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的赏金老公

第7章 金爷的相好

我的赏金老公 哭红 2009 2017-04-25 17:25:42

  “谢谢你们救了我”女人很感激的说道。

“你和这男人什么关系?”章天天向远处指了指那毙命的胖子,满脸疑惑的问道。

“要不是你们,我今天就被这男人侮辱了”女人情绪有点失控的说道。

“什么,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渣,你怎么会被他绑到车上的?”章天天愤怒的说道。

“不瞒你说,这起因或许多少还是怪我的,只因无意中偷听到他们的秘密,就被他们打晕了,然后就……”说着眼泪竟流了下来。

“章天天别问了,你怎么那么好奇,去救沈艳楠要紧。”章哲羽向四周又看了看,似乎有点着急。

“什么,你们这是要去救沈小姐,能带上我吗?”

“你和沈小姐什么关系,而且等会我们要去的地方会很危险。”

章哲羽重新打量着这个女人,虽然不似沈艳楠般年轻,但皮肤却还十分水嫩,脖子佩戴的珍珠项链很引人注目,衣着却很朴素。神情也不似刚才那般激动。

“你们就称呼我丁姨吧,我是沈小姐家的女仆。虽说是佣人,但小姐和夫人一向对我如亲人般对待,对我是没有一点架子。这次也是受夫人托付,才出了意外的。”

“这么说,沈阿姨也知道这件事了,为什么不让沈小姐父亲亲自过来呢?”章哲羽不解的问道。

“章公子,这其中的隐情我也不怎么清楚,至于沈小姐父亲亲自过来营救自己的女儿,你看看那男人的脖子就知道了。”说着,丁姨指向那早已僵硬尸体脖子上一处毒蝎纹身,赫然映人眼帘。

这不得不让章哲羽快速联想到沈艳楠脖子处一模一样的纹身,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颤

“莫非,沈艳楠父亲自导自演今晚这出戏?”

“章公子,你说的没错。其实,沈夫人也早已知情,也多次央求他停止这次行动,但夫人的话总归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并且把夫人锁在了别墅里,禁止一切闲人靠近夫人,我也是通过司机张海才得知,并且让我我赶紧去京华大学通知小姐,但后来发生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又不住叹了几声气。

“这不是典型的心狠手辣吗?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章天天很是气愤的说道。

“不能再耽搁了,也不知道沈艳楠怎样了。丁姨我同意你和我们一起去营救沈小姐,但是要听我指挥。”说完,就快速的走向停靠在路边的轿车。

“只要能救出小姐,章公子,我什么都听你的。”也跟着小跑了过去。

章天天将收获的战利品是全数抱了回来。

“哥,想想等会的那帮杀手,我就很激动。”章天天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恨不得马上端着手中的枪械,对着那帮人就是一通扫射。

“天天,等会我们尽快往沈艳楠所处的位置靠拢,她爸派了多少杀手我们并不知情,贸然靠进仓库,跟他们撞见,会很危险的。”

章哲羽快速的在脑海中设想着等会发生的一切情景,他要确保万无一失。看着越来越近的仓库,章哲羽又加了脚油门。

“说的也对,反正是你指挥嘛,而我只是来锻炼锻炼身手的。”章天天又看了眼手中紧握着的手枪,有几滴汗珠不知不觉留了出来。

随着面前出现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周围不停刮着风,路两边矮小的灌木丛都被‘吹弯了腰’,林间此起彼伏响起呼啸的声音,多少有点瘆人。

“声音轻点,把该带的都带上,看我手势行事。”

章哲羽话还没说完,就关了车灯,和天天、丁姨在入口处下了车。三人低头又耳语了一番,又不忘从腰间口袋里又拿给丁姨一把手枪,让她防身用。章哲羽和天天又把弹匣打开看了看,轻轻给手枪上了镗。丁姨跟在章家兄妹后面,猫着腰,由入口处向里走去。

“金爷,咱们这是僵持到明早吗?”操着外地口音的男人极不耐烦的问道。

“瘦猴,那你要等不急了,尽管可以向沈小姐那边的仓库开枪阿。”金爷指了指远处毫无生气的仓库不快的说道。

“金爷,瘦猴我这可不敢,沈小姐那是主人的千金,只是我十分不明白主人这次行动的意图。”

“瘦猴,你不懂的多了去了,难不CD让主人当面告诉你好了,我看你这吃饭的脑袋迟早要‘分家’。”

“金爷,您老就别拿我开笑了,我说真的,要不是沈小姐也在里面,不然我可操着这把机枪好好伺候下里面那二位了。”

“瘦猴阿,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没有沈小姐这只鱼饵,里面那两位能上钩吗?”金爷将已经燃尽的烟嘴用手弹了出去,又点了根抽上了,回头又眯着眼睛向沈艳楠躲藏处瞄了眼。

“金爷,经你这一点拨,我脑袋就开了窍,这下我可算明白了主人的用心良苦。怪不得主人临出发前又是让我们管好自己的嘴,又是没收了我们的手机。而且那个被打晕的丁姨装进那胖子的车,也是主人的意思,不然我可要问主人要了那丁姨,真是便宜了那死胖子。”

瘦猴一副委屈状,此刻脑中还在回味着丁姨那曼妙的身姿。

“瘦猴,你他妈瞎说什么呢?告诉你,要不是主人当时的主意,让那刘胖子个人渣得尽了便宜,丁姨能看中你们谁?”金爷被瘦猴这一通话语,是气的脑壳要炸,平时也不曾有半点脏话,今儿个是全被瘦猴逼得抖落了出来。

“金爷,我该死,我该死。您消消气,兄弟我这是为您老抱不平呢。虽说丁姨不似沈小姐那般年轻,可也不比沈夫人好看着呢,刚才我那话多少有点非分之想,但大伙都知道,丁姨心里惦记的是您。只是为您可惜着呢,这些年谁不知道,丁姨是您金爷看中的女人,要不是今晚这破事,我要替您活剥了这刘胖子这身臭皮。”

瘦猴这马屁拍的,是又臭又响,但听得金爷心里直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