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二十三章 偶遇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744 2017-05-26 08:37:35

  雷王躯是力战之躯,以战养战愈战愈勇。夜轩臣武境一跃而就,武境直升天隐境三阶。武境略有小成,加上雷王躯炼制灵力的速度远剩余其他武躯,夜轩臣稍作调息,体能雷灵便恢复大半。

“我睡了多久?”夜轩臣调整感觉自己身体无恙,看见杜淮山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气氛有些凝重,他起身下床试着活动活动僵硬的身体,低声问道。

杜淮山咳了声,见他脸色微白,略有憔悴,独战应龙消耗了他全部灵力,重伤之下侥幸脱险,现在回想起来,离开葬灵海当日,见这小子命悬一线。仅仅四日时间,身体恢复程度之快,超出自己预料范围。夜轩臣像是一个笼罩在迷雾中的灯塔,神秘而又令迷失的人心安。

“我日!不多不少整整四日!大爷我还…还以你小子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呢!”杜淮山心中大喜,夜轩臣如果有什么意外,自己去叹灵都的计划,恐怕就要泡汤了。他心底担忧着这小子的身体,脸上却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回过头,夜轩臣推开窗子,房间封闭压抑,有山风轻抚而入,房间内空气似乎也活跃了不少。“四天来!辛苦你兄弟二人了!”夜轩臣目视窗外松柏成林,口中淡淡道。

“咦?”杜淮山一怔,不曾想夜轩臣会向自己道谢,自己号称坏事做尽,乞讨求饶的话听过不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冲自己道谢的。

“我日!大爷我坏事做尽,杀人如麻。救…救那是因为…大爷用得着你!”杜淮山尴尬地撇着嘴,大声辩解道。听人称谢,宛如嘲笑自己一般,心里很不是滋味。

“呵呵…”夜轩臣笑了笑,并不答话,如此杜淮山脸上一红,急的一拍地板大叫到“我日!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这矮大叔,挺有意思的!”杜淮山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答。

日近晌午,呼呼大睡的杜淮海算是睡足了,比起哥哥杜淮山忧心忡忡,弟弟心态倒是令人羡慕,吃饱睡足是他最大的人生追求。果不其然,杜淮海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吵着肚子饿。皇甫臣殇耸耸肩膀,不说一顿能吃下一头牛的杜淮海,自己昏迷四天,仅靠着喝水支撑着身体,此时身体恢复,顿时觉得自己同样饿的前胸贴后背。

三人离开房间,在楼下挑一张干净的位置坐下。客栈中没有伙计厨师,所有事物都是老妇一人自己打理。杜淮山这趁火打劫的老妇没什么好态度,委在长凳上一边运气,一边抱怨着半块金币花的太冤枉。

夜轩臣问老妇要了几个小菜,五碟馒头,小店地处山野,食材简单又无厨子,食物吃起来索然无味,勉强充饥。杜淮山抱怨着都是素菜没有油水,嘴里快淡出鸟来,又一个人干掉了三大碟馒头。反正花钱的不是自己的钱,不吃白不吃。

饭吃了一半,忽然门外传来轻微脚步声,随之客栈店门被人推开,一名身披紫衣的年轻男子迈入客栈,老妇见来了客人急忙上前招呼。紫衣青年神情冷峻,如有冰雕玉琢般,给人拒之千里的感觉。杜淮山看了青年一眼,惊叹一声,他仓促近乎,正好被馒头噎住,急忙喝水,将嘴里食物顺了下去。

“怎么?”夜轩臣见杜淮山神色异常,低声询问道。

后者压低声音,偷偷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紫衣赤发男子,口中道“我日!是羲时国的人!”

“羲时国?”羲时国国境偏远,夜轩臣不解道,他初出茅庐对世间各大国度自然毫无认知。

杜淮山喝了口水,拍了拍胸脯解释道“你看,他..他刺在衣服上的纹饰。天雷地火,风鬼土山。羲时国国人以炎帝躯为主,独具控火之术,你看他衣摆刺绣着火云纹饰,是羲时国独有。”

杜淮山喉咙一紧,小声继续道“金色天云线是羲时国皇族进贡之物,这…..这小子,肯定与羲时国皇族有关系。”

“你说羲时国多擅控火之术,地域不同武躯也有差异?”夜轩臣对于武躯了解不多,曾听离心说起雷神躯体质特殊,但不曾听他提及其他武躯异闻,此时杜淮山说道羲时国,顿时好奇心大起。

杜淮山小声咳了咳,小心谨慎生怕被紫衣青年察觉“慕北之北的风歌城,多以风灵躯为主要武躯,慕北以东羲时国则更多是炎帝躯体质。其余…我就不知道了。”

杜淮山偏居一隅,对世间之事知之甚少,他所知晓的地域见闻仅此而已“不过…我听说羲时国早在十多年前就灭国了…他..”

“灭国?”夜轩臣眼中神色讶异。“嗯!相传羲时国人人皆是炎帝躯,更怪异的是羲时国皇族一脉,他们…他们血脉奇特,无一分支。拥有纯正羲时国皇族血脉之人,不超过五十人。皇族之人炎帝武境远胜常人,更兼有操纵时间的能力。”

夜轩臣聚精会神听着杜淮山不流利的讲述,这矮侏儒说话结结巴巴,声音又压低很低,如若侧耳细听,就仿佛如闻天书。

“具体时间操纵之术,外人从不知晓。正因为神秘,所以招惹来灾祸,羲时国十一个邻国,因为忌惮这种力量,最后联合一汽,一夜之间覆灭了羲时古城。战火在皇城烧了半月有余….羲时国本是控火之国,最后竟也毁于大火…唉…天意使然。”

羲时国兴盛于火,却也消亡于火。皇甫臣殇感触颇多,羲时国的遭遇与清雷镇如出一辙,同是天涯沦落人,如今自己与那紫衣羲时国后裔都成为孤家寡人,同病相怜,夜轩臣忽然对冷酷的紫衣青年亲近了几分,尽管素未平生,未曾有过一句言语交流。

不顾杜淮山阻拦,夜轩臣起身走到紫衣青年桌边,坐在了那人对面。后者微微抬头,默然望了他一眼,眼神冷酷参不出喜怒。对于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访,青年淡定之极,视如无物。

一时间气氛凝固了,杜淮山控制着呼吸,看着二人。唯有杜淮海继续埋头吃喝着。

老妇上了几碟小菜,一壶酒,送到青年桌上便再不管不顾,自行闪到柜台后面休息去了。酒菜齐备,夜轩臣倒是反客为主,率先拿起杯子,斟满一杯,信手递给对面冷峻青年道“荒郊僻静之地,能遇到年纪相仿的人,也算是幸运。兄台愿意与我喝上一杯么?”

青年扬起嘴角,笑容冰冷道“他乡偶遇,也算缘分。喝上一杯也无妨。”青年言语冰冷,直透骨髓,他嘴角笑容不带一丝温度,说不出是清冷或是嘲弄。

后者报之一笑,问老妇要了一支杯子,将酒杯斟满。轻笑道“小弟夜轩臣,敢问兄台尊姓?”

“夜兄年纪轻轻,武境不浅又赋雷神躯,不知来此穷乡僻壤有何贵干?”紫衣青年不答反问,只言片语间青年已看出夜轩臣武境强弱,羲时国皇族一脉洞察力可见一斑。

夜轩臣手中酒杯停在半空,眼中尽显愕然,他学着青年样子并不答话,只是举起酒杯注视着青年。紫衫青年抬起头,容貌冷峻,赤发如枫。枫叶般深红的长发遮在脸侧,显得他原本冷峻的容貌,没有一丝血色。

“夜轩臣。”青年念了一遍对面落座青年的名字,抬手撞了下酒杯,凌然道“羲时国,秦天决。”

二人饮下一杯酒,相视一笑。

烈酒入喉,夜轩臣放下酒杯道了声痛苦,他接着秦天决话锋问道“秦兄,你我初次相见,对我了解颇多啊。”

秦天决脸色一缓,不似之前般不近人情。他将两人空杯斟满,一拂额前红发,冷声道“我路经葬灵海,见海滩尽是残垣断崖,雷痕交错。前滩客栈掌柜曾说,葬灵海中有应龙作怪,残杀行客商旅,我越海而来却风平浪静不见一物,本以为客栈掌柜危言耸听,但见到后滩龙血四溅,战痕纵横,沙滩石岩上多有雷电灼烧痕迹。想来是有雷神躯武技高手与应龙恶战后所形成。”

秦天决喝了口酒,淡然道“如我所料不错,与应龙缠斗之人,就是夜兄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