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十二章:骤起风云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77 2017-05-04 01:32:16

  福尔斯在半夜将组员聚齐后,便向大家讲述了有关贝州郡鄂伦斯县发生命案的事情。听到有命案发生,特别是对方向自己发来了求助申请,年轻气盛的探员们当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靳适一脸兴奋,“刚到任就接收到查案邀请,看来警探组的确是个展示才能的好地方。”

尔龙冷哼一声,“什么查案邀请,这恐怕是人家的嫁祸策略。自己解决不了的命案就推给别人,真是打得好算盘。”

秀一敛挠了挠头,“我们警探组就是干这个的啊,如果没有重大要案急需破解,那还要我们干什么?”

“不管他打的是什么算盘,总之我是不会害怕的。”魏珏一副冷傲的样子,似乎对于贝州郡的命案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既然加入了警探组,那么查案就是我们的天职,没什么好推诿的。”

触昇看了一眼福尔斯,但隔着面具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探长,你对这件事怎么看?贝州郡的邀请我们受不受理呢?”

探长,这是福尔斯要求组员对自己的称呼。

福尔斯喝了一口水,不急不缓地说道:“警探组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全国境内的重大案件,所以只要是有关刑事案件的调查邀请,我们都要受理,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

靳适:“探长,你的意思是,我们接受邀请,前往贝州查案?”

福尔斯:“这是当然。只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向你们几个强调一点,那就是警探组今后的工作十分具备危险性,随时都要面临死亡的威胁,如果没有勇气应对接下去可能会发生的未知灾难,那么就请尽早退出吧。”

尔龙:“什么话!我们既然来到警探组,当然会恪尽职守,能够战死在岗位上可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

福尔斯:“如果说,是死得不明不白呢?或者说,很有可能是去送死当炮灰的呢?”

尔龙两手按住桌面,“你什么意思?”

福尔斯:“就拿这次贝州郡的邀请来说,我们将要进入鄂伦斯县的山区内部调查命案,在那片未知的领地上,谁也无法预料到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据我所知,鄂伦斯命案的死者尤沐为教授此前也曾经多次进入贝隆山脉探索游猎,但都平安无事。唯独这次意外遭人杀害,这就值得我们思考了。”福尔斯此前已经花时间对命案进行过全面分析,故而他对其中的部分细节十分清楚。

秀一敛:“老大,你的意思是,山区里潜藏着一批歹徒?”

福尔斯:“叫我探长!”

秀一敛:“好的,头!”他纯粹是为了搞笑,只不过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感受到其中的幽默意味。

福尔斯:“现在还只是推论罢了,毕竟我目前所掌握的命案信息还不完全,具体的结论需要我们到了案发地才能证实。”

魏珏:“那我们还在这里费什么话,赶紧前往鄂伦斯县查案不就是了?”

触昇:“可是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啊,总不能空着手过去吧。”

秀一敛:“难不成你还要给人家带什么见面礼不成吗?”

福尔斯:“触昇说的不错,警探组目前的准备工作还没完成。你们现在立刻去人事司完成调任手续。”

福尔斯这话一出,五名探员纷纷站起,向长官敬礼后,就一同走去人事部门办理就职手续了。

探员们离开后,福尔斯也离开了座位。他要去找范宇诚索要一些查案所需的器材。

这次的查案之旅将会面临很大的阻力。——这是福尔斯现有的预感。

……

尤俊一大早就来到了龙皇学院生物系的教学中心。他现在要去位在教学中心五楼的一间器材室整理仪器。

路过一间办公室的时候,尤俊发现房间里有人活动,便走了进去。“哦,早上好啊,杨同学。”看到正在给教室打扫卫生的杨若兰后,他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尤俊和杨若兰都是龙皇综合学院生物系的学生,不同的是,尤俊是即将毕业的大四学长,而杨若兰才是大三而已。

“学长早啊。”看到尤俊后,杨若兰的脸上挂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清晨温和的光线映照在杨若兰的脸上,配合她那甜美的笑容,俨然就是一副令人陶醉的图画。

看到杨若兰的笑容后,尤俊楞了一下,迅即又回过神来。“又来给教授的办公室打扫卫生吗?真是辛苦你了。”

“没有的事。其实,我也就是太想他了而已。”说到这,杨若兰低下头,脸颊上飘起两朵红云。“教授这次出去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都快两个月没有音讯了。”

尤俊自然清楚杨若兰对于教授的爱慕之情,笑着安抚道:“你放心吧,教授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你们就能相聚了。”

得到鼓励后,杨若兰满怀笑意地点了点头。“谢谢学长!”

尤俊离开办公室后,快步走进了摆放仪器的器材室。回想起刚才杨若兰那抹灿烂的笑容,他只感到一阵心酸。事实上,他一直都爱慕着自己这个天真烂漫的学妹,只不过碍于对方心有所属,不便说破罢了。

尤俊强打起精神,开始整理放置在桌案上的仪器。他暗自打定主意,决心丢弃那些所谓的男女情爱,全力投入到学术研究之中,就像他的叔父一样。

就在尤俊快要整理完第一张桌案上的仪器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尤俊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自己的堂弟尤仁贤打来的。他接通电话,发问道:“喂,人贤,什么事啊?”

“俊哥,你现在在哪?”尤仁贤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

“学院啊,今天我要打扫器材室。你有什么事情吗?”尤俊困惑地问道。

“俊哥,”尤仁贤顿了一下,“你赶紧来大爷爷的家里吧,家里出事了。”

尤俊皱起眉头,心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出事了,什么事情?”

“你来了就知道了。快点啊!”尤仁贤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搞什么嘛。”尤俊被堂弟弄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决定立刻前往大爷爷家里看个究竟。他走到教授的办公室,请求杨若兰帮自己打扫器材室后,便匆忙跑到校门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中京区苍龙镇!”

龙皇学院位于首都的南京区,距离苍龙镇不是很远,加上路上的车辆还不是很多,所以出租车很快就按照尤俊的指引开到了一栋大宅院的外面。

尤俊扔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说了句“不用找了”以后,就赶紧跑进了宅院。早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就透过围栏看到了很多停放在庭院里的车辆。“看来是真的出大事了!”带着这样的想法,他走进了大厅。

大厅里现在聚集了很多尤氏族人,但是大家此刻都只是小声地交谈着什么。看到尤俊进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看到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自己,尤俊感到很是别扭。突然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原来是他的堂弟尤仁贤。

在尤仁贤的旁边还站着两个青年,一个叫尤化,另一个则叫尤仁义。他们都是尤俊的堂弟。

“你们三个都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看到尤仁贤三人后,尤俊急迫地问道。

未等尤仁贤三人做出回答,大厅里的气氛突然严肃了起来。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一时间鸦雀无声。

几个年纪在七旬上下的老人从大厅后面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伴随着老者的出现,参加会议的人群也就到齐了。

“见过族老!”站在大厅里的尤氏族人齐声问候道。

尤俊也和大家做了同样的动作。现在出现的这几位老者正是尤家目前的最高权威象征,按照辈分来说,尤俊还要叫他们一声爷爷。

大族老尤建功坐上大厅的主位,充满威严地扫视了一眼众人。“都免礼吧。”他的声音略显滞涩,不过却很雄浑。

听到大族老的话后,众人很是恭敬地收回了演礼姿势。

尤建功看向尤俊,指着放在大厅正中央的椅子说道:“尤俊,坐下吧。”

一听到大族老点了自己的名字,尤俊只感到心脏猛地一震。身为尤氏子弟的他很清楚,像是这样的家族会议上,放置在大厅中央的椅子代表着什么。

“是。”尤俊答应一声,勉强迈开步伐坐到了椅子上。

就在尤俊坐到椅子上以后,大厅里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里全都带上了同情的味道。他们都知道,那张椅子的寓意代表着什么。

“下面,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家族的噩耗。”尤建功一脸沉重地说道,“尤家子弟尤沐为、国都龙皇学院生物系现任教授尤沐为,于本月十四号左右,在贝州郡鄂伦斯县山区不幸遭人杀害。”

尤建功的话犹如晴空霹雳,瞬间在尤俊的脑海中炸响。尤俊只感到眼前忽然一黑,差点没有昏厥过去。不仅是尤俊感到震惊,整个大厅都是哗然一片。

尤沐为是尤家的二代子弟,论辈分是尤俊的叔父。尤俊幼年父母双亡,是在尤沐为的抚养下长大成人的。所以对于尤俊来说,叔父尤沐为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

“都安静下来!”尤建功那威严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现在,我们尤家正面临着一个难关,不仅仅是因为损失了一个精英子弟,更是捍卫家族荣誉的时刻。经过我们族老会商定,决定成立一个调查小组,前往鄂伦斯县调查命案、抓捕凶手,以告慰亡者在天之灵,以洗刷家族受害之辱。”

“我去!”没等其他人有所反应,尤俊就颤抖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死者是我的叔父,更是我的养父,所以我责无旁贷,一定要去。”

“好。”看着尤俊这么快就振作起来,尤建功感到很满意。“有谁愿意陪同尤俊一起前去?”

“我!”尤人贤三个青年异口同声地回答道。他们走出人群,一起站到尤俊身旁。“尤俊是我们的兄弟,尤沐为教授是我们的叔父,我们从小就受到他们的照顾。所以我们一定要去!”

“别忘了,大族老刚才已经声明,此行的任务更是为了捍卫家族的荣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大叔一脸严肃地说道。他也是尤家的二代子弟,名叫尤沐康。

“简直是胡扯!什么捍卫家族的荣耀,现在人都死了,你们还好意思在这里说风凉话吗?依我看,家族真正的荣耀早就被你们这些道貌昂然的家伙给败坏光了!”大厅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放荡不羁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