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敌女友

第002章 哥呢……哥哥在哪里

无敌女友 黎麦迪 2318 2017-04-25 15:30:58

  骆凤怡旷课了,读书以来第一次。小学时生病都要坚持上学的她首次无视老师的教诲,连个知会的电话都没有。大学不比中小学,教授级讲师比学生更无视对方的去留。自然她的旷课没有引起任何反响。

骆凤怡躺在浴池里,反反复复浸泡冲洗自己,让自己全部滑入池底,试图一直躺在池底,又时而难受至极的猛抬头起来咳嗽,爬在池边晕沉沉欲睡欲醒。

“疯了,不要命啦!”185的高个子,一身白衣,身后的阳光格外剌眼,“才刚刚立春,你泡冷水澡……还旷课……门都不关,找死的节奏。”骆凤怡被他拎起来,裹进被子里。三天来没有睡过,不知道饥寒泡在水里,想睡下永远不再起来,没有睡成。现在不想睡又太困太困,仿佛眼睛不是自己的,几次努力想睁开眼睛都没成功。是谁?还敢骂她,并且这声音似曾听过……

骆义龙正在开会,秘书突然进来在他耳边低语,见他捏紧拳头,面部抽筋发黑,办公窒里个个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突然有事得走,细节由刘秘书给大家详解……有什么异议电话联系我。”骆义龙说完,起身环视下大步流星跨出办公窒。

“刘秘书,骆董这是急个啥呢!”

“就是,不是他的风格呀!这么重要的会!……”

“哎!刘秘书,骆董不打算再娶么,他太太都去世八年了。”

“骆董明确景怡酒店必须按期完工,增加工人招聘,不可偷工减料……”刘秘书打断杂乱无章的议论,她不想跟这几位更年期的女人八卦别人的家事,自己才三十岁,心态一定要更年轻。“这是资料,一份是计划书,一份是项目书,由各位负责的项目不同,看到的项目书也不同……另外,麻烦陈经理通知销售部把龙腾山庄的销售总结上交我……”

“好的”陈经理瞥了刘秘书一眼,埋头写记录,心里暗骂她别以为自己是恒坤集团的女主人。

“刘秘书,西木农场外围扩建申请书,市政里拖了三个月还没下来呢……”

“那是利益分析图表不够深入,完全没有体现扩建后带来的利益……太单一化,重做一份,明天我去处理。”刘秘书不愧堂堂理工科大学高才生,有胆略处理骆义龙的各种汤手山芋。由此深得骆义龙的极度信赖和赏识。

“怡儿!”骆义龙闯进重症监护窒,又被护士医生等一群拖出去。“怡儿!……”

“这是重症监护窒,暂时不能进……骆先生这边来聊聊。”

“我是她父亲……”骆义龙嘶哑叫着,面部铁青,“前天她好好的……明明她还好好的。”

“她没事!”

“院长!”医生护士见刘亚东来都松开了骆义龙。

“老兄,这儿暂时交给王主任看着,有他负责我担保怡儿没事。”刘亚东紧握着骆义龙的手,轻拍了几下。

“王主任,这儿交给你了,必须注意观察是否有血凝,必要时找副院长来处理。”刘亚东吩咐完便连拉带拖把骆义龙带离开。骆义龙遇事一向冷静慎重,唯独宝贝女儿是他的致命肋骨,她出点什么小问题必定会气血高涨。刘亚东身为他老同学老知己,不知如何关心才算得上更真挚,此时莫不过是压住的他气血,让他冷静罢了。当妹妹的刘亚琦对他老同学为免也关心过度了吧!担心什么血压心脏问题,这秘书当得超乎敬职。大清早电话叮嘱他必须亲自为骆凤怡的主治医生,可是他要负责的事太多,大会小会一整天,迫于无奈参与进来,把副院长和王主任先拉来垫底儿,自己也好歇歇气先。

“怡儿!……亚东你倒是说说怡儿的情况。”骆义龙嘶哑又夹杂有低沉哭音,眼眶潮湿。“她若有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景交待。”

“亚琦来电话后,我就来看过了……通过监控,我查到是天霖把她送来的。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刘亚东倒杯开水塞他手里,让他先喝水。“怡儿双肩上有凝青,脖子也有印迹——像是被侵犯过,我只是猜测……天霖跟护士交待说他发现怡儿在泡冷水……”

“兔崽子!三八蛋!”骆义龙咬牙切齿,眼眶直喷火,气得哆嗦颤抖,“我要灭了他……”冲出刘亚东办公窒。他心底压根明白怡儿一直惦记着高炎的儿子,十二年前高炎硬将自己儿子寄养到骆义龙家里,改名骆天霖,高炎叮嘱骆义龙想法让天霖多吃苦。当时骆义龙自己的几处产业融资出现问题,生活上也是百般艰难。一个顶瓜瓜首富却在这时这样无顾押送他的公子来体验生活,分明是仗势欺人,不是叫找苦让给他儿子吃么,如此收了也好,可以收拾下解气……骆义龙依在监护窒外,时不时踱步到抽烟区静静地抽烟。天霖回来了?这个暗号让他为骆凤怡窃喜,与此同时便是各种假设和思考——的确,刚才有想宰了天霖的念头,可他是怡儿执念不忘的人,他或许能改变一下怡儿,她已经失去她母亲了,有关她喜欢和念想的都不容灭。然怡儿是喜欢天霖的,不至于用这种手法来反感天霖,天霖也应该不会,也不敢对他养父母如此不敬重,敢强迫伤害怡儿。其中定有什么没有觉察到的细节问题,怡儿醒了问问也许会有答案。

“骆爸!”

“……”骆义龙打量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青年,身高185的样子,眉青目秀,瘦而坚实……

“……我是天霖……”骆天霖尴尬笑了笑,“我带来凤怡要换的衣服,还有鸡汤……”

“噢!”,骆义龙内心一阵抽痛,因为这个人自己失去了挚爱,现在这个人又有可能夺走心爱的女儿。这个人有多好?怎么看都不太爽,始终接受不了他一家曾无顾消失,没有句感恩更没有句道别。想着想着感觉格外龌龊,“这不欢迎你……滚!”说话间骆义龙的右手举得老高,颤动发抖。

“爸,您别激动,我走……我走。”骆天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一溜烟跑开。

“兔崽子!”骆义龙叫喊,僵直半天,望着高高举起的手,自己都觉得好笑,首富的儿子居然怕他,他尽敢对首富的儿子动手。

“你是家属吗?”护士问骆义龙,“病人醒了,但太虚弱。为了保证休息时间,现在只能进去10分钟。”

“谢谢!”

“怡儿!”骆义龙的声音几乎轻如苍蝇在叫,“宝贝女儿,你吓坏爸爸了……”

“哥呢……哥哥在哪里!”骆凤怡苍白如纸,眼眶布满血丝,盯着骆义龙手里拿的衣服,她小时候跟骆天霖说过,披衫披上肩的感觉很霸气,穿黑色蕾丝连衣裙再加披衫足足是女王的范。

“天霖!……天霖!”骆义龙叫了两声,故意把头往窗外瞄几眼,诡异的笑了笑“啊!兔崽子尽敢又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