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专属娇宠,冷傲总裁的淘气妻

047昨天还在电话里娇娇软软说话的丫头,竟然成了这个模样

  小吴去帮她买卫生用品,一个人的病房格外安静。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的声音格外清晰。

  宋依宝终究点开了收信箱。

  最新的一条是彩信。整整十一张照片。

  每一张,都是她和他的合影,每一张右下角的日期,都是8月31。

  六岁的小女孩拉着十三岁少年的手,两人站在一个巨大的蛋糕前,开心地笑着。

  少年坐在生日蛋糕前,七岁的小女孩站在十四岁少年的背后,贼兮兮地拿着一顶滑稽的生日帽戴在少年头上,少年一脸无奈,唇角却扬着笑意。

  十五岁的少年坐在沙发上,八岁的女孩端着一个不算美观的蛋糕走向他,上面的蜡烛映得她小脸泛红,可爱的像只小猫。

  ……

  英俊的年轻男人牵着少女的手漫步在海边,初升的太阳刚冒出海平线,橙色的朝霞照在两人相视而笑的脸上,海风拂起少女耳边秀发,温柔而缱绻。

  荷兰的郁金香花海,一对男女相拥趟在花海中央,少女闭着眼睛侧脸靠在男人胸前,男人的大手搂在她纤细的腰上,他温润的眉目柔情似水,一直注视着怀中的她。

  瑞士古镇小街,积雪被扫成一堆一堆的,男人用一只戴着黑皮手套的手将少女的头靠向自己,两人脸贴着脸,少女一身玫红色棉袄,清澈明亮的眼睛像一湖碧水,漾着调皮又兴奋的笑意,男人穿着黑色大衣,头上戴着黑白色猫耳朵发卡,浅棕色的眉毛皱成一团,漆黑的眼眸深处却是宠溺与疼爱……

  宋依宝满脸都是眼泪,顾不得擦,手指继续往下滑,全是这几天江逸发来的短信。

  “宝贝,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你怎样生气都可以,但是不要跟我说分手。”

  “宝贝,我承认,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我无耻,我下流,我配不上你,但是,我爱你。”

  “宝贝,你永远是我最珍惜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宝贝,你说过,我的每个生日都会陪我一起过,你说,要和我牵着手,一起慢慢白头,你说,要和我一起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我永远等着你,宝儿。”

  宋依宝的眼泪一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抓紧了心脏,有种令人窒息的痛蔓延着。

  小吴回来后帮宋依宝换了床单和卫生用品,见她眼睛红红的,不由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宋依宝咬着唇,摇头,“我就是肚子痛。小吴,我想一个人静一下,你……”

  “好的小姐,我在外面守着,你有事叫我。”

  宋依宝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心口的酸涩像是把生锈的刀缓缓挫出令人窒息的钝痛,绵长深入,仿佛已深入灵魂,她浑浑噩噩昏睡了一下午,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一片夜幕。

  紧紧握着手机,终究还是拨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告诉自己要放下,可这一刻,好想听到他的声音。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头已经传来江逸的声音,却不是在对她说话。

  “怎么,刚刚还没满足你?”

  男人低沉的声音充满嘲讽,带着一丝邪气。

  “逸,我明天就要回英国了……”女人娇媚的声音略微低了低,无声的娇羞透过轻微的呼吸声传入宋依宝耳朵里——

  “再来最后一次嘛,好不好……”宋依雯的声音妩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哼,”江逸冷冷笑了声。

  电话那头没有了说话声,江逸不知做了什么,宋依雯竟低声叫了出来。

  男女粗重的呼吸隔着电话清晰地传入耳朵里,宋依宝捏着手机的五指骨节突兀得发白,整个人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啊!逸……你好坏!”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么,嗯?”

  “逸……我爱你……”

  “宝贝儿,我也爱你……”

  夏夜的风将窗帘吹起圆弧般的流线,晚风带进丝丝凉意,宋依宝脑子里的神经仿佛一根绷到极致的弦倏然被压上最后的重量。

  “啪”地一声断了。

  她拼命捂住耳朵,眼睛睁的大大的,明明眼眶干涩到了极点,泪珠却不停滚落,枕巾慢慢浸湿了一大片。

  此刻,肩膀上的伤口突然像火烧起来一般,她痛的浑身直冒冷汗。

  窗外突然滑过一道闪电,仿佛在暗夜里撕裂出狰狞的豁口。

  宋依宝眼前一黑,周围的一切好似都变模糊……她又回到十二岁那年的暗无天日,那些肉/体撞击的声音,丑恶的、下流的言语像不断循环的噩梦反复播放在脑海——

  “呕……”

  宋依宝突然就扑到床沿吐了起来……

  小吴之前进去看过宋依宝一回,发现她在睡觉就回到外面守着。此时听到动静想要开门进去看看,却有一个身影比她更快一步——

  顾君言穿着藏青色衬衣,黑色西裤,臂弯里搭着西装外套,显见是行色匆匆赶来的。小吴一句“顾先生”还没叫出口,他已经打开门大步迈进病房。

  顾君言怎么也没想到昨天还在电话里娇娇软软说话的丫头,竟然成了眼前这个模样。

  她整个人伏在床边,低着头小口喘息,一头乌发凌乱不堪,有几缕粘在脸上愈发衬得她脸色灰白如纸。

  一张小脸尽是泪痕,纤细的十指紧紧抓着床沿,骨节用力得发白。

  地上是一滩呕吐物,大多是胃里的酸水。

  她的手机掉在地上,还在不停震动。

  顾君言俯身捡起了震个不停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的“江逸”两个字让他瞬间就猜到这丫头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又是为了那个姓江的。

  为了那个男人,她去酒吧酗酒,在他面前几次哭成泪人儿,在卓家晚宴上丢人现眼,还被推到泳池里去……现在竟仍不吸取教训,又把自己弄的这样狼狈。想到这里,顾君言冷冽的眉目间更显森寒。

  宋依宝昏昏沉沉抬起头,就看见顾君言穿着深色衬衣西裤,身姿笔挺站在床尾,整个人透着一股高深莫测的寒意,脸上神情漠然,眉头紧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