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四章:核查资料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72 2017-04-25 15:40:46

  福尔斯坐在四楼的工作室里,校对着电脑上显示出来的档案资料,不时地在纸上记录下什么。

范宇诚专门在中央大楼的顶层清理出了一个房间,作为警探组日后的工作室使用。中央大楼的顶层向来是高层长官的专用场所,范宇诚的做法无异于给了福尔斯一个天大的面子。

警探组目前只有福尔斯这个光杆司令。中央虽然设立了警探组,但是对于其中的具体事项却没有专门的安排,所有的一切都将由福尔斯一人筹划。

一个人是无法运作警探组的,深知这一点的福尔斯正在从国家档案库里找寻着他所需要的合适人选。

“咚咚咚——”工作室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福尔斯喝光杯子里的水,敲了一下键盘,回复道:“进来。”

工作室的门被人打开,范宇诚从外面走了进来。

“原来是范厅长,有什么事吗?”福尔斯看了一眼来人,淡淡地问道。

范宇诚关好房门,走到了福尔斯的办公桌前面。“额,我是来向你询问一下有关警探组的成立事项,想看看我们公安厅能为你提供什么帮助。”

福尔斯弯了弯手指,手指上的骨节发出了一连串的脆响。“暂时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我想提前询问一下,警探组预定的规格是什么级别?”

范宇诚:“根据上面的指令,暂时定义为正科级。”

福尔斯:“也就是说,我现在不过是个正七品的小科长而已。”

范宇诚:“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警探组是中央的一级试点项目,虽然目前的级别很低,但只要干出了成绩,获得提升也是早晚的事……”

福尔斯右手按住鼠标,左手抬了起来,“还有其他的事吗?”

看到福尔斯有些不耐烦,范宇诚便开门见山道:“昨天晚上我们公安厅商讨了有关警探组的事情,大家推荐了一批还算不错的年轻人,想邀请你去视察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中挑选出一两个助手。”

福尔斯是在前天凌晨的时候到达公安厅的,那时候范宇诚还特别连夜开会表示欢迎,只可惜前者并未在会议上露面。

公安厅的其他高层对于福尔斯这个新来的外人抱有很大的反感,认为这是一个傲慢无礼的家伙。范宇诚强行压制住众人的不满,又向大家宣布了警探组的事情。

经过公安厅高层的严格删选,终于选出了一批十分优秀的年轻骨干。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范宇诚这才决定亲自和福尔斯商谈一下。

福尔斯皱眉沉思了一下,继而说道:“我只有两句话请你转告他们。”

范宇诚:“什么话?”

福尔斯:“警探组是个要命的机构,更是一个送命的机构。如果不怕死得不明不白的话,就可以来这里当一次炮灰。”

听了福尔斯的话,范宇诚一脸错愕。“啊?”面对这个新来的陌生男子,他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与之相处。

“就是这两句话。如果有人想做炮灰,就尽管来这里凑个热闹。”福尔斯点击了一下鼠标,“范厅长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下吧,等一下我们再聊。”

范宇诚环顾了一眼工作室,却发现这里空荡荡的,只有福尔斯那一套桌椅。“不用了,我先去把你的话告诉他们。”他苦笑着就要离开。

福尔斯拿起茶杯想要喝水,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范厅长,真是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帮我倒杯水来呢?”他把茶杯推到了办公桌前面。

范宇诚楞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好吧,你要热的还是冷的?”他拿起茶杯问道。

福尔斯:“温的就行。”

范宇诚又楞了一下,然后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温水”放到桌上。“我先走了。”他打开房门离开了。

两个陌生的人物突然间成为了同事,任谁都会有些不大适应。

范宇诚原本特别斟酌了一套说辞,只可惜福尔斯远比他想象得还要冷淡。他的准备并没能派上用场。

工作室现在的布局是福尔斯要求的。整个房间现在除了福尔斯正在使用的一套桌椅和放在门口的饮水机外,再没有其他摆设。

……

快到中午的时候,范宇诚接到了一通电话。几分钟后,他放下话筒,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电话是总督朱鞅亲自打来的,主要是向范宇诚强调警探组的重要性,并且明确要求范宇诚要热情招待远客,让对方享受到宾至如归的待遇。

范宇诚强打起精神,走到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看到镜子里自己惨白的面色后,他不由得苦笑了两声。

范宇诚走出办公室,来到了警探组的工作室门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敲响了房门。

“进来!”工作室里传出福尔斯那沙哑的声音。

范宇诚打开房门走进工作室,发现福尔斯还在埋头查阅档案。“你可真够认真的啊!”他顺手关上了房门。

听到对方开口,福尔斯却头也没抬。“又有什么事情吗?”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已经猜到对方是范宇诚。

范宇诚:“马上就到中午了,我是来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福尔斯:“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帮我把中饭拿到工作室里来吗?”

范宇诚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你想吃什么?”

福尔斯想了想,“青菜肉丝面,可以吧?”

范宇诚有些诧异,“青菜肉丝面?就一碗面?”

福尔斯:“我这人胃口比较刁,吃不惯别的。”

范宇诚:“好吧,我去和食堂说一声。”他转身走到门口,“如果你不介意,我这几天可以和你共用一间工作室吗?”

福尔斯:“只要你不影响我工作就行。”

范宇诚:“可以和你一起用餐吗?”

福尔斯看了一眼范宇诚,“建议你不要这么做。”

“为什么?”范宇诚不解地问道。“难不成你的脸是个秘密?”

福尔斯笑了笑,“谈不上什么秘密,只是我的脸被烧伤过,现在的样子很吓人,而且吓死过人。”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他的语气很严肃。

“我尽量试试吧。”说这话的时候,范宇诚的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为什么,他从福尔斯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和神秘。

……

下午两点的时候,警探组的工作室里又多出了一套办公用品。那是从范宇诚的办公室里搬过来的。

范宇诚坐在位置上,惊魂甫定地看了一眼埋头工作的福尔斯。自从和福尔斯共进午餐之后,他不自觉地怀疑起一件事——世上真的有鬼吗?

福尔斯:“你一定很好奇我这副尊容的来历吧?”

范宇诚被对方突然的开口吓了一跳。“哦,我并不喜欢以貌取人,只是感到有些诧异罢了。”

“没关系,这是人之常情。”福尔斯喝了一口水,“我经历过一场火灾,肩部以上受到过严重烧伤,因为伤疤太过骇人,所以我一直戴着面具。”

“我看你的头发保养的还不错嘛。”范宇诚目光一闪,“难不成,你的头发也是假的?”

“我戴的是头套,我的头皮早被大火烧毁了。”福尔斯的语气不急不缓,似乎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惨剧不以为意。

范宇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你疮疤的。”

福尔斯:“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了。再说,挑起话题的人其实是我,你愿意听我废话,我实在感激不尽。”

范宇诚:“哪有的事,你言重了。”

福尔斯再度沉默了下去,搞得范宇诚有些不知所措。

范宇诚拿起手边的一份卷宗查看起来,但是心思却不在上面。他瞥了一眼福尔斯,思索着该怎样挑起话题,以便于自己正在交谈中进一步了解对方。

福尔斯关闭档案页面,把视线投向了手边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警探组剩余成员的候选名单。

“怎么样,警探组的事情筹备好了吗?”看到福尔斯拿起了桌上的笔记本,范宇诚忍不住问了一句。

“差不多了。”福尔斯看向范宇诚,“或者你可以帮我参考一下人选问题。”

“我,可以吗?”范宇诚惊喜地问道。

福尔斯收回目光,“当然。”

范宇诚:“你选中的应该都是军政系统或者警政系统的人物吧?”

福尔斯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范宇诚:“我倒是很好奇能入你法眼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福尔斯:“我第一个选上的是云州军政部三厅的费骏扬。”

“费骏扬?”范宇诚皱眉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物毫无印象。

福尔斯:“这个人动作敏捷,善于长跑,能一口气跑上几十公里;喜好潜泳,能钻进水里三天不上岸。”

范宇诚的脸上挂满了质疑,“这是不是有点太扯了?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吗?这不是小说里的人物吗?简直骇人听闻。”他实在难以相信有这样的人物存在。

“确实,我也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不过这个人倒是获取过‘金龙’称号就是了。”福尔斯意味深长地补充道。

“金龙?”范宇诚突然想起,云州军政部所创立的特战队的中文代号就叫做这个名字。

对于特战队的队员来说,能够获取战队称号那是无上的荣耀。如果真的有人获取了战队称号,那么此人必然有着超凡之处。从这一点角度出发的话,那个费骏扬没准真的就像福尔斯所转述的那样厉害。

想到这里,范宇诚苦笑着叹了一口气。“算了,你就当我刚才说的话没说好了。”他知道,自己在无形之中被福尔斯摆了一道。

福尔斯:“事实上,我倒是觉得你说的那番话挺有道理的。”

范宇诚:“好了,你就别挖苦我了,我知道自己在你面前出丑了。”

福尔斯:“不不不,你说的很有道理。因为我刚才转述的只是档案上的记录,真实的情况需要实际观察。再说了,这个费骏扬虽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但是我也没有把他看做最合适的人选。”

范宇诚:“这是为什么?”

“原因有两点。”福尔斯伸出两根手指。他的手上戴着手套。“第一,费骏扬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已经享有上校军衔,让他突然调任到我这个新建的科级单位里,恐怕任谁都不会愿意。再有,警探组需要的是新鲜血液,费骏扬已经年过四十,超过了我的预先设定。所以,这个人暂时列为二等候选。”

范宇诚:“没想到你对组员的挑选如此严格,像是费骏扬那样不可多得的高手你也看不上!”

福尔斯没有答话,又保持了沉默。

范宇诚看了一眼福尔斯,却发现对方已经陷入了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