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九章:鄂伦斯县的命案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56 2017-05-02 20:40:14

  范宇诚放下话筒,只觉得悬在心头的巨石终于落下。他刚接到刑事司司长陆明辉的报告,得知警方对于那五起要案的调查工作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就在不久前,范宇诚听从福尔斯的建议,向那几个即将到任的外州人员提前签发了警官证。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接到了几个新任警官参与查案的通告。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话一点都不假。几乎就在新任警官们上任的同时,有关案件的调查工作也随之进入了全新的阶段。

能这么快就获得警探组带来的效益,这确实让范宇诚喜出望外。他对福尔斯的好奇心也随之加重。

虽然几位新任警官的就职手续尚有欠缺,但是范宇诚已经向所部机关发出通告,示意各方人员都要积极与之合作。

当然,有关查案的工作是不需要范宇诚这个公安厅长亲自出马的。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范宇诚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随后离开办公室,来到了警探组的工作室外。

福尔斯一边审阅着卷宗上记录的档案,一边快速地在笔记本上作出相应的分析。很快,他翻到了卷宗的最后一页,手上的分析工作也随之停止。他合上卷宗,仔细校对起自己所做的笔记。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他的思考有了答案。

“咚咚咚……”就在福尔斯思考出结果的同时,工作室的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福尔斯冷淡地回应道。

范宇诚推开房门走进工作室,顺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福尔斯的对面。“怎么样,有什么结论了吗?”他的视线落在了福尔斯手边的卷宗上。

福尔斯点了点头,“大致有了一点眉目,不过还需要查证。怎么样,公安厅的系统构造带来了吗?”

“这是当然的。”范宇诚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福尔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公安厅的部门规划这么感兴趣。”

福尔斯打开文件看了起来。“既然在公安部门任职,那我自然需要了解相关的系统构成。”

范宇诚:“没想到,你做事这么面面俱到。”

福尔斯:“你的心情貌似不错。要知道,在昨天以前,你的眉头一直是紧锁的。”

范宇诚:“这都要多亏了你的警探组,那几个外州人员刚一上任,就给石州警方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福尔斯:“看样子,案件的调查工作有所进展。跟我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吧。”

范宇诚:“那我就依次说起吧。先是建北区的纵火案,警方在现场发现了残留的煤油痕迹,因此当即将案情从失火案升格为纵火案。调查组经过初步侦查,列举了几个疑犯人选,正要进行进一步排查的时候,那个靳适就出现了。”

福尔斯:“靳适,我选定的第一个组员,因为误杀了队友而被军方驱逐,是个很有能力却遭逢不幸的得力干将。”

范宇诚:“你这番评价倒是很有意思,不过却也不是信口胡说。那个靳适在勘查完现场后,就要求警方彻查了一遍当晚的监控录像,却没能从中发现什么疑点。于是,他又开始着手调查那家仓库的承包公司虹奇棉纺,从该公司的竞争市场出发,锁定了一个目标。”

“你说的应该是英华棉纺吧?”福尔斯一语道破了范宇诚话中的玄机。

“你怎么知道?”范宇诚一脸错愕。

福尔斯喝了一口水,“只要知道仓库现在的承包方,再结合作案动机,想要找到几个怀疑对象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范宇诚楞了一下,“看来你的头脑远比常人要聪明得多。”

福尔斯:“如果你将此视作对我的夸奖,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习惯从一般角度思考问题的普通人。继续讲述案情吧。”

普通人的一般角度?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范宇诚在心里质疑道。“有关建北区的纵火案现在也只调查到英华公司而已,其他的事项还有待刑事人员的进一步查证。”

福尔斯:“那么,北城区的命案调查得怎么样了?”

“那是一件强奸杀人案。”范宇诚总结了一句,“死者是一名网红,据悉已经和一家演艺公司签订合约,即将出演一部热门剧作的女二号,却没想到在签约后不久便遭人杀害。”

福尔斯:“死了一个网红,恐怕那些都要疯了吧?”

范宇诚苦笑两声,“早就疯了,现在白云山庄那一块到处都是媒体的人,害得警方都不敢公开前往调查。”

福尔斯:“白云山庄那里居住的大多是一些社会名流,有了这些人的存在,媒体想进到小区里面折腾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范宇诚:“同样的,警方想展开工作也不容易啊。”

福尔斯:“凡事祸福相依,有利有弊。”

范宇诚:“那个尔龙倒是个人物啊。”

福尔斯:“这话怎么讲?”

“刚到任第一天就把刑事一处的二科长任彪给收拾了,这在我们公安厅可是重磅新闻啊。”范宇诚的语气中透露着对尔龙的欣赏。

刑事司一处的二科长任彪是个出了名的暴脾气,见到处长都敢拍桌子。除了司长、厅长外,整个公安厅都找不到几个能让他吃瘪的人。

福尔斯:“尔龙是国防部武警总队里最年轻的教官,他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因为失手打死不良青年的事情,差点没被送交司法机关。”

范宇诚挑了挑眉毛,“打死人?这么夸张。看来这家伙要比任彪狠多了。”

福尔斯:“网络红人的凶杀事件无外乎三种,情杀、仇杀以及意外凶杀。”

范宇诚:“你这套言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难道是你查阅卷宗分析出来的吗?”

福尔斯摇了摇头,“不,这只不过是我信口胡说的罢了。”

范宇诚咧了咧嘴,只感到一头黑线。

福尔斯:“既然死者曾经是一个网红,现在也已和一家演艺公司签约,而且即将出演一部剧作的女二号,那么仇杀的可能性就会翻倍。另外,由于死者居住在高档小区,普通的色情狂很少选择这样的地方下手,所以说意外杀人的可能性也会随之降低,但是情杀的可能性将会提高。所以,调查工作应该围绕死者的交际对象和工作对象展开。当然,期间所要面临的困难不容小觑。”

范宇诚叹了一口气,“听你说话像是在听一场大戏,只不过你所说的这些调查人员也都能想到,问题是怎么开展调查,起码要锁定一个方向才行。”

福尔斯:“想要锁定方向其实不难。首先,确定死者当天的行程安排;其次,摸清死者的交际对象;最后,和建北区纵火案一样,调查与死者签约的演艺公司在市场的竞争状况。”

范宇诚:“你是说,这件命案有可能是被什么人暗地策划的?”

福尔斯:“一切推测只是凭空想象,具体事项唯有经过查证才能落实。现在该说说秀一敛了。”

“那个秀一敛真是个人才!”提到秀一敛,范宇诚当即来了兴致。“他竟然在郊区误打误撞找到了抢匪的藏宝地点,而且还救助了被围困在地穴里的遇难师生,这项功绩堪称模范啊。”

福尔斯:“吹捧的话语还是少说为妙,否则只会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抢匪抢劫的珠宝虽然藏在了山洞的地穴里,但是这对于抓捕抢匪并没有多大帮助。对方使用炸弹作案,这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

范宇诚感觉口有点干,“话说,我到你的工作室做客,你连杯水都不给我喝吗?”

福尔斯:“我早就和你说过,一旦我确定了组员人选,这间工作室就将不再对外开放。我现在之所以允许你坐在这里,只是因为我的手下还没有正式报到。一旦他们就职上任,那么这间工作室里也就不再欢迎你了。”

范宇诚:“你说话为什么这么直接,就不能委婉点吗?”

福尔斯没有回答,而是向范宇诚扬了下手。范宇诚会意,回去了办公室。

见范宇诚离开,福尔斯长舒一口气,有些脱力地靠在椅背上。连续忙碌了三天的他现在需要休息一下。

现代社会并不缺少委婉的人,相反的,直截了当的交谈反倒有些少见。

……

布兰克是个地道的英国人,或者说,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正统的英格兰血液。他从小就跟随父母来到中国,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他曾经是个英国人,但现在是个纯正的中国公民。他对中国的热爱,早已超过了自己对母国的眷念。

布兰克坐在办公室里,脸上挂满了愁容。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和自己的未婚妻举办了订婚仪式,并且准备于七月中旬正式结婚,只可惜,原本和洽的气氛却被这起突兀的命案给彻底搅乱了。

尸体是在一个星期前被巡视人员在山区的过道上发现的,经过法医的解剖分析,死者是在八天前,也就是6月12号遇害的。

布兰克身为鄂伦斯县公安局的局长,在听闻命案后的第一时间当即安排人手前往陈尸现场勘查,另一面则是责令相关部门查询死者的身份。虽然他对这件命案的内幕毫不知情,但这并不能妨碍他直觉的判断。

布兰克隐约感觉到,这件发生在山区里的命案很不简单。

命案一经报道,当即引起了县城官方的高度重视,县长亲自批示,要求公安机关迅速侦破案情,还死者以公道,还民众以平安。

要知道,鄂伦斯县位处山区,向来民风淳朴,远离世俗。如今突然冒出一起命案,这无异于巨石落水,骇人听闻。

但是,破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山区地域辽阔、人烟稀少,要想在这样一个地方追查命案,那就好比大海捞针,难于登天。

就在布兰克为命案头疼的时候,副局长卫克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卫克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那是调查组整理出来的最新资料。“局长,死者发的身份查清了。”

布兰克眼前一亮,“快说,他是什么人?”

卫克将文件递给局长,表情有些僵硬。“大概是龙皇学院现任教授尤沐为。”

布兰克正要查看文件,但在听到副局长的话后,他停下了动作。“你再说一遍,死者是什么人?”

卫克抿了抿嘴唇,“国都龙皇学院的现任教授尤沐为,而且据悉还是贵族男爵。”

“还是个贵族,这下更麻烦了。”布兰克的神色凝重起来。“向上级发送报告,请求援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