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枯离十二

第二十五章 百死窟

枯离十二 北慕麟 2823 2017-06-02 15:34:53

  慕北地域南北兴衰分化,北域繁华盛世,大城重镇络绎不绝,多有西罗灵域的异域商旅北上运送物资,行货走商,北城金钱与文明由于与西罗灵域互通,每年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反观,慕北以南,越往南去,越是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玄生山、叹灵都生活的大多是万恶之徒,但也算是有些生气,叹灵都以南才是正真的梦魇鬼蜮,相传那是一片无人探知的地域,亡灵与凶兽共存的荒城,只有一个种族生存在亡灵腹地,被人称为万鬼族。

杜淮山唉声叹气地讲述着慕北南城的传闻旧事,看他打着哈欠很是困乏,夜轩臣走在前面听着杜淮山讲解从未听说过的见闻,兴趣盎然乐此不疲。

五日后,一行三人离开荒野客栈,继续前行。夜轩臣有心多休息几日,奈何杜淮山一直大叫着尽早出发,开始夜轩臣真以为这矮侏儒急不可耐想早一步抵达叹灵都,后来追问之下方才明白,这家伙是吝啬老妇收黑心房钱,每主一天第二天一早房钱都会翻上一倍。幸亏老妇客栈开在荒野山林,休息居住的人较少,这如果哪天时运不济,遇到几个凶悍恶霸,非得把黑心老妇宰了,“行侠仗义”不可。

夜轩臣发现自从两日前,自己武境提升之时脑海中浮现奇异画面,他体内如海乃百川,可以修炼出胜于从前三倍有余的雷灵。而且炼制雷灵的速度大大提升,不知道是不是武境提升后雷神躯也随之得到进阶。

离心说过雷王躯是战神之躯,越战越勇,以战养战。可能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日!…小子,你看这地方…咋越走越压抑呢?”杜淮山从腰上摘下盛满清水的葫芦,拔开塞子将葫芦放在嘴边灌了几口。他喝完擦了擦嘴,将葫芦丢给走在前面的夜轩臣。

后者反手接住,边喝边目视四周,缓缓道“上一个转角岔路,是你非要走这条的。我又不认得路,当然听你的了。你问我做什么!”

杜淮山愕然,转身询问着杜淮海,负责殿后的杜淮山哼了一声点点头,表示同意。

“真..真他娘鬼催的。”杜淮山骂着倒霉,说道鬼,杜淮山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地方果然越往下走越阴暗恐怖,死气弥漫,哪见得到一分生气,反而鬼气十足。

为首的夜轩臣停下脚步,见杜淮山犹豫不决,低声问道“你这矮子,不会带错了路吧!”杜淮山听罢,昂起头颅,头顶辫子撅起老高,表情镇定道“我日!叹灵都…大爷..大爷去了无数遍了,顺着山脊往前..准没错。”

相处多日,杜淮山言语习惯皇甫臣殇大多了解。矮侏儒本事不大,贪财惜命不说,他极好吹牛又好面子,做错了事也会死皮赖脸的不承认。夜轩臣听完半信半疑,一把揪住杜淮山头顶辫子,大声道“最好你认得路,不然小心你头顶的辫子!”

“我日!松手松手!大爷…说多少次了…别他娘揪我辫子!”杜淮山一步跳开好远,生怕夜轩臣对他头顶辫子痛下杀手。他情急一跳,脚下不稳刚好跳到草丛边缘,脚步一落地就感觉踩到了坚硬异物,他一惊之下猝不及防险些跌倒。

幸好走在后面的杜淮海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哥哥,方才避免摔进草丛中。夜轩臣咦了一声,拉开叫苦不迭的杜淮山,俯身扒开野草,见一块残缺石碑倒在草丛中。荒草不知生长了多少年月,已有一人多高,如果不是杜淮山误打误撞跳入草丛,任谁也不会放下埋没在荒草中的石碑。

从残缺程度来开,石碑历史不下百年。石碑上刻着几行古字。

“一韶年华终消殁,旧爱千亡百死窟。”石碑两行古字,第一句倒有几分儒雅诗韵,第二句诗意急转让人顿觉不寒而栗。

“旧爱千亡…百死窟?”夜轩臣念了一遍碑文,仿佛竖碑之人是祭奠已故爱妻的。但这一句旧爱千亡,不求甚解。莫非是死了一千次?

碑文前几个字刻得笔画极轻,唯独百死窟三个字,力透石碑半寸有余,与前几个字显得格格不入。如此看来,前方鬼气弥漫的山腹,应该就叫百死窟。

曲折幽深的羊肠小道,荒烟蔓草蜿蜿蜒蜒连接着荒芜山腹。顺着小道遥望而去,只见山体上尽是风雨侵蚀,岩化了的洞穴。洞穴大大小小数不胜数,偶尔山风吹过,气流穿过洞穴,发出恶鬼般哀嚎的叫声,如此看来百死窟一词,果然名不虚传。

风声鬼哭狼嚎接连不断,纵使头脑简单无所畏惧的杜淮海,见到山中诡异如此,也不禁打了个寒颤。百死窟形如迷宫,山腹洞穴错综复杂相互连通,夜轩臣拍了一下在一旁发呆的杜淮山,悄声问道“我说,百死窟地形复杂,你到底行不行!”

见杜淮山一脸茫然,夜轩臣心中暗骂自己,当时在岔路口就不应该听杜淮山大放厥词,看样子这矮侏儒从未进过百死窟洞穴,由他带路非得迷失方向不可。

百死窟地貌奇特,杜淮山自然没有把握,但他最不愿这小子不屑地盯着自己,又不愿丢了面子,只得挺起身板硬充好汉,大声叫到“我日,大爷告诉你,什么百..百死窟,全是危言耸听。想当初大爷我…”杜淮山说完一句,正要吹嘘自己年轻时的“丰功伟绩”。谁料夜轩臣理也不理,沿着小道大步走向山腹。

百死窟石碑之前,道路虽狭窄难行,却也勉强称作小路,后来越往前接近百死窟山体范围道路越加崎岖难行,走到山脚下道路全无,皇甫臣殇一路斩断荆棘石木开辟道路,一边打量着形如恶兽巨口的洞穴。.

距离近了,三人这才发觉百死窟形似荒山,实则并非如此,所谓山体是由几十块巨大岩石拼凑而成。与其说是天然山腹,倒不如说是有人刻意以巨岩为引,布置的巨大屏障,更有说服力。

夜轩臣催动雷灵在右手聚起的雷芒,化作雷光利刃,劈手斩断遮在眼前的怪树奇石,随着雷刃斩下,视线豁然开朗。七八个巨大洞穴显露眼前,洞**暗淡无光,犹如七八只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静待猎物自投罗网。

夜轩臣右手虚画,雷光在手心急速转动,化作夺目光球。他抬起右手,将雷球丢进其中一处洞穴,顿时漆黑洞穴中明亮了几分。只是随着雷球不断向前,青色光芒由盛转衰,最后仍抵不过洞穴中无穷无尽的黑暗,最终隐没于黑暗深处。

见雷光在洞穴中消失,夜轩臣抽动嘴角似笑非笑道“喂你选那一条?”他指着近前七八处洞穴,向着杜淮山问道。

杜淮山吞了吞喉咙,见洞穴仿佛深不可测,顿时畏惧了三分。纠结片刻,他指着一处貌似宽阔的洞穴,低声道“这…这条。”

“哦!”夜轩臣随口应答一句,他想也不想抬腿径直迈入另外一个洞穴。“我日!”杜淮山急的直跺脚,冲着走入洞穴的年轻背影大叫道“我日!你小子什么意思!”

后者头也不回,声音回荡在洞穴“跟你一起,我就没走运过。你这家伙运气太差!”

杜淮山听得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夜轩臣在捉弄自己,急忙反驳道“我日了,你说谁运气差!”话一出口,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回想起来,这么多年,兄弟二人确实一直是运气背到可以。

“我日了!不行!等到了叹灵都,高低找…找个高人转…转运!”杜淮山骂了一句,拉起弟弟朝着夜轩臣即将消失的背影大步追了过去。

洞穴中伸手不见五指,洞穴岩壁石材不似寻常质地,有着吸光效果。夜轩臣运起雷光照明,纯粹雷芒在这百死窟山洞这种,竟也显得摇曳不定,越往深处走去光芒就越加暗了许多。光芒消失速度奇快,他不得已消耗更多的雷灵之力,维持着雷光不灭。蔓延着黑暗的洞穴中,如若没有一点光明,心智坚定之人,也会逐渐精神崩溃。

比起前几日,同葬灵海应龙恶斗。百死窟未知的恐惧,远胜于恶兽力量的直接威胁。恐惧是由人心底不安情绪产生的,此时此刻就连一路上抱怨不断的杜淮山,也安静下来,小心地跟随着忽明忽暗的雷光,摸索着前行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