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五十章 难得的争吵

旧念 独真 3019 2017-06-22 21:25:09

  医院里,顾稚在打着针。

医生告诉沈郁北,如果再晚一点,那么顾稚的脑袋可能就会被烧坏,而且她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如果不及时治疗,那么这些疤将会遗留下来,要想清楚干净还需要做美容手术。

沈郁北眼中满是自责,他没想到毒蛇这样对待顾稚,他现在后悔没有多给毒蛇两枪。

“郁北,毒蛇的地盘我接收了,现在正在处理他遗留下的那些毒瘤。”成盎司将最新的消息报告给沈郁北,然后询问他有什么意见。

“我不会动黄赌毒这一块,盎司,无论以前你有没有动过,现在放弃它。”沈郁北第一次对成盎司提出要求,而得到的是他的嘲讽。

“郁北,你以为你放弃了这些就没人碰了吗?你放弃了最容易赚钱的,只做枪支军火,你以为你可以待在这个圈子里多久。”

“我不碰,是不想有一天成为连我自己都讨厌的人。”沈郁北那双眼紧盯着成盎司,眼里满是坚定与执着。

成盎司没想到沈郁北会这样说,他还以为这家伙会说什么大话,原来就这一句。

可是,就这一句,便让成盎司投降了。

成盎司最讨厌曾经的自己,什么赚钱做什么,最后她知道之后却离开了他。

“你这句话,也就只能说服我一次,仅此一次。”成盎司看了一眼顾稚,然后将早早准备的花放在花瓶中,然后才离开。

顾稚现在没有动静,似乎是在沉睡,而沈郁北却有些郁闷,离开病房去吸烟区吸烟了。

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顾稚睁开了眼睛。

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即使成盎司用他最小的声音说话,她也听到了。

原来郁北真的在发展这一个方面,她不懂,为什么不做一个正经的商人,要碰这些东西。

顾稚觉得自己不了解这个世界不了解沈郁北了,原来她的成长还不够,她现在依旧像个被保护过度的女人,什么都不懂。

她看了一眼花瓶里的白色玫瑰,她原以为成盎司就是一个富家子弟无聊时当一下私房菜馆的老板而已,她还觉得他和橙子相配,现在却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看错了!

“真是复杂啊……”顾稚躺在床上,只是感叹了一句。

此时沈郁北回来了,看到顾稚睁着眼睛,然后惊喜地走到床边。

“终于醒了,你把我吓死了。”沈郁北激动地亲了一下顾稚的额头。

顾稚看着依旧对自己宠爱满满的男人,她疑惑,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在杀了人之后依旧面无表情,甚至是轻松度日。

沈郁北看顾稚不说话,以为她还是很累,然后体贴地帮顾稚弄好被子,让她继续睡。

“其实,你可以去休息,或者去工作,不用总是守着我,你会累的。”顾稚好像在体谅沈郁北,其实是因为她的心很乱,她不想见到沈郁北。

沈郁北没有感受到顾稚的其他情绪,以为顾稚就是单纯的关心他,然后他便拒绝了,继续陪着她。

顾稚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闭上眼睛,一个人想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

顾长青得知自己的女儿平安回来后便提着汤去看望自家宝贝。

进了病房后他感觉不太对劲,顾稚在睡觉,而沈郁北则是在工作。不对啊,这个时候女儿应该醒了啊,没道理睡那么久。

而且,他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有隔阂一样。

顾长青放下汤,然后叫沈郁北出去谈一谈。

而此时,顾稚张开了双眼,看着那关紧的门,有些烦躁。

“这一次你救了我女儿,我就不计较你之前为什么会让我的宝贝遇险了。”顾长青看着沈郁北那双眼睛,他觉得,沈郁北越来越像他爸爸了。

“你有没有发现,顾稚很奇怪?”顾长青还是把问题问出来了,虽然我对沈郁北有成见,但是女儿的幸福可重要太多了。

“顾稚在休息,有什么奇怪的,顾叔。”沈郁北很是沉静,仿佛顾长青说的东西不足为患一般。

“我敢打包票,她今天早上一定醒过,然后又睡下去了。”顾长青是看着顾稚长大的,就顾稚那样子,明显就是没有睡熟,那么她早上一定是醒过的。

沈郁北沉默了,因为顾长青说的很对,他已经感受到了顾稚说不清的距离,但是他深陷其中,感受不多。

顾长青继续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事?”

沈郁北本想说没有,但是仔细一想,他虽然没有主动开枪杀死毒蛇,但是的确是他的枪杀的人,可是当时顾稚是昏迷的,他发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昏死过去了。

难道,顾稚她看到了全部……

“如果你不解释,那么终有一天,这会变成你们永远跨越不了的困难。我知道你们很相爱,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是需要两个人去调整的。”顾长青意味深长的说。

沈郁北则是虚心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又重回病房。

顾稚听到了脚步声,但是这一次没有逃避,她看着爸爸和沈郁北一起,温柔地对他们笑了。

“宝贝,你终于醒了!”顾长青看到顾稚这样,也不拆穿她根本就没睡熟的真相,反正两个人的矛盾就让他们自己解决!

“你怎么来了,我不就是受了点伤嘛。”“笨蛋,受伤难道不让我心疼吗?”

顾长青拉着顾稚没有打针的手,十分关心她。

而沈郁北好像没有话要说,只是独自一人倒水给顾长青,看得顾稚有些心疼。

她是不是做错了,她怎么可以对沈郁北这么冷漠。

可是她心里就是过不了这个坎,每当看到沈郁北的时候,她的脑袋里只有血肉模糊的场景。

顾长青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便知道女儿就是离不开沈郁北,无论再怎么不舒服,她的目光永远留在沈郁北身上。

“好了,你说爸爸好不容易来看你了,你怎么就只顾着看沈郁北那个家伙。”顾长青假装吃醋,弄得顾稚有些小尴尬。

沈郁北听到这句话得时候,敲着键盘的手停了一下,随后又继续。

“爸爸,你给我带的是什么汤啊?”顾稚巧妙地转移话题。

顾长青并没有感觉到顾稚不想讨论沈郁北,而是以为女儿真的对汤感兴趣,于是将保温瓶打开,一阵浓浓地骨头汤香味就溢出来了。

“你妈妈特意熬的,我亲自品尝过,真的很棒,来,尝尝。”顾长青示意顾稚喝一口,而顾稚也非常听话的喝了。

“郁北,来,尝尝你顾姨煲的汤。”顾长青难得对沈郁北那么友好,倒是让顾稚吃了一惊。

沈郁北听闻后起身走到顾稚面前,接过顾长青用碗装起来的汤,慢慢地喝着。

“顾姨的手艺真好,那么多年了都没有变。”沈郁北喝完了之后,说了句赞美的话。但是他说话的时候还是看着顾稚。

顾稚一直觉得,沈郁北的那双电眼就是他诱惑她的资本,可是没想到,今天是被震撼到。

沈郁北的眼里没有困惑,没有担心,里面有浓浓地难过,像是顾稚背叛了他一般。他的眼里还有不甘,好像在控诉顾稚为什么变了。

顾稚为什么变了?不,她只是难以接受她所看到的东西,她需要时间消化。

顾长青看着时间,还吃午饭了。便让人带了一些清淡的东西过来,三个人一起吃。

不知为何,他们三个人竟然安静地吃着不说话。

知道后面吃完了,顾长青也需要回去陪老婆了,然后才决定收拾好离开。

“宝贝,你好好休息,我最近很忙,也就今天能够来看你,等你病好了,我们回家再说。”顾长青其实也舍不得顾稚,毕竟自己的女儿这两个月以来受伤太多。

沈郁北也站了起来送他,而顾长青则是摇了摇手,拒绝了他。

待到顾长青离开之后,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空气中弥漫着的是安静,甚至安静得不可思议。

“顾稚,你是不是看到了?”

沈郁北还是打破了这种病态的安静。顾稚慢慢转头望向窗外,想要说却又没有勇气承认。顾稚明白,如果他们讨论这件事,那么迎接他们的将是争吵,又或是冷战。

“看到了,又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不就是看到我开枪了吗?说啊!为什么不说!”沈郁北终于在沉默之后爆发,他指着顾稚,双眼充血,好像对顾稚很失望。

有什么好失望的,顾稚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难免会害怕,会反感,他沈郁北为什么会失望?

“其实那一枪,只要你在他动手之前移开,他不会死在你手上,可是为什么你没有移开,甚至人死了之后也能面无表情的离开!沈郁北,你知不知道,你手上沾了人命,你一辈子都逃不开这个圈子了!”

顾稚哭喊着,她不懂,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手上沾满血,他们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不行吗!

沈郁北听到顾稚的话,走向顾稚的床边。

顾稚觉得,沈郁北不再是她的宙斯了,他是恶魔,来自地狱的恶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