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十五章:调查的突破口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92 2017-05-05 02:14:19

  因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又或许是因为心情有些烦躁,贺中平感觉嘴唇有些发干。他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想要用唾液润湿一下。

郭蔷看出对方是口渴了。但出于对警察的排斥,她并不想招待贺中平,哪怕是一杯水也不行。她低下头,假装没看到贺中平的窘态。

贺中平咳嗽了两声,继续起刚才的询问:“你丈夫外出后和你联系过吗?”

郭蔷:“没有。以前也是一样。”

贺中平:“那你知道他是一个人外出的,还是和人结伴外出的?”

郭蔷:“不知道。这种事情我从来都不会过问的。”

哪有这样做夫妻的?——贺中平在心里苦叹道。“那高副教授以前在学院的工作你了解吗?”

郭蔷:“不了解。我甚至于从来都没有去过他工作的地方。”她的回答永远是否定的。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为什么要结婚呢?”贺中平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质问道。

“是通过相亲,认识的。”郭蔷被贺中平的气势震慑住了,态度也变得严肃起来。她这才明白,自己是在接受警方的讯问。“因为长辈的催促,而我们又达成了互不干扰的协定,就结婚了。”

看到郭蔷略显惊慌的样子,贺中平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重了。他重新坐回到沙发上,“那么平时有什么人会到家里拜访副教授的吗?”

“不知道。”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误,郭蔷紧接着补充道:“我也是个教师,白天都在学校教学,双休日也不常在家,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客人来我是不知道。其他的时候就没有了。”

贺中平:“平常的时候也没有亲戚来走访吗?”他知道自己又跑题了。

郭蔷:“没有。”这次她是认真回答的。

“好吧,今天我就问到这里好了。以后如果还有疑问,我还是会来造访的,到时候还请请谅解。”贺中平站起身,收好记事本和原子笔。“你现在怀孕了,还请保重身体。”

“你怎么知道?”郭蔷抬起头疑惑地问道。

贺中平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孕妇保健手册》,是以自己是从书上找到答案的。

“原来是这样。”郭蔷不由得佩服起眼前这个警察的观察力。至少她自己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到厨房拿了一个洗干净的杯子,然后从饮水机接了一备受递给贺中平。

“哦,谢谢,我就要走了,所以……”贺中平现在已经不渴了。但在看到郭蔷带有歉意的眼神后,还是接过了杯子一饮而尽。“谢谢了。”他把杯子递还给郭蔷后,转身走出了公寓。

大门被贺中平重新关上,整个住所又只剩下郭蔷一个人。

郭蔷忽然蜷缩在沙发上小声地抽泣起来,不知道是出于对丈夫的思念,还是因为抵抗不住孤单侵袭的缘故。

……

阮问带着尹拓来到了英华纺织集团名下的最后一家工厂。工厂的位置有些偏僻,所以他们找起来略微费了点时间。

本来调查英华公司的任务该由靳适和阮问两人完成,但现在警探组受邀去往了贝州郡,所以这项工作便落在了阮问一个人的身上。

虽然阮问并不怎么认可靳适的查案思路,但是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将对英华公司的调查工作进行下去。一个人工作显然是不行的,于是阮问就把副科长尹拓拉到了自己身边。

“科长,我腿都快跑断了。早知道就应该开警车来的。”站在工厂门前,尹拓喘着粗气抱怨道。

阮文瞪了一眼自己的助手。“我怎么知道这家工厂突然就更换地址了!”

两人刚到工厂门口没多久,看守大门的门卫就走了过来。“喂,你们是谁啊?有事吗?”

“我们是警察。”尹拓向门卫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一起纵火案。”

“纵火案?”门卫皱起了眉头,看向两人的目光也变得怪异起来。“什么纵火案啊?关我们这里什么事?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们这里没什么可调查的!”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开。

“哎……”看到门卫离开,尹拓一脸的错愕。自从他做了警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对方连门都不让进就要赶他们走。

“给我站住!”阮问一把按住门卫的肩膀,“我们是警察,到这里是为了查案而不是捣乱,你没有权利将我们拒之门外。赶紧给我把你们工厂负责人叫出来,否则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到检察机关起诉你!”

阮问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全然一副气势夺人的样子。那个门卫被他吓了一跳,连忙道了一声歉后,就跑进了工厂。

“哇塞,科长,你今天好有官威啊!”尹拓一脸崇敬地说道。

阮问嗤笑两声,“不过是鹦鹉学舌,没什么值得吹嘘的。”是的,他这一套言辞就是从靳适那里学到的。

很快,在门卫的通知下,工厂厂长带着工厂的其他两个管理员急匆匆地跑到了工厂门口。

“真是不好意思啊,两位警官。手下的人不懂事,让你们见笑了。”厂长一上来向两人道起了歉。他说的话很有技巧,让人无可挑剔。

阮问打量了一眼这个厂长,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对方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个常年在工厂做事的人,反倒像是一家大企业的经理式人物。

“没关系,下次注意就行了。”尹拓代表两人接受了厂长的道歉,接着介绍起他们的身份:“我是公安厅刑事司一处一科的副科长尹拓,这位是我们科的科长阮问。”

“幸会了,阮科长。”厂长首先和阮问握手,继而又转向尹拓。“幸会了,尹副科长。”

“不知道厂长怎么称呼?”阮问开口问道。

厂长松开尹拓的手,继而站到了那两个管理员的身前。

就是这里奇怪!——就在厂长站回去的时候,阮问的目光跳动了一下。

厂长:“我叫吴长德,是这家工厂的厂长。”他指了指站在身后的两个管理员,“站在我左边的是生产组长李大福,站在我右边的则是人事组长张平力。”

阮问:“我们想查访一下贵厂的工人名单,顺便询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两位警官请进!”吴长德笑着把他们请到了工厂里的会客室。

阮问和尹拓坐到会客室里,吴长德很自然地坐到了他们对面。李大福给两人泡了两杯茶,张平力则是将工人名录拿了过来。

阮问把名单交给了尹拓,将核查人员的任务丢给了他,自己则是透过窗户想要观察一下工厂生产的情况。

不等阮问看出什么端倪,吴长德便率先发起了话题:“请问,阮科长有什么问题想要询问我们呢?”

阮问有些无奈地收回目光,刚才的匆匆一瞥并没有让他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他拿出记事本和原子笔,“请问贵厂一共有多少在职工人?”

“连同管理人员都算上的话一共有138人。”吴长德很果断地回答道。

阮问看了一眼尹拓,对方向他翻开工人名录的扉页,并用手指在了总人数的栏目上。只见总人数的栏目上确实写着“138”的字样。

“请问工作人员有多少,管理人员又有多少?”阮问接连抛出了两个问题。

“如果连车间负责人都算作管理层的话,那么一共有26个管理人员,工人则是112个。”吴长德的回答依旧干净漂亮。

阮问把目光转向尹拓,却发现对方正在用手指头清点着名录上的人数。

阮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先机。“请问贵厂这几天有人请假休息吗?”

听到问话后,吴长德忽然笑了起来,李大福和张平力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怎么,我的问题有什么问题吗?”阮问一脸不解地问道。

“是这样的。”吴长德止住笑意,解释道:“由于我们工厂前不久忙于搬迁工作,所以在搬迁的那几天里暂停运作,所有的员工都放假了。”

想起自己先前去过的工厂旧址,阮问点了点头,“是这样啊。”

吴长德:“如果说到请假的话,今天倒是有一个。”

“哦,是谁请假了?”阮问充满希冀地问道。

吴长德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全新的执勤表,指着请假栏上的一个人名说道:“就是这个人,副厂长王安成。只不过呢,他是因为昨晚通宵打麻将所以今天才请假休息的。”很明显,他这是在嘲讽阮问。

阮问皱了皱眉头,“这本工人名录可以让我带回去查看吗?”

吴长德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只不过还请你早点归还才好。慢走不送了。”

见对方下起了逐客令,阮问也不再逗留,便带着尹拓直接离开了工厂。

看着阮问、尹拓远去的背影,原先的那个门卫很不屑地笑了起来。

……

阮问一路上都沉默着不说话,弄得尹拓也不敢开口询问。一个小时后,两人回到了建北区公安局。

走进调查组工作室后,阮问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幸好现在工作室内并没有其他人存在,否则大家一定会以为他是压力太大而发疯了。

“科长,你怎么了?”尹拓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阮问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两手枕在脑后。“只不过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尹拓坐到阮问旁边,“什么重大发现?”

“那个工厂有问题!”阮问看着天花板说道。

尹拓:“你怎么知道?”

阮问看向尹拓,“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个厂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尹拓想了一下,“我只觉得那个门卫很不对劲。”看样子,他是对之前的遭遇怀恨在心了。

阮问叹了一口气,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样子。“我们跑了那么多家工厂,难道你连这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吗?”

尹拓被阮问说得心里直发麻。“科长,到底是什么破绽啊?”

“就是那个厂长,他的皮肤太光滑了!”阮问大声提示道。

经阮问这么一点拨,尹拓当即醒悟过来。“哦,对了,之前那几家工厂厂长的皮肤都偏显蜡黄,而且看上去很粗糙。”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阮问坐直了身体,“既然这个厂长是新换的,那就说明这家工厂内部肯定有问题。这也就表明了我们的调查路线是对的!”

“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只要跟随这条路线查下去,说不定就能查出纵火案的真相!”尹拓开始兴奋起来。

“对了,”阮问拿出手机,“在调查那个厂长之前,我要先咨询一下。”

“咨询什么?”尹拓不解地问道。

阮问拨通电话,“别忘了,咱们公安厅可是来了一尊活菩萨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