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五章:修行之路

杀一孤 席席尘 2890 2017-04-30 15:38:59

  进入大殿门才发现里面的空间是有多大,四周被墙围住,形成一个大正方形,在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石柱在中间伫立着

凌风指着这演武场“这是我们平时练底功的地方,比如飞行,比如疾步”

然后穿过演武场“上面分为两个大殿,最上方为首的大殿是我们每天修炼术法的灵玄殿,下边的是我们历练自己利器的武慈殿,我们每个人都有可以运用成为利器的东西,有的是水,有的是火,比如凌云可以运用周围的空气一样,而我的则是火,每天去修炼术法提高自己的术法根基才能更好的操控自己的利器”

秋一孤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大殿,竟产生了十分怀念的感觉“那我们要怎样才能知道自己能运用的力量呢?”

凌云指着离我们最远的最左边的大殿“那便是让我们找寻自己力量的觉醒殿,就像刚开始我能感受到空气的存在,感受到空气的也在呼吸一样,而我哥能与火共存,这就是我们的力量与潜质”

秋一孤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孤压力,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什么,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力量与潜质,而一旁的闵晚则特别的兴奋

凌风看着秋一孤那不该是十岁那个年纪流露出的神色,心里不由一叹

凌云打破这一沉默“走吧,马上就要天黑了,我带你们先去你们的房间,收拾收拾”

秋一孤突然拉住凌云的手“是不是浮屠山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力量?包括其他和我一样上来的孩子吗?”

凌云微微一笑蹲下身“一孤,真正成为浮屠山弟子的除了你们两个人就还有三个人了,其他的要么就是一开始就放弃的孩子,要么就到一半就吹响玉哨的孩子,放心吧,只要能通过天梯的孩子都是有自己力量与潜质的”

突如其来的安慰让秋一孤的暖暖的,对着凌云史无前例的灿烂一笑

那一笑让时间定格,让看见她笑容的人都心如花开

闵晚激动一叫“一孤,你笑起来真的好美啊,以后啊要多笑笑啊”

收起笑容的秋一孤脸一红“走吧师姐,我们要先去收拾”

“哈哈,害羞了”闵晚继续道

寝殿都是一人一居室,而秋一孤则很开心和闵晚分住相邻两间

待凌风和凌云走后,秋一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一张木桌上放着茶具,然后就是梳妆台和一面铜镜,最后加上舒适的床榻,简单及干净

躺在床上的秋一孤想着这一路走来发生的一切,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太阳初升,正在梦乡的秋一孤被门外那闷闷的号角声叫醒,然后就听见敲门声

打开房门就看见凌云面带笑容的的看着自己“一孤,把这负重袋分别绑在自己的腿和手臂上,然后去练习底功了”说完就把四个负重袋递给秋一孤

秋一孤顺手一拿,没想到自己却和却负重袋一起栽在地上

“哈哈,一孤,你和我当时一样啊,顺便一提哦,这四个负重袋都是十斤哦”

关上房门,一孤把这四个负重袋吃力的绑在自己腿和手臂上然后艰难的穿上自己的外衣

四十斤重量让秋一孤连走一步都觉得吃力,再次打开房门就看见闵晚正一步一步的慢慢地向自己走来

“一孤,这个好重啊”闵晚看见秋一孤的出现就开始抱怨

秋一孤无奈摇摇头“走吧,要赶快过去了”

欧阳离是浮屠山的大弟子,现已三十有余,他站在外殿支起的圆石柱上对下面所有的弟子们说道“昨日浮屠山迎来五位小师弟小师妹们,秦安、周驰、夏晓晓、秋一孤、闵晚,现在他们就是我们浮屠山最小的弟子了”

说完秋一孤和闵晚以及剛才提到的秦安一行人上前一步礼拜

与秦安一行人对视,秋一孤发现那秦安长得很像一个人,脸蛋同样的俊朗,但自己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秦安看到秋一孤一直盯着自己不禁脸红起来,天知道昨日他刚要回寝室时不经意看见秋一孤那清澈的笑容时那面红耳赤

欧阳离清了清嗓子“那现在就开始今天的练功,你们五个现在就去把柴房五个水缸挑满水,一人一个水缸,不能互帮互助”

周驰一听挑水就来气,本来那时要吹响玉哨的结果被秦安和夏晓晓阻止了“师兄!凭什么啊!我们也要练功啊!再说了我们手上腿上这绑的玩意儿也太重了,根本就不可能嘛”

欧阳离一迷之微笑赏给了周驰“我说周驰小小师弟,这里谁是大师兄啊?”

周驰一时语噻,吞吞吐吐的回答“你。。”

“那还讲不讲条件了?”欧阳离一脸坏笑

“不讲了,大师兄。。”周驰一脸委屈的回答

“哈哈”欧阳离轻轻一跃到地上“那就快去吧,天黑之前必须完成,对了顺便一提,打水的地方在后山”

看着偌大浮屠山,秋一孤一咽口水,就开始慢慢行动了

“天啊!这是缸?比那欧阳师兄还大!”周驰已经到崩溃的边缘

秦安摇摇头,拿起旁边的水桶“走吧,别说了”又看着秋一孤“那个,需要帮忙就叫我一声”说完脸红的跑了出去

周驰在一旁悻悻的酸着“哎哟喂,我的安安啊,这还没长大就想童养媳啊”

在一旁夏晓晓火冒三丈的踢周驰一脚“呸你的童养媳”说完还瞪了秋一孤一眼

秋一孤被这戏剧性一幕吓到了,很是不爽

到达后山各自挑起水一步一步艰辛的往前移动着,速度极为缓慢

来来回回十趟时太阳已经升到最高处了

周驰一屁股坐地,擦了擦脸上的汗“啊!好热!好饿!还让不让我活啊,那个大师兄别等我长大,那个时候你就老了,我一定要报仇雪恨!”

突然四周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你说的话我可都听的一清二楚,那我就不等你长大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周驰吓得跳起来追着前面的秦安“有鬼啊!”

到了末时,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走在最后的闵晚突然晕倒了

秋一孤赶忙扶着倒地的闵晚“闵晚!醒醒啊!”

秦安这时也来到旁边“她像是中暑了,快带她回去”说完就和秋一孤一起把她扶起来

忽然夏晓晓抓住秦安的胳膊“秦安!我们还要挑水呢!天黑之前必须要完成的,让她们自己回去啊!”

秦安不耐烦的甩开夏晓晓“晓晓,你和周驰先去挑水,中暑不及时救治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哼!不管你了,他们那些粗俗的人皮那么厚又不会晒一下又不会死!真是矫情!”夏晓晓甩一甩衣袖愤愤离开,周驰也跟着去了

秦安脸红的看着秋一孤“她就是那样,你不要介意”

秋一孤连忙摇摇头“真的谢谢你”

回到侍寝后两人把闵晚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秋一孤去打了一盆水,把布子拧干放在闵晚的额头上

凌云匆匆感到闵晚的房间对着秋一孤说“这里我来照料,你们还是赶快去完成任务吧!”

秋一孤和秦安点点头就快速的冲了出去

等到天黑时秋一孤和秦安的水还差三分之一,而夏晓晓和周驰已经完成

欧阳离看了看水缸里的水,然后看着秦安和秋一孤“你俩继续把这水缸里的水打满,再加上蹲马步一个时辰才能去吃饭,现在夏晓晓和周驰可以去吃饭了”

“师兄!这不关秦安的事啊,都是秋一孤和那个闵晚,秦安是一片好心的去帮忙啊!”夏晓晓激动地说道

“这任务没有完成就是没有完成,没有理由可讲,倘若你现在正在战斗,自身都难保了还能去顾全其他人吗?”欧阳离反问道

秦安看了看夏晓晓“没事的,你们也一天没吃饭了,赶快去吧”

周驰拍了拍秦安的肩膀“对不住了兄弟,这次我选择了我自己的胃,我这就去填饱它!”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

“快去吧晓晓”

“嗯,好吧”夏晓晓也转身离开

秋一孤什么都没说,拿起水桶就出去了,秦安也跟了上去

欧阳离看着他俩实属无奈

“一孤?要不我帮你挑吧,反正天已经黑了,他们也不知道”秦安小心的询问

秋一孤温婉一笑“今天本就是我拖累了你,这水我们就一起挑吧”

看着秋一孤那甜美的笑容秦安又不住的脸红心跳起来

挑完水后,两人规规矩矩的蹲起了抹布,可还没一会儿两人的手就抬不起来了,腿也不自觉的发抖

在无数个倒地然后站起来继续后两人终于过熬过了这艰难的一个时辰

等到吃完饭睡到床上时已经是亥时了

相继回到房间后秋一孤负重袋也没脱的就直接倒床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