑了笑,“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顾稚默默不说话,指着桌面上的保温瓶。

沈郁北看到顾稚这幅样子,便知道母亲又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过来,但是当他发现汤里的东西时,他的脸彻底黑了,母亲这是在搞事情吗?没事煮什么牛鞭汤给他,他又不需要补阳。“沈姨这是在关心你的身体,赶快喝了吧。”

顾稚在一旁不怕事多,催促沈郁北赶紧把牛鞭汤喝了。这种不计后果的做法马上被沈郁北一记白眼给终结了,让他喝?那今天晚上顾稚就逃不了了。“你确定我们的关系,可以做一些让人害羞的事吗?”沈郁北这一句话提醒了顾稚,她刚说完两人的关系还没到那种程度,现在她又让他喝壮阳汤,这是前言不搭后语啊。

“那你给子润喝,反正那个家伙不是有女朋友吗。”顾稚想到沈郁北的小助理,马上行动起来,亲手将汤送到陈子润的手里,弄得人家特感激。顾稚送完汤之后在沈郁北的办公室偷笑,沈郁北也只能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丝毫不怪罪。

陈子润还在感谢顾稚的时候,沈郁北又把顾稚摁在怀里拼命的亲……

“女儿,这么久了,你还没和沈郁北好好说过话,真是失败。”夏岚气急败坏的拍了拍桌子,而旁边的夏奕萱则是安安静静的听训。

夏岚发现自己的语气实在是太差了,怕是吓到了宝贝女儿,急忙道歉:“女儿,刚刚我的语气太差了,你要原谅爸爸。”“爸,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他连你都不见,怎么会见我。”夏奕萱真心想要接近沈郁北,但是他根本不给机会给她。

“我想想办法。”夏岚也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沈才世又不跟他挑明到底这婚事能不能成,他自然想要和沈家有亲家关系,他有野心,可是沈才世却不给准信,现在自己女儿也陷入了这段还没有成的婚事里,看来这事必须成。

“沈才世不给准话,我来逼一逼他,他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中。”夏岚突然记起当时他威胁沈才世的那件事,哼,沈郁北这下不想见他的宝贝都不行了。

“爸,沈郁北和顾稚走得太近了,你想办法把他们分开啊。”夏岚听到这件事,心里马上想到是夏奕萱自己不去争取,可是又不忍心责备她。“这个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夏岚走进书房,只留夏奕萱一人在客厅里,哼,不就是分开沈郁北和顾稚嘛,我有的是办法。

夏奕萱在想着办法的时候,顾稚和沈郁北两人在办公室里黏黏糊糊的。

“你桌面上怎么摆着一个多啦A梦?”“你不是很喜欢它吗?”顾稚听到这里,心里甜滋滋的。沈郁北倾身亲了亲顾稚的额头,将桌面上的多啦A梦拿在手上,任顾稚近距离观看。

顾稚觉得沈郁北似乎太宠她了,她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没有了沈郁北活不下去了。不过,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她相信沈郁北这辈子也同样不会离开她。

“上次我看到文景的音乐会有票便买了,我们一起去吧。”文景不是那个享誉世界的华裔指挥家吗?他的音乐会怎么会来A市开?沈郁北看出了顾稚的疑惑便向她解释到:“文景是A市人,自然想要在自己家乡开一场不一样的音乐会,我是碰巧和他认识,所以才能顺利买到票。”顾稚听到了文景的事情,八卦的心就来了。

“我听说文景喜欢男人,是不是真的?”沈郁北不知道顾稚这脑袋瓜想些什么,装模作样的敲了一下顾稚的头,“你呀,想太多,人家儿子都3岁了,只是他从来不暴露自己的隐私,所以现在大家都以为人家喜欢男的。”“你知道得这么多,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沈郁北气急败坏的打了一下顾稚的屁股,“我都说了我和他认识,你别多想。”顾稚不满意的嗯了一声,便不吭声了。沈郁北怕自己刚刚的语气不太好,便想着哄哄顾稚,此时陈子润又敲了敲门,说:“总裁,夏小姐说想请你吃饭,谢谢你之前帮过她。”顾稚对夏这个姓氏挺敏感的,便起身想要询问是怎么回事。而沈郁北不动声色,只是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