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的赏金老公

第17章 威风十足的副董

我的赏金老公 哭红 2237 2017-04-25 18:36:21

  “颜泽,那不是刘总经理吗?”何静雯指着夹杂在人群中穿着女士西装的中年女人。

“对,就是她。刘总经理,刘畅女士,请过来一下。”许颜泽向着入口处的刘畅大声叫唤道。

刘畅听到前台处有个男孩在呼唤她的名字,赶紧看了过去,怎料竟是仑海集团的许颜泽和何静雯,赶紧走了过去,脸上职业性质的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说道:“许副董和何董事莅临我这酒店,可谓是蓬荜生辉啊。怎么,副董到二楼用餐了吗?”

“老徐也在呀,还有这位小姐是副董您的朋友吗?”

刘畅打量着沈艳楠说道。

“噢,这位沈小姐,今天是我特意请来用餐的。刘经理你和大厅经理吩咐下给我们留个套件,我可不想像上次陪叔叔过来到自家这酒店吃饭,却连一个套件都没有了,我可不想发生再发生这种事了。”

许颜泽特意将后面的几句话放慢了语速,竟乎以读的方式说了出来。

这却让刘畅十分尴尬起来,他明白这位许副董今天不仅仅是来这里陪朋友用餐的,多少有点兴师问罪的意味。而且,这临近6月份总公司可是要下来考察的,这可关系到这位总经理胜任仑海集团董事局董事一职,许颜泽手上可有着重要的一票。作为章衡明的铁杆手下,那票铁定是投给她的,其他四位董事局成员她也早已买通了,说到底许颜泽这票掌握着她的生死,今天自然不能再出差子了,她要服务好他和何小姐,以及这位沈小姐。

“对,对,上次您叔叔和副董过来的时候,确实没有服务到位,那天客人也实在太多了。但我这不是推卸责任,等会我自罚三杯如何,副董?”

“行,行,刘经理,那我可等着你过来自罚三杯哟。”

许颜泽十分调皮的口吻回答道。

“颜泽,就别为难咱们刘畅阿姨了,她好得为仑海集团兢兢业业工作了15年了,可比你我要进来的时间还要长呢,她可是仑海的老人,今天你这态度不像对待一位老员工的态度。”

何静雯赶紧上去园了这么一句,自是又暖人又实用。

“哪里,哪里,何小姐你这太抬举我了,到哪家公司不都是打工,都要为老板分忧,况且副董刚才的一句话也是实事。”

刘畅推了推那金丝边眼镜,手心的汗珠沿着袖口滚了进去,赶紧拿手轻轻地往外甩着。

“刘经理,我今天也不是特意来说那件事的,我觉得就是管理效率在加强加强,你也落得个轻松,让那些年轻的小辈跑前跑后就是的了,这不刚才还看见你陪着那些个客人呢。”

“副董,有您这句话我就宽心了,以活这酒店的管理肯定会加强的。”

“颜泽,我们现在能上去休息下吗,我想上去洗个澡。”沈艳楠略显无力的说道。

“刘经理,那我也就不打扰你工作了,赶快给我们安排几件行政套房吧。”

“好的,好的,我这就给您安排。”

话还没讲完,刘经理就对前台的大厅经理吩咐了几句,和徐福生说话的那个女孩将三张门卡交到了许颜泽的手上。

“副董,何小姐,你们先上去休息下,等会我让服务员通知你们用晚餐。如若没事的话,我还有几个客人要陪,稍晚些时候我在给副董陪那三杯酒。”

“刘经理,你去忙你的吧,那三杯酒嘛,就免了,日后等你升任仑海集团董事局董事成员,我可等着你的酒哦。”

“一定,一定,副董和小姐来这里,就像当家一样,有什么要求尽管和我提,吃好睡好。那我就先过去拉,副董”

说着,刘畅迈着高跟鞋举着酒杯,又去敬酒了。

“这刘畅阿,两个字‘圆滑’,静雯亏你刚才叫的出口,刘畅阿姨,我是一阵肉麻,鸡皮疙瘩了一身。”

“你就使劲耍这副董的威风吧,看哪天叔叔把你调离出仑海董事局,你就开心了。”

“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我可是她的上级,难道我还要低声下气的,那成什么样子了。行了,赶紧上去休息吧。”

许颜泽和何静雯、沈艳楠拿了行政套房的门卡朝着一楼大厅的电梯走了过去。

这老徐却还在和刚才那个女孩搭着讪。

“唉,你看刚才那副董威风吗,小姐?”老徐拖着下巴,眼睛迷离的盯着眼前的这位小姐说道。

“那,就是总经理的上司吗?刚才一进来,我就看到了,好帅,而且这么年轻就当上副董了。”

“嗨,你以为呢,可这副董却是我的兄弟,刚才那后面的何小姐也是我的好朋友。用你们年轻人说的那套说辞,就是男闺蜜,对吧?”

“哈哈,大哥你可真能开玩笑,副董和你是兄弟,你和那何小姐又是闺蜜,那我怎么没看到总经理和你客套几句呢。”女孩一副讥嘲的口吻。

“你爱信不信,以后你就知道了。等会我还要陪许副董吃饭呢,你要不要来陪我喝几杯,一般女孩我可不给她这机会的,今天算你福了,说不定还能帮你和副董面前说说好话,让你当这大厅经理呢。”

老徐又朝女孩抛了几次媚眼。

“得了吧,反正你说的这话,很大一部分都是胡诌的,大厅经理我也不稀罕,别妨碍我工作了。”

“得了,你这性格我喜欢,等会洗完澡再下来和你聊。”

老徐满脸坏笑着,从脚下踩着矮凳上跳了下来,临走时还不忘又看了几眼那女孩,眼睛都被挤成一条缝了,他感觉他的春天又要来临了。

“唉,这老徐呢,怎么没见他人影。”许颜泽这才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

“许先生,给我留下门。”老徐朝着大厅电梯方向,加速着,冲刺着,就像那田径运动员。

“这老徐,艳楠你看逗不逗。”

“哪里逗了,我看老徐就很好的呀。”沈艳楠反驳道。

“老徐,再快点,不然我可按下这按钮了。”许颜泽说着就要去按那门钮。

“别,别,许先生,沈小姐你快拦着他的手啊。”老徐飞快的奔跑着,两双手不断左右挥动着,示意他别按门钮。

“老徐,你快点,我给你拉着他的手呢。颜泽,你能不这么坑人吗,你看他那累成什么样了。”沈艳楠数落道。

没一会儿,徐福生就站在了电梯门前,双手杵着大腿,哈着腰,大口喘着粗气,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流着,手指住天说道:“谢谢耶和华,让我赶上了这趟末班车,不然又要趴这该死的楼梯了。”

十分吃力的走进了电梯,惦着脚十分艰难的按下了最上面红色数字2的按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