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三十九章 相信我

旧念 独真 3042 2017-06-10 18:45:37

  如果不是沈郁北出差,她从未觉得两个星期有多难过。这两个星期经历了风和日丽,经历了狂风暴雨,却唯独没有他的陪伴。

顾稚说不难过那是假的,每隔一天才会打电话聊天,有时候不过几分钟他就要挂了,顾稚还想多听他一句话,却只能乖乖随他去。

而今天听说他不能来接她,其实并没有多受伤,反而在想,如果他来了,爸妈和沈郁北都会很尴尬,倒不如不来。

有时候期盼的东西没有得到,最后却能捧在你的手心,这种感觉更加迷人。

沈郁北说完后将顾稚抱住,紧紧地抱着不松手。而顾稚也给予回应。

“不是说不能回来吗?你竟然联合橙子骗我!”顾稚边说边捶着沈郁北的肩膀,可是又怕用力太大,只是做做样子。

沈郁北看着顾稚似乎在撒娇,低声笑了笑,弄得顾稚的耳朵很痒。

“笑什么!不准笑,不准你笑!”顾稚好像要把这几年压着的性子一起释放出来,拼命地命令沈郁北。

沈郁北看着眼前的顾稚似乎回到了以前,那个撒娇又不惹人生气的小顾稚。“我不笑,你不准,我就不做。”

顾稚听着沈郁北的话,心中暖意涌现。“我说什么你都听,那以后你的形象就会从霸道总裁变成妻管严弱势群体。”顾稚把埋在沈郁北胸口的脸抬起来,眼睛看着沈郁北说。

沈郁北摸了摸顾稚的头,“你这么想嫁给我啊。”顾稚听到很想反驳,可是想起自己刚刚说的妻管严,决定还是不说了,免得他又想到什么怼她。

沈郁北将顾稚从轮椅上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细心地为她调整好位置。而顾稚则是看着眼前的美男子。

“看我干什么?”“你好看啊。”顾稚托着下巴,那双眼睛里面满含爱意。

沈郁北帮顾稚弄好之后便说,“我那么好看你不怕被人抢走啊?”顾稚一脸傲娇,“是我的就是我的,别人想抢都抢不走。”顾稚撩了一下头发,继续说,“况且你还能找到像我这样又爱你又漂亮的女朋友吗?”

沈郁北很听话的摇了摇头,怎么还能找到像你这样的人呢?他也没想过再找一个,有顾稚就足矣。

“知道你在医院整天吃不到好吃的,所以今天吃你最想吃的点心,虾饺和凤爪是你最喜欢的,我还记得。”那年夏天顾稚嚷嚷着要吃G城最出名的特色小吃,抓着他的手撒娇。但是沈郁北很想甩掉她,因为实在是太烦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湿漉漉的眼睛,就不忍心拒绝她,算了,还是带她去吃吧。

那个时候的沈郁北还没有全权掌管公司,所以偶尔闲得发慌,所以顾稚就抓住各种机会要和沈郁北一起吃饭。两家本来关系就十分亲密,所以怎么不会拒绝。

沈郁北那一次记得很清楚,顾稚吃了两笼虾饺和两笼凤爪,其他的碰都不碰。也就是这样才让沈郁北记在心里,一个挑食又不可爱的女人,喜欢虾饺和凤爪。

“那么久了你还记得,果然是对我情根深种。”顾稚开着玩笑,眼睛始终不离沈郁北。而沈郁北则是笑着将刚刚上的点心夹给她。“对你情根深种,从来不是时间问题。”

沈郁北能爱上顾稚,怎么可能是时间问题呢。在旁人看来,8年的时间才能让一段感情修成爱情,的确是时间的恩赐,因为生活不是电视剧,没有人可以用8年的时间爱上一个人。沈郁北也许早已对顾稚有了独特的情感,比如爱情。可是情商再高,却还是没能领会到什么是爱情。反而一个劲的拒绝领会。

即使差7岁又如何,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从来不是顾稚在他面前幼稚到不行,是他对感情认知度的不行。

“顾稚,你相信我吗?”沈郁北问。难得沈郁北也会问这种问题,顾稚便认真思考一番才回答:“相信。”

“等我两个月,这两个月我需要处理一些事,可能会神出鬼没。”两个月,足以让他拔掉父亲的势力。只要这样,那么什么都无阻了。当然,神出鬼没是为了更隐秘地处理父亲的势力,免得他疯起来咬人。

“那么多年都等了,两个月那么短,我相信你不会两个月就另找一个的。”顾稚若有其事地点点头,然后将排骨夹到沈郁北碗里。“我要你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先跟我问清楚。”

如果父亲发怒,或者他突发奇想,将他有意要让夏奕萱嫁到沈家的消息放出,那么受伤的就是顾稚。她已经因为曾经的退婚变成了A市的笑柄,如果再因为婚约的事情受伤,那么他就不配是她的男朋友。

顾稚知道沈郁北不是开玩笑,看啦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顾稚有些担心他。

“沈夏想要联姻,父亲想让我做这段联姻的男主角。”顾稚听到眼睛不禁睁大。沈郁北和夏奕萱有婚约了吗?那她是第三者吗?

许是沈郁北看出了顾稚的疑惑,有些无奈地说,“顾稚小笨蛋,你以为我沈家家主白当的,这件事虽然沈家和夏家都有意,但是我不同意,有谁能强迫我?父亲和夏岚还没商量好,所以他不会轻易承认这件事。但是,我说如果,如果父亲被我激怒了,那么他可能会宣布沈夏联姻。”沈郁北心疼地看着顾稚,“这不是真的,可我却怕你受伤,怕你以为我变心了。”

顾稚听出了一些信息,沈伯父想要沈夏联姻,而沈郁北不同意,加上和夏家还没有谈好,所以这件事一直耽搁着。怪不得夏奕萱有胆量在她面前炫耀,原来是有资本。不过,郁北这两个月是要做什么会激怒沈伯父的事吗?不然怎么会提醒她要相信他。

“需要帮忙吗?”顾稚小声问到,她顾家也不是吃素的,就算爸爸不帮,她自己也可以成为沈郁北的后盾。

“不需要,你负责好好养伤和喂饱我,其他的不需要你操心。”好好养伤倒是应该,但是喂饱他?“沈先生这是饥渴了吗?”

顾稚吃完最后一个虾饺,擦了擦嘴问。沈郁北一副认真的模样点头,弄得顾稚忍不住笑了。“饥渴也没办法,谁叫我受伤了,哎,好遗憾睡不到沈先生啊。毕竟我垂涎了好久呢。”

沈郁北就这样看着顾稚装,不揭穿她。顾稚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太不淑女了,赶紧闭嘴。

沈郁北看着顾稚这幅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将薄唇印在顾稚的樱桃小嘴上。

许是房中灯光太昏暗,惹得两人不自觉的情动。沈郁北轻轻地抚摸着顾稚消瘦的脸,这两个星期在医院养病,把她脸上原有的肉都养没有,真是令人心疼。

顾稚同样在感受着沈郁北,他强有力的心跳在她的胸前翩翩起舞着,让她不自觉地想随他的心跳而心跳。

一室无言,但是却有着让人怦然心动的味道。

“郁北,我们会一直这样,对吧?”顾稚稍稍离开沈郁北的唇,然后问到。“沈郁北用左手捂住顾稚的眼睛,“用心感受我,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用心感受到的答案才是最真实的。””

顾稚没有说话,她将右手放在沈郁北的左胸前,慢慢感受。“沈郁北,你的心跳,好快。”顾稚歪头一笑,说:“你是不是害羞啊?”

沈郁北没有拿开手,反而是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你想要做多害羞的事,我都可以做。”顾稚听到此语,害羞的连耳朵都红的不成样。

沈郁北太坏了,怎么可以撩拨她!明明她是病人,又不能做什么,这样撩拨她很有意思吗?“等下次你想做什么的时候,你看我还做不做?”

哼,撩拨啊,继续啊,等她身体好了,她就在生理期拼命的撩他,让他尝尝什么叫能摸不能睡。

顾稚这幅傲娇样成功让沈郁北笑得不成人样。顾稚看着沈郁北笑得将肚子都捂起来了,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她才不会表现出来!

“好了,你说什么都对,我听你的,女王大人。”沈郁北抱起顾稚,将她放在轮椅上,“我们吃完了就去玩,好不好?我记得你很喜欢成玲店的翡翠,我们去看看吧。”顾稚点了点头,任由沈郁北将她推出房门。

成盎司看着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真心为好兄弟开心。他叫来服务员,收拾好这间房间,然后锁起来。

这间古香古色的陌上花房,是沈郁北独有的财产,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许使用,而现在,这间房应该会经常迎来它的主人。

就在沈郁北离开不过三分钟,成盎司便接到信息,老白藏着的所有信息都已经套出。真是大块人心,沈郁北撬了那么久都不开的口,放在他手下就可以了,看来郁北还是不够狠啊。是不是谈恋爱的男人就变了,连人都不动了,是怕女朋友知道后伤心,还是不愿动手让自己变得残忍?

成盎司没有答案,只有无声的叹息。

独真

男主暗黑加重,女主甜蜜度上升,还要甜蜜很久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