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十六章:调查风波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704 2017-05-05 18:30:36

  任彪在涂丰伟的搀扶下鼻青脸肿地回到了北城公安局。看到他那一副遍体鳞伤的样子,在场的警察们全都震惊了。

“这是怎么回事?任科长,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同为命案调查组成员的公安局刑事科长孙大宇惊讶地问道。

任彪坐到调查组工作室的椅子上,想要咧嘴发笑,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反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这样的,”见科长没办法开口说话,身为副科长涂丰伟便在一旁解释起来,“我们今晚去了吴秀波的家里想要向他妻子询问一些事情,对方却以生病为由不肯接待我们,结果科长就想要强行闯入,就被他们家里的护卫打伤了。”

“吴秀波?”孙大宇沉吟了一下,接着眉头一震,一脸骇然地问道:“他不是郡议会的委员吗?你们怎么会查到他的头上?”

和涂丰伟同是公安厅刑事司一处二科副科长的段知翔拿来一个冰袋递给了任彪。后者接过冰袋,直接敷在脸上,暂时缓解了痛楚。

“之前我和警探组的那个新任警官到奸杀案死者童丽芳生前签约的那家演艺公司调查了一下,发现推荐童丽芳给那家公司的人就是吴秀波。”任彪言语有些含糊地说道,“于是我们就根据这一发现对吴秀波和童丽芳的关系展开调查。事实上,在警探组去往贝州的前天晚上,我和尔龙警官还一起去过吴秀波家里进行过查访,只不过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孙大宇:“那你们今天为什么又要去询问吴秀波的妻子呢?”

“我怀疑童丽芳是吴秀波的情妇,所以就希望能从吴秀波的妻子那里得到什么线索。”说到这,任彪冷哼了一声。“没想到,吴秀波这次竟然会一反常态,不接待我们不说,还默许护卫打了我一顿!”

段知翔:“怎么,难道你还要向检察机关控告吴秀波不成?”

任彪:“我还真有这样的打算!”

“别冲动啊,任科长!”看到任彪想要控告吴秀波,孙大宇连忙劝阻道:“吴秀波身为郡议会委员,同时还是石州的房地产大亨,背后掌握的能量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你要是真把他告上去了,说不准倒霉的还是你。”

资历丰厚的段知翔板着一张脸,“他想告就让他去告吧,到时候被人家倒打一耙,说他私闯民宅,看他怎么应对!”

“科长,你……”涂丰伟看着任彪,眼神里满是劝阻的意思。

“干嘛?”任彪不满地扫了三人一眼,“你们真当我傻啊?我任彪做事还没那么缺心眼。总之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童丽芳的死和吴秀波一定有关联!所以对于吴秀波的调查工作仍要继续。”

段知翔:“那你想好怎么办了吗?别忘了,人家现在可是连门都不让你进啊。”

任彪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我现在也没辙,所以请教一下外援好了。”他向众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同时用手指了指工作室的房门。

孙大宇明白任彪的意思,立刻锁好了房门以防有外人进来。

……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极速驾驶,长安风灵现在已经进入了位于燕山北部的高速公路上。

福尔斯看了一眼导航仪上所显示的位置,继而又将视线转回车窗外。斑驳的星光映照出悬崖峭壁的模糊景象,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凉州大漠里的戈壁。

探员们各自躺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除了正在开车的尔龙外,每个人都感到了无聊。他们现在希望能有什么事情可以供他们打发一下时间。当然了,用手机玩游戏是不可能的。

“叮铃铃——”突然,靳适的手机响了起来。

靳适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阮问。

“叮铃铃——”紧随靳适之后,尔龙的手机也响了。那是任彪打来的。

“接电话,别忘了按免提!”福尔斯沙哑的声音也在车厢里响了起来。

听到长官的指示后,靳适、尔龙同时接通电话,并且按了下免提键。

“喂,我是靳适(尔龙)!”靳适、尔龙几乎是同时说话的。

“什么?你是谁?”尔龙的电话里传出任彪的声音。

“我去,任彪,是你吗?你的声音怎么听上去有点怪啊?”靳适的电话里则是传出了阮问的声音。

听到阮问的声音后,任彪当即检查了一下通讯号码。“卧槽,阮问,怎么是你,我没打错电话啊!”

阮问:“我怎么知道,我还纳闷呢!”

靳适咳嗽了一声,“阮问,你没打错电话。”

“卧槽,你是谁?”听到靳适的声音后,任彪嚷得更欢了。

尔龙只觉得一头黑线,“你没打错电话!给我安分点,我这里开着免提!”

福尔斯:“废话少说,直接言明主题。”

“你又是谁,怎么在我大哥旁边?”任彪还是不知死活地叫嚷道。

“臭小子,再敢废话,信不信我回去之后把你拎起来狠揍一顿!”尔龙被气得破口大骂。

“大哥,不用等到你回来,我现在就已经被人家揍了一顿了。”任彪的声音萎靡了下来。

尔龙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任彪:“今天我带人去吴秀波家里想要询问他妻子几个问题,可谁知道他连门都没让我进,还叫人把我打了一顿!”

尔龙:“哦,有这样的事情?”他对任彪的话感到有些质疑。

福尔斯:“你确定是吴秀波指示手下打的你,而不是因为你的言行有失当的地方吗?”

“你是谁?我在跟我大哥讲话关你什么事?”很显然,任彪对于这个陌生的声音不是太过在意。

尔龙:“臭小子,我最后警告你一遍,说话给我注意点!现在和你讲话的是我们警探组的探长,给我把态度放尊重点!”

“哦,对不起,我知道了。”在尔龙的怒斥下,任彪当即就服软了。

福尔斯:“既然你已经率先挑起了话题,你就你先说吧。”

任彪答应一声,随即讲述起自己先前调查的经历:“今天白天的时候,我们调查组调查了有关死者童丽芳在和演艺公司签约前的工作经历,发现她在两个月前停止了自己的直播秀。对了,有关北城区命案的事情,额,那个探长你知道吗?”

福尔斯:“叫我鬼探长就好了。宝蓝市新近发生的那五起重大案件我全都知道,包括你们调查组的调查路线也是我制定的,所以只需要向我呈报你们的调查结果就行了。”

任彪:“啊?调查路线是你制定的?”

尔龙咳嗽一声,示意任彪不要跑题。

听到尔龙的咳嗽声,任彪也反应了过来,继续说道:“童丽芳关闭直播秀到和演艺公司签约的这两个月里,并没有从事其他工作。根据从她的网络日记里显示,她似乎是被什么人给包养了。”

福尔斯:“包养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推荐她到演艺公司的人,也就是你们调查的那个吴秀波,这一点早就已经得出结论了。”

任彪:“我也知道,之所以进行这些调查只是为了掌握确切证据罢了。在发现了童丽芳的两个月空白档期后,调查组一方面加紧了对这两个月档期的调查,另一方面则是由我带人对吴秀波那两个月的行程进行调查。”

福尔斯:“两份调查各自得出了什么结论了吗?”

任彪:“有关童丽芳的调查目前还在继续,但是对吴秀波的调查则是有了进展。根据吴秀波公司的职员交代,吴秀波在那两个月里去了惠州出差。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讲,但是却显得有些暧昧。调查组已经派出人员前往惠州查访,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福尔斯:“在做了这些事以后,你又把视线聚焦到了吴秀波的妻子身上,希望能从他妻子身上找到蛛丝马迹。”

任彪:“是的。只不过现在人家根本就不肯接待我们,更别说是回答我们的询问了。调查组的工作目前陷入了僵局,还希望警探组能给我们提供新的调查思路。”

福尔斯:“那个奸杀案的凶手现在追查的怎么样了?”

任彪:“目前石州警方正在加紧排查,可是仍然没有发现预想中的嫌犯。”

福尔斯:“白云山庄的监控录像你们备案了吗?”

任彪:“那是当然,现在录像就在调查组。”

福尔斯:“在电脑上把录像放映出来。记住,从一个星期以前的监控开始。”

任彪:“这是为什么?”

福尔斯:“死者不是在一个星期以前和演艺公司签约的吗?”

任彪听从福尔斯的话,在电脑上打开了录像内容。监控录像的画质很是清晰,只可惜仍旧无法拍摄到隐藏在伪装下的罪犯容貌。

任彪:“鬼探长,我们录像已经开始了。”

福尔斯:“好,下面记录下我的提示,然后根据提示查看录像。”

任彪拿出纸笔,“鬼探长,请说吧。”

福尔斯:“排查进出小区的车辆,观察是否有陌生车辆。记住,我所说的陌生车辆不是陌生人驾驶的车辆,而是之前从没出现的车辆。这项任务需要特别安排人员去做。”

任彪:“为什么要排查车辆呢?”

福尔斯:“监控录像只拍到了凶手离开的场景,但是却没有任何记录凶手进入小区的画面不是吗?我想你们警方应该对白云山庄的居民进行过排查了。”

任彪:“是的,但是我们并没有取得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发现什么有嫌疑的人。”

福尔斯:“这就表明凶手是借助车辆进入小区的。”

任彪:“可是为什么他不乘坐车辆离开呢?”

福尔斯:“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车主为了避嫌啊。”

孙大宇走到手机旁,“我是北城公安局的刑事科长孙大宇,鬼探长所说的这项任务我立刻就安排人员去做。”

福尔斯:“第二,重点排查案发当天进入小区的车辆,尤其是在案发之前进去的车辆。”

段知翔:“我马上就安排人手去做。”

福尔斯:“社区的停车场内部没有监控设备吗?”

涂丰伟:“没有,据说是为了保护住户的隐私,所以只在停车场的入口安装了监控。”

福尔斯:“早该想到的,否则你们的调查工作早就有了进展。第三,排查小区近一个星期来的外部访客,从中甄别可疑人物。”

任彪:“这项工作已经在着手进行了。”

“是我提醒他这么做的。”尔龙在一旁插口道。

福尔斯:“第四,全力调查童丽芳在死亡当天去过的地方。这对于破案至关重要。”

任彪:“这个我明白。”

福尔斯:“最后,调查童丽芳的银行账户,查看上面的资金流动情况。”

任彪:“好的,我马上就分派任务。”

福尔斯:“对了,给我讲真话,你到底为什么被人打了一顿?”

任彪:“额,这个,其实是……”

福尔斯:“看来你是私闯民宅,被打活该。”说罢,他便替尔龙关闭了通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