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四十四章 沈家宴会

旧念 独真 3031 2017-06-16 16:16:12

  沈家宴会,豪门大亨们觥筹交错,贵妇们则是讨论着今天宴会的主角——沈郁北。

“听说沈郁北和顾稚走得很近?”一个长得清秀但是满脸吝啬样的夫人问。

而另一个稍微微胖的夫人点了点头,她可是亲眼看见沈郁北推着顾稚的轮椅,带她去看电影。“真是神奇,几年前两人没戏,现在反倒有意,我倒有些羡慕了。”

豪门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像沈郁北和顾稚这样被人说了那么多闲话还能在一起的,这个圈子基本没有。所以贵妇们都怀着羡慕的心情,羡慕他们勇敢追爱。

“不过我听说,沈老爷很喜欢夏家的千金。”“是吗?看来顾小姐过得很辛苦吧,毕竟现在有夏小姐在挡着。”

当贵妇们议论情情爱爱之事时,夏奕萱突然出现在沈家大门。

一袭淡灰色长裙,本来不算惊艳,可偏偏穿在夏奕萱的身上,似乎让人觉得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就如仙女一般。

众人不得不承认,夏家的千金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不愿玷污,想要守护她。

夏岚看到女儿这般争气,心里算是有些安慰了,然后又是欣然接受大家的赞美。

夏奕萱觉得今天没有人能够抢她的风头,她会是这场宴会实至名归的女主角。

而在书房中,沈郁北和沈才世彼此不说话,在无声的对质着。

沈才世不满沈郁北砍断他左膀右臂的举动,所以决定今天宣布沈郁北和夏奕萱订婚。其实如果沈郁北没有动他好不容易留下的势力,那么他和顾稚的日子还能和和美美的,可是他太着急了,导致沈才世气急之下下了决定。

当然,沈才世和夏岚之间的交易也决定这几天左右宣布两家联姻的事,沈郁北的事不过是导火索罢了。

最后沈郁北也只是无声无息地离开,他可没这个时间跟父亲周/旋,当然也没必要,他只要想办法哄好顾稚就好。

走出书房门,沈郁北打电话给成盎司,“我记得毒蛇之前有个女人,叫何莲一,你找到这个女人,然后引蛇出洞。”成盎司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那时候看毒蛇很疼爱他们家的女仆何莲一,但是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带走她。而何莲一则是突然消失,只留下一封辞职信,连工资都不要了。

他现在怀疑,何莲一还跟着毒蛇,而找到她,毒蛇就算逃都逃不了。

沈郁北搞定这件事以后想到顾稚应该知道了父亲的决定,因为他得到消息,夏奕萱今天特意找了她,而后她仓惶离开。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顾稚因为这件事伤心,沈郁北现在无比庆幸,他之前和顾稚解释过,不然现在顾稚指不定要和他分手。

好久没有好好和顾稚一起了,他处理公司的事的同时,还有兼顾解决父亲势力残留,根本没有时间陪陪她,不过,为了以后,他只能小委屈她了。

正当沈郁北要下楼招待客人之时,忽然听到众人的赞叹声,他好奇地走下楼,便看到了这幅光景:

顾稚穿着红色抹胸长裙,可偏偏这长裙旁边开叉至离臀部大概7公分的地方,当顾稚走动的时候,她的美腿不自觉暴露在众人眼里。

好久没有看到顾稚那么妖艳了,最近她没有秀过性感,总是中规中矩的穿着保守长裙而已,现在的她,艳丽,妖媚,让人不自觉想要接近她,欣赏她的美丽。

和夏奕萱不同的是,顾稚的美很艳俗,可是没有人能抵挡得住艳俗美的魅力,而夏奕萱让人不自觉会疏远,因为仙子和凡人总会有些距离。

夏奕萱看着这般吸引的顾稚,气得将手中那杯香槟一饮而尽。哼,顾稚,你也就现在能够享受大家的赞美,待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绝望和嘲讽!

顾稚不是一个人来的,沈致连陪着她参加宴会。

自从知道沈致连的想法之后,顾稚觉得这个朋友还是不错的,也就年轻的时候幼稚了一点,现在成熟了很多。

那些贵妇们看到顾稚挽着沈致连的手,大都猜测顾稚和沈致连有些什么关系,不过,又有谁敢说出来一起讨论呢。

“沈致连,你说我今天是不是艳压群芳。”“对对对,你也不看堂哥那张脸黑成什么样了,到时候要是堂哥要把我给剐了,你要保护好我啊。”沈致连鸡婆的眼神让顾稚一度不想理他。

沈郁北开看着现在大厅中央最耀眼的那颗明珠,缓缓走向她。

一步一步,像是掠夺者一般,霸气外露,而沈致连看到此景,便离开顾稚去勾搭其他美人了。

顾稚看着沈郁北,他就要宙斯这样,一步一步的侵染着她本就满是他的心,也许在别人眼里,沈郁北并没有那么神圣,可是在顾稚眼里,沈郁北就是她的神,她的信仰。

“很美,但是你是不是要考虑考虑我会不会吃醋?”沈郁北现在顾稚面前,脱下他的外套,将它披在顾稚身上,遮住顾稚胸前的春光。

虽然在宴会上这样做有些失礼,不过在沈郁北看来,失礼总比让他的女朋友被别人当猴子看要好很多。

“我今天也吃醋了,所以我要你感同身受。”顾稚有些小脾气在里面,不过还是倾向撒娇。

沈郁北知道顾稚委屈了,不过这件事根本不能成为他们有间隙的原因,所以他还算放心。

“要不我带你离开,我好久没好好陪你了。”“不要,我要待到宴会结束。”顾稚一边走向沈家花园,一边说着。

“你确定要让那几句话打扰我们?”沈郁北从然后抱紧顾稚的腰,嘴上满是甜蜜的问题。

顾稚承认她只是特意来惊艳以下吃瓜群众们,不是来给自己找气受的,所以她还是想要和沈郁北单独待在一起。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特别委屈,夏奕萱在我面前炫耀她会成为你的未婚妻,当时我就想一巴掌抽你了!”顾稚想到今天下午受的气,恨不得宣泄出来。

“是我的错,宝贝。”“哄我!”顾稚嘟着嘴,这般可爱,和她现在的形象极其不符。

沈郁北也知道顾稚就是要跟他耍脾气,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反而很纵容她。“还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

“不行吗!”顾稚转身看着沈郁北的眼睛,满脸写着如果你敢说不你就死定了。

沈郁北举手投降,他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违抗顾稚小女王的意思。顾稚则表示这还差不多!

两人又回到了以前腻歪的样子,不过这个时候的大厅与花园想比起来,热闹很多。

“大家晚上好啊,今天邀请大家来,除了是想与你们交流之外,我还想宣布一件事。”沈才世下楼后和朋友寒暄了几番,便和众人说要宣布一件大事。

大家听了满脸好奇,沈才世已经很久没有主持过沈家的宴会了,今天重新站在这里,一定是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他来宣布。

“大家都知道郁北也到时候结婚了,我们沈家决定和夏家结为亲家,郁北和奕萱会在这个月下旬订婚。”

消息一出,全场讨论的声音大了些,什么时候沈家对媳妇要求这么低了,夏家虽然是名门,但是已经在没落了,而顾家反而是沈家更好的选择,虽然两家之前出过一些不愉快的事。

而让那些贵妇们蒙圈的事就是,顾稚明明和沈郁北谈恋爱,怎么会允许自己的男人跟别人订婚,她在现场都不闹腾一下,让她们有饭后的乐子。

不过,顾稚也挺可怜的,明明自己才是正宫娘娘,结果被夏奕萱插进去了,真是无奈。

夏奕萱此刻内心是激动的,她终究还是赢了,顾稚这个女人,现在指不定在哪个角落里哭着呢,而沈郁北应该也是在她身旁,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沈郁北的未婚妻了,她只要这个就可以了!

沈才世观察着这些宾客的嘴脸,他们大多是乐意的,因为沈家没有和季家强强联手,也没有和顾家重归旧好,实力必定不会怎么增长,那么他们的公司就可以多一点竞争力了。

大厅乱成一锅粥,而在花园里的沈郁北和顾稚却发出最真挚的微笑。

“我想现在离开这里,免得待会儿有人问东问西,特别烦人。”顾稚拉着沈郁北的袖子说。虽然她不怕别人说三道四,但是她不喜欢被人揪着问她自己都烦心的事。

“好,那我们离开,去……”沈郁北在顾稚耳边说了一个地点,然后让顾稚的脸瞬间红了不少。

“真的吗?”顾稚不太好意思的问到,而沈郁北看着她这幅害羞的模样,便伸手将顾稚抱住,让她的头躺在他的胸前。

而顾稚仿佛下定了决心,然后在他怀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亲吻了彼此的额头,起身向着停车场方向走去。

夜色浓浓,此时的月亮似乎藏在云朵背后,蝉鸣声变得更加响亮,像是在庆祝什么。

灯光迷离之中,沈郁北和顾稚的影子重合在一起,温馨而又浪漫。

独真

你们猜他们去哪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