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三十一章 阴差阳错

旧念 独真 2858 2017-06-01 20:38:37

  沈郁北听到那个女人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他心里便知道顾稚真的出事了。

“让开。”沈郁北走到那里,发现很多人围观,他内心更是不安。当所有人都让开的时候,沈郁北看到躺在地上浑身伤痕累累的顾稚,他冷静地打了120,他很清楚现在的顾稚绝对不能随便移动,因为他不知道顾稚有没有伤及骨头。

吴子橙倒是很佩服沈郁北这个时候的冷静,“顾稚当时看到那辆车驶向我,所以推了我一把,没想到她自己被撞伤了。”吴子橙指着停在路边的私家车,那个司机因为急刹车而撞晕了了头,现在在车里休息。

沈郁北的眼神暗了下来,如果这只是一场意外,那么只要顾稚没事就好,但是这若是有预谋的事故,那么他会让主谋后悔莫及。

救护车这个时候赶到,他看着顾稚被小心翼翼地抬上车,他本想跟着上车,可是考虑到顾稚朋友在她身边会更好些,他便开着车跟在救护车身后。

人的生命就是如此脆弱,上一秒还是活蹦乱跳的顾稚,这一刻便躺在手术台上。医生经过认真诊断,判断顾稚的肋骨断裂,情况危急,需要立刻进行手术。吴子橙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小固执明明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啊,怎么就成了肋骨断裂!

沈郁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灰心丧气,他坐在手术室的门外,沮丧地捂着脸。不过也只是一瞬之间,他打电话下令调查这场车祸,“一定要把这次车祸原因给我查得明明白白,最好把所有细节的查出来。”沈郁北平时基本不会用到家族里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办法,家族里的人掌握的情报比他的手下更多更全,他只能动用家族手下。

也许有人会质疑沈郁北是不是一家之主,连沈家的本家手下都不能轻易动用,可是沈家便是如此,家族里的人不可随意动用,平时小事一惯用自己培养的势力。这一次沈郁北动用了私权,那么他将要面对的就是家族的私刑。

可是沈郁北不后悔,顾稚对他而言很重要,他不希望她有事,不希望她被欺负却无人为她欺负回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子橙已经显露出了疲惫的神色,而沈郁北还在坚持。

“沈郁北,我去买饭,你要吃什么?”此时窗外早已是天气灰暗,而吴子橙也受不了肚子的饥饿和医院的空气,她决定出去透下气。

沈郁北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需要。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情吃饭,顾稚到现在还没结束手术,他很担心。

吴子橙也猜到沈郁北会拒绝自己,她作为顾稚的朋友,也必须佩服这个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的男人,他一个下午就是这样坐在那里,是不是看一眼手术门有没有打开,医生有没有出来,最重要的是,他希望看到顾稚是完完整整的出来。

吴子橙看了眼沈郁北,小固执,其实你的固执真的有用,你总说沈郁北不爱你,可是在旁人看来,他爱惨了你。时不时的宠溺和关心,说着你爱听的情话,明明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解决的事情,他偏偏不愿意走捷径,他要等到他懂得爱情是什么的时候才和你在一起。你说你的要求很高,可是,沈郁北就是做到了,无论5年前他是不是渣男,现在的他绝对可以爱你到骨子里,我真开心,小固执,你要坚强活下来,享受你期待了8年的爱情。

吴子橙很羡慕此刻还在手术的顾稚,一个人,能够遇到缘定今生的那一个,不容易,能够得到自己心爱的那一个人,难上加难,而顾稚,做到了。

沈郁北在吴子橙离开之后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他累,因为这没有时间限制的等待而累。他急需解放,所以他决定去吸烟区。

吸烟区没有人,这个时候似乎大家都在陪着生病的家人吃饭,说话,唯独他,孤独寂寞着,他突然后悔让顾稚跑出来找朋友了,如果她没有出门,那么她就不会受这种苦。

他点燃了手里的烟,不自觉的晃着手,似是呆滞的双眸偏偏闪现着理智的光芒,他可以一时堕落,但他绝对会在堕落的那一刻清醒。掐灭了手中的烟,沈郁北回到手术门口等待顾稚手术结束。

但是当他到那里的时候,他发现,手术室的灯灭了。沈郁北着急的逮住一名护士询问顾稚转移到了那间病房,但是那位护士只说了句节哀。

节什么哀,不是一个肋骨断裂的问题吗?怎么就让他节哀呢?“到底怎么回事?”沈郁北问,他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没有自信却偏偏要坚定自己的信念。

“很抱歉,他抢救无效,您可以前往4203病房见他最后一面,随后我们会将他转移到停尸间。”护士见惯了生死,她只是有些同情,这个英俊的男人看起来很伤心呢,看来离开的那位应该是他的父亲。

沈郁北没有想到自己会走错楼层,顾稚进行手术的手术室是在3楼,而现在他在4楼,阴差阳错,他就这样以为顾稚离去了。

“怎么可能?顾稚……”沈郁北绝望地半跪在地上,他悲伤的捂住脸,眼眶已经湿了,可是偏偏泪水不能轻弹。此时的沈郁北就像一只沉默的雄狮,想要怒吼,却又不能。

沈郁北想起这些日子与顾稚的点点滴滴,果然,也就在人离开的时候才会想起和她的以前。他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后悔过自己为什么不对顾稚说出那一句她心心相念的“我爱你”,即便是骗她也好,至少她听见了。

想起了8年前的相遇,想起了5年前的悔婚,想起了两个月前的再见,还有什么,还有这一个月两人暧昧却又知道彼此需要什么的感情,明明只差一句话就能在一起的情爱。

沈郁北觉得自己过了34年,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痛苦,像被撕碎了灵魂,经历了地狱折磨的痛苦,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爱,不懂爱,所以每一次的悸动他都当成是对顾稚的着迷和喜欢而已,可是现在想来,没有那一份爱,哪里来的悸动。

他终于懂了,懂了爱情,可是为时已晚,顾稚她,她离开了他。沈郁北没有勇气去4203看顾稚的最后一面,他只能抑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它爆发。

吴子橙回到手术门口的时候发现沈郁北不在,恰好此时顾稚的手术顺利结束,吴子橙觉得不通知沈郁北好像不太好,所以她拿起顾稚的手机找到他的号码。

沈郁北听到是自己的电话铃声响,便清了清喉咙,接了电话,“喂,有什么事吗?”“沈郁北,顾稚的手术很顺利,现在在重症病房休息。”

什么?手术很顺利?那刚刚护士小姐跟他说的是什么。沈郁北醒过神来发现这层楼自己并不熟悉,而他询问了旁人,才知道是自己走错了楼层。原来刚刚是自己弄错了,这是一场乌龙。沈郁北终是会心一笑,果然爱情会让人变傻吗,他那么冷静的一个人,最后竟然失去了冷静。

吴子橙用眼睛都能思考出来沈郁北这是误会了什么,正在独自伤心呢,现在终于认清事实,原来A市闻名的沈总还有这一面啊。

沈郁北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优雅,地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灰尘,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脸上又恢复成原来的面瘫脸,仿佛刚刚如此悲痛的他不是他。

沈郁北向着重症病房走去,他不会嘲笑自己刚刚因为顾稚的昏了神情,而是感谢自己的走错楼层,如果没有走错,他又怎会感受到不一样的心痛,又怎么感受到自己对顾稚的爱意滚滚。任何事情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无论悲伤还是开心,最后的最后,依旧会是最好的结局。

沈郁北走进顾稚在的病房,看着浑身伤痕的顾稚,他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熟睡的顾稚,她是活生生的顾稚,不是没有生气的顾稚。沈郁北满眼爱意,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会被顾稚这个女人绑在心上了。

吴子橙看到此情此景,默默地关上了病房的门,她就不打扰顾稚享受沈郁北的爱意啦,而且她才不要就在这里吃狗粮,毕竟她还没男朋友呢。

也许上帝真的是心疼顾稚,给了她独一无二的朋友,也给了她独一无二的爱人,等到她一觉醒来,她就会发现,一切的一切,都随她心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