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留守的东平湖

第二十八章 爱的肤浅

留守的东平湖 绿茶羞了 1551 2017-05-06 12:03:18

  秀欣推开了柳彤雅的房间门,见她正默默的抹眼泪,不由地在床沿上坐了下来,问:“孩子,你想家了吗?”

柳彤雅说:“爸爸妈妈都走了,我哪还有什么家呀?”秀欣爱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说:“可怜的孩子,年纪轻轻的就没了父母,命怎么这般的苦呢?”柳彤雅说:“阿姨,其实,我挺羡慕林越哥的,他有疼爱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呵!”

秀欣不禁叹了口气,儿子和她怎么就无缘呢?以前还能有个想法的,可现在凌雪追家里来了,是什么奢望都没有了啊!她轻轻的问姑娘:“彤雅,假如你将来离开了这里,会不会想这东平湖呢?”柳彤雅点了点头,说:“一定会的。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她虽然没有大海的浩瀚,也没有西湖的久负盛名的美景,但这里好客的人们让我记住了她,是再也忘不掉了呵……”秀欣一呆。她不笨,从姑娘的话里,她听出来了柳彤雅似乎是真的爱上了自己的儿子,只是林越的心已有所属,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呵!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秀欣起身给女孩儿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刚想张口说话,忽见林越进来了,就说:“小越,你怎么还没有睡?明天的农活很多,当心你起不来,你爸爸又该训斥你了!”

林越瞧母亲对柳彤雅照顾的无微不至,忍不住的说:“妈,你干嘛要对她那么的好?你还是个刚出院的病人呢,你还反过来照顾她?哎哟,妈,等她明天一走,天南海北的胡飞乱窜的,你这辈子甭想再见到她的人影儿了。”

秀欣不满的说:“小越,你这孩子,说的啥话呀?怎么老跟小妮儿过不去呢?你是个男子汉,能不能有点度量啊?”

林越往电脑桌前一坐,说:“度量我有啊!不过,得看对谁……”话未说完,就瞅着柳彤雅抓起枕头要扔自己。他眼疾手快的按住枕头,说:“柳彤雅,你不能对我妈妈的儿子动粗,知不知道?当心她急眼了,拿手挠你!”一句话,说得柳彤雅不好意思的放下了手。也是,当着人家秀欣阿姨的面,闹她的儿子,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呵。

秀欣微笑着望着他俩,也不答话。林越见母亲笑得意味深长,一会儿拿眼看自己,一会儿又瞧柳彤雅的,感觉浑身不舒服,就起来推着母亲说:“妈,我爸爸要你帮他找衣裳,你快去看看吧。不然,等他喊你了,就没有个好腔调了。”秀欣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哐的一声,自己被儿子给关门在外面了。她抬起手来,想拍门,却又放下了,只得走回自己的屋里了。

再说,柳彤雅望着林大小伙子哄走了他妈妈,并随手锁上了门。她的内心猛的一跳,问:“你干嘛锁门?”他走近了她,说:“你说呢?柳彤雅,你为什么要走?”她从床上快速的跳下来,拧着门锁,说:“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关系吗?你出去吧,回你女朋友那里去,我不想跟你说话。”

他逼近她,说:“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她不示弱的说:“我不想和你说话!我已经说了,你可以出去了……”他不待她说完话,抱住她就啃。她挣扎着,低声的说:“你放开我!不然,我大声的喊了,让你女朋友来收拾你……”他恬不知耻的说:“好啊,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对凌雪说呢,你自己用这种方式对她说,是再好不过了。柳彤雅,别说我没提醒你,凌雪脾气不好,当心她万一受不了这个刺激,跑去跳了东平湖,你可就是罪孽深重了……”

“你混蛋!林越,你不是君子,是小人,我鄙视你……”她气急败坏的说。

林越一边吻她,一边说:“柳彤雅,在你面前,我做不了英雄,更不能做君子。我只有把自己变成一个最肤浅的人,我才会捕捉到你一时片刻的身影儿……柳彤雅,你知道吗?别看你现在居无定所,身无分文的,但我的内心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真的,丫头……”说完,抱起了她,把她放倒了床上。

“不行的!林越,你疯了吗……”她用力的去推他,愤怒的说,“我再说最后一次,你给我走开,我不喜欢你!你放开我……”

“很好。柳彤雅,既然你爱不上我,那我情愿你,用一生的时间来恨我。因为,爱也好,恨也罢,都是用心来想的呵……”他没理她的反抗情绪,不管不顾的吻她。

柳彤雅望着眼前好似很陌生,又好似很熟悉的年轻小伙子,迷茫之间,就被他给劫了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