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的赏金老公

第14章 仑海集团

我的赏金老公 哭红 2730 2017-04-25 17:33:19

  “老徐,你送完你那个小女友回家是是什么时候了?”许颜泽询问道。

“许先生,我送燕燕回家的时候,天上还有星星呢,没怎么注意看手表,我估计阿,是晚上18点左右样子。因为那个时候旁边小龙虾摊才刚刚开张,我在那和燕燕吃过一次小龙虾,蛮好吃的呢,还问老板这龙虾是什么地方产的呢,说是盱眙的。每次都是晚上18点准时开张。”老徐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别扯那些没用的,谁问你吃小龙虾了。那有没有注意到燕燕那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许先生,是,是,你看我竟说那好吃的小龙虾了,我这个人阿,没什么优点,就是爱美食和泡妞,您看我能不拐带说点小龙虾吗?要说那天燕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还真没注意到,她那天只说是来了大姨妈,泡完桑拿,我就急急忙忙的叫了辆TAXl回她的公寓了。”

“这样,就真的奇怪了,你在赏金团也没得罪过谁阿,平时领了任务,都是安排在我和静雯后面干事的,钱也是直接找我拿的,况且你在团里一向也不招摇,你那个相好怎么偏偏死在京华大学校门口了呢?”许颜泽百思不得其解,用手撑住了下巴,眉头紧皱。

“许先生,难为你为我这点私事这么上心,燕燕死也就死了,我在胡乱找个妞就得了,我也没想着帮她办理后事。”徐福生真是厚颜无耻的昧着良心说道。

“颜泽,你看,老徐都这么说了,我看那,你就没必要管这个破事,干脆让警方介入就行了。”何静雯斜了一眼徐福生。

“没这么简单,他老徐不管的事,我偏要管,而且他这个相好偏偏死在京华大学校门口,静雯你想想,这是不是有人故意要嫁祸于赏金团。一个是沈言控制的京华大学,一个是我叔叔和章衡明掌控的赏金团,这背后的种种勾当不能不让我深思。是不是有第三人,是谁,又是什么动机,这我们都不知道。”

许颜泽的一番话点醒了何静雯,她没想到这么深,也不想沾着这晦气。

“谢谢徐先生还能这么看得起我徐福生,只是我不想把您也卷进去,要是你那个叔叔怪罪下来,我这脑袋可是要搬家的了。静雯小姐、沈小姐,你们都帮我劝劝许先生,别因小失大。那个燕燕她只能怪自己太作。”

“徐福生,刚才你说你这个相好太作,什么意思?”许颜泽似乎有什么发现,追问道。

“许先生,我说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叔叔,不然呢,我这脑袋可真要不保了,不是我信不过您,您先答应我好吗?”

“行,今天除了咱四人,我保管没人告诉叔叔,但是这事迟早要被捅破的,老徐你还是说了得了,我告诉你这背后可是牵扯到咱们赏金团的,你不想像当年深藏于京华大学内部的贼鸥社悲剧重演吧,那就一五一十的当着我和静雯的面,说出来。”许颜泽甚是严肃的说道。

“好吧,许先生,静雯小姐,我今天就豁出这条破命了,我可不想赏金团变成第二个贼鸥社。

那天呢,燕燕回来的路上,就在TAXI车里突然口吐白沫了,吓得我赶紧捏她的人中,可是死活不管用,可不巧的是,被那该死的司机发现这情况了,他不知道燕燕在吸食毒品,说是要开去人民医院,这我可不乐意了,那燕燕不是要被条子抓起来吗?”

徐福生咽了下口水,额头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沿着那额头流进了眼珠里,赶忙用手擦了擦。

“静雯,还有葡萄糖了吗?给艳楠几颗,她肚子饿得难受。我们一时半会去不成餐厅了,这件事关系到我叔叔以及赏金团的安危,不能不管。”

许颜泽这才想起一旁已经饿得难受的沈艳楠,赶紧将何静雯递过来的葡萄糖拿到了沈艳楠手上。

沈艳楠刚接过许颜泽手上的葡萄糖,就放进了嘴里,胃部不时‘咕咕’嚷嚷着。

“沈小姐,这光吃葡萄糖,也不顶饱阿,我车里还有一只烧鹅,也是今天早上去老记早茶店吃剩下的,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这就拿给沈小姐。”

说完,冲着众人又是憨厚的笑了笑,那嘴里牙缝露出的韭菜丝还硬生生的夹在里面,鼻孔里露出的鼻毛还粘着黑乎乎的东西。

沈艳楠刚听到烧鹅是本能咽了下口水,但看到徐福生这嘴里的韭菜丝和那硬硬的黑鼻毛,顿时推脱道:“老徐对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刚才吃了颜泽给我的葡萄糖我好多了,烧鹅,就,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沈艳楠是很想,很想拿着这只烧鹅大快朵颐的,只是碍于面子,她只能强忍着这该死的胃酸。

“徐福生,你就把这只烧鹅给沈小姐,拿来吧,这都饿了一晚上了,是个千金也受不了阿。”许颜泽坏笑道。

“许颜泽,你能不能别损我,我这饿了一晚上连带这未知的午饭,我容易吗我,你还有这心思整我,你看看他那嘴里的和鼻孔都是什么,我看着就反胃,我不管你赶快带我去吃一顿,是赶快,不然我就拿枪杀了你,我可是说到做到的。”沈艳楠小声附言道,生怕被老徐偷听到。

“我说阿,沈小姐,你不吃我可吃那,那香喷喷的烧鹅我这肚子可是能装进去两只的,你只管往我脑袋打,我没一个不字。”许颜泽别着头朝着沈艳楠耳朵小声说道。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知道我拿你没什么办法,就不能让着我,护着我,顺着我嘛,我算是白为你哭一场了,白浪费我那些眼泪了。但是,我不管,等会你给我留两只鹅大腿,偷偷的包起来,别让徐福生看到,知道吗?”

“这个吗,我倒要好好想想,要不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而且,保证不让老徐和静雯发现这鹅大腿。”

‘鹅大腿’三个字被许颜泽故意叫出了声,吓得沈艳楠脸上羞涩的红了起来。

“行,行,行,你能不能别那么大声,你事故意想让他们都知道我想吃鹅大腿的,你这个坏东西。等会吃完了,我在亲你,行吗?”沈艳楠央求道,她现在是真饿了,那几颗葡萄糖也不顶用,光站着没个地方坐,能不消耗体力吗?

“这可是你说的啊,一言为定,你吃了鹅大腿,假如敢反悔,我就当着你的面告诉徐福生。”

“那,那个,我堂堂沈大小姐,一言既出,五马难追,成交。”沈艳楠捂着肚子,面犯愁容道。

“来了,许先生,沈小姐,这是今天早上我特地从咱们市赫赫有名的老纪早餐店买来的卤味烧鹅,听说是特地将烧鹅用红糖、镇江香醋、生抽、高汤里外三层刷了一遍,再用铁钩穿进烧鹅胸膛,放进玉米杆子烧起的大火里整整三个小时,这刚端出来阿,那个香味,我就不说了。你们慢慢享用吧。”

老徐从报纸里是里里外外三层依次取了出来,手上都沾满了烧鹅渗出来的油脂,当着他们三人面将自己拇指放进了嘴里舔了起来,就像那土狗遇到牛骨头般,报纸就丢到了地上,刚想弯腰去地上捡,忽然看到注视着自己,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也就羞涩了一下,将包着的烧鹅恭恭敬敬送到了许颜泽面前。”

“沈小姐,你不吃,我可喂我这肚子哪?”说着,拿起老徐手上的烧鹅就吃了起来。

“慢着吃,颜泽,鹅胸、鹅翅膀、鹅屁股你吃了也就得了,吃多了会撑着的。”沈艳楠满是‘关心’的说道。

“唉,我知道,吃多了会撑着的,放心那两处我会留下来的,老徐你说对不对啊?”

许颜泽举着烧鹅边吃着,边斜着眼朝沈艳楠挤眉弄眼,沈艳楠是又气又想笑。

“对,对,许先生说的是,这烧鹅吃多了多少会撑着的,能留下来些肯定是好的。”老徐看着烧鹅眼里冒着光,那可是他早上省下来的香喷喷的午饭,这刚才一说漏了嘴,不得不拱手让人,他是真想抽自己几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