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的赏金老公

第15章 艳福不浅

我的赏金老公 哭红 2336 2017-04-25 18:32:48

  车子快速开到了来时的那片树林入口处,周围许多灌木丛都被压倒了,像是不久前刚被一群人糟蹋过。

何静雯那辆轿跑车还停在入口不远处的灌木丛里。

“颜泽,我还是舍不得我那辆车,我能下去自己开去格伦江酒店吗?求求你了。”何静雯满脸央求道。

“别生事了,那周围肯定早已埋伏有沈言的杀手了,你下去是早死,回去我把我那辆跑车给你。”

何静雯那辆轿跑还是叔叔送给她的,一个子儿都没花,实在是想开回那辆心爱的宝贝了。许颜泽这一出口,也实在太阔绰了,要知道他那辆限量版跑车还是提前好几个月去欧洲预定的,8.0升16缸4涡轮增压发动机,1200马力的怪兽,,上次还开着这辆车去上海参加了外场跑道赛,成绩还不错呢。

“太喜欢你了,两个字‘阔绰’,我眼馋你那辆跑车已经好久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家公司今年出的这辆限量款跑车,到看到你那天开着这辆的时候,早就已经预定结束了,我那时后悔死了。”说着,向许颜泽抛出了一个爱心,看着就让人肉麻。

“你呀,就这点可爱,什么时候,能够像这样了,别说这辆限量款跑车了,市里帝豪别墅也给送你一套。”

许颜泽这嘴巴真是管不住,但他这栋别墅却是预售的楼花,到现在还没开工呢。

“快别说了,颜泽,咱们仑海集团投资的这块地,本来十拿九稳的狠狠赚几个亿的,但眼看着各种证也拿了,施工商却迟迟不开工,直到现在还是满地青草。”

“快别说几个亿吧,这也是抢的新汇通标的,一开始我也就好奇为什么这么大块肥肉就这么轻易被仑海轻易抢到了,而新汇通表现的却如往常一般,后来才得知,那块地属于易塌方地带,地下水十分富集。这笔账,我还没问章衡明呢。”

“颜泽,那你还说送那个鬼地方别墅给我,我不管我那个家是要换个大一点的House了,我都向你提了好多次了,你每次都敷衍我。”

何静雯略带撒娇的口吻说道。

“嗯呢,你这大house阿,我肯定会让章衡明给你送过来的,让他亲手拿着钥匙,毕恭毕敬的送到你手上。”

“这样我怕承受不起啊,他好得还是我们的上级,无论在赏金团,还是仑海集团。”

“怕他个肾,咱们手里的这股权,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哪天不高兴了,召集股东会,让他滚出仑海董事长职位,到那时,我会好好善待章家父子的。”

说到章哲羽,许颜泽是满身醋意,那当初大一时候,沈艳楠和章哲羽成双入对参加社团活动时,心里甭提都难受了。

忽然,一把抓住了昏昏欲睡的沈艳楠的手,冷冷的说道:“醒醒,艳楠,我有话要问你。”

沈艳楠睡得正香,突然被这双宽厚的大手紧紧的抓着,硬是被弄疼了,满脸不高兴,懒懒的说道;什么事啊?你能不能到酒店在叫我啊,我睡的正香呢,不然我肚子疼的难受,你就不能体谅下别人吗?”

许颜泽满脸惭愧道:“艳楠,实在不好意思,我太猴急了,一对人亲近就这幅样子,但我保证我没有恶意戏弄你的意思。不好意思啊,快点睡下吧,我的宝贝。”

许颜泽就像哄小孩般拍着沈艳楠的胸口,很有规律般的拍打着,何静雯看到眼前这场景,捂住嘴巴,笑红了脸。许颜泽不住让她安静点,看着何静雯还是依然如故,就用那手掐了下何静雯那穿着黑色蕾丝袜的大白腿。

只是这轻轻地一下,何静雯就像被夏日蚊虫叮咬一番,条件反射似得,‘啊’了一声,赶紧又把手捂住了自己那张开的大嘴巴。看着许颜泽一副正经的模样,实在忍不住了,就把脸钻进了外套下,只留下一对眼珠子盯着他们,外套下早就咧开了嘴巴,‘咯吱咯吱’乐个不停。

“许先生,何小姐,格伦江酒店下个转弯路口,就到了。”老徐不紧不慢的说道。

“哦,静雯你看我这形象糟糕吗?到现在我还没洗脸呢。”许颜泽满脸愁容道。

“还说你呢,你看看我这满脸油光的样,到现在状还没卸呢。但是,你脸上那些个泥巴还蛮有特点的,只不过你头发里夹杂着的青草叶是什么回事。”何静雯一本正经的说道。

“把你镜子给我,我要看看你这丫头说的是不是假话,说着就要去撕何静雯的脸。”

“颜泽,你脸别动,我帮你擦干净。”说这话时,沈艳楠已经睁开了眼睛,手上已经拿着那化妆棉正要帮许颜泽擦去脸上的污垢。

“颜泽,你还是让艳楠好好擦擦吧,眼角旁边还有些血迹呢,这要是让酒店里的人看到可就麻烦了,你说对不对。艳楠,你看他头发里夹着的青草叶是不是特逗。”

何静雯那穿着蕾丝袜的大长腿不断在地上乱骚着,浑圆雪白的屁股露出了冰山一角,手指住许颜泽脑袋上的似如鸡窝的头发大声乱叫道。

徐福生是看的眼睛发亮,靠在驾驶座上,拖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盯着何静雯那大屁股欣赏着,嘴角的口水顺着下巴流到了衣领上,浑然没有察觉。

何静雯感觉车子不动了,也就转过头看向了驾驶座上的老徐,只是这一看不打紧,气的何静雯将一只钱包重重的砸向了徐福生。

徐福生还在做着他的白日美梦,谁知被这空中飞来的钱包是狠狠的砸中了脑门,“啊,啊”连连尖叫了几声,捂住额头,大声叫唤道:“干嘛,打我。我惹着你们什么了,又欺负我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刚才偷看什么呢?在狡辩,我就拿高跟鞋跟砸你脑袋了,没看过女人的屁股吗,你擦擦你喉咙那口水吧。”

何静雯一脸不愿搭理的神情,刚才也是看到徐福生这毛病又犯了,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她才忍不住随手拿了钱包砸了过去。

看着徐福生那不到一米六的身高,蜷缩在座位上,疼的抱住了头,不住的‘啊,啊’乱叫着,何静雯一时也没了主意。

赶忙看向许颜泽,哀求似得眼神看着他,示意他帮她说点好话,毕竟她刚才出手实在是失态了,毕竟老徐平日里和她相处的也还算客客气气的,也没少偷看她哪个部位,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反常似得,扔过去一个钱包,那钱包四角可还镶嵌着钻石呢,静雯那手劲又大,可想这下疼的不清。

“好了,好了,徐福生,赶紧去和格伦江总经理打声招呼吧,就说我们来了,让她在四楼给我们找个好点的套间。”

许颜泽以一种命令的口吻的说道。

“是的,许先生,我这就去通知下刘珊经理。”徐福生用一只手揉着额头,慢慢的跳下了车,快关车门时还向何静雯斜视了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