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十章 历练开始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602 2017-04-21 09:43:54

  乌云蔽日,阴沉气息笼罩着玄生山。似乎连阳光都不再眷顾,这远离慕北中心的邪恶地域。天气阴晴不定,人的心情如天气般起伏着。夜轩臣惊异地打量着离心,重新审视这个赋予自己希望的陌生男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柔和与尖锐并存的眼神,天蓝色长衫包裹着他并不伟岸的身躯。一个看似平常,但浑身散发着神秘莫测气息的男人——离心。

“你创造了玄生念颜湖?你岂不是有三百岁!”

“三百一十二岁零九天。”离心笑着沉吟道“我没记错的话。”

一直以来,夜轩臣一度认为清雷镇大巫师一百四十岁的年纪已经是高寿年纪。时至今日,在玄生山见到离心。两者相较之下,老脸皱纹丛生,身体形如枯槁大巫师,简直屁都不是。

成熟的容颜、骄傲的神情、渊博的学识、未曾出手就已让人心生寒意的力量。这才是三百余年光阴,造就成的完美男人。

听到离心道出自己的年龄后,皇甫臣殇异常尴尬,自己刚刚还称呼一位三百多岁的老不死为大哥,显得毫无礼数。“离心前辈…我失礼了..”

见夜轩臣改口称自己为前辈,离心倒有些不情愿接受,连连摆手道“前辈?算了吧,还是大哥中听些。”离心指了指眼前陷入无比尴尬的男孩,大笑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时间仿佛静止了,风也不再流动了。‘你叫什么名字?’这句话,很久以前在某个山头,曾经有一名女孩如今日般问过自己吧。

‘夜雷山,轩臣崖,以后我就叫你夜轩臣吧。’他记得六年前顾小灵为自己取名字时的皎洁神情和动人心魄的笑容。短暂回忆后,夜轩臣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他挺直了身躯傲然道“我叫夜轩臣!”

“夜轩臣。”离心念了一遍,目光自男孩脸颊扫过,停留在他右手无名指上。一枚雕琢着雷电纹路的碧青色戒指,离心沉吟片刻,微微笑道“戒指不错!”

“今天话说的有点多了,明天开始恐惧就会降临在你身上,你想救她,就必须突破自己!”离心转过身,走出庭院。“准备迎接玄生山的黑暗吧!夜轩臣。”

光明背后,注定会隐藏着黑暗。仇恨欲望衍生出黑暗,它如同镜子,将人性的丑陋展现的一览无遗。以杀惩恶,以暴制暴是生活在玄生山的人唯一生存法则。凭借强横的力量去掠夺身负罪恶的性命,从而获得雇主的赏金,让自己活得更加潇洒自由。

杀戮者和被杀戮者,往往徘徊在生死边缘。死亡的恐惧与活下去的信念,使他们变得更强,只有比别人都强大,才能成为优秀的杀戮者,弱小的生命在叹灵都,只能成为杀戮者的猎杀目标,他们的生命会变成充满铜臭味的金币,挥霍在别人手中。

在叹灵都、玄生山,生存与杀戮是严苛的训练师。他会迫使每个人变强,因为强者必须拥有活下去的实力。

一夜未眠,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不断敲击着夜轩臣的神经,迫使他无法入睡。十八年后,自己离开夜雷山冲向燃烧在火海中的清雷镇之时,夜轩臣已经意识到自己闯入了全新的未知世界,踏入玄生山那一刻起,就势必告别十八年山间野人的生活。

仰视着玄生山暗无星火的夜空,嗅着弥漫在山间的死亡气息。玄生山第一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小屋角落,星星点点的和煦,在玄生山是难得一见的景象。夜轩臣浑浑噩噩的从床上爬起,不知昨夜自己几时睡着的。一觉醒来顿觉口渴,下意识伸手去抓床边水杯子。手指触碰之下,一张纸条被人递到手中。

“小子,起来工作啦。”床边小凳上,离心正悠闲地喝着茶,他说着话随手将一张纸条塞入夜轩臣手里。

古旧的茶杯,神秘的人。生活在异兽猖獗的夜雷山,夜轩臣的警觉敏锐超乎常人,任何一丝一毫的响动,都逃不过自己耳朵。看茶杯中升腾起的水汽,显然离心进屋坐下已有段时间了,然而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离心…大哥。”一想到离心三百多岁的年纪,夜轩臣依然唤作大哥,一时间觉得称呼的有些尴尬。

后者不以为然,把玩着自己手里茶杯,缓缓说道“慕北上官家悬赏三百金币,点名要白沐风的人头。听说这小子杀了上官家二公子上官荣。上官蓉虽说不是什么善念信女,但白沐风是炎帝躯武境非比寻常,值得你走一趟。”

夜轩臣看完书信,确实,信中言语与离心说的别无二致。悬赏三百金币,指名要白沐风项上人头“提升武境,一定要杀人么?”

“我不是慕北‘天域院’的御灵使,不懂循序渐进提升你武境的方法。招式是根据武境与体质自然生成的,武境越高,你以雷神躯操纵雷电的技能也就越多。而武境提高最快的办法,就是你在恐惧愤怒之下,突破自身界限而获得力量的提升。”

离心语气平缓,平缓到夜轩臣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玄生山对于你来说,是绝佳的训练场。莫说是你,许多大城大都的武躯修炼者都会选择来这里提升自身武境。”

“小子!玄生山乃至整个叹灵都只有罪恶侵蚀的人,包括我,你无需顾忌太多。我昨夜趁你睡着,在你身上动了动手脚。下了山,往北四千三百里,白沐风就在那。去或是不去,你自己决定。”

离心离开屋子前丢给夜轩臣一句话后,悠闲的去院中品茶去了。他为夜轩臣指明了复活顾小灵的道路,但这条路如何去走,终究是要靠男孩自己去选择。

“手脚?离心大哥,我不明白!”夜轩臣仔细打量着浑身上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离心所谓的‘手脚’究竟是什么?

“放心吧!有益无害!是我三百年来积累的一些阅历武学!下了山你就明白了!”

夜轩臣闭着眼,将信封攥在手里。阳光从推开的房门折射进来,正洒在他皓雪般洁白的头发上,刹那间阳光有些模糊了,一个较小的人影,隐约站在了光芒下。夜轩臣仿佛看到了六年前为自己取下名字的少女。善与恶究竟与自己有何干系,快速提升武境,取出凄魂渊下皓灵石才是关键。

人也许就是如此,当需要支撑心中唯一的信念时,一切对与错就显得不再重要了。即便前方是无法回头的深渊,为了她,坠落了又何妨。

“我已经没有时间顾虑了,不是么!。”夜轩臣睁开眼睛,深情凝视着戴在无名指上碧青色戒指,苦笑道“小灵,你说对么?”

幽静院落,离心独自一人对着松柏品茶,似乎在享受玄生山难得的阳光。看着悠然自若的离心,夜轩臣毫不犹豫地阔步而出。如同越过桥头奔向火海那日一般,他的人生再一次发生了转折。

“离心大哥!出发前我想看看小灵?”

离心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你随我来吧。”离心放下茶杯,注视着男孩的眼神。他略显稚嫩的眼神,再不似昨夜神色疑虑,男孩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

随离心出了院子,泛着青苔的石阶小径,诉说着玄生山的岁月沧桑。下了石阶,山路逐渐开阔了,夜轩臣这才发现,正如离心所说。玄生山山势险峻,却住着极其多的人。从山路远眺而下,山荫茂密处尽是些大小豪华不一的院落。有的仅仅是一座简易小屋,有的则是雕梁画栋的山间庄园。

几处尤为奢华的山庄在众多房屋中显得鹤立鸡群,比较之下,自己居住的小筑,绝对是下等居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