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专属娇宠,冷傲总裁的淘气妻

044江逸突然松了手

  宋依雯连忙护住肚子,后背痛的让她差点哭起来,“逸!我还怀着孩子!”

  江逸掐着她下颌抬起她的脸,冷笑,“宋依雯,你最好祈祷这个孩子你能怀的久一点。你真以为我答应订婚就是不计较你擅自怀上我的孩子?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故意害宝儿掉进水里?”

  宋依雯察觉到男人阴冷的怒气,心里一颤,却还是硬着头皮道:“你答应了我爸爸,不再和宋依宝纠缠不清的!是你先说话不算话!”

  漆黑如暗夜般的眼眸缓缓眯起,江逸浑身都散发着森冷的气息,“很好。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不听话又自作聪明的女人。”

  他突然掐住宋依雯颈项,手上的力道渐渐收紧,宋依雯呼吸困难起来,那种感觉就像不会游泳的人被摁进水里去,在她以为要溺死的那一刻被拉起来,然后又被狠狠摁下去。

  她紧紧抓住江逸的手,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要……江……江逸……”

  她拼命眨了下眼睛,晶莹的泪珠沾在纤长浓密的睫毛上,纤细的眉毛拧成一团,粉唇被咬的发白,那副模样让江逸有一瞬间的恍惚。

  宋依雯原本和宋依宝长得有两分相似,皮肤一样的白皙水润,她故意露出虚弱可怜的样子和宋依宝哭泣时委屈又倔强的神情在江逸脑中陡然重合起来。

  江逸突然就松了手。

  “咳!咳……咳!”宋依雯捂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眼里泪光闪烁。

  江逸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宋依宝苍白带泪的小脸。

  他的宝贝,从小到大被他宠坏了,每次遇到一点不顺心就爱在他面前哭诉委屈。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哭起来,总能让他轻易软了心。可如今……

  想到她对他愈发明显的抵触抗拒,心里顿时怒气丛生。

  瞥见江逸晦暗不明的神色,宋依雯抬起头,娇软的声音认错道:“逸,我知道错了。我只是太在乎你了。我保证,再也不自作主张去见宝儿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没有预料中的冷漠,江逸突然伸手动作轻柔地抹了抹她脸上的眼泪。

  宋依雯瞪大了眼睛,那副模样更像了宋依宝几分。

  江逸浑身的戾气渐渐消散开来,宋依雯趁机上前一步靠进男人怀里,双手勾住他脖子,泪眼朦胧地撒娇:“逸,别生气了……”

  江逸的视线落在女人纤细的眉、凝着泪珠的睫毛,他漆黑的眸子黑的深不见底,顺势就扣住她头发,狠狠吻上女人的唇。

  猛烈似发泄般的吻,宋依雯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回应得十分热烈。

  好一会儿,江逸才推开宋依雯,掐着她下巴,嗓音暗哑:“记住你说的话。再犯一次,江太太的位置就不再是你的。”

  宋依雯搂着男人的腰:“我记住了,逸,今天晚上你来不来陪我?爸爸还想在回英国之前再见你一面。”

  ————

  顾君言和岳易炜一起去了公安局,他去取那把小刀。他的车上没有刀,所以那天晚上让刘竞受伤的刀是宋依宝身上的。

  那是一把十分小巧轻便的瑞士军刀,功能属于单一类型,只有一把主刀。

  刀柄上镶嵌着细碎的钻石,组成SYB三个字母,刀折叠进刀柄以后厚度类似一枚硬币,拿在顾君言手里占不到三分之一的手掌。

  顾君言突然觉得这应该是别人送给那丫头的礼物。

  蹙了蹙眉,把刀放进自己口袋里。

  岳易炜送他到门口,一路上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直到宁晖给顾君言打开车后座的门,岳易炜才开口:“君言,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

  “有话直说。”

  “你对你这个妹妹是不是太在意了些?”

  岳易炜听蒋纹说,顾君言昨天晚上亲自守在病床边一夜未眠,他自己也受了伤却没有听医生的话好好休息。

  今天顾君言又破天荒没去上班继续留在医院守着那丫头,听说,还亲自喂饭给她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