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四十二章 堕入地狱

旧念 独真 3028 2017-06-14 19:54:57

  “很晚了,回去早点睡。”沈郁北将顾稚送到顾家楼下,然后不忘叮嘱她。

“知道了,你也是。”顾稚不舍地牵着沈郁北的手,但是她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所以她要是再不回去,爸妈会担心。

两人都依依不舍地看着对方,不过该放手时还是要放手,所以她转身进了家门。

“你去干嘛了?”顾长青站在楼梯上看着鬼鬼祟祟的顾稚问。顾稚知道晚归被抓住了,乖乖低头认错。

顾长青哼了一声,然后走出门外,让刚准备离开的沈郁北停下脚步。

“爸爸,我只是偶遇郁北,然后他送我来的。”顾稚小声地说着谎,有些底气不足。

顾长青一听立马瞪了顾稚一眼,“你以为我蠢啊,今天晚上你吴叔叔来拜访的时候还带着子橙,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听话!顾稚,你的信用已经用完了!”

顾长青不理顾稚那湿漉漉哀求他的双眼,然后将门关上。

“顾叔。”沈郁北礼貌地问好,而顾长青也敷衍地点了点头,随后问,“你将我女儿带到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沈郁北自知自己理亏,所以将他们约会的地点说清楚,当然他忽略了他们做过什么。

顾长青越听越气愤,沈郁北太嚣张了,他女儿伤还没好全,这家伙就带顾稚出去约会,还带出去这么久,他女儿的身体怎么受得住!

“这么久了,我也知道你们情投意合,但是你今天的做法让我很失望!”顾长青指着沈郁北的鼻子,而沈郁北则是乖乖认错。

“是我疏忽了,不过顾叔应该知道思念难熬,我这是在解决问题。”沈郁北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哦,这是问题,沈郁北是在解决问题,所以呢,他顾长青就要原谅他对吧!沈郁北这小子真能把错误说成正确。

“别以为你这样说我会原谅你,你这样不顾我女儿的身体,你以后怎么照顾她?”顾长青气急之下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沈郁北一听就知道顾叔早就投降了。不过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执着了8年的爱情,现在有了成果,他说不高兴那是假的,只不过他就是要傲娇几天,让沈郁北知道他的态度。

沈郁北现在知道顾长青的想法,自然是开心的,不过他依旧诚恳地希望顾叔能够真心实意的同意他们的事情。

两人互相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在交汇之间彼此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最后,沈郁北跟顾长青告别,而顾长青只是挥了挥手,随后进屋。

顾稚在大厅里面等了很久,当看到爸爸进门之后,她立马喊住顾长青。

“爸爸,你没为难郁北吧?”顾稚有些不确定的问,而顾长青则是傲娇地哼了一下,说:“我有那么小气吗?那是你男朋友,又不是我仇人,说你笨你还真笨上了,我怀疑你是不是被车撞傻了。”

顾长青的毒舌一向不表现出来,但是一旦表现出来了,那么顾稚同学就知道她还要听爸爸唠叨很久。

“不过,我现在还是查不出撞你的人背后有没有人指使,沈郁北那个家伙一点信息都不透露给我,弄得我好像比不过他一样!”本来顾长青是想探讨探讨顾稚被撞的问题,结果硬生生被他说成了对未来女婿的愤怒和嫉妒。

顾稚听到连爸爸都查不出什么问题,那就证明这件事有很大的问题存在,撞她的人本意是想撞橙子,她替橙子挡了这一下。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辆车的轨迹在她发现之后转向了她,而不是橙子,她推走橙子后位置偏了,所以司机才会撞偏,不然她现在就是白骨一堆。

她惹到谁了,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命?夏奕萱?不可能!她那副蠢样怎么敢做这种事,难道是夏岚?这倒有点可能。还有之前给她寄了好几个诅咒娃娃的人,和这次车祸主犯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顾稚觉得自己的头脑不够用了,她没有任何指向性证据,爸爸没有,郁北或许有但他却不愿意让她烦恼,这样她根本没有线索。

不过如果郁北有消息有计划,那么她又何惧背后的那个人,她相信郁北一定会保护好她!

“这件事再查也得不到什么结果,我会长点心不让别人再对我做什么。”顾长青点头,他也觉得再查下去也查不到什么,既然沈郁北那个家伙想要独立解决,那他就不管了。

顾稚默默心疼自己,剧本不应该是爸爸死都要查,绝不放手吗?怎么换了!

“行了,今天回来那么晚,让王姨给你放好水洗澡睡觉。”顾长青一边上楼一边还要唠叨女儿这么晚回来,太不听话什么的。

王姨帮顾稚上楼,然后细心地替她准备好睡衣什么的,“王姨,我自己可以,你别看我坐着轮椅,其实我健康着呢。”

“小姐,你就别骗我了,乖乖洗澡吧,我就在旁边看着。”

就这样,顾稚被王姨看着忐忑的洗了个澡,并且在她的帮助下穿好衣服。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玩乐,顾稚静下心地躺在床上,回忆今天的美好。她回忆着,脑海却突然闪现出一个她不太相信的记忆,她抱着沈郁北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血的味道,很新鲜,可是她没有发现沈郁北哪里受伤了,甚至连一个伤口都找不到。

“是我弄错了吗?”顾稚觉得是自己的嗅觉出现了问题,所以决定还是乖乖睡觉不要想太多。

沈郁北没有回家,而是去“梅子时节”。

“老白呢?”“没用,死了。”成盎司吸了口烟说。他手里已经有老白的口供,那么老白就没必要活着了。

沈郁北知道这个做法是正确的,正如慕荣没有利用价值后,下场就是下地狱。

但是沈郁北总觉得自己手上沾了太多血了,他不信佛,但是他信杀生太多,报应会来。

“你一直不愿意走这条路,但是这是最快的方法,你别无选择。沈伯父不是吃素的,他现在遗留下来的势力就是靠血保留的。”

沈郁北最后一丝犹豫就这样斩断,他如果想要巩固势力,让父亲没有话语权,那么他必须沾染这条黑路。

成盎司就是这样夺回了家族继承权,而后开家私房菜馆潇洒过日。

“我怕报应,一直都怕。”沈郁北看着成盎司递给他的资料,上面写着父亲最信任的人的名字——毒蛇。

他记得毒蛇是父亲最忠实的手下,当年他上任的时候毒蛇立马辞职消失,哼,原来是父亲将他派去更重要的地方了。

“现在他在黄河周边游荡,应该是接到了慕荣被抓的消息,不过我们抓老白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行动,所以他收到老白被抓的消息应该还需要一些日子。”

成盎司冷静的分析到,他知道只要毒蛇落网,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这件事你来做,我这几天处理顾稚被撞的事情。”“有眉目吗?”

沈郁北想到他查到的一丝痕迹,有些不相信,所以决定再仔细查一遍。“眉目自然有,不过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我要理一下思路。”

成盎司也不管沈郁北到底有什么眉目,反正那是沈郁北的女朋友,又不是他女朋友。

桌上有一盅酒,是成盎司的珍藏,名字叫黄沙流水,年份已有50年了。

沈郁北好像不知珍贵一般,一口一口的喝着,醉不了,也不想醉。

堕落到地狱的感觉太难受,他挣扎,他想要爬上案,可是一切都由不得他了。

再喝一杯,只愿醉倒在这没有顾稚的地方。

一个星期后

顾稚醒来的时候收到一则消息,夏奕萱约她午后喝杯茶,谈一谈沈郁北的问题。

终于按耐不住了吗?顾稚心想,是得到了沈伯父的回应,终于有了底气要向她宣战。

顾稚知道这一次不能推脱,当然也不能输。

穿上自己一直以来十分钟爱的黑色吊带长裙,脚上穿的是顾长青在她回国时特意为她定制的独一无二的黑色罗马细高跟鞋,加上霸气的妆容,顾稚此刻宛如女王。

她前两天便可以自由活动了,只要不剧烈运动,出去逛街什么的都可以了。今天是她伤好后第一次出门,余秀丽还以为女儿打扮成这样是去约会,连忙给她出主意。

“宝贝,你不知道男人喜欢小鸟依人吗?打扮成御姐的模样很难让男人喜欢的。”“妈,我这是去教训人,不是约会。”余秀丽听到立马闭嘴,她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她的女儿会教训别人,真是奇迹啊。

“那你早去早回哦,加油。”余秀丽非常敷衍地为顾稚加油,弄得顾稚有些无奈。

茶馆里,夏奕萱为顾稚点了一杯西柚水果茶,是这家店的新品。

“我没有迟到吧。”顾稚坐下后问。许是顾稚的气场太强大,显得夏奕萱很是娇弱。

“没有,我也是刚到,我替你点了这家店的新品,不介意吧?”虽然口中是询问的语气,但是顾稚没有看出夏奕萱哪里像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我介意。”

独真

男猪脚黑化,女主大戏要来了,好期待哦,么么扎,你们记得收藏看女主的炒鸡大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