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十二章 傻匪兄弟(一)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383 2017-04-23 16:43:21

  乌鸦盘旋在昏暗的天空中,成群结队的悲声鸣叫着。它们寻觅着死亡气息而来,从四面八方聚集到慕北以南的叹灵都。传说,乌鸦是亡灵的化身,它们就像忠实的送葬者,潜伏在黑暗与死亡交汇的叹灵都,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死去的人。

死亡,在叹灵都是极为平常的事。强盗、悍匪,收取雇主赏金的流放杀手,在偌大的叹灵都内比比皆是。说它是一座城,倒更不如把它比作监狱。一座庞大却无人管束的死亡炼狱。少数普通百姓,在城中惶恐地生活。安全平静的过完一天,是叹灵都寻常百姓奢求的生活。或许命运就是会将事情分割成两个极端,有富贵必然有贫贱,有祥和必定会伴有祸端。叹灵都的百姓,没有能力去追逐宁静的生活,有的人曾尝试离开这座恐怖之都,可是都以死亡告终。

相比慕北风歌城的繁华,这里就是人间炼狱。

夜轩臣皱着眉头,行走在泥泞的小路上。三个小时前,离心将纵雷术奥义法决简单传授给夜轩臣后,便匆匆打发他下山去了。或许整日愁眉苦脸的大男孩,会影响他赏花喝茶的情绪。十几枚银币,是下山前离心给他的所有路费盘缠。很难想象,一个活了三百多年的‘老家伙’,竟然如此吝啬。

掂量着钱袋中十几枚银币,夜轩臣暗骂了一句守财奴。六年里,顾小灵教会自己如何用金钱与人等价交换。按照清雷镇花销水平估计,这十几枚银币最多能维持五天的生活开销。但玄生山距离叹灵都最快也要整整十五日的路程。夜轩臣只能祈求路上能多捉几只野猪野兔充饥了。

抱怨着离心的吝啬,更多的是感激。与离心交谈后,夜轩臣心情似乎不那么沮丧了,在寻求希望中,坚强的活着,才能对得起深爱自己的人。比起活了三百多年的离心,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好不容易走出蜿蜒曲折的泥泞山路,天色已近黄昏,皇甫臣殇吁了口气,靠在一颗腐朽干枯的树干旁休息。环顾四周,尽是些腐朽枯死的树林。年久的一些树干,横七竖八的躺在干裂的地面上。夜轩臣皱了皱眉,形如棺材般的枯木,实在令人晦气。黄昏阳光褪去,夜幕下,这里像极了一处无人掩埋的乱葬岗,无声无息的恐怖。

他挑了一块较为干净的地方,挥手砍了几段风干的朽木,将它劈成若干块木板,互相拼凑成一所遮风挡雨的庇护所。野外生存,对于从小到大生活在夜雷山的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躺在铺满枯草的木板上,夜轩臣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里面赫然是三块精致的糕点。夜轩臣并不知道糕点的名字,也没兴趣知道。三块糕点是他随手从离心房间顺出来的,当做尚能充饥的干粮。

男孩贪婪嗅着手中糕点发出的诱人甜香,正要一口吞进肚子。忽然,不远枯树林中传来一声猥琐的奸笑“我日!小子!黑木岗是我的…地盘,谁…谁让你睡这儿的。”

枯树林本就阴深诡异,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又突然有人说话,咬在嘴里的干粮,险些吐出来。夜轩臣一招手,手中无名指戒指光芒大盛,雷光照亮了前方幽暗的枯树林。

一个体型高大肥胖的男子,正蹲在荒草从中,鼓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他衣衫宽松破旧,猪头般油腻的肥脸,给人感觉厌恶而滑稽。

“我日…大爷问…问话呢…你聋了还是哑了”就在夜轩臣惊叹那人的相貌时,略带结巴的声音再次响起。细听之下,却不是蹲在一旁的猪头脸发出的。

“我日。。。”猪头脸背后,一个身形矮小的侏儒,从阴暗树阴里转出身来。矮侏儒背着手,头颅昂起老高,滑稽的是他本就稀少的头发,用一根红绳绑着梳成了朝天辫子。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滑稽的形象,结巴的言语。夜轩臣愣了一刻后,顿时忍不住大笑出来。“哈哈哈。。。我。。我日。两位真是相貌神武,威仪出众啊。”夜轩臣学着矮侏儒的语气,笑着讽刺道。

“我日。。。别学大爷说。。说话。我们哥俩自然是威仪出众。不用。。你小子奉承,我哥俩虎啸在这黑木岗,行侠仗义。。劫财。。劫色!”矮侏儒仰着头神色得意,好像并没听出夜轩臣言语中的嘲笑,反倒极为受用。

“对!行侠仗义,劫财劫色!”接着矮侏儒的话柄,蹲在一旁的猪头脸傻声傻气的附和道,他眼珠转了一圈,挠了挠头犹豫道“大哥,今天咱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侏儒骂了一声,挥手打在猪头脸的后脑,愤怒道“劫色!劫色!就知道。。劫色,是小白脸。。。又不是大。。姑娘。当然是劫财!”

“你打我干啥!你又没说劫财还是劫色。”猪头脸鼓着两腮,嗡声大喊委屈。矮侏儒摇了摇头,捶胸顿足道“我日。。想我杜淮山聪。。聪明绝顶,怎么会有你这么呆头呆脑的弟弟。。”

夜轩臣边吃边看着兄弟俩互相讽刺耍宝。开始诡异的画风骤然一转,面对这两个原本要打劫自己的傻匪兄弟,夜轩臣不由感叹,离心那个守财奴是不是在夸大此词。兄弟二人吵得难分难解,夜轩臣吃完最后一口干粮,忍不住插嘴道“喂!你们两个。知道叹灵都么?”

“黑木岗往南三百里,过了葬灵海,就。。就是叹灵都了。”矮侏儒杜淮山看也看不那小子一眼,自顾自地与弟弟高声教训着弟弟。猪头脸垂着他硕大的头颅,听着哥哥铺天盖地的说教言辞。

“哦!多谢啦!”夜轩臣摆摆手,站起身子。兄弟二人激烈的辩论,实在让无心再睡。两个傻头傻脑的家伙,倒也不似作恶多端。况且即便是十恶不赦,与自己又有何关系。

“我日。。。不许走!”夜轩臣走出老远,杜淮山如梦初醒,厉声喝道“留下。。买路钱。”兄弟二人看似愚笨,手上动作却不慢。杜淮山一声冷笑,一步从夜轩臣头顶越过,矮小身躯挡住去路,仰头负手看着高出自己半个身子的大男孩。

杜淮山矮的可怜,夜轩臣不得不探下身子,对着杜淮山猴瘦的脸,朝天咎在夜风中左右摆动,十分可笑“我日。。。看什么看。。大爷我。。”

杜淮山话未说完,夜轩臣出其不意抓起他头上朝天咎,一把将他矮小的身躯丢了出去。杜淮山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一头撞在了树上,

“我日。。杜淮海,动。。动手!”杜淮山捂着额头,整了整头上梳理的朝天咎,冲着猪头脸杜淮海大声道。后者摆开架势感到脚下土地轻微颤抖着,杜淮海肥胖身躯从身后急奔而至。速度快到夜轩臣,未做反应,就被杜淮海庞大身躯迎面撞上。

风声从夜轩臣耳畔疾驰而过,在身躯撞断第三棵枯树后,他才觉得撞击的力量稍微减弱,随即双脚左右分开呈工字形,重新站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