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奇境漫游记 修改稿

奇境漫游记 修改稿

h13089053123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9上架
  • 1685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九章至第十章

奇境漫游记 修改稿 h13089053123 9609 2017-04-26 16:58:28

  第九章三军大战怪鼠兵

丁飞离开恐龙谷后,带着小狗帅虎,昼行夜宿,一路顺利。这天中午已经远远看到了狮王国的城门。他发现城门紧闭,城墙上的兵将来回巡逻,刀枪林立,戒备森严。丁飞心中不仅一震,难道是虎王国大军前来攻城,还是狮王不让自己进城。

先喊话再说,他对守城门的军士高喊一声:“喂!我是丁飞,回来了,请通报狮王,我要进城。”

士兵回答:“国王早有命令,如果你回来,可马上开城门放你进城。”说着立即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让丁飞进城,并有士兵领丁飞直接进入王宫。

国王正与大臣商议事情,脸上都露出紧张的气氛。狮王见丁飞进入大殿,就转忧为喜的对丁飞说:“丁少侠这么快就回来了,快请坐。”

丁飞看到狮王这么客气,真是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对狮王说:“我已经从恐龙谷摘回了金丝瓜,就马上往回赶,咱们是不是快些去圣山宝石洞开锁。”

狮王说:“你先别着急,听我说,我王国出了大事,去不了圣山了。”

“为什么?”丁飞急忙问。

狮王无奈的说:“自你走后,我们与虎王签订了和约,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各自管理好自己的王国,再也不争第一兽王的称号了。”

“这不是和解了吗?”丁飞问狮王。

“我们与虎王国的争端是和解了,谁知道我们国内出现了叛乱。在圣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怪鼠洞,里面住着五、六千只怪鼠。我封它们的头领怪鼠精为大将军,守卫着圣山宝石洞。没想到这怪鼠精修行苦练,竟然练成了硬皮功,刀枪不入。从此他的野心越来越大,暗地里招兵买马,现在已经扩充到十万之众。他们训练有素,个个鼠怪勇猛善战,成了无敌劲旅。怪鼠精不但把圣山占为己有,三天前竟然公开举旗造反,自称神鼠国王。留下二万鼠兵镇守圣山,其余八万鼠兵前来攻我狮王皇城。企图攻破城池,进而占领全境。昨天我们打了一仗,双方势均力敌,打到晚上不分胜败,只好暂时休兵,怪鼠兵后退二十里扎寨。估计它们作好准备,将再来攻城。所以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帮我打败怪鼠兵,一起去宝石洞,我将亲自带你去把月亮宝石取出来。”

狮王讲了这么多的话,使丁飞明白了,为什么皇城戒备森严,狮王又非常客气的请自己入城;狮王是想借自己的力量,打败怪鼠兵。如果不帮狮王平息叛乱,自己也无法去圣山宝石洞开锁;再说这怪鼠精反叛也实在可恨。并且平时鼠类祸害庄稼、粮食,毁坏其它物品罪过多得数不清。自己帮狮王打败怪鼠兵,也是一件大好事。

丁飞思前想后,下了决心,就对狮王说:“我可以帮你们打怪鼠兵,将来到宝石洞可不能再有什么差错了。”

“请丁少侠放心好啦,不会有错。”狮王郑重其事的回答。

丁飞又对狮王讲,他要去敌营探听一下对方的虚实摸清情况,回来再作打算。

狮王高兴了,就叫人准备酒菜,丁飞吃饱后天色已经晚了,他来到城门楼上,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怪鼠兵的营盘,他高举左拳喊声:“幻影千变!”摇身一变,变化成一只蜻蜓,一直朝敌营飞去。

这怪鼠大王多年修炼,炼成一身硬皮功。刀枪不入,名声大震,一些鼠类精怪前来投奔他。他从中挑出四位武艺高强的,结拜为兄弟,号称五大神鼠。

老大就是硬皮鼠,使一把一丈长的开山大斧;老二钻地鼠,使一把重二百斤的劈地大铲;老三飞天鼠使一双青龙宝剑;老四潜水鼠,使两把鬼头钢刀;老五喷火鼠,使一把扇火宝扇。他们各有绝技,武功非凡,拼杀斗狠,至今还没有遇到过比他们高强的对手;所以,气焰十分嚣张。

丁飞变成小蜻蜓飞进怪鼠兵营内最大的一顶营帐,一看正是头领们在议事。就落到一个搭帐篷的木柱上,听他们谈话。

只见这四位头目,他们吃饱喝足了,正在一起商议大事。老三飞天鼠说:“大哥,昨天咱们攻城失利,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拿不下来皇城,是不是派人去圣山咱们老家,叫老二再准备些粮草送到这里来。”

硬皮鼠说:“三弟说的有道理,明天就派人回去摧运粮草,并叫老二严加防守,看护好咱们的老家,老地盘可不能丢了。如果长期攻不下来皇城,对咱们很不利啊!”

老五喷火鼠摇着铁扇慢慢地说:“我看是咱们的空中力量太弱,五百只飞鼠攻势不够强。是不是大哥写一封求援信,请天蝠山的蝙蝠大王派三千援兵前来参战。这样,我们空军的攻势就能压倒对方。”

硬皮鼠一听满心喜欢,忙说:“五弟此计真妙,正合我的意思,今晚就写书信,请蝙蝠大王出战,我们可送他白银一千两,粮食一万担。两天后,准备停当,再一鼓作气攻破狮王皇城还不是小菜一碟儿。”

兄弟三人听了大哥硬皮鼠一番话,信心大增,都哈哈大笑:“有大哥当统领,我们兄弟几人齐心合力,率众弟兄奋力冲锋陷阵,肯定能打败狮子王,拿酒来!”老四潜水鼠喊小兵端酒,几个鼠兵很快就端上了酒菜;兄弟四人又大吃大喝起来。

丁飞飞出大帐,又绕大营飞了一圈,只见怪鼠兵都在喝酒吃肉,但手中兵器不离身边,警惕性极高,看样子。这支怪鼠兵还真不能小看。

丁飞马上加速飞回狮王城,把看到和听到的情况向狮王叙述了一遍,狮王听后很是忧虑,一愁莫展。

“陛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已经了解敌军的布置和打算,就有办法打败他们。”丁飞给狮王打气。

狮王问丁飞:“丁少侠有什么妙计?请讲。”

“依我看哪,马上写一封书信,叫飞鸽传给天蝠山的蝙蝠大王,请他保持中立态度,不要帮助怪鼠兵;并许愿赠给他黄金千两,粮食两万担,双方永远和平共处,我认为,当他知道我们已经获悉怪鼠精请他出兵的机密,狮王国一定有防范的准备。就会采纳我方的建议,他不用耗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一定会顺水推舟,答应我们的要求,而不会答应怪鼠精攻打我国。你看行不行呀?”

丁飞向狮王讲了第一个计策之后又继续说:“我们可派出一支人马,悄悄向圣山出发,包围老二钻地鼠的二万人马。只打而不歼灭,迫使他向硬皮鼠求救,这样可以缓解攻城压力,动摇硬皮鼠死命攻城的信心。”狮王情不自禁的说:“好!太好了!”

丁飞接着说:“再派一支部队,在敌人可能救援钻地鼠的路上,寻找一个地势险要的地段,埋伏下来,准备迎头拦截打击他们,我们后面的部队对怪鼠兵快速追击,形成前后合围,使他们很难逃出包围圈。这就是围城打援之计。你看怎么样哪?”

狮王高兴的说:“哈哈!当然行啦。”

丁飞又说:“剩余的大军准备和怪鼠兵主力决战,第一路能飞的猛禽为空军,从空中向敌人攻击。第二路在地上快奔善斗的为陆军,是主战部队,从地面向敌人进攻。第三路能在水中潜游咬杀的为水军,从护城河水底防止敌人偷袭和进行反击。三军各自为战,又要相互配合、支援;这个陆、水、空军的立体防御和进攻一定能打败敌军。这样布置,你看能不能打败怪鼠兵?”

狮王听完丁飞军事部署的建议,简直听呆了,他没想到丁飞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完善的作战办法。

“哈……!太妙了。”狮王大笑并问丁飞:“你怎么会部署兵力和阵法?”

丁飞笑着说:“这都是我从《天书》中学到的。”

狮王马上与众大臣研究丁飞的作战方案;大臣们都表示赞同,并提出一些具体的执行措施,不到半夜,一个详细的外交、军事行动方案已经制定好了。狮王下发令箭,各位大臣,大将接受任务后,立即进行准备。

再说怪鼠兵大营硬皮鼠的大帐内,硬皮鼠曾下令部队休整三天,等待粮草、物资的补充和蝙蝠空军来援的消息。谁知三天后,坏消息一个接一个。首先是特使回报:蝙蝠大王要保持中立,不介入这次战争。然后是老二钻地鼠派兵来报:狮王已经派一支部队进攻圣山,不但粮草物资无法运到前线,自己已经损兵折将,要求硬皮鼠大王派兵救援。这些坏消息可使他乱了神,忙把三位弟兄找来,商量对策。大家一时都没有好主意,过一会儿,喷火鼠说:“大哥别着急,小弟有一个主意,你看如何。”

“快讲!”硬皮鼠摧他快说。

喷火鼠摇着铁扇一字一板地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我们大军破釜沉舟,全力攻下狮王城。除掉国王,他们攻打圣山的兵将没有了后方支援,马上就会一哄而散,二哥被围的险境就会立即解除。如果不能很快攻破皇城,咱们的人马全部撤离攻城战场,一起火速返回圣山,解救我们的将士,也保住了我们的老领地。”

硬皮鼠一听,觉得喷火鼠说的有些道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拼一下,再作打算了。他向全军下达了拂晓全力进攻皇城,现在做好一切战前准备。

天刚拂晓,怪鼠兵大营上空向皇城飞过来一群飞鼠精怪,由飞天鼠带队,他们的胳膊与腿连着翼膜,个头都如巨鹰大小,手拿弓箭、枪、刀向皇城进攻,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皇城的哨兵已经发现了情况,立即吹响牛角号报警,首先是山鹰大将带领一千只空军编队起飞拦截飞鼠部队。他们的编队中有鹰,雕,鹫等猛禽精怪,手拿长矛,弓箭,飞勾爪等兵器。两支空中部队相遇后,都使出浑身武艺,奋力拼斗。

怪鼠飞行部队人数虽较少,但战斗力很强;并且飞天鼠武功高强,他使用两把青龙宝剑,上刺下劈。一人在空中拼杀狮王的五位空中战将;毫不怯阵。双方空中兵将,一会儿直冲云天,躲开包围,一会从上面看准目标飞冲直下,攻击敌人。

中箭的,中刀枪的,歪歪斜斜落向地面,战胜者拿着武器在空中又冲向另一个目标。山鹰大将一看飞天鼠武功确实历害,几位战将也不能打败他,就从怀里掏出独门暗器——飞来飞去宝镖,这暗器打出去可走弯道,击中敌人后,又会返回使用者手中,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很难提防。山鹰大将手握飞镖朝飞天鼠打去,高喊一声:“着!”嗖的一声,飞镖正中飞天鼠的大腿;他疼得大叫一声,从半空摔在地上,被狮王的士兵用绳索捆住,成了战俘。

飞鼠兵一看大将被俘,立即上窜下滑,左绕右拐,努力摆脱对方的追击,逃回大营。

同时,在地面上,怪鼠大军正在攻城,鼠兵在护城河上搭浮桥过河,还留些鼠兵在水中保护浮桥,大量鼠兵冲过浮桥,它们不用云梯,竟然能在立陡的城墙上攀登。

硬皮鼠大王坐阵指挥,手拿开山大斧,大喊:“先攻入城内有功者重赏。”并命令二十名军士敲响震天的战鼓,鼓舞士气。

城墙上,狮王等武将带领士兵拼命防守,丁飞也在城墙上观察敌情。他们对攀上城墙的鼠兵用刀枪反击,逼迫他们退下去。对正往上爬的鼠兵,用弓箭射击,或者用大石头,滚木往下砸。而攻城的鼠兵们也用弓箭,往上发射箭羽,掩护鼠兵进攻,双方都投入了精锐之师,战斗非常激烈。

再说护城河里,狮王派河狸大将带一千名水兵潜入河底,手持快斧、刀、剑破坏敌人搭建的浮桥。他们与保护浮桥的鼠兵展开了对浮桥的争夺战,只见河中波浪滔天。河面上,刀剑相击,寒光闪闪;水下暗斗更为激烈,这方用快斧砍浮桥绳索,对方打河狸的水兵,水兵回身又攻击鼠兵。

河狸的水兵都是水獭,河狸,鳄鱼等精怪;水中习性明显强于鼠兵,他们抓住鼠兵的后腿往河水深处拉,把鼠兵灌了一肚子水。怪鼠兵力量越打越弱,再也没有力量保护浮桥了。这支鼠兵的头领是潜水鼠,他想力挽狂澜,两把鬼头大刀左劈右砍,砍倒几个对方的水兵,河狸大将一看怒气冲天,用混铁棍横扫潜水鼠;战了五十回合,混铁棍把两把鬼头刀砸飞,一伸手把潜水鼠抓了过来,叫士兵捆了,押回大营等候处理。

狮王的水兵们看到敌人力量大减,趁势在水底破坏浮桥,把正在过桥的怪鼠兵掀翻到河里,被水兵在水中捆住,成了战俘。

怪鼠兵由于后续部队跟不上来,攻城势头大大减弱,狮王又命令士兵往城下浇油,扔火把烧,鼠兵怕火,吓得抱头鼠窜。

硬皮鼠一看战场形势发生逆转,知道再打下去损会更大,便下令全线撤退,快速奔向圣山老家。

狮王一看敌人撤退,命令追击,并和丁飞一起追击硬皮鼠。硬皮鼠正带鼠兵快速行进,突然前面闪出一支人马,领头的是狮王手下的黑熊大将,他手拿一把狼牙棒拦住去路,大喊一声:“叛军硬皮鼠还不快快投降!”喷火鼠大怒,首先来战黑熊大将。

这时,丁飞与狮王的追兵也赶到了,双方厮杀到一起。丁飞知道,要想快速结束战斗,必须先降伏硬皮鼠,就连跑几步腾空跃起,来一个“深海探底”之式,落到硬皮鼠前面,大喊一声:“呔!哪里逃。”挡住他的去路。硬皮鼠看见是一个少年,知道这是狮王请来的帮手。所以并不搭话,拿着丈把长的开山大斧,对准丁飞的脑袋就砍。丁飞拿神枪往上一架,只听“当”的一声,两兵器相撞,把硬皮鼠双手震得发麻。他“哇呀呀”大叫一声:“好厉害!”再也不敢小看丁飞了。

硬皮鼠使出浑身功夫,手拿开山斧对丁飞又砍,又劈,又砸。丁飞也拿出所学到的枪法,拳术,轻功,结合在一起,时儿来一个“云里藏身”进行防御,反过来马上变招进攻来一个“力剌顽石”的绝招,大喊一声:“看枪!”神枪正剌中硬皮鼠的肚子,把他的大肚子顶进去一个坑。突然硬皮鼠运气肚皮往外猛一鼓,皮肉竟然完好无损,倒把丁飞顶得倒退十来步,他“哎呀!”一声,摔坐在地上。

小狗帅虎一看小主人有危险,“汪汪”大叫几声,向硬皮鼠扑去,妖怪大骂:“你这狗东西,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今天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历害。”随后抡大斧向帅虎砍去,帅虎动作灵活,贴着妖怪的身子跳跃翻转,一有机会就咬,妖怪大斧太长,干着急,使不上劲;就脚踢手打,可伤不着帅虎,气得他“哇哇”大叫。

这时,丁飞已经来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心想这硬皮鼠的皮肉真是了不得。得改变战法,就喊一声:“帅虎让开,我来对付他。”丁飞的枪专剌妖怪没长硬皮的双眼和咀巴。这怪鼠精看丁飞套路变了,也改变套路护好自己的头部,双方打了二百回合不分胜败。

另一边,黑熊大将与喷火鼠打得也很激烈。狮王一看黑熊不能取胜,就冲了过去围攻喷火鼠,喷火鼠看到他们俩进攻自己一个,难以招架;就使出绝招,对着对方,口中喷了一股烈焰。并用铁扇扇火,火势越来大,眼看狮王和黑熊大将往后败走。这时从狮王阵中并排冲出三十头大象,都大叫着向怪鼠兵冲去;大象鼻子朝着喷火鼠和火焰,喷射出几十股水流;顿时大火被浇灭。狮王和黑熊大将急速冲过去,同时对喷火鼠进攻,喷火鼠抵挡不住被黑熊的狼牙棒打中胳膊,摔倒在地上成了战俘。

正与丁飞争斗的硬皮鼠怪一看不好,摇身一变,变成了毛驴般大小的怪鼠。瞪着血红的眼珠,张开长着尖牙的大嘴,前肢上还长着锋利无比的爪子,一跃一丈来高,朝丁飞猛扑过来。

“幻影千变!”丁飞举拳高喊一声,马上摇身一变,变成一头大象般大小的花狸猫,来个“饿虎扑食”之招,扑向硬皮鼠。妖怪没想到丁飞会变成大狸猫,大惊失色,撒腿就跑。它左拐右拐,企图逃过大狸猫的追击。大狸猫个头虽大,但是非常灵活,腾空往前一跃,跳到妖怪前面。还没等硬皮鼠拐弯逃走,一掌扇中它的脑袋;妖怪迷迷糊糊站立不稳,大狸猫又趁机一脚朝它踢去,喊了声:“去你的!”竟把它踢到半空一丈多高。只听“噗”的一声,硬皮鼠四腿朝天被摔到地上。正巧狮王赶了过来,他双手举起一对大铜锤,“呀——嗨!”俩大锤同时要砸妖怪的大肚子;硬皮鼠赶紧打几个滚躲开了,见大势已去,只得举手投降。

怪鼠兵将看到头领被打败了,四散而逃,稍慢一点的,都被狮王的兵将抓住,成了战俘。

狮王国这次城防保卫战和围点打援战役,陆、水、空三军联合作战,彻底击败了怪鼠兵的主力部队。狮王下令,全军除部分守城部队外,都全速向圣山开进,直捣硬皮鼠的老窝。

再说狮王先前派去包围圣山的部队,由山豹将军统领,已经把钻地鼠的兵将压缩到圣山脚下的怪鼠洞。外边进攻急,里边防守严,持胶着状态。

狮王大军一到,先由工兵穿山甲挖地道穿破怪鼠洞,再往洞内放火,吹辣烟。鼠兵们在洞内受不了,就打开了洞门,蜂拥而出;要杀开一条血路。可是对方兵多将广,双方激战不到半天,鼠兵逃跑过半。剩下的只有投降。

钻地鼠仰天一声长叹:“完了!我还是自寻生路吧。”摇身一变,变化成一只山羊大小的钻地鼠,四只爪子快速的往地下挖地道,它把地道挖得左拐右拐,掘进速度比在地面上跑得还快,眼看就要逃脱了。

丁飞把神枪头对准地道口大喊一声:“神笔闪电!”一束光电射进地道,然后光电变成一个滚动的火球,顺着拐弯的地道,向前飞速滚动追击。钻地鼠往后一看火球追来,知道不妙,赶紧往上挖,要逃上地面。它刚挖透地面,火球也赶到了;顶着它的屁股,“乒”的一声,把妖怪弹到半空,它的身上已燃起火苗,钻地鼠赶紧在地上连打几个滚,滚灭了身上的火。然后跪地高喊:“英雄饶命!英雄饶命!”丁飞笑着说:“哈!哈!服输了吧。”这时兽兵把钻地鼠抓住,把它和其它战俘都押回了大营。

到这个时候,战争全部结束了。狮王非常高兴,命令全军在圣山扎营,休整三天,摆宴祝贺胜利。当然他对丁飞非常感激。在庆功会上,狮王授予丁飞“智勇双全第一功”的荣誉称号。

第十章月亮宝石

中午,丁飞与狮王的大臣们吃过庆功宴,就要求到圣山上的月亮宝石洞开门取宝。狮王率领一些高官及卫兵和丁飞一起向宝石洞进发。

圣山虽然不很险峻,但是它雄伟大气;山麓从主峰向两边逐渐下降延伸十来里。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状,圣山上古树参天,山花烂漫,清泉环绕,鸟鸣虫吟,生机昂然。

众人沿石阶往山上登去,走到半山腰,眼前出现一片较大的平地,往前一看,平地的正前方是一个十来丈的峭壁。峭壁下部有一个大石门,上面刻着“月亮宝石洞”五个大字。丁飞不由一阵高兴,总算见到宝石洞了。

狮王告诉丁飞说:“先王传下过祖训,月亮宝石洞是我狮王国的禁地,谁也不敢进去,要是有人硬闯进去,必死无疑。据说九头狮王在世时,曾派人在洞中布置了许多机关,暗藏杀机。因为你对我国有功,我是答应还给你月亮宝石,但我们不敢进去,你若不怕,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在外边等着。”

丁飞一看狮王的表情,不像说假话,心想,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再冒一次风险也是值得的,他决心自己独自进洞。“那好吧,我自己进洞。”丁飞边说边从书包内掏出了金丝瓜,往洞门中间的圆孔中一插,只听“轰隆隆”一阵沉闷的响声;巨大的石门慢慢开了。丁飞从门口往里一看,黑漆漆,阴森森。他找来火把,对帅虎说:“好帅虎,你在门口外把守,如果发现有不正常的情况,就大叫几声给我报警。”帅虎听明白了小主人的意思,点了点头,摇了摇尾巴,像只小狮子儿似的蹲在门口,警惕地观察周围的动静。

丁飞举着火把,试探着往洞内走去,走了十多步,山洞突然高大起来,有二十来米高,上边垂挂着一个个钟乳石,地面上长着很多石笋;还有高大的石柱,顶天立地;还有许多钟乳石,模样像龙、像虎、像狮、像孔雀、像雄鹰、像玉树。在火把的照耀下,活灵活现,光怪陆离,千姿百态,非常漂亮、奇妙。噢!这个洞穴原来属于喀斯特地貌,石灰岩被雨水逐渐溶解,形成大溶洞,顶部含有石灰质的水滴不断渗滴,形成各种各样的钟乳石;这大自然的杰作,使丁飞非常惊奇和兴奋。

丁飞正往前移动脚步,突然脚下地面一松,丁飞“啊”的一声,身体竟坠了下去,原来是一个陷阱,说时迟那是快,丁飞已下落三丈来深,还不知底在哪里?丁飞手持神枪,往旁边石壁上用力一点,用这一个小小的支点,施展轻功,“呀!”的一声,往上飞身跃起,跳出了陷阱,站到了地面上。这使丁飞出了一身冷汗,再往前走时,他先用枪敲击地面试探,再继续往前走。

正走之间,丁飞听到由远而近,时大时小的“咿咿”声。只见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飘来四个足球大的绿光团,声音是它们发出的。这些绿色光团开始向丁飞攻击,并加速左拐右移,不断变幻飞行路线。丁飞从《天书》中知道这些是幽灵之光,说不定九头狮怪把恶毒的咒语下到这些绿光团上面,如果被它扑到身上,不死也得被它们的魔力所控制。他不敢大意。手拿神枪左挑右剌,身体快速腾挪翻转,与幽灵之光打斗。

丁飞看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绿光团一枪挑去,把它一挑两半。这俩半的光球在半空中翻了两个跟头,又迅速地朝一块飞去,“乒”的一声,两半的光球又重新结合到一起,更加猛烈的向丁飞进攻。

丁飞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怪物真厉害。马上手握神枪大喊一声:“神笔闪电!”神枪随及发射一束光电;这束光电在追击幽灵之光时,变成了像彗星一样,头部圆而明亮,拖着一条长长的光尾。对绿光团又是撞击。又是用尾巴横扫,不上十个回合,四个幽灵之光都被扫落在地上,摔成米粒大小的破碎光点,在地上跳动了一会儿,都烟消云散了。

丁飞拿起火把又往前走去,他听到前面一阵水流翻滚的咆哮声。举高火把一看,一条洞内暗河拦住了去路,河水散发出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他想这一定是条毒水河,可不能叫毒水弄到自己身上。丁飞正愁怎么过去,忽然河水流速变小,竟然慢慢地断流,露出了河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一来,河水马上就干了,难道暗河专门迎接我过河?他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没多大一会儿,河水又咆哮而来,流水涨满整个河床,又过了一会儿,河水又突然消失了。

丁飞现在明白了,这条暗河,河水的涨退很有规律,它是条间歇河。丁飞看了河的宽度。又估算了一下过河的时间有两分钟,河水从水断流到又开始涨的时间有两分多钟,他觉得如果自己快速跑过去,时间来得及。这次等到河水流干,马上从这边快速冲过河床,上了对岸。

眼前又出现了一堵石墙,在墙的中间,紧闭着两扇石门,.丁飞正想过去看怎么能打开石门,.突然听到一个很大的喝叫声:“呔!大胆的小娃娃,竟敢闯进我的宝石洞。”从发声处跃起出一头九头石狮。这石狮脖子中间长着一个大头,脖腔处又分别长着八个较小的脑袋。都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子,闪着绿光,张着大口,露出四颗又尖又大的犬牙。四条腿活动自如,尾巴用力抽打着地面,准备随时发动攻击,将对手撕成碎片。

噢!原来九头狮怪就是这个样子,真是令人恐怖。这是一个有机械装置的九头石狮,是九头狮怪生前在洞内设置的一个暗杀机关。

丁飞不敢大意,举神枪应对。石狮有九个脑袋对各个方向都能看得很清楚,它对丁飞先来个“饿虎扑食”之势,腾跃到半空,扑向丁飞,丁飞马上“就地十八滚,”躲过这致命的攻击。石狮扑空后,调转身子,用尾巴迅速朝丁飞抽去,如被扫中,不掉胳膊,也得断腿。好个丁飞,使用轻功,“呀”的大喊一声,来个“旱地拔葱”往上跃起,双脚迅速往上收拢;狮尾从丁飞脚下“嗖”的一声扫了过去,尾巴尖碰到石壁,竟然被划出一道寸来深一尺多长的石沟。

丁飞跃到半空,调转身体头朝下,双手使枪,来个“海鹰击水”的招式,“唰”的一声,剌向石狮背部;只听“当”的一声,神枪被碰回弹起,石狮背上只留下一个白点。丁飞心中一惊,这怪物太难对付了,就以防护为主,躲避着九头石狮冲击,心里想着办法。

丁飞暗想,这石狮有机械装置,就应该有开关,如果发现开关在哪儿,把它关闭上,它就失去动力了。丁飞想到这里,在防守中,对石狮周身观察一遍,发现它的肚脐眼,不是凹进的小圆坑,而是凸出来的一个小圆柱,这地方可能是开关,先试一下再说。

丁飞看准时机,“呀——嗨!”手持神枪对准石狮的肚脐用力顶去,只听“咔”的一声,把那个小石柱顶进了它的肚脐眼内,九头石狮突然停到石门前不动了。丁飞很高兴,他把神枪收成神笔放进背后的书包里,使出全身的力气,双手推动坐在石门前的九头石狮,终于把它推到旁边的一个石坑内。

就在这时候,突然“哗啦啦”一阵响声,这道石门慢慢开了,里面亮如白昼。丁飞进门一看,呵!这门内的大厅比外洞更加雄伟;洞高约三十多米,正面是一个宽大的石幔,似多彩的天幕横挂半空。石幔前面有一张长条钟乳石桌,桌上放着一个张开的大贝壳;贝壳内端坐着一个桃形的,红色透明,放射出彩虹光芒的月亮宝石。宝石的光芒把大厅照耀得亮亮堂堂,多彩多姿。左边有四只钟乳石仙鹤,有的像在引颈高歌,有的像在翩翩起舞。右边有一个钟乳石瑶池,池里的石莲、荷叶栩栩如生,叶上竟然有滚动的石水珠,荷花亭亭玉立,含苞待放,一尘不染;这自然形成奇妙的钟乳石真是太美了。

丁飞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经过日日夜夜,历尽千难万险,今天终于寻到了月亮宝石,他慢慢地走了过去,双手捧起月亮宝石,两眼含着激动的泪花。

丁飞在洞中顺原路返回,刚走出月亮宝石洞口,只听“喀嚓”一声巨响,插进锁眼的金丝瓜突然断裂成两段,大门“哗啦啦”又关上了,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进去过这月亮宝石洞了。

洞外边,小狗帅虎与狮王、大臣们都在等待丁飞的消息,都想亲眼看看这月亮宝石究竟是什么模样,当看到丁飞手捧月亮宝石走出洞口,都很高兴,又很惊奇,再就是对宝石光彩夺目的神奇更是崇拜。

不久天渐渐黑了,夜幕上镶满了星星,一轮圆月悬在空中。丁飞对着月亮宝石轻轻念道:“宝石精灵,飞向月宫;普照万物,天下太平。”宝石在丁飞手掌中跳了三下,突然放出红色的烟雾,烟雾托着宝石,缓缓升起二丈多高,又围着丁飞绕了两圈,好象和丁飞告别,红色的烟雾又变幻成七彩云霞,托着月亮宝石,越飞越快,越飞越高,直向月宫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