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念

第五十一章 柏林回忆

旧念 独真 3018 2017-06-23 17:11:05

  “对,我沈郁北一辈子都离不开一个圈子,可是我为什么要离开!顾稚你不要那么天真,你以为你认识的那些人有谁是干净的,甚至连顾叔,都是黑白都沾。你很讨厌,但是我必须要这样做!你以为我们现在还能用在一起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在做你讨厌的事情!”

沈郁北伸手掐住了顾稚的下巴,他现在已经不像前些日子对她百般宠溺的沈郁北了,顾稚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不禁流下了泪水,但是她的眼睛并没有。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我们才能在一起!”顾稚倔强地看着沈郁北,她必须要知道真相!

“我父亲一直在控制我的权力,如果我不夺权,那么我今天就是夏家的女婿,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沈郁北爱你,因为他的人生**纵,他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

怎么会?顾稚听到这里的时候很吃惊,因为曾经沈伯父对她很好,为人儒雅,她根本想象不出他也会沾染黑道的东西。而且沈伯父竟然会操纵沈郁北的人生,她有些懵了。

“沈郁北,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告诉你有用吗?现在你还不是在厌恶我,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碰过这个领域,你甚至讨厌这个领域,而你的男朋友竟然成为了你最讨厌的人。”

沈郁北放开了他的手,然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谈这个问题,现在我不够理智,你先好好休息。”沈郁北走到办公区收拾好文件,然后离开了病房。

就在那一瞬间,顾稚泪如雨下。

她不觉得她错了,因为她在德国的时候遭受过所谓黑道的迫害,虽然没有这两天的伤害那么大,但是就那么一次,她便再也不可能走条黑道这条路,即使郁北走上了这条路。

两年前

顾稚终于做完了工作,然后应邀去peur酒吧。

同一个公司的女孩失恋后拼命地跟她诉苦,今天还要去酒吧诉苦,她本想拒绝,但是想着人家一个人不太安全,所以她还是决定去吧。

难得化了个浓妆,她从清纯的女孩变成了性感美女,而她的手里拿着根烟,嘴里吐着烟雾。

朦胧的她更加迷人,让周围的男人无不注意她。

顾稚偶尔会这样出去游荡,因为有时候实在太想沈郁北了,她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所以出来游荡,去酒吧喝酒,化着浓妆,抽烟。

不过,为什么她看不见吉娜,明明她说进去就能看到她,难道吉娜放她鸽子了?算了,她一个人也可以自娱自乐。

点了杯鸡尾酒,独自坐在吧台上,仿佛周围的人都是她的陪衬。

顾稚的酒量不好,可偏偏能喝很多杯鸡尾酒,可能是这几年喝多了吧。

对啊,她顾稚刚来柏林的时候,不就是天天酗酒,连学校都不去了,然后她就这样被校长点名批评,然后用全A的好成绩才让校长撤销了对她的处分。

“沈郁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你一直对我很好啊,怎么就不愿意和我结婚呢?”顾稚不知是酒色醉人,还是她深陷旧念之中,她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

“是不是我醉了?”顾稚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她之前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杯鸡尾酒就让她迷糊了,不可能!

是谁对她动手了?难道是吉娜!

哼,平时对她姐妹情深,没想到竟然用失恋来骗她上钩,看来是她大意了。

顾稚越发觉得头昏,然后世界天旋地转,顾稚倒在了吧台上。

灯光明亮,周围全是摄像头,它们都对着同一个方向,那就是被绑着的顾稚。

顾稚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她没想到自己终有一日会成为受害者。

“你终于醒了!”吉娜高傲地站在顾稚面前,看着她躺在地上的窝囊样,不禁冷笑。

“为什么要绑我?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你。”顾稚疑惑的问到,她一向走高冷风,一般不得罪别人也不会惹人喜欢,怎么就惹上吉娜了?

“哼!别假惺惺的了!你这个女人抢了我的男人,还不肯承认!”吉娜看起来像是不忿,又无可奈何。

顾稚连她男朋友都没见过,怎么就抢她男朋友了?真是好笑!“我跟你的交情也就能够一起吃饭,聊工作,怎么可能认识你男朋友!”

吉娜一把抓起顾稚的头发,狰狞地看着顾稚的双眼,“他自从见过你之后,便念念不忘!我才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到最后就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你放弃了我!顾稚,你该死!”

说完后,吉娜便狠狠地将顾稚的头摁在地上,任由顾稚挣扎也不放手。

“吉娜,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顾稚没想到吉娜敢这样对她,难道她不怕被抓吗?

“哼!顾稚,你不要天真了!在这里,我就是法律!你还不知道吧,我父亲是这片地区最大黑帮的副帮主”吉娜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无不是嚣张。

顾稚没想到吉娜竟然有这样的身份,她自知这一次没办法逃出去,便安静地任由吉娜发泄。

当然,她那么安静不反抗的原因,是不想让本就不冷静的吉娜更加疯狂。

“怎么?没力气反抗了吗?顾稚,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不算对你做什么了吗?我告诉你,这些摄像头就是特意为待会的表演准备的,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顾稚现在才意识到那些摄像头是用来干嘛的,没想到吉娜真的疯了!“吉娜,那个男人不值得你这样做,”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吉娜放开了顾稚的头发,然后打开房门,让三个男人进来。

顾稚现在是彻底的绝望,她明白没有人会同情她,也没有人能够来救她。

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样的事?是她太愚蠢了,只身一人在国外却不知保护好自己。

那三个男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女人,走上前,解开了顾稚身上的绳子。然后又粗鲁地解开顾稚胸前的纽扣。

“滚啊,你们给我滚!”顾稚被这种恐惧支配,她拼命地摇动身躯,那些脏手怎么可以在她身上留下痕迹,顾稚不允许!

男人仿佛被这种激烈激发出了更浓厚的兴趣,急忙将顾稚的裙摆撕破。

“吉娜,放过我!放过我!”顾稚忍不住苦苦哀求,可是吉娜现在正享受着这种感觉,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顾稚的衣服和裙子已经破烂不堪,而正当有个男人想要褪下顾稚的内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

警察门没想到会看到这种场景,他们明明要抓的是猖狂已久的毒贩,怎么变成了拍片现场?

“救我!”顾稚趁双方都迷糊的时候用力喊了出来,她不能错过警察。

吉娜没想到那三个男人竟然没有阻止顾稚,实在是懊悔。

警察这才发现顾稚是受害者,连忙让吉娜和其他三个男人举手,警察队长留下两个人在这里处理顾稚的问题,他继续带着兄弟抓毒贩。

警察很快就了解到顾稚的处境,便将吉娜和男人抓起来,然后脱下吉娜的外套将她包裹起来。

“谢谢,谢谢!”顾稚终于逃过一劫,她觉得这是幸运之神眷顾她,看来,以后没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让她害怕了,连被沈郁北拒绝也没有想象的可怕。

“吉娜,我说过,你会后悔的!”顾稚望了一眼吉娜,然后随警察来到警察局录口供。

录完口供之后,顾稚突然不知所措,吉娜父亲的势力很大,所以她不能再在这片地区工作了,得赶紧离开。

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一向是顾稚的优良品质,所以她立马呈上辞职信,离开了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经过这件事之后,顾稚便很讨厌所谓的黑帮,又或是涉黑的人。

沈郁北已经成为了她讨厌的人,可是偏偏,她就是不可能放下沈郁北!

“为什么我们越走越远?”顾稚留下了心痛的泪水,终是抱着枕头痛哭一场。

是夜,沈郁北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大厅里,沈郁北手拿着只剩下一半的烟,双眼通红,像是一头没有睡够的雄狮,濒临暴怒的界限。

顾稚还是看到了那一幕,他到底还是大意了。沈郁北算错的东西可不止这一幕,还有顾稚说不清为什么会对他产生惧怕和讨厌的情绪。

“真是讽刺。”为了这一段感情,他将原本的自己毁得一干二净,可是,这面目全非的沈郁北,却让顾稚讨厌了。

可是,沈郁北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如果他不这样做,那么最后,他和顾稚不可能在一起。豪门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走得长远,还有利益。

夏家和父亲的交易是什么他已无从知晓,那么只有他的权力压过父亲,才有可能解决与夏家联姻的事。

父亲现在没了左膀右臂,实力降到最低,他怎么可能放弃这次机会!

沈郁北现在窗台上,看着这繁华的A市,灯光璀璨,热闹非凡,可他却觉得,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

独真

虐心了,终于开始虐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