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三十七章 甜蜜通话

旧念 独真 3015 2017-06-08 22:42:39

  “夏小姐离开了吗?”吴子橙进门第一句话便是这个,顾稚点了点头。“我都买好芒果了,怎么夏小姐就走了,本来还想说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呢。”顾稚听到一脸懵逼,说好的桃子呢?

沈致连同样也是这种情况,怎么回事,顾稚和夏奕萱有那么要好吗?还是说顾稚的好朋友热情好客。

吴子橙可没发现两人的茫然,依旧我行我素的坐在沙发上大口喝水。“这位先生是?”吴子橙喝完水之后才发觉自己没有和除顾稚以外的人打招呼,连忙询问沈致连的名字。

沈致连绅士地向吴子橙微微弯腰,那双眼睛笑得很是优雅,所以当他抬起头面向吴子橙的时候,她的心不由自主地跳多了几下。“我是沈致连,致敬的致,连绵不绝的连。”吴子橙听着这名字很耳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那个沈郁北的堂弟,顾稚觉得人特别会装的沈致连吗。哎呀,看沈致连对顾稚的样子,这明明就是小迷弟和御姐的相处方式啊。话说这个男的是喜欢顾稚吧,啊啊啊啊,我的小固执又有人追了,有一种自家的白菜比别人好的感觉。

吴子橙内心戏十足,不过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顾稚看着橙子那副春心荡漾的脸,还以为橙子对沈致连有意思,想着要告诉橙子沈致连可不是什么好人。

本来沈致连还想多聊几句,可是顾稚的手机响了。顾稚看到手机里显示的名字,嘴角不自觉上扬。吴子橙看到这般,便贴心地拉着沈致连去买桃子。

顾稚等待他们迅速离开后便接听电话。

“顾稚,想我吗?”沈郁北独有天成的嗓音挠着顾稚的心,她想沈郁北了,很想很想。也许是太过心急,她没有意识到沈郁北看不见她点头,而沈郁北则是在等待顾稚的答案。等到顾稚终于意识到的时候,她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沈郁北不知道顾稚在笑些什么,好奇地问她。顾稚笑着说:“我以为你还在我身边,拼命的点头,现在才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所以被自己的傻吓到了。”

纵然沈郁北知道顾稚是真心被自己的行为弄笑的,可是他依旧心疼这样的顾稚,两人才一起一天,就要面临男朋友出差以及没有男朋友照顾的日子。如果不是此次出差关系着两人的未来,他不会轻易离开顾稚。

“我很抱歉,亲爱的。”啊?郁北喊她什么?亲爱的?她知道谈恋爱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和对方有亲密的称呼,但是这个词对她而言还是如此陌生,顾稚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很正常。

“没……没事啊,我会努力早点康复的,你不要担心我。”顾稚有些结巴,不过这也是甜蜜的结巴。沈郁北在电话那头低笑,明明他不在却能通过那么简单的笑声撩到她,顾稚觉得自己绝对是中了沈郁北牌的毒药!

“知道你很乖,会按时吃药按时吃饭按时打针,可是我还是会担心。”沈郁北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放心,我除了谈工作其他时间都在酒店不出门。”沈郁北突然之间转移了话题,让顾稚猝不及防。

不过她喜欢这样的猝不及防,像秋天的果实很是清甜。“我又不是会多想的人。”明明是在反驳,可是顾稚说出来反而像情话一般。

沈郁北边说对边笑着,弄得顾稚脸都红了。两个人就这般靠着手机说着从未说过的情话,仿佛面对面说话一般。

“亲爱的,我要去吃饭了,我跟吴子橙提了一下,这两个星期她会照顾你。”“好,那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两人念念不舍,就是不说那一句再见。

两人默契一笑,找自己像个少年,依旧怀揣着青春般的恋爱。顾稚快速地说了一句我爱你后便挂了电话,而沈郁北本来笑着的脸突然暗沉下来。

“慕叔,你还不说吗?”沈郁北对着匍匐在地上的男人问,被叫慕叔的男人挣扎着,不愿意开口。

沈郁北从来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既然不说,那就没有说的机会了。“把他的左臂卸了,还有,那张嘴竟然不想开口,那就没必要再开口了。”沈郁北就像地狱里的恶魔,不顾人愿去做着邪恶的事情。

慕荣听到要把他的胳膊卸了,便瑟瑟发抖,他没想到沈郁北会把他找到,关键还如此狠心,他是家族的老人,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不过,他退休的原因可不是这样。

真正的原因是沈才世想要在交接权力的时候留一部分人作为己用,而慕荣就是管理这群人的其中一员。

慕荣实在是害怕了,他过了几年的安逸生活,怎么可能愿意被沈郁北的到来打破,他的胳膊,要搁在以前,可以不要,可是现在他有孙子,他还要抱抱他,慕荣怎么舍得让自己没有天伦之乐。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谁,但是我有他们负责的地区地图。”沈郁北听到这里依旧不满意,他还是下令卸了老家伙的胳膊。

慕荣以为沈郁北听到这里怎么都该放他走了,没想到这个家主这么狠!“我真的只知道这些!我不敢骗你!”

沈郁北才不会听他的鬼话,慕荣一向有老狐狸之称,他说的话能信一半不信一半,不敢骗他?哼,别以为他那么好糊弄。

慕荣没想到沈郁北不听他的话,吓得那张脸狰狞起来。而此时沈郁北说了一句,“你的孙子真是可爱,我不过是买了个冰激凌给他,结果他就开心的跟我走了。”慕荣以为是假的,没想到他看到沈郁北手下拿着手机,里面就是他的孙子。

老人总是觉得孙子是命根子,所以百般疼爱,而现在看到孙子在别人手上,不禁有些挫败,他一辈子被人家戏称老狐狸,可是偏偏被孙子破了这个称呼,罢了,他又不是非要跟着沈才世,他现在走儿子儿媳养着,不愁钱,他宁愿一家和乐,也不愿因为那一笔钱而坏了这一辈子最最期待嗯天伦之乐。

“我只知道老白在鹿城区,他管着财务,我管的是他们用的东西,我们都不在权力中心,根本不知道最重要的东西,我只知道那么多了,放过我孙子吧。”慕荣急得要磕头,不过沈郁北让人阻止了他。

“你的孙子很安全,不用担心。现在把老白的地址写下来。”沈郁北示意手下呈上纸和笔,然后将纸笔放在慕荣的面前。慕荣知道自己走出了这一步,必须要继续下去,所以他将老白的地址写在纸上。

沈郁北让手下收走纸条,然后让人将慕荣带走。

“先生,地址在鹿城区北城口75号,我们要继续吗?”“不了,先休息,下个星期再说。”沈郁北有些累了,他离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他找了那么久才找到最没有用的慕荣,父亲是怎么把人藏得这么严实,他倒是想学到几招。不过,慕荣招了,那么老白也会招,一步一步的瓦解父亲的势力,他不急,他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沈郁北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顾稚,温馨一笑。无论他变得多可恶,多狠毒,他唯一不变的就是对顾稚的心。也唯有顾稚能够让他感受到一丝阳光。

阳光透过窗帘走进了阴暗的房间里面,沈郁北想要用手抚摸这偷偷进来的阳光,可是却抓不住。

他会抓住的,抓住生命中最好的阳光。

“先生,陈先生邀请您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是其千金的回归宴。”“不了,我今天晚上想休息,你推了吧。”

沈郁北想起自己说的话,乖乖待在酒店里面,不出去沾花惹草,想到这里自己笑出了声,弄得手下的人一脸懵逼。

不过只是笑了一下,然后便停下来了。沈郁北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思念来的猝不及防。

“我的顾稚,我爱你。”沈郁北闭上眼睛假寐,整个房间安静得能够听到他的呼吸。

沈郁北走了一个半星期了,期间不过和她说了几次电话,便又杳无音信。“橙子,我都快出院了,怎么郁北还不回来呢?”顾稚想到还有3天就出院了,可是沈郁北还是不见人影,心里有些着急。

“笨蛋顾稚,都说出院那天人家才回来啊,你不要把这句话掰弯了听好吗!”吴子橙终于受不了顾稚了,天天沈郁北,夜夜沈郁北,时时刻刻沈郁北,恋爱中的女人都这么恐怖吗!吴子橙莫名觉得自己也想谈恋爱了,小固执拿着电话的那副甜蜜样,看得她有些动心。

“小固执,你说,一见钟情和****可以是一码事吗。”吴子橙有些疑惑,而顾稚也表示无法解答,毕竟她经历过一见钟情,没有所谓的419。

吴子橙又想起了那个男人,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一面呢?

而顾稚则是吃着吴子橙买的苹果,看着手里的《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等待沈郁北的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