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八章:新官上任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81 2017-04-26 03:35:59

  6月19日下午一点的时候,石州公安厅向所属机关公布了一条消息,表明即将有警探组成员前来协助案件调查,要求各单位积极配合。

负责处理郡内刑事案件的刑侦一处自从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每个人的心头都泛起了一丝疑惑。他们对于那个所谓的警探组毫无印象,至于其中的成员更是一无所知。

警探组真的具备超凡的调查能力吗?——这是石州郡警方共有的怀疑。

……

快要进入宝蓝市的时候,靳适遇到了一个戴面具的怪人。怪人却是福尔斯。

福尔斯交给了靳适一张警官证。除了交代靳适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他还额外嘱托靳适三个词语:竞争、仇恨、教唆。

靳适并不知道福尔斯是如何找到自己的,这或许是个秘密。他遵照长官的指令来到了建北区莫桥镇。

废墟周边的警戒线现在已经撤销,警方在采集完痕迹后便全部撤离了现场。

一些当地的居民围在距离废墟不远处的地方相互议论着什么。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蹲在废墟旁悲伤地哭泣着。他是这间仓库的管理员。原本建造良好的仓库就这么被一把大火给烧了,任谁都会痛心的。

靳适走到人群里,借着话题插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能有什么事,就是不知道被什么人放火烧了仓库。”一个大妈说道。

靳适:“你们怎么知道这火是别人放的?”

大妈:“肯定是别人放的啊。我在这里住了快二十年了,这仓库从来就没有出过事,偏偏昨晚就起火了,你说这能不是别人放的火吗?”

“就是。而且我听一个记者说,这是有人故意放火,想要借此向警方挑衅呢。”另一个好事的老大爷说道。

靳适:“记者会和你们说这些?”

老大爷:“那可不嘛,我是亲耳听见他说的。”

围观的人又七嘴八舌地谈论起来。靳适离开他们,向那个在废墟旁边哭泣的中年男子走了过去。

“大叔啊,问你件事好吗?”靳适蹲在中年男子的身旁说道。因为他体型硕大,所以蹲下以后看上去像个大土包。

中年男子抹了一把眼泪,看向靳适。“你又是哪家的记者,我不是把知道的事情都和你们说了吗?为什么还来烦我?”

靳适拿出警官证,“我不是记者,是警察。我到这里就是想问一下,有关这次事件你有什么头绪没有?”

“我哪有什么头绪?这间仓库堆了十几年的棉花了,从来没有出过事,没想到今天就被烧成这样了!”中年男子说罢,又痛哭了起来。

靳适站起身,在现场四处看了看。他返回车里,开车向建北区的公安局赶去。

……

尔龙在前往市区的路上遇到了福尔斯。刚一见面,他对这个形貌怪异的男子充满了敌意。

福尔斯将警官证交给尔龙,“北城区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你需要马上前往调查。相关的手续我已经让人办理好了。送给你六个字:尾行、蓄意、阴谋。”说完这些,他立刻离开了。

尔龙消化了一下福尔斯告诉自己的信息。从刚才的接触中,他至少确定了三件事。第一,宝蓝市北城区发生了一起奸杀案;第二,他需要马上前往调查;第三,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就是他的新上司。

靳适发动车身,很快就赶到了案发现场。白云山庄的命案早就被人传到了网上,所以想要确定案发地点并不困难。

命案现场已经被人清理干净,小区里也还只剩下几个走访案情的地方刑警。白云山庄算得上是北城的高档社区,所以公安部门的警方不可能在命案现场过分停留。

尔龙在勘查现场时被走访的刑警发现,对方当即走过来询问情况,甚至怀疑尔龙和命案有着某种联系。不过,在尔龙亮明了警官身份后,那个刑警的态度当即变得恭敬起来。

尔龙来到北城区公安局的门口,在证件的帮助下顺利地通过了门卫的检查。他从大厅接待员那里了解到白云山庄命案的调查组的位置后,立马赶了过去。

“砰!”“砰!”“砰!”

因为案情目前毫无头绪,任彪气得拿桌子当起了发泄对象。

剧烈的响声在房间里接连回荡,让其他人听了感到不胜其烦。不过碍于对方是公安厅的刑事人员,他们也不便开口斥责。

就在任彪发泄火气的时候,尔龙推门走进了房间。他并没有敲门,也因为新官上任还穿着一身便装。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见进来的是一副生面孔,任彪的火气更大了。

“小子,你说什么?”尔龙快步上前,一把揪住了任彪的衣领,差点没将对方举起来。“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他的火气看上去远比任彪大得多。

……

秀一敛骑着摩托车急速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因为路上想要体验一把骑车的感觉,所以他故意没有开上自己的跑车。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跑到半路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他赶往市区解决一件抢劫案,这可真是“飞来横祸”。

秀一脸无奈之下,只得连夜兼程赶往宝蓝市,去研究一下那个让他累觉不爱的刑事案件。

或许是因为连夜赶路的原因,秀一脸的精神有些不足,以至于没能及时躲开路中央的那块大石头。

摩托车的车轮压上了石头,顿时失去了平衡倒在路边。

秀一敛很悲剧地从车上摔下路边的斜坡。好在他是行伍出身,身手不凡,翻了个跟头就站了起来。

秀一敛刚才走的那条乡间小路位置偏僻,看上去并不是行人常走的路段。秀一敛现在掉落的斜坡下面长满了野草。野草没过了常人的膝盖,让人连路径都分辨不出来。

秀一敛拍了拍沾在身上的灰尘,迈步就要回到小路上,不料一脚踩在了埋在草里的一块石头上,差点又摔了个跟斗。

“真是倒霉!”秀一敛拿起那块险些害他摔倒的石头,远远地扔到一边。他目光一扫,忽然在草丛里发现了一颗闪着亮光的小珠子。

秀一敛好奇地捡起那颗珠子。环顾四周,发现无人后,他将珠子对着太阳观察了一下,却惊讶地发现手上拿的竟然是一颗珍贵的宝石。“我的天啊,真是因祸得福,白捡了一颗宝石啊!”

秀一敛将宝石收好,又仔细检查起四周,希望能从中找到其他一些珍品。他发现,这片野草地上除了他以外,近期还被人踩过,上面还留有部分足迹。

秀一敛嗅了嗅那些足迹的味道,发现其中还带有一丝火药味,但是味道很淡。

“难道会是那起抢劫案的劫匪留下的痕迹?”想到这,秀一敛当即顺着草丛上的痕迹找了过去。

野草地外约二十米的地方连接着一片小树林,在小树林的后面则是一座小山。小山虽说谈不上险峻,但却阴森得有些吓人。

秀一敛回到小路上把摩托车藏在了路边,然后重新返回到小树林里,凭借他那比警犬还要灵敏十倍的鼻子追寻起剩下的痕迹。

秀一敛走到了山路上,沿着山路穿过几片灌木丛后找到了一个山洞。他进入山洞搜查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正当他怀疑自己多心的时候,又是一脚踩空掉进了隐藏在山洞内部的地穴里面。

“我擦,不是这么背吧。坑爹啊!”秀一脸惨叫一声,当即打开手机的照明设备查看其周边的环境。

地穴里面正是那伙歹徒藏匿珠宝的地方,除此之外,还储藏了一些炸药。但最让秀一敛感到震惊的是,地穴的角落里,躺着几个昏迷的小学生和一个受了重伤的大人。

秀一敛急忙过去检查了一下,几个小学生都只是饿晕了,至于那名大人眼下的情况很糟,需要及时送去医院。

“丫的,我该怎么上去啊!”望着那足有七八米高的坡顶,秀一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突然,一根麻绳从地穴上面垂了下来,看样子是有人发现了这里。放绳子的人还扔给了秀一脸一张警官证,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在接过警官证的同时,秀一敛分明看见,这个似乎想要帮助自己的家伙,是一个脸戴面具的怪人。

……

当魏珏出现在红月饭店外面的时候,在场所有男性警察的目光都不自觉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刘特也不例外。

范雅琪生气地踩了刘特一脚,疼得后者龇牙咧嘴。

“科长大人,你踩我干嘛?”抱怨的同时,刘特还不忘看上魏珏两眼。

“哼!姑奶奶我乐意,你有意见吗?”范雅琪掐着腰,一副唯我至尊的样子。

“算了,随你便好了。”刘特也顾不上要和范雅琪吵嘴,有了魏珏这个美女在前,他似乎可以忘记一切痛苦。

正当刘特纠结该不该走上前和那个美女搭讪的时候,饭店的服务员已经走了过去。副科长温德开也和刘特抱有同样的想法,只可惜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就被和他同为副科长的老婆柳萍揪住了耳朵。

饭店服务员走到魏珏的面前,很是抱歉地示意道:“对不起,本店因为突发了一点事故,故而暂停营业,敬请见谅。”

魏珏从怀里掏出警官证,“我是前来查案的警探。”

“太好了!”见对方是同行,刘特忍不住拍起了掌。

范雅琪再次踩了刘特一脚,似乎是在示意对方注意工作态度。

……

淳于豪和手下的三个副科长坐在工作室里,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眼前这个好像是刚出炉的大学生一般的人物。要不是因为对方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他们绝不会相信这个年轻人会是前来查案的警探组成员。

东城公安局的刑事科长沈易飞走进工作室,向在座几人汇报了一下调查工作的进度。

淳于豪咳嗽一声,“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凶手应该是电工、维修工或者是民工一类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会想到使用螺丝刀这样的作案工具,而且还有那么凌厉的杀人手法。”

科长发话,几个副科长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不是这样。”身为警探的触昇开口反驳道。

淳于豪饶富意味地看向触昇,“哦,警探先生有什么看法?”在他看来,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不过是个新新出炉的草鸟。

触昇:“凶器虽然是螺丝刀,但和并不意味着犯人一定就是从事与螺丝刀相关行业的人员,因为螺丝刀是常见的维修用具,可以说随处可见。”

淳于豪皱起眉头,“你有什么看法?”

触昇:“我想具体研究一下被害人的生活、工作情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