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二十四章 皇族血脉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787 2017-05-28 08:56:28

  秦天决思维严谨,通过葬灵海一战残留痕迹,将战况情形分析的滴水不漏,如同亲眼所见一般。夜轩臣不禁叹服,“神识百汇”积累了离心三百余年的学问见识,想要短时间内融会贯通实属不易。即便如此,玄生山一行此时心智已今非昔比,尽管如此与秦天决相较之下,还是稍逊一筹,想必这与他为羲时国皇族渊博学识有关。

“果然高见!”夜轩臣拍掌轻笑,惊叹道秦天决缜密逻辑,同时他心中仍有几分不解,追问道“秦兄,葬灵海穿梭行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怎就断定是我所为。”

后者豪饮一口,冰雕玉琢的脸颊,染上酒红。看来秦天决虽贵为羲时国皇族,酒量可与缜密心思相差甚远,三杯酒下肚,眼见有些醉了“兄台说笑了,我一路前行唯独见到你们三人,应龙凶恶暴戾,武境修为不足天隐三阶,是无法与它一战的。”说完他一指,不远处杜淮山兄弟二人,毫不避讳道“与你同行的高矮头陀,武境一般,而且修习武技绝非雷系,而你碧眼白发,应该是清雷镇人士吧?”

清雷镇!夜轩臣身躯一震,秦天决一句话触动了许多情怀。多年前他恨过清雷镇,而如此清雷镇毁于一旦,不知怎的,他会有莫名感伤。或许是因为,那曾经愤恨的古镇,是顾小灵的家乡罢。

夜轩臣回过神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了声是。清雷镇远郊的夜雷山轩臣崖、山林中与顾小灵烤制野猪的火堆、还有毁灭清雷镇的大火,有些记忆是无法被时间磨灭的。

秦天决察觉到夜轩臣的异样,男子额头低垂,雪白长发遮住脸庞,挡住了他眼角隐约流露的泪光。秦天决推理能力精妙,却无法猜透一个人内心所思所想,他默默地看着夜轩臣低着头,温柔的抚摸着戴在中指的碧色戒指,宛若抚摸着心爱之人。

“夜兄不会不知道罢?我羲时国皆是炎帝躯,而远在慕北边陲的清雷镇是为数不多雷神躯地域。”秦天决说着按住夜轩臣的肩膀,继续道“雷神躯武者天赋异禀,武境提升速度比寻常人快过数倍。以你现在的武境修为,已临近天隐大乘境。”

“雷神躯?天隐境?呵呵…”夜轩臣自嘲一笑“我想要的它又不能给我!即便武境天下第一,我要他又有何用!”苍凉白发盖住眼眸,夜轩臣连饮两杯,沧然道。

秦天决剑眉一挑,眉宇间英气十足。“人生在世,总有他活着的价值。羲时国覆灭,战火绵延数千里,诺大皇城中,只有我一人侥幸活了下来。不错,当时我与你现在一样,感叹天意弄人世事无常,可我痛定思痛。既然羲时国血脉一息尚存,我就必须肩负复国重任,唯屠尽敌城满门,以告慰先灵。”

秦天决一掌击在木桌,眼中隐隐透出愤恨与杀意。

夜轩臣感觉到身边杀意骤起,又倏忽消散。秦天决能自由掌握杀意的强弱收放,看来他的确经历了无数次生生死死,或者说杀过了很多人。

“你想要的是重建一个国家。而我想要的只是复活一个人。可我觉得复活一个人,远比你重建一个国度,辛苦的多。”夜轩臣恢复了冷静,淡淡道。

“算了!你我初次相见,已如知己。来喝酒!”夜轩臣一举酒杯,知己一词可以是相交多年,也可以是缘起一面。知心知意,才能互倾衷肠,夜轩臣顿时对秦天决好感倍增,离心名为大哥,更多似长者前辈。而秦天决与自己年纪相仿,境遇相同,虽仅有一面之交,却足以成为兄弟。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人生在世能有一两个知己朋友,换做从前是身居偏远深山的皇甫臣殇不敢想象的。遇见顾小灵是他人生第一次转折,她的灵魂牵动着自己,挣脱仇恨的束缚,不再困禁在如野兽般的生活中。也许,命中注定,顾小灵承诺过一个男孩带他游历大千世界,如今夜轩臣是否在复活顾小灵的旅程中,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他的过去都是痛苦的回忆,唯独一点点甜蜜是顾小灵给予的,支撑他走到如今。

“国家毁于战火,克乱复国虽异常艰难,但并非没有可能。收拢羲时国旧部,秣兵厉马,哪怕是耗尽毕生时间,我也在所不惜…”秦天决目光如炬,意志坚定,他顿了顿继续道“复国之路,困难重重,但尚有机会。夜兄,死而复生,是逆天行事啊!所谓天意不可违!”

富国强兵,需要无数金钱财力。秦天决年方二十,却在十六岁那年周游了大半个慕北,羲时国尤擅长经营之道,四年间秦天决凭借聪慧头脑与手段敛财无数,金钱在手,征兵、铸器自然不成问题。复国需要的金钱,不似寻常人家做小本生意,钱多多益善才好。秦天决此行叹灵都不毛之地,也是为钱而来。

“秦兄,我明白。”夜轩臣决然道“我就是一个俗人,不像秦兄你,贵为皇族血脉。我伴随着灾祸出生,打小就无父无母,体会不到秦兄你丧失家园亲眷的感受。国家兴衰与我无关,别人把我当成怪物看待,我也无所谓。可有一个人,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去救的。”

夜轩臣话音又苍凉转为悲愤,嘶声道“什么是天!清雷镇巫师祭祀时常说,上天有仁德之心,润泽万物。而我十八年间,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唯有悲伤痛苦!上天既然又好生之德,为何从不眷顾我!”

“天地不仁断缘分,我逆天也要扭转乾坤!”

秦天决大惊失色,逆天之举他从未敢想。今天在残破客栈,遇到的白发少年,他气势万丈,远胜于一国皇族的自己。栉风沐雨数年,秦天决自诩见识广阔,傲气云天,今天坐在自己对面的普通少年,自己断然不敢小觑。

“夜兄,一言一行犹如晴空炸雷,秦某佩服!夜兄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秦天决拱了拱手,未曾想自己去叹灵都会偶然结交,一个雷神躯少年。

朋友一词,在夜轩臣的印象中唯有清雷镇顾小灵和玄生山的离心大哥。在黑木岗结识的杜氏兄弟,是悍匪出身,与他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葬灵海遭遇恶兽应龙,杜氏兄弟怕死惜命起不到半点作用,但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舍命相救,夜轩臣嘴上不说,心中已将杜氏兄弟划分到朋友的界线中。

见秦天决拱手而望,夜轩臣学着他的样子,抱了抱拳朗声笑道“秦兄不嫌弃小弟身份低微,在下就高攀啦!”

秦天决笑着摆摆手,正要与夜轩臣多聊几句。忽然门外风声一起,一道鲜红如火的影子一闪而入,还未及旁人看清踪影,红光停在了秦天决身后,一个衣着鲜红的男子,恭敬而立,他衣衫鲜红,面上遮着火焰面具,看不见容貌。但见面具上彩绘火焰图腾,想必是羲时国之人,看火焰图腾文样与秦天决衣着火纹,同出一辙,不过绘图简单,不似秦天决衣摆纹饰高贵古朴,明眼人不难看出,红衣男子九成是秦天决贴身部将或是侍卫。

红衣男子叫了声“九公子。”右手抬起,放下一个雕琢精妙的红玉金匣,随之看了看客栈中几人,俯首帖耳说了些什么。秦天决听完,略加犹豫,挥了挥手,红衣男子会意,身影划过一道红芒,闪出客栈之外。

红衣男子退下后,秦天决一缓冷峻面容,柔和一笑道“夜兄,我有事在身,天涯路远,你我有缘再会。”

木匣鲜艳夺目,不知里面装着什么。皇甫臣殇多看了一眼,起身抱拳道了声珍重。后者红发飞扬,将木匣背在身后,转身离开了客栈。

秦天决走后,压抑许久的杜淮山,大口喘了喘气,小跑到皇夜轩臣身边,拿起桌上酒壶了一口,颤抖着声音道“我日!你…你小子初生牛犊…不怕..不怕虎,不知道天高地厚。姓秦的小子,嗜血好杀….你与他称兄道弟,小心日后把你算计了。”

后者抢过酒壶,揪住杜淮山头顶辫子,笑骂道“日后你不算计我,就谢天谢地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