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五章:确定人选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44 2017-04-25 15:41:53

  贝隆山脉是国家知名的生态保护区,在这片连绵的原始森林里,蕴藏着大自然最宝贵的财富。

旅客艰难地行爬行崎岖的山路上,想要翻过这个山头。他的右腿不知道被什么人射中了一支箭。

箭头卡在了岩石的缝隙里,猛烈的拉扯让旅客感到了钻心般的疼痛。

旅客狠下心,将腿从箭杆上拔了出来。

黑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溅在了地上,好像是在山体的表面打开了一条缝隙。

旅客咬着牙,强忍住伤痛和晕眩爬上了山顶。这时,他突然绝望地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是一个断崖。

“天啊,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旅客无力地闭上双眼。

一根巨大的铁箭从旅客背后射来,顷刻间就贯穿了旅客的身体。在铁箭的牵动下,旅客一个酿跄,栽下了断崖。

铁箭的尾端绑着一条钢索。在射箭人的拉动下,铁箭顺着钢索被拉了回去。

看着箭身上沾满的血液,射箭人的同伴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尸体掉到悬崖下去了?”

射箭人残酷地笑了两声,道:“放心吧,被这根铁箭射中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

“那就好。回去吧,别让老大他们等急了。”同伴招呼一声,蹲下身收拾起地上的工具。

射箭人再度看了一眼旅客掉落的山崖,做了一个送别的手势。

断崖之下,旅客在黑熊的帮助下将背包放进了一个隐蔽的地穴里。

旅客拼尽全力在山壁上写下“罂粟”两个字。“再见了,大黑!”他对黑熊挤出一抹笑容,然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嗷——吼——”黑熊凄惨地叫了起来,惊飞了栖息在树上的群鸟。

“哎,你听到没有?是黑熊的叫声!”射箭人拍了拍同伴的肩膀,一脸兴奋地说道。

“算了吧,天都要黑了,赶紧回去!”同伴不满地斥责一句后,扛着工具继续前行。

射箭人看了一眼行将落幕的夕阳,只得按捺下心头捕猎的冲动。

……

范宇诚招呼手下拿走了餐具,自己则是重新坐回到工作室里的座位上。经过两天的观察,他发现福尔斯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

福尔斯整理好名单,重新确认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后,将文件扔给了范宇诚。“看看吧,我想听听你的评价。”

范宇诚接过文件,看了一遍夹在文件里的名单。“你找到了四个人选,真够挑剔的。”评价之余,他不忘开了一句玩笑。

福尔斯:“这四个人是我能在档案库里找到的合适人选。”

范宇诚:“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还有其他打算?”

福尔斯:“我觉得应该从其他方面找寻一下,说不定还有人可以填补空缺。”

范宇诚:“看来要进入警探组还真不容易。按照你这要求来看,我们公安厅没有一个人是符合标准的。”

福尔斯:“其实想进入警探组很简单,只要不怕送死就行。”

范宇诚:“这话怎么讲?”

福尔斯:“警探组即将面对的都是一些极具诡异性或者危险性的重大案件,死亡和痛苦不过是家常便饭。”

范宇诚坐直了身体,只感到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他突然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怪人,或许是个值得尊敬的人物。

福尔斯:“对了,有关那份名单上的人选,你有什么看法?”

范宇诚回过神来,又看了一遍名单内容。“黑龙特战队?少校军衔?你之前不是说这类人物是不会轻易加入警探组的吗?”

福尔斯自然知道范宇诚说的是谁。“你说的没错,但那是在一般情况下,名单上的这个人可是一个别具特色的例外。”

范宇诚:“哦?”看到对方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他对于手上的这份名单忽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

黑龙特战队回到军政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他们丝毫没有因为完成任务而感到喜悦。

靳适独自一人走进了副总监汤立达的办公室。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一场严厉的斥责。

特战队的其他成员蹲在副总监的办公室外,闷着头不说话。队长001靠墙站在一边,面部表情很是僵硬。

特战队的每个成员都有着各自对应的编号。除了队长编号固定为“001”、副队长编号固定为“002”以外,其他成员的编号都是随机选定的。

特战队的人数规模通常在10人到20人之间,成员全是具备卓越天赋的部队精英。

靳适是黑龙特战队的王牌成员,他目力过人,精通格斗,对于各种枪支的使用十分熟练,被誉为继承“黑龙”的不二人选。

对于一名特战队员来说,能够继承战队编号可是一件无上的荣耀,那是远比任何奖励更具吸引力的。

拐角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走廊的安静。副总监汤立达从拐角后面走了过来。

“副总监!”看到副总监后,队员们立刻围了过去。

汤立达看了一眼众人,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每次都是这样。一旦有人出了问题,你们都要围过来求情!”

“副总监,你给我们一个准信吧,到底会怎么处置老七啊!”副队长一脸急迫地问道。

靳适编号“007”,他的战友们也都因此称呼他为“老七”。

“是啊!”其他队员纷纷附和。

“行了,都别讲了!”汤立达大吼了一声。“你们都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围观。”

“可是——”副队长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一声咳嗽打断了。

队长给手下们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们马上离开。

在队长强硬目光的注视下,副队长和队员们纵然有万般不愿却也是遵从了长官的指令。

“你还留在这里,是有什么话想说吗?”汤立达经过队长旁边时,停下脚步问道。

队长挺起后背,站直了身体。“我只想说,他是我见过的,最得力的部下。”

汤立达:“这可以算是你对他的送别语吗?”

队长沉默片刻。“随你怎么理解好了。”他也离开了这里。

汤立达在门口驻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

警探组的工作室里,福尔斯已经和范宇诚讨论完了有关名单的问题。或许是刚才的谈话太过热烈,只是两人都感到有些口渴。

“我来帮你倒水吧。”范宇诚拿过福尔斯的茶杯走到饮水机前。

“多谢了。”有关交际的话语从福尔斯的口中说出,总是显得那么生硬。

范宇诚把倒好水的茶杯放在福尔斯的桌上,自己又回到坐位上。“没什么,不过是小事一桩。”

“有时候,细节决定成败。”福尔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也许你正在想,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凭什么总是一副傲慢的样子。”

范宇诚:“我可从没说过你傲慢。”

福尔斯:“但是恐怕你就是这么想的没错吧?”

范宇诚:“我承认,之前特别为你举办欢迎会的时候,你故意没有出席的这项举动引起了其他高层的不满,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因此对你抱有成见的。”

福尔斯:“很抱歉,我天性如此,不习惯过分应付有关交际的事情。我想做的只是工作而已。”

范宇诚:“你好像是从凉州来的没错吧?”

福尔斯:“确实如此。”

范宇诚:“那凉州是安排什么人接待你的呢?”

福尔斯:“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总监、总督时常请我吃饭罢了。”

听到福尔斯这么说以后,范宇诚总算明白,为什么他的上司、石州郡总督朱鞅对与警探组如此看重。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他面前的福尔斯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想到这,他原本还抱有疑虑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福尔斯:“我觉得目前的人选还是不够。”

范宇诚拿起名单,“你说的是这份名单?”

福尔斯:“是的,我觉得还少了一个。”

范宇诚:“哦,那么你要怎么补上这个空缺呢?”

福尔斯打开电脑界面,想从网络上寻找点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就在要进入网站时,他突然停下动作。“军事部门和警政系统相关成员的档案我已经全部校对过了,能找到的人选只有这四个,剩下的这一个到底该去哪找呢?”

福尔斯看上去是在自言自语,但听起来又像是在向范宇诚询问建议。

范宇诚抓了抓头发,为难地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们石州郡的警察队伍里好像没有你需要的人选。要不然,我帮你在警校、军校里面找找看?”

范宇诚这话多半是出于安慰,但却在无形中提醒了福尔斯。

“看来和你交流一下感情真是正确的,你帮我解决了一个难题。”福尔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装束。“劳烦你帮我向名单上的四个人发出邀请,顺便附带上委任状。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可能明天晚上才会回来。”

“啊,什么意思?”范宇诚刚要追问一下,却发现对方已经离开了工作室。“真是个怪人,神出鬼没!”

……

办公室里,靳适抚摸着自己身上的军装,脑海中思绪万千。

他在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了部队,到今天为止已经超过十年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菜鸟,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埋头训练。可是逐渐地,他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他人所不具备的天赋——千里眼。虽然说法有些夸张,但是却也是个事实。他虽然名为“近视”,但事实上,他的视力非常之好。

靳适非凡的视力终于被军方发现。在经过了一系列残酷的训练和严格的删选后,他进入了黑龙特战队。自从成为特战队的一员后,他似乎找到了展现实力的舞台。屡建功勋的他,在八年的时间里,从一个中级列兵晋升到了少校军衔,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值得庆幸和自豪的。

但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靳适拥有过人的特战天赋,但是他的性格过于冷僻,虽然不至于无法相处,但却总是和队友们划开一道界线。这道界线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也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靳适拥有自己的判断,而且有着面对死亡的勇气。

“007,哦不,我看我还是叫你的本名好了。”陶力达终于揭开了话题。“这次的行动,全靠你和018的配合才能得以成功,理论上来说,你居功至伟,甚至于已经达到了晋升中校军衔的资格。”

靳适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少尉勋章,安静地等待着长官的训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