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5上架
  • 7571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鬼参谋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45 2017-04-25 15:36:33

  不知道多少年前,金融风暴席卷了世界。在这场经济危机的冲击下,世界各国的政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波及。

伴随着金融危机的结束,一个新的时代拉开了序幕,史称“新权时代”。

一批杰出的爱国人士在华夏大地上组建了新的政府,自此,中华上国走进了历史舞台。

新政府的首任领导者被国人尊为“龙皇”。因为龙皇的存在,中华上国便采用“龙皇”为纪年称号。

……

龙皇76年4月18号,一伙恐怖分子偷渡到了凉州境内。这是一个在世界各地走私军火的恶劣组织,目前正受到国际刑警的通缉。

恐怖分子入境的消息很快就被凉州军方通过渠道获知。军政部高层经过会议商讨后,决定派遣鬼参谋和狂沙特战队开启作战行动。

……

夜幕降临,无尽黑暗填补了大漠的空虚。

只露出半张脸的月亮悬挂在天上,柔和的光芒映照出了沙丘与戈壁的模糊轮廓。

一辆国产的黄龙牌摩托车急速行驶在寂静无人的公路上,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迅猛而又疯狂。

驾驶这辆摩托车的是一个身披暗黑色长袍、脸带银白色面具的怪人。远远看去,他就像是一个幽灵。

3078号戈壁,狂沙特战队今晚的训练场所。他们今晚所要训练的科目是夜间攀岩。

特战队全体成员早已就位。他们满怀兴奋地等待着教官的出现。

怪人将摩托车停在戈壁外,自己徒步向戈壁走去。就在他刚进入戈壁时,一个身穿沙黄色军装的中校军官迎面跑了过来。

中校代号“001”,是狂沙特战队的现任队长。

中校跑到怪人面前,向对方敬了一个军礼。“鬼参谋,我们又见面了。”

鬼参谋,这是怪人的代号,也可以算作是他的名字。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是整个凉州军方的骄傲。

怪人回敬了一个军礼,没有说话。

中校侧过身体,给怪人让开了道路。“我对今晚的训练很是期待。”

3078号戈壁在军用灯光的照射下亮同白昼,犹如夜空里的明星一般耀眼。

怪人走到队伍前面,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讲道:“今晚是夜间训练,需要关闭所有的灯光设备。”

中校作为特战队队长,对于教官的要求自然是无条件服从。很快,在他的指示下,现场的军用灯光全部关闭。

灯光关闭前,怪人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十分,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来适应黑暗。”灯光关闭后,他从容地说道。

狂沙特战队今晚所要攀登的对象是一面高达三百米的峭壁,期间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提供安全保障。只要有半点差错,他们就很可能掉落山崖摔成肉酱。——这是生与死的较量。

怪人透过月光扫视着特战队即将展开训练的那面峭壁,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教学思路。

……

2713号戈壁,位于凉州郡玉门市金塔县境内。这里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冷僻去处。仅有少数倒霉的旅客曾经光顾过这个地方。

惨白的骸骨被无情地弃置在路旁,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恐怖。这是那些旅客存留在世上的唯一遗物。

戈壁里面分布着一些由岩石堆积成的小山,最高的一座大约有三百米。小山按照环状结构相互连接,围成了一个山谷,仅有北边一个通道。

山体对外的部分都是一面峭壁,对内的部分则留有许多镂空的洞穴。这些洞穴高低不一的排列在山山的内侧,无异于是天然形成的栖身之所。

山谷里停放着十几辆货车,货车的不远处搭建有一个巨大的帐篷。

帐篷外面燃烧着几堆篝火,干枯的树枝在燃烧时不停地发出爆裂的响声。

绿色的荧光从人骨上面漂浮起来,与帐篷旁边的火焰遥相呼应。

帐篷里面正在召开会议,恐怖分子的首领和头目都集中到了这里。

“不知道大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现在的情形有点不妙啊!”临时充当负责人的贾伯宽说道。

“管他呢,反正咱们手上有军火,就算是军队来了也不怕!”头目甄彪粗声大气地说道。

“这个地方很是荒僻,只要我们小心防范,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头目李隼说道。

“最主要的是加强入口的戒备和监察,决不能放松警惕!”贾伯宽站起身,伸出拳头。“如果真的被官方察觉,那就和他们拼了!”

其他几个头目全部站起,将拳头和贾伯宽抵在了一起。“是!”

……

特战队的夜间训练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按照鬼参谋的要求,每个成员的身上都带着三件工具:钩绳、十字镐、对讲机。

钩绳,一端绑定着四角尖钩的长绳,用于攀爬山体;十字镐,两头均为尖锥的可伸缩合金镐,用于固定身形;至于对讲机,则是为了方便教官和学员之间的交流。

鬼参谋站在戈壁山的山脚下,一边估算着特战队的训练进度,一边拿着对讲机不时地向学员讲解着攀登技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苦训练,特战队已经熟悉了攀登作业。他们在鬼参谋的指导下,慢慢地向山顶靠近。

鬼参谋的手机突然响了,但是他并没有回应,而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作为特战队的队长,中校也参加了训练。他是第一个爬上山顶的,过程的惊险难以表述。

紧随中校之后,特战队的精英们先后登顶,完成了这项艰难的训练。

“报告教官,狂沙特战队全体成员攀登成功,请指示下一步行动!”特战队全数登顶后,中校向对讲机那头的鬼参谋汇报道。

“现在,特战队全体用攀登的方式下山!”对讲机里传来鬼参谋的指令。

鬼参谋的手机再次响起,但是他丝毫不加理会。

鬼参谋的指挥能力的确非比寻常,在他的引导下,特战队的成员全部安全着陆,没有一人受伤。

“真是要命的训练啊!”队员们落地后一同感慨道。他们的脸上全都洋溢着笑容,那是完成训练后所有的荣幸与自豪。

中校走到鬼参谋的旁边,刚要开口,却被对方的电话铃声阻断。

“叮铃铃——”鬼参谋的手机又响了。如果先前的电话是同一人打来的,那么这就是对方的第八次呼叫。

训练完成,鬼参谋接通了电话:“我是福尔斯。”

福尔斯,鬼参谋的名字,但却很少有人提起。

“训练结束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凉州军政部首席长官萧靖的声音。

听到问话,福尔斯当即解释道:“刚才正在训练,没有及时接通电话,请总监恕罪!”

萧靖:“废话不多说,我现在给你们安排一项新的任务,可以接受吗?”

福尔斯:“狂沙特战队的训练已经完成,我们随时待命。”

萧靖:“很好,我把相关文件发给你,你制定行动方案,然后向我汇报!”

福尔斯:“是!”

两人的对话简洁明了,没有半点赘余的部分。

“鬼参谋,又有新的任务了吗?”中校问道。

福尔斯浏览了一遍萧靖发来的文件内容,略微思考一番后,命令道:“马上集合队伍,今天晚上还有一出大戏要唱。”

……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鬼参谋带着特战队赶到了2713号戈壁。

在鬼参谋的指挥下,搭载特战队的车辆全部停在了一个沙丘后面。鬼参谋将特战队分为五组,按照既定方案展开行动。

守卫在山谷入口的歹徒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宿营在山洞里的歹徒却睡得跟死猪一样。

特战队依照鬼参谋的计划,先是利用钩绳和十字镐爬上峭壁,接着从山顶空降到山洞里,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一半的恐怖分子。

凌晨三点的时候,一颗照明弹在山谷上方炸响,发出了醒目的光芒。

看到照明弹升空,中校当即带人朝山谷的入口发射了一枚小型炮弹。

激烈的枪战伴随着猛烈的炮火骤然打响,整片戈壁一时间变得无比混乱。

贾伯宽发觉危险降临,急忙从帐篷里撤退到山谷的西边,那里有一道狭窄的裂缝。拼命跑出戈壁后,他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

“现在放松戒备似乎太早了点吧?”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贾伯宽身后响起。

贾伯宽听到声音,立刻从怀里掏出两把轮盘手枪,锁定了自己的身后。“不许乱动!”他恶狠狠地喊道。

柔和的月光无法照亮鬼参谋的全貌,但却能让他那张银白色的面具外放出异常魅力。

鬼参谋:“你干嘛这么紧张?”

贾伯宽:“因为你让我感觉到了危险!”

鬼参谋:“到底是做过杀手的人物,感觉就是敏锐!”

乌云突然遮住月亮,大漠彻底陷入了黑暗。

视野受阻,贾伯宽下意识地朝鬼参谋站立的方向开了两枪,却没有击中目标。

“给我出来,你这个胆小鬼!”贾伯宽大声吼道,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他疯狂地向四周扫射起来。

乌云散去,月光重新照亮了大漠。

“中国杀手榜排名第六十四位的‘饮血轮盘’,枪法果然厉害!”鬼参谋突然出现在了贾伯宽的面前。

“你是人是鬼?”贾伯宽惊慌地问道。

鬼参谋的双眼迸射出冷厉的光芒。“鬼!”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贾伯宽高举双枪,强行按捺住心头的恐惧。“不管你是人是鬼,这个问题我马上就能得出结论!”

鬼参谋:“是吗?”他知道对方要开枪了,但是并没有躲闪的意思。

“去死吧!”贾伯宽怒喝一声,紧接着就要开枪射击,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两条钩绳套住。

钩绳刚一套住贾伯宽,便各自在一名特战队员的控制下用力拉伸,瞬间就把贾伯宽的两只手臂分了开来。

贾伯宽用尽全力扣动扳机,想要借此射杀对方,却悲哀地发现已经打光了子弹。

钩绳上的尖钩贯穿了贾伯宽的手臂,拉出了道见骨的伤口。

贾伯宽手里的轮盘抢无力地掉在了地上。这个曾经横行世界的顶尖杀手,就此告别了那个让他风光无限的职业。

在剧痛和绝望的支配下,贾伯宽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不久后,大批军队赶到2713号戈壁,拘押了已经被特战队制服的歹徒。

剩下的一些恐怖分子仍然负隅顽抗,最后在炮弹的轰炸下化作了灰烬。

停放在山谷里的货车上装载着大量的枪支弹药,在它们为祸地方前,终究被那些偷渡者全部炸毁。

……

黎明到来,预告着新一天的开始。在曙光的照耀下,残破的2713号戈壁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荒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