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十九章 脱险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592 2017-05-11 09:58:55

  葬灵海南岸,岩山扩张崩塌,几千吨巨石倾塌,引得整个海岸都在剧烈晃动,强烈震感,仿佛要将浩大的葬灵海,掀翻过来。常言道强弩之末不能穿缟,但极具愤怒的力量,是不容小视的,何况是应龙之怒。

鏖战之后,原本形貌威武的应龙,浑身可见斑斑血迹,一支龙翼在挣扎中,不慎折断了。血腥狼狈中,更显出这凶兽的凶狠好杀,据说诸多凶兽中,睚眦兽最为记仇,所以有睚眦必报之说。睚眦兽,夜轩臣是不曾见过,只觉得以现在情况看来,应龙的复仇之心,丝毫不亚于凶兽睚眦。

岩山扩张崩塌,山体滑落的巨石,顿时在海滩掀起怒重的烟尘,土石碎屑风沙弥漫,本就昏暗的葬灵海,一时间能见度低到极点。烟尘中,夜轩臣掩住口鼻,尽量放轻脚步,缓缓朝着南方退去,他印象中,山体崩塌前,杜淮山就是在海岸以南的方向招呼自己的。

事到如今,自己借助“雷王舍神”获得的力量完全耗尽,一战之后,应龙虽也没讨到好处,但力量远胜自己。千百年的海底修炼的应龙,不是自己一朝一夕力量能完全抗衡的。殊死一战,赋予夜轩臣力量与勇气,能与它对峙这么久,绝对不排除其中运气成分。

反观应龙,它舞动唯一一只龙翼,在烟尘中缓慢盘旋着。应龙所在位置是烟尘弥漫中心点,它又是靠着眼睛搜索猎物的,此时夜轩臣不使用雷神躯武技,一是因为自己力量确实所剩无几,二来是为了隐藏行迹,应龙视力听觉敏锐,一点点光亮都逃不过它的眼睛。尤其是在沙尘弥漫中,一点点扎眼的雷光,恐怕都会成为自己葬送性命的诱因。

久居山中夜轩臣练就了特有的记忆力与寻路感知,烟尘掩盖了路线,他心中倒是记得大致方位与距离。皇甫臣殇有信心在应龙发现自己之前,顺利撤离海岸,与杜淮山汇合,找到杜淮山,以他所躲避的距离推算,即便应龙发现三人,以它疲惫受伤的身躯,依然无法追上自己。

烟尘中,夜轩臣尽可能使脚步放轻,不断塌落的岩山发出巨大声响成为逃离的绝佳掩护,纵然应龙听力非常,在混乱中也无法分辨出细微举动。悬着心,急切地想逃离险境,又不得不举步维艰,此刻他需要克服的不仅是恐惧,还有浮躁焦虑的内心。

龙鸣声渐渐远离海岸,夜轩臣明白自己远离了海岸,轻微烟尘下,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走得近了他看见不远处岩石背后,一双大手正托着一个矮侏儒,而那矮侏儒小心的探出头来,向自己方向张望着。是杜淮山与杜淮海!

探出岩石的脑袋,是杜淮山。他双手捂住耳朵,竭力制止龙鸣声传入自己的耳朵,他发誓这辈子也不想在听到应龙的吼叫声,恐怖的力量,愤怒的龙吟,都足矣令任何人簌簌发抖,胆战心惊。回想起葬灵海客栈中,掌柜的描叙,恨自己过于自负托大,早知如此,当初不如不渡这葬灵海,不对,当初就不该鬼使神差的跟着皇甫臣殇发什么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杜淮山躲在巨岩后面,露出一双贼眼,希望那小子快些回来,早一刻离开这是非之地,就算是佛祖保佑啦。

“我日!”烟尘中一个白发浑身血迹的青年,蹑手蹑脚地朝自己的方向走来,杜淮山定睛一看,白发青年正是夜轩臣。杜淮山在心底把这小子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这小子绝对是自己的丧门星,骂着骂着他转念一想,当时在应龙嘴下,又是这小子冒死救了自己,想到此处他心中怨气消了一半,对夜轩臣说不出是感激还是怨恨。

确实,杜淮山心中暗想的没错,今天果真是个诸事不宜的坏日子。眼见夜轩臣步履轻蹑地穿过烟尘边缘,再不消片刻就可以远离葬灵海这是非之地,偏巧在此时,在烟尘中迷失方向感的应龙,因为不断挥舞负伤的龙翼,龙翼荡起的烈风终于将烟尘彻底吹散,烟尘虽未全部散尽,但能见度足够应龙辨别方向锁定目标了。

杜海山看得真切,烟尘在应龙庞大的身躯清晰可见,一颗沾染龙血的巨首,缓缓转了个幅度,脑袋正探向夜轩臣的方向。苍蓝色龙眼目透凶光,皇甫臣殇只觉得身后风声大了些许,并没有想到身后突发变故。杜淮山躲在岩石背后,看得一清二楚,此时此刻也顾不上暴露目标了,唇亡齿寒的道理自己自然明白。暴怒之下的应龙,绝对不会放过海岸上任何一个人。

“我日!小子…快跑!”终于杜淮山鼓起勇气,跳将起来朝着夜轩臣大声喊道,人在危难关头要么束手待毙要么孤注一搏!兴许是事态紧急,本来说话结巴的矮侏儒,这一句救命的话,说的倒是干净利落。

海岸风声浪潮不绝于耳,极为混淆视听,不过杜淮山这一句夜轩臣听得清清楚楚。恶风转瞬即至,应龙半飞半跑的撞向夜轩臣。后者一经杜淮山提醒,又感到身后杀气十足。他头也不回,就势一滚,一个翻身避过应龙的突袭。幸好是重伤之下,凶兽的速度与力量都相对减弱了许多,龙爪在他的后背撕开一个口子,好在伤口不深,并无大碍。假如这次突袭,换做应龙全盛状态,后果不堪设想。

“还黏上我了!”夜轩臣牙关紧咬摸着后背涌出的鲜血,勃然大怒道。毕竟十八岁的年纪,正值血气方刚。一见上古凶兽不依不饶,夜轩臣大怒之下失了稳重。他撕下衣衫一角,胡乱包扎上伤口,尽量减缓血液流失。盛怒之下,夜轩臣催动体内仅存的力量,召唤出战雷圣王护手,准备与它拼个玉石俱焚。

可惜,愤怒并不能使人变强,只会让人失去理智陷入疯狂。夜轩臣仍然高估了自己的力量,轻视负伤的恶兽是要付出代价的。战雷圣王护手,光芒不复从前,接连与应龙斗了几个回合后,他明显感觉自己雷王躯的力量在不断减弱,接下来每一次迎击明显力不从心。抵挡过第五次应龙撞击后,夜轩臣双手雷光一散,再无力气抵御这恶兽的怪力。

雷光散尽的瞬间,他顿时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涌向自己胸口,随后身子一轻,整个人倒飞出去。

“我日!我日!我杜淮山上辈子一定是欠你小子的!”顾不得多想,杜淮山纵身一跃从岩石后面跳出,叫了声“老二!”兄弟俩心意相通,不用哥哥多说,蓄力许久的杜淮海闷哼一声,双手扣住海滩岩层,口中一声爆喝,整块嵌在海岸上的岩石,硬是被他掀了出去。

厚重的岩石犹如乌云蔽日,越过蹲身施法的杜淮山,正挡在应龙身前。巨岩轰然落下,好似一面坚不可摧的半壁城墙从天而落,固守一方。愤怒之下的应龙,显然是红了眼,非要置夜轩臣于死地。它撞了几下挡在身前的岩石,试图一击撞碎。杜淮山心思沉着,早料到有一次招,应龙撞击岩石之前,施术已久的杜淮山,将岩石镀上一层结界,增加了岩石本身坚固程度。

重伤未愈的应龙,奋力撞击了几次,只把岩石震出几道裂纹,却始终不能突破。

伴随着暴怒的龙吟,竖立着的岩石防御发出崩裂前的哀嚎。杜淮山武境本就不高,弟弟杜淮海的本事确实胜于哥哥,但是杜淮海全凭着一身蛮力,不动任何奇妙法术,此时此刻,他只能傻站在一旁,祈祷石墙能够多顶住一时半刻,争取救援夜轩辰的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