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第二十章:导火线

鬼探福尔斯第一部(一) 昊云锋 3545 2017-05-08 02:01:03

  上了年纪的奶奶坐在饭桌的边角位置。在听到孙子起来之后,她拿起筷子将炖锅里的鸡腿夹到了孙子的饭碗里。

“哎呀,妈,你这是干什么呀!”看到老人的动作后,母亲当即训斥起来,“阿志他最烦别人给他夹菜了,你这不是引他生气吗?”说着,她就要把鸡腿夹回汤里。

“别动!”表情严肃的父亲放下报纸喝止了妻子的动作。“这是奶奶对孙子的关爱,我看到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听到丈夫的话后,母亲只得放下了筷子。“又要和儿子吵架了,儿子不在家的时候不是挺想他的吗?真是个老顽固!”她在心里暗自想道。

“小的时候家里穷,阿志经常吃不饱饭,一到过年家里炖鸡汤的时候,他爷爷就会偷偷地藏一个鸡腿给他,生怕被老二、老三家的小孩给抢走了。”奶奶坐在那里自言自语起来。

徐献志换好衣服走下楼,看到客厅里家人都坐在那里等他吃饭,不由得楞了一下。他突然感到一股压力,那不像是外部施加给他的,反而是他自己与生俱来的那份责任感运作的产物。

他闷着头坐到饭桌旁,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了老人刚才给自己夹的鸡腿。“妈,你怎么给我夹菜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别给我夹菜吗?”他抱怨了一句,当即就要把鸡腿夹走。

“那是你奶奶给你夹的菜!”不等母亲回答,父亲那威严的声音就在一旁响了起来。

徐献志皱了下眉头,却没有体会父亲的意思。他把鸡腿夹给老人,“奶奶,吃个鸡腿补一补身体。”

看到儿子的动作后,父亲闷哼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话。

老人看着碗里的鸡腿,口中又嘟囔起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阿志吃了鸡腿就能快快长大,到时候一家人都要靠你啦……”

徐献志听着奶奶的絮叨,心里觉得愧疚不已。很快,他就吃完了中饭,站起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父亲放下饭碗叫住了儿子,“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徐献志歪了歪脑袋,对于父亲的询问感到很是反感。“正在找,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哼,你已经找了三年了!早跟你说过,一个大专的文凭根本就没用!”父亲的话听上去充满了讽刺。

“我用不着你管!”徐献志大喊一声,旋即快步跑出了家门。同样的话题他和自己的父亲已经争论了不知道多少遍。

“小的时候家里穷,阿志经常吃不饱饭,一到过年家里炖鸡汤的时候,他爷爷就会偷偷地藏一个鸡腿给他,生怕被老二、老三家的小孩给抢走了。”看着孙子离去的方向,老人又重复起先前的话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阿志吃了鸡腿就能快快长大,到时候一家人都要靠你啦……”

“哼!”父亲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离开了客厅。

徐献志跑出家以后,坐到附近的一个站台长椅上休息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接来应该去哪里。“算了,先去网吧放松一下吧。”

……

范雅琪看着手里的资料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她从警探组那里得到的推论是“动机”。但她无法将这个名词和眼下的命案联系起来。

“我已经查过了,”刘特走到范雅琪的旁边,“一号死者是五丰建材公司的原有员工,而三号死者则是接受了那家公司三个月前的招聘才进入其中任职的。”

范雅琪:“那另外三个死者呢?”

刘特:“二号死者是个由劳务公司派遣的流动员工,这也是他原先的职业。四号死者原本是一个大学老师,因为遭校方开除所以才去了建材公司当会计。五号死者则是因为所在公司倒闭了所以才跳槽的。”

范雅琪瞪大了眼睛看向刘特,“这么凑巧?他们都聚到了一家公司?”

刘特被范雅琪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拿手里的文件挡住了对方的视线。“这就叫赶早不如赶巧。”

范雅琪拨开刘特手上的文件,继续瞪大着眼睛看着对方:“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啊?”

范雅琪:“我和魏珏哪个更漂亮?”

“这个嘛……”刘特仰起头若有所思地比对了一下。

“怎么样,你快说啊。”范雅琪略带希冀地摇了摇刘特的胳膊。

似乎是有了答案,刘特甩了一下胳膊,正好挣脱了范雅琪的手。“当然是魏珏了!她长得比你漂亮,身材也比你好,更比你有女人味。你怎么好意思和人家比呢?”

范雅琪用力地踹了刘特一脚,像一只发怒的小猫。“滚!”

“哎呦!”刘特被踹到地上,吃痛地叫了一声。“我说的是事实,你生什么气嘛真是的。虽然你没有魏珏好看,但也是警花呀,没必要这么小气吧。”

范雅琪板着脸,一副暴怒的样子。听到刘特后来补上的话后,她将一口银牙咬得“咯咯”直响。

“我算怕了你了。”刘特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还是去找老温讨论一下案情吧。”

“你给我站住!我才是科长,你有什么线索首先应该和我报告!”见刘特转身要走,范雅琪顿时心虚地叫住了他。

刘特转过身,看着范雅琪咧嘴笑了下,接着递过手里的文件,说道:“我调查了一下那五名死者的关系,发现他们原来都是半年前白石大桥爆炸事件的受害家属。”

“白石大桥爆炸事件?”范雅琪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半年前,宝蓝市引以为豪的白石大桥在夜间遭到不明歹徒的轰炸,顷刻间毁于一旦。郡公安厅调集全境警力进行立案侦查,但是仍旧没能查明真相,凶手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

刘特:“根据调查,白石大桥是由郡内的王白石建筑公司独家承建的,建成后便交由政府管理运营,王白石集团也因此获得了中央极大的表彰,那一届的领导人王泰极被授予了伯爵荣誉。”

范雅琪:“这和红月饭店的死者有什么关系?”

刘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表面看是没什么交集,但实际上却有一种很微妙的联系。”

范雅琪白了刘特一眼,“别卖关子,快点说!”这句话几乎是她喊出来的。

刘特吓得一哆嗦,赶紧解说道:“五名死者目前所在的五丰建材公司与宝蓝市当地的英德建筑公司是一对合作伙伴,根据警探组的推论来看,这两家企业都有作案动机。”

范雅琪:“你到底在讲什么?什么作案动机啊?”

刘特:“白石桥爆炸事件啊。”

范雅琪:“你在耍我啊!我们科现在调查的是红月饭店毒杀案,你干嘛又扯到别的案子上啊?”

刘特:“那五个死者生前都在调查有关白石大桥爆炸事件的线索,而且他们都是那次事件的受害者,他们所调查的对象就是五丰建材公司……”

范雅琪不等刘特说完就又踹了他一脚,“给我滚!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也要向我报告,这不是拿我寻开心吗?”

面对范雅琪的无理取闹,刘特只感到莫名其妙。“好好好,怕了你了,我先去做进一步的调查好了。”说罢,他便起身离去了。

真是的,明明是你自己要我向你汇报的,干什么又发脾气啊。这女的今天很不对劲啊,难道是大姨妈来了?——一边走着,刘特一边在心里抱怨道。

……

有的老警察说,调查工作里面要数那些走访任务叫人头疼;也有的老警察说,在调查工作中,取证的步骤最是需要费脑筋的地方;但在淳于豪看来,再没有调查工作会比查资料更加无聊,尤其是那些和数据有关的档案资料。

淳于豪坐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一边享受着车风的刺激,一边解脱似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淳于科长?出来以后是不是整个人都轻松了?”坐在旁边的东城公安局刑事科长曾玉通笑着取笑道。

淳于豪靠在椅背上,“查了一整天的档案资料,我感觉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要命啊!”

曾玉通同意地点了点头,“是啊,要在一天里查阅那么多档案资料,的确叫人头大呀。”

淳于豪想起了质询那个与死者同为运输司机的工人的场景。

淳于豪:“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工人司机:“同事,也是牌友。我们偶尔聚在一起打牌、打麻将,关系还算不错。”

淳于豪:“只是偶尔聚在一起的话,就不能算是关系不错了吧?”

工人司机:“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运输司机的作息时间和别人不一样。我们常常都是要值夜班的,而我呢,和老裴都是一个运输组的成员,平时是搭档关系,所以彼此间都很熟络。”他口中的“老裴”就是死者。

淳于豪:“搭档关系?这话怎么讲?”

工人司机:“如果分配到了短距离运输,我和老裴就轮班作业,一人开一趟。如果分到了长距离运输工作,那我们就一起上路运货,也是轮班作业。”

淳于豪:“你们以前最远去过哪里?”

工人司机:“最远的一次运货到贵州,那一段路我们整整跑了半个月。如果你还要问最近的运输任务的话,那就是在市区里的几家货仓往来打转了。”

淳于豪:“你对死者的家庭状况清楚吗?”

工人司机:“这一点我太清楚了,老裴是个光棍,家里就他一个。认识他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亲戚。”

淳于豪:“他平时有什么仇人吗,比如说和别人打过架、斗过嘴什么的。”

工人司机笑了笑,“不可能有什么仇人,这家伙平时就是个闷葫芦,再加上工作性质的缘故,他基本上都不会和外人打什么交道。”

淳于豪:“做了这么多年运输司机,他一定有不少积蓄吧?”

工人伸出手做了个否决的姿势,“别人我不知道,但这家伙绝对没有,因为他银行卡里的存款向来都保持在一万块上下,只要多出一点,他都要捐给希望工程。我们平常还拿这件事取笑他说,与其把钱捐出去,还不如把钱赞起来娶个老婆。”

淳于豪:“他存款的数额你那么清楚吗?”

工人司机又笑了,“那是当然,他的银行卡都是我帮他办的。有时候我家里周转不开了我还找他借钱呢。想一想啊,到现在为止我都欠了他快五千元了。不过这家伙为人很大方,也不在乎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催过我还钱就是了。”

淳于豪:“那你就有作案动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